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是谁杀了我  >  第十一章 难得的温情

第十一章 难得的温情

3116 2015-12-25 00:00:00
“我……我知道了,你别介意,我这就出去。”他一直都知道她的自尊心要强,但没有想到到了这种地步。她说的话,让他感觉到,她在和他生分。可是他却只能退步,谁叫爱上的人,是他。都说先动心的人,会比较痛,以前他不以为然,现在,他算是真切的感受到了。“算了,你继续,我来炒。”看到他一副小媳妇的样子,她心里也过意不去。唉……真是欠他的。看他在警局也是威风凛凛的,怎么一回家,就变了个人一样呢。问题是她一看到他变这样,心就会软,真是一物降一物,果然没假。“好呀。”听到沐如飞妥协,韩浩然立马就扬起笑脸。他就知道,只要他一示弱,她也会心软的。他算是看出来了,她就是一遇强则强,遇软便没折的人。听到他精神抖擞的话,沐如飞有一种她上当了的感觉。可左看右看也没有看出什么异样,想了想也没有想到什么可疑的地方,只能放弃心中这份感觉。她算是一个比较理智的人,不太相信直觉。所以她并不知道,有时候女人的直觉,真的准得可怕。韩浩然心满意足的看着正围围裙布的女人,这让他有一种家的感觉。他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尝到过家的感觉了。对于家,他感觉到既阳生,又渴望。他并不是没有家,现在的父母对他也很好,可是自从他哥哥去世,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他很想和她就这样下去,他的爱情,他希望平平淡淡,不需要天雷地火,只要细水长流就好。“你这肉切得也太不匀了。”沐如飞嫌弃的看了一眼,便开口指出问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专业,她对于用刀切的东西,有了一种细微的强迫感。看到厚溥不匀,她有一种重新再切的冲动。“这黄瓜也是。”“最离谱的,还是这萝卜。”韩浩然抿了抿嘴,看了一眼自己切的菜,很有想吐槽的冲动!他又不是厨子,也不是医生!能切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这年头,男人会做饭已经算是稀奇,她还指望他技术怎么样!况且!他自己生活几年,都是自己做饭吃,也没有出什么问题!切得不匀也不会毒死人的!“你对我说的话有意见?”沐如飞一边炒着菜,一边转头看向正咬牙切齿的韩浩然。他心里想什么,她了然反掌。但她丝毫没有收敛,还借机挑衅起来。“没有,我怎么敢有意见!”抿了抿嘴,他敢有意见嘛,只不过信心打击到了而已。不过,他又了解到了她的一面,毒舌!她到底还有多少面,等着他去发现?“看来的确有意见。”沐如飞了然的点了点头,转过头去不再看他。然后熟练的起锅,把菜倒到碗里。用锅去接冷水洗锅,那冷水碰到热锅发出的“滋”的一声,直接麻进了韩浩然的里。吓得他赶紧放下手中的事情,向她解释:“不是,我真不是那意思,我对你没有意见,真的,你要相信我。”“你是不敢有意见,并不是没有意见,我说的不对吗?”沐如飞把锅子放好,一脸委屈的回过头,脸上还挂着她刻意挤出来的微笑,显得僵硬异常。“不……不是,如飞,我真的不是那意思,我向你发誓,我对你,一丝一毫的意见都没有。若是我说谎,诅咒我永远破不了案。”韩浩然一看到她那委屈的样子,心立马就慌了。他这张破嘴,就是不想说话,明明不是那个意思的,现在又让她误会了。“发四有什么用,你唬弄我呢?”撇撇嘴,故意曲解他的意思,看到他一脸手足无措的样子,她心里怎么就那么高兴呢。果然她还是喜欢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啊。不过他竟然下这么重的诅咒,看来是真心急了。“不是发四,是发誓。”韩浩然就差一个字一个字的念清楚了,这口音问题他也没有办法啊,四誓不分叫他怎么办,真的为难死他了。但又怕她还在生气,只能咬住舌头,尽力把字咬清。“s……h……i,誓,不是s……i,四。跟着我读,S……H……I。”“S……H……I,四。”韩浩然卷着舌头尽力的跟着她的发音,但显然二十几年的习惯,不是这么容易改变的。而且他们的口音天生就是四十不分,读到最后,还是变成了四。“唉……你还是去学学普通话吧,相信我,普通话很重要。”沐如飞一脸惋惜的看着韩浩然,好象他没有学好普通话,是多么遗憾的事一样。韩浩然撇撇嘴,觉得她正在因为他普通话不好看低他,心里一阵阵的不是滋味。但又不想让她误解,嘴巴张了又张,最后憋了一句:“我真对你没有意见,不止没有意见,我还挺高兴的,真的,我绝不会骗你。”“嗯,我知道了。饭熟了没?”点了点头,沐如飞当然知道他没意见,他这一身正气的,不是那弯弯肠子的人。她不就是看着逗他有点意思,增添一下晚间乐趣嘛,他果然没有让她失望。“饭?饭……我……我忘记……了。”韩浩然听到她前半句,心便慢慢放了下来,没有生气就好。但当他听到后半句,那没有落下的心,立马就提了上来。刚刚一回来就准备露一手,把饭给忘了……“……”看着一脸无辜的人,沐如飞欲哭无泪。她一进门就看到他在厨房忙,还以为他早就煮了饭,没有想到,饭现在竟然还是米。果然先入为主的观念要不得,她怎么就没有注意一下呢,这下可好,晚饭难道只吃菜?“要不,我们叫点外快吧。”韩浩然有些尴尬的笑着,满脸的不好意思。“算了,我下点面条吧。”想了想,就觉得叫外快太麻烦,而且菜都炒出来了,还不如下点面条算了。沐如飞想到就做,立刻就往冰箱方向走去,毫不拖泥带水的就拿了一包面来。还顺便带了两个鸡蛋。“好,那我去看会电视。”现在他也没脸再呆在这里了,真是丢人,他怎么就尽帮些倒忙呢。本来想显显身手,得个好分,结果很明显正以失败告终。这样下去,他怎么还能近水楼台,获得美人心啊。沐如飞脸带笑意的看着他低着头出去,好象,这样的生活,和她想象中的,一模一样呢。她炒着菜,爱人在旁边帮忙,她一边数落着爱人,爱人却一再包容她的小任性。这种平淡,却又甜蜜的生活,她梦了很久。本来以为,她的良人是李子奇,却不曾想,五年的光阴,她还是那个她,李子奇已经是孩子他爸了。想到李子奇,她的心情也低落了下去。七年的时间,差不多她的青春,都有着他的陪伴。她的回忆,都有着他的参与。这样的感情,并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对于他来说,过了五年,可能早把她忘了。可是对于她来说,一醒来,便是背叛。心里没有一丝怨恨,也是假的。她躺了五年,等于人生少了五年。对于她来说,才跟李子奇讨论完未来,可现在要接受他成为了别人的丈夫,别人的父亲,一想到这里,她的心就如刀切般的痛。可是她却没有权利去怪他,去恨他。她没有权利要他死守她一辈子,如果她没有醒过来。那么她也希望,他还是可以找到一个相爱的人,过着他的人生。可是现在她醒来了,接受这个现实,她的心里就有一股抹都抹不开的背叛感。她能理解他,但她不想原谅他。她住到韩浩然的家里,没有去处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他能给她安全感。在他的身边,她会感觉到安心,莫名其妙的,她就是觉得,她应该相信他。她明明刚刚醒来,他对她不过是个陌生人,可是她总有一股熟悉的感觉,好象认识很久一样。尤其是听到他的声音,让她尤为安心。这种莫名的熟悉,让她感觉她并不是一个人,这种有人在她身边的感觉,她真的不想放开。“今天将就着吃吧,等案子破了,我给你做大餐。”沐如飞把面和菜摆在餐桌,想了想说道。他们查的那个案子,她也听说了,好象有点困难。最近两天,他们组的人,都跟歇了的白菜一样,一个个黑眼圈挂着,走在一起,跟国宝都快差不多了。“真的?你要说话算话。”听到她的话,韩浩然眼睛立马就亮了。大餐啊,不知道她会做些什么,真的很期待啊。这种关心他的感觉,更是让他浑身都舒坦,完全忘记,这个女人刚刚还逗弄过他。“嗯,我不骗人。”那双大大的眼睛里,满满都是真诚。她除了爱逗弄一下别人外,的确不会骗人。所以她身边的朋友不多,但在她身边的朋友,都是坦诚相见的,交心的。今天任家凯一进二队的门,就被韩浩然急召了过去。让他还以为,是不是案子又有了什么新的变化。是不是又出现了新的遇害者。但等听到他说的话以后,他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紧紧的盯着他。“韩队?你没发烧吧。”他就差没有把手伸到他的额头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