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是谁杀了我  >  第十四章 什么是真相

第十四章 什么是真相

3058 2016-03-23 10:55:18
幽暗的空间里,铁链摩擦的声音显得异常刺耳。男人重重的喘息声,夹杂着女人微弱的哽咽声,让人不自觉产生惧意。地上倦缩着几个女人,脚被铁链锁住,浑身瑟瑟发抖,眼中闪烁着无边的恐惧。“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们吧。”“放了我们吧……求求你了……”“我们不会报警的,求你放了我们吧!”女人无助的低声哀求,声音带着颤抖,墨黑的长发凌乱的披在头上,双眼透着痛苦。自从被绑,她们就被关在这个地方。无尽的恐惧,日夜折磨着她们。无尽的黑暗,吞噬着她们。有一个女人受不住,结果被男人带出去,便再也没有回来过。她们知道,他一定是把那个不听话的杀死了。死亡的恐惧笼罩着她们,让她们不敢生出一点反抗,只能哀求着他。男人就静静的坐在前方的阴影里,除了重重的喘息声,还有手上不停的动作。“啊!”总算,男人低吼一声,停下手中的动作。慢慢起身,走向了倦缩在角落的女人。“队长,李天还是和往常一样,二点一线的活动,并没有异常。”队员都有些沮丧,连连蹲守,没有任何线索。“李天的母亲调查得怎么样了?”韩浩然对于这个结果,早有了准备。现在只看李天母亲那里,能不能得到什么线索了。“李天的母亲,身世清白,人际交往也简单。十五年前,因病去世,李天就被他父亲送到国外,一直到二十七才回来,守着这家餐厅。”“李天的餐厅,看来该去会一会了。”韩浩然紧紧皱着眉头,把手上的资料放下。“李先生,你好,我是重案组的韩浩然,有事情想了解一下。”李天的餐厅是一家专做海鲜的餐厅,最特别的莫过于,墙壁都是由鱼缸组成,这也是这家餐厅火爆的原因之一。各式各样的鱼儿,在四周游走。让人有一种置身于海洋中的感觉。这会让人不自觉的就放松下来,享受这里的一切。但对于韩浩然来说,案子大于一切。所以他刚一到餐厅,就表明了来意。与想象中的李天不同,虽然他二点一线,并未见他出外运动,但其实他身体结实,人高马大。“韩警官,坐。不用客气,是王棋的事吧,想问什么就问吧。”李天神色没有一丝变化,好象早就料到他会来,早就准备好了一般。跟在韩浩然身边的单修把自己靠在椅子上,眼睛微眯,装作不经意,却紧紧盯着李天的表情。人会说谎,可是下意识流露出来的表情不会。“别紧张,只是一些例行的询问。”已经有人给他作过笔录,韩浩然本来以为,这次会碰到一些困难,没有想到,李天竟然这么爽快。“嗯,王棋是我店里的服务员,她的事情,我也非常的遗憾,店里已经拿出慰问金给她的父母,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李天的语气,好象真的挺遗憾似的。说到王棋这个名字的时候,神色还带着黯然。李天太过于滴水不露,这反而让韩浩然更加的怀疑他。任家凯的报告是说,他有轻微的自闭症,他应该是不喜欢和生人相处的。“逝者已矣,李先生还请节哀。”看到李天点了点头,韩浩然才接着说道:“李先生,王棋这个人,在工作上表现怎么样?和您的关系?”王棋的妈妈说过,王棋曾打电话回去,说她的老板器重她。器重一个服务员,总该有点原因才对。“王棋在工作上,表现得非常好,还曾经得过优秀员工。和我的关系,就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李天的回答很快,快得有点象是早就准备好的说词。“据说李先生的母亲去世多年,那么冒昧问一下,李先生的父亲……”说到他的父母时,李天明显神色一变。虽然他很快就掩视过去,却还是让韩浩然看了个分明。而且他眼神中一闪而过的阴冷,也值得令人深究。“韩警官,这是我的私事,恕我无可奉告。”李天虽然还是面带笑容,但气氛却带上了凉意。韩浩然的话被他打断,他也并不计较,反而站起身:“李先生,谢谢你今天的配合。”“不用客气,韩警官,帮助抓住凶手,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客套完毕,韩浩然向单修示意。单修点了点头,也跟着站起身。“韩队。”出了李天办公室门口,单修就开口叫道。韩浩然示意单修此地不是说话之地,一脸严肃的一步步走了出去。“说吧,有什么发现?”韩浩然一回到车上,立马就转头看着刚上副驾驶的单修。“这个李天,太过正常了。按理来说,他的店里死了人,他应该没有这么淡定才对。”“我也这么觉得,太过于正常,就相当于异常。”韩浩然点了点头,这个李天,现在看起来,哪里有一种像自闭症患者。“而且在韩队说到他的母亲时,他的眼中,明显闪过伤痛。而在说到他的父亲时,他的眼里,竟然闪过痛恨。”他恨他的父亲,单修很轻易,就从他的眼神中发现这个事实。“不止如此,我提到这个话题的时候,他很抗拒。而他在其它问题面前,却显得得体大方。他应该是,没有料到,我会提到他的父母。”韩浩然认同单修的观点,对于父母,他似乎不愿意提及。“对于一个私生子,父亲这个词,他应该算是抵触的。毕竟,在他的世界里,那个词就是一个禁忌。”单修主修的是心理学,对于心理疾病,还是有点了解。李天这种行为,不过是掩视,他是私生子的自卑。本来他的身份,是在暗处滋长,一但被人揭露出来,他一定会矢口否认抵触。“如果他有恋母情节,他恨他的父亲,也是很有可能的。可是他现在,正接受他父亲的安排,安分的守着这餐厅。这一点,倒是让我感觉到有些奇怪。”单修想了想,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他既然恨他的父亲,怎么会接受他的安排。“你确定他安份吗?”韩浩然手指敲打着方向盘,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餐厅的二楼落地窗前,一个身影站在阴影处,盯着楼下的车。直到那车呼啸而去,他才缓缓转身,坐到转椅,轻轻转动着。“李天的餐厅从外围看的话有200米,可是我从里面故意用步子量了一下,只有190米左右。墙壁加上鱼缸我粗略算了一下,大概两米左右。那还有6米去了哪里?”韩浩然一从李天那里回来,就召集所有的队员开会。今天他故意查探了一下李天的餐厅,有了新的发现。“6米?会不会是安全通道?”“不会,我早已经注意,李天餐厅是旋转楼梯建在餐厅里面,逃生楼梯在墙壁外面。”如果不是安全通道,那么很有可能,李天的餐厅下面,有着乾坤!“难道是餐厅里面建有地道?”赵子坚一下子就说出了重点,韩浩然也是怀疑,李天餐厅地下应该有着暗室一类的。“很有可能,而且我怀疑他的餐厅下面还建有暗室。”“能不能申请搜捕令?”没有搜捕令,那么就算他餐厅里有暗室,他们也只能望室兴叹。他们是警察,不可能闯进去。“没有证据直接指向李天,估计困难。”如果能够申请到搜捕令,他早就去申请了。现在李天只是嫌疑人,指向他的证据,根本不能成立。现场一片静默,气氛有些严肃。如果没有搜捕令,那餐厅里面是否有暗室他们也无从得知。“要不我们夜探李天餐厅?”莫起凉想了想,双眼略带兴奋的提议。“那估计李天没有抓到,你的处份就已经出来了。”任家凯毫不留情的打击他,也只有他,才能想出这么二的办法。“那你们说怎么办吧!”被任家凯哽了一下,莫起凉双手一摊,看向众人。“现在离下一个受害者已经只有一天了,给我盯紧李天。”“任家凯,你再去查一遍李天的个人信息,只要是人,就准会露出蛛丝马迹。”韩浩然就不相信,李天当真装得那么完美。只要是人,就会有露出马脚的一天。“yes!韩队!”“你怎么在这里?”韩浩然一回家就看到许风在沙发上看电视,忍不住有些诧异。沐如飞听到声音,从厨房里走出来,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她刚刚到家,就听到门铃响。还怕是韩浩然的朋友,不好解释她怎么在这里。没有想到,竟然是她也认识的人。“你回来啦!”“嗯。”听到沐如飞有些喜悦的声音,韩浩然的心情不自觉的好了一些。不过对于许风的不请自来,还是有些不悦的。“怎么?不欢迎我啊!”许风挑挑眉,看着明显异常的韩浩然,嘴角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心中暗道有情况啊有情况!“哪里!怎么会不欢迎许大医生呢!”韩浩然抿抿嘴,怎么也要在沐如飞面前,保留一点风度。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