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是谁杀了我  >  第八章 死者家属

第八章 死者家属

3377 2015-12-25 00:00:00
韩浩然接过沐如飞手中的电脑,看着里面的图像。这是一只大概四十码左右的脚印。踩得比较深,看来,凶手的体重应该不轻。“这里还有一个。”沐如飞扫了一下,电脑里立刻便出现了她刚刚扫的脚印。这个脚印比刚刚那个还是深上一些,看二个脚印相隔的距离,凶手走得似乎很急,步子迈得很大。“这凶手是个跛子?”任家凯在韩浩然身后看到那两个图像,脚印一深一浅,明显有些跛脚。“步子这么大,凶手应该不矮。而且按照脚印的深度,凶手体重也不轻。”“不对。”沐如飞听到他们讨论,总觉得有些不对,仔细看了一下四周,她总算是想到,到底哪里不对。听到沐如飞的话,所有人都把视线集中到她的身上,想知道她发现了什么。沐如飞抿了抿嘴,开口说道:“你们都只考虑到了凶手,可是没有考虑到被害者。这里并没有血迹,证明这里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凶手过来,仅仅只是抛尸而已。那么,被害者在到达这里的时候,应该是已经死了的。而且这里只有凶手一人的脚印,也可以证明这一点。”“所以,你的意思是,凶手是带着被害者来到这里,他一路走了进去,因为要抛尸,那么他一定会把被害者带进去,所以他并不胖!脚印深,只是增加了被害者的重量而已。”“对,而且他应该是扛进去,所以才会出现脚印一深一浅。”“去找到底是哪里抛下去的。”“不过,我疑惑的是,凶手怎么可能这么大意,留下这么多的脚印?”任家凯看着这些脚印,有些不解的开口。凶手看起来,不是这么大意的人。要不然,抓了那么多人,也不会让他们抓不到一点线索。“有可能,凶手当时遇到什么事,来不及清理现场,便匆匆撤离了。能让他放弃清理现场离开,难道,是出现了目击者?他察觉到有人来了,所以没来得及清理,便走了?”“记得去附近查查,看看有没有目击者。”“是!”“其实还有一个可能。”沐如飞看了看天色,明明才下午四点。黑蒙蒙的一片,好象要变天了一般。“什么?”韩浩然听到沐如飞的话,不禁抬头看着她,她又发现了什么。“其实我昨天有看天气预报,明明说今天有雨的,看来天气预报也当不得真。”沐如飞笑着说道,这是她的一个小习惯,习惯于每天晚上,看好明天的天气,有时候,可以早做安排。“你是说,凶手看了天气预报,所以便没有清理痕迹?”如果这样的话,也解释得通。一下雨的话,这里所有都会冲洗干净,不会留下一丝的痕迹。“不,她的意思是说,凶手碰到了他料想外的事情,所以急忙离开了,但他事后并没有回来清理痕迹,是因为他看到快要变天了,没有料想到尸体这么快被发现,而雨迟迟没有落下。”韩浩然想了想,就明白了沐如飞的意思。如果是这样的话,出现目击者的可能性,就会很大。看来,得对周围进行一次盘查。沐如飞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他的话。而且这凶手的脚印,出来的明显比进去的步子要迈得大,这就说明,他急着离开。到底是什么事,竟然让他致命的线索都来不及清理,就急匆匆的走了?收集完现场以后,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二队的队员,就地解散了。韩浩然驱车往大型超市而去。沐如飞也得买一些日常用品,而且也得买几套衣服才行。要是他不主动的话,恐怕她根本就不会开口,但有些必须的东西,却是等不得的。“我那些衣服还是能穿的,不用破费。”果然是人穷志短,她算是切身的体会到了。看到他把她带到服装店,她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可是她算计了她的工资,如果要租房的话,她并没有多余的钱做其它的事。现在的房价比五年前翻了番。想租个一居室,都得上千块,她实在是没有余钱。“当作我送你的入职礼物,现在你可是法医了,以后还请多多照顾。”韩浩然笑着说道,他喜欢给她买东西,看到她穿着他买的衣服,他也开心。“韩浩然,这样下去,可能我很久都还不完了。”叹了口气,她不喜欢欠人的情,可是这样下去,她欠他的情,好象一辈子都要还不完一样。这旧账没清,新账又添,这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那也没有关系,时间还很长呢。”他倒真希望她一辈子都还不完,但他也知道,这只是他做做梦而已。他现在想的是,他应该在她还完以前,就抓住她的心,那么,就算她还完了,她还是会舍不得离去的。“好啦,够了,你再拿的话,我就真的一件也不要了。”看着他没有节制的拿完一套又一套,她赶紧叫停。再这样下去,她第一个月的工资,就只够还她的衣服钱了。“那……好吧。”看到她眼里已经生了微恼,他点到及止的收了手。他可不想真惹得她生气,少买点就少买点吧,反正以后有很多的时间。等到他们大包小包的回家时,已经接近七点。沐如飞估摸着韩浩然肯定饿了,一进门就进了厨房。等到吃饭的时候,沐如飞细细的思量一翻,还是开口和他商量到。“韩浩然,我们住在一起的事,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了吧。”沐如飞有些小忐忑,毕竟是她借住在他家里,说这话,好象有点没良心一样。可是她真的不想让这件事让别人知道,惹来风言风语,和没有必要的麻烦。“我也是这么想的。”韩浩然倒是同意得爽快,他心里早就有准备,这会听到她说,他连惊讶都没有。而且他也觉得,她顾虑得对,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要是和他住在一起传了出去,对她的名声也不好。“真的,那太好了。我们就这样说定了。”沐如飞松了一口气。她还怕他生气呢,看到他没有什么反应就同意了,真的是万幸。她也会尽快的搬出去的,尽量不给他造成不必要的麻烦。第二天一大清早,二队全都弥漫在一种压抑的气氛中。案子毫无进展可言,凶手除了知道是一名男子以外,并没有获得其它的线索。而今天死者的家属已经过来,在警官局闹了一通,更是让气氛降落到了冰点。“死者家属在哪?”韩浩然一进门就开口问道。他刚刚听到死者家属已经过来,他觉得,他有必要见上一面,了解一些情况。“韩队,我看你还是不要见了,她是看到警官就骂,毫无道理可言。”莫起凉抿抿嘴,他刚好心好意去看望一下,没想到就被骂了回来了。说得好象她女儿就是警察害的一样,真是不可理喻。“没事,人家死了女儿,你就体谅一下。”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表示安慰,但他还是坚持要去看一下。听说王棋的老家是乡下的,而且家里就一个独生女。在农村子女就是老人一生的盼头,这盼头没了,也难怪会情绪激动了一点。韩浩然一走近接待室,就听到里面有哭声传来。知道那应该就是家属了,他深吸一口气就推门走了进去。里面一个中年妇女神情憔悴,正在低头抹泪。可能是刚刚该发泄的都发泄完了,她看到他进去的时候,并没有过激的反应。“您好,我是负责您女儿案件的,我叫韩浩然。”“凶手抓到了吗?”听到是负责女儿案件的,妇女一下子就抬起头,眼泪都来不及抹就颤着声问道。“暂时还没有,我是来了解一下情况的。”韩浩然注意到,在他说完没有后,她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黯淡无光,好象没有了生气。白发人送黑发人,她的心中得多苦。“我女儿很听话的,去年她来这里当服务员,老板也很看重她,却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如果早知道会变成这样,我一定不会让她出来打工的。我就只有一个女儿啊,警官!你一定要抓住凶手啊!我女儿性格单纯,不可能有仇人的。警官,你一定要把凶手抓出来啊!”韩浩然听着妇人的话,估计是有人来问过话了。看着又慢慢变得歇斯底里的妇人,他的心里也不是滋味。不过,女儿死了,怎么只有她一个人过来了,她的老公,死者的爸爸怎么没有出现?“老板很看重她?”韩浩然抓到重点,按道理来说,一个农村来的没有什么背景的小姑娘,老板看重的机会应该不大。而且她工作的地方,老板应该身价不低。莫非,她和老板还有着什么他们不知道的关系?“是啊,我女儿跟我说过,这里的老板对她很好,让我放心。可是没有想到,我这一放心,就永远的失去了她啊。当初她要出来的时候,我就应该强行留住她啊。是我害了她啊!”妇人一边哭着一边自责的说道。“冒眯问一句,您的老公好象没来?”女儿都死了,作为爸爸的却没有现身。王棋也不是单亲的家庭,这里面难道有问题?“我家死鬼在二年前,就因为车祸死了。要不是当家的死了,我女儿也不会为了多赚点钱,就来这所谓的大城市打工啊,是我害了她啊,是我拖累了她啊!”说着说着,妇人又哭了起来,更甚于把错都归到了自己身上。听到这里,韩浩然微微皱了皱眉,二年的时间,失去丈夫和唯一的女儿,可能她的心理会受不了。看来等她的情绪稍微恢复一点,得找个心理医生,开导一下她。逝去的已经不会回来,活着的,总该好好活下去。“您先休息,我们一定会尽快抓到凶手,让你的女儿安息的。”他想,他唯一能帮她做的,也就只能尽快的抓到凶手了吧。世事无常,虽然当警察看惯了这样的事,可是还是忍不住心里惆怅。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