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是谁杀了我  >  第四章 受骗

第四章 受骗

3185 2015-12-25 00:00:00
沐如飞说她看到很多血,那是她看到了他哥哥吧。她看不清楚是谁,也有可能是,她因为不认识他哥哥,才会觉得看不清。看来有必要拿他哥哥的相片,给她看一下。不过她现在的精神状态,不适合再回想任何的东西。沐如飞走到码头边,然后坐在地上,感受着徐徐的风摸过她的脸。刚刚心中的惊慌有吓到她,她是一个学医的,怎么可能被血吓到。她到底看到了什么,她明明感觉到,她的那种惊恐。不可能是因为血,她的职业比血更可怕,到底是什么?“如飞,你出院以后,有什么打算?”韩浩然看着正在沉思着什么的沐如风,突然开口问道。现在她醒过来了,出院就是迟早的事。刚刚她说那里是她的家,那么显然是回不去了,那么她会去哪里。想到此,他有一种心慌的感觉,直觉不想让她离他太远,不想和她分开。“出院?”沐如风显然是没有想过这件事情,语气中带着显而异见的惊讶。也是,她都醒过来了,而且没有任何的问题,那么她总不可能一辈子住在医院里。可是出院去哪里?她却没有了方向。她已经毕业,那么学校应该是不可能去住了。而且五年过去,她的宿舍早就来来回回住了几拔人了吧。孤儿院,十六岁以后,就不能容她去住了。她毕业后本来是打算和李子奇搬到新家的,也就没有作其它的打算。更可悲的是她想到,因为买房装修,她的存款早就为零。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她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一半。韩浩然眼看着沐如飞的脸,白了又红,红了又青,变化得那叫一个戏剧,他心里也有了一些底。估计五年前,她是打算搬进刚刚去的那里,现在她不可能回到那里,那么她应该是,没有地方去?“如飞,如果你暂时没有地方去的话,我可以介绍一个地方给你……”韩浩然小心的看着沐如飞。就怕一个不小心,惹得她生气,然后不去他介绍的地方。他是没有任何资格去管她的去留的,如果她离开这座城市怎么办?那他离她,不是更远?沐如飞咬了咬唇,没有想到她还能落到无处可去的境地,果然是没有最惨,只有更惨。就因为一场她想都想不起来的事件,她的男朋友变成了别人的老公,她的房子变成了人家的房子,她如花的年纪变成了剩女!“那个,如果不麻烦的话……不过,我现在没钱,房租什么的,得等到我工作后……”沐如飞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已经麻烦了他几年,她欠他的实在太多,再这样欠下去,她怀疑她这辈子,都要还不清了。“没有关系,不过,是与人合住,没有问题吧?那里面家电齐全,拎包就可以入住,房主性情温和,容易相处,你不用担心室友的问题。”听到她答应,韩浩然立刻便眉目轻扬,一脸的喜悦之情。生怕她改变主意,一脸的推销状态。“没事,只要不嫌弃我就行。”沐如飞抿了抿嘴,她似乎不是可以计较什么的立场。不过他的表现,让她有点警惕。怎么看着他打算把她卖了一样?真的有点奇怪。不过,她已经快要流落街头,能有一处安身之所,她便万分感激了。他总归不会害她。“不会的,怎么可能呢。”韩浩然笑笑的说道,生怕她看出一点异样来。“我们回去吧。”沐如飞精神有些不剂,毕竟躺了太久,突然出来走动,很容易就累了。而且现实给她的冲击,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大。她早就想到,她有可能面对的是什么。可是想归想,真正的切身感受到,还是让她的心里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好。”韩浩然说的果然没错,那天回来过了二天,许风就和她谈论了出院的问题。毕竟她也是这里的老住户,而且没有亲人,他得询问一下她本人的意见。其实就算他不找她谈,她也没有打算再住下去。看到走廊都住满了人,她除了感叹医院生意好到爆以外,就觉得自己身体良好还占着一个床位,真的是十分的不应该。“沐小姐,这是你入院时身上的包,现在,物归原主。”许风提着一个看起来老旧的双肩包,轻轻的放在了她的眼前。其实他更想问的是,她从这里出院,她会住到哪里。如果他没有了解错的话,她是无处可去的。“谢谢许医生。”看到他手中的包,她一时感慨万千。这可是她毕业的礼物,是当时最流行的款式。没有想到,她还没有怎么背呢,现在就已经过时了。“沐小姐……如果你没有地方住的话,我有一个房子正空在那里……”许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让沐如飞把话接了过去。“我有地方住,许医生放心吧。”沐如飞笑了笑,她知道他的好意,可是比起欠他,她总觉得欠韩浩然心安理得一些。难道是欠欠就习惯了?因为本身就欠他的,所以现在成为了理所当然?晃了晃脑袋,赶紧把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丢出脑海。背着那个五年前流行过的包,穿着五年前她入院,李子奇给她带过来的衣服。她站在商业大街中,对自己只有一个字的评价,那就是土!真是俗不可耐,五年的时间,不止城市变化很大,连对衣着的款式也变化很多,她觉得她有些不适应人群。看着手上的那个手写地址,天天都来烦她的韩浩然,难得的说今天有案子,不能来接她,让她自己去找。她毕竟已经睡了五年,五年后站在十字路口,她只觉得东南西北她都要分不清了。最终还是一路问了过去,总算是找到了位于商业街后面的一所小区里。咽了咽口水,虽然是韩浩然介绍来的,可是现在只有她一个人过来,她竟然有了一丝紧张。坐电梯到达了上面的地址,她迟疑着要不要按门铃。心里天人交战一会,她便直接按响了门铃。反正要面对的,早晚都是一样。也不知道这房主,是不是韩浩然说的那样。如果是个女人,那便最好不过。不过韩浩然应该不会那么不靠谱让她和一个男人合住吧。门铃响了一分钟,没有人来应门。沐如飞不死心的再按门铃,可里面还是没有一丝动静。她现在可以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这里面应该是没有人的。难道要她在这里等主人回来?看到手写地址下面还有一串数字,她突然灵光一闪,不会这是密码吧!看着房门上那个密码锁,沐如飞试探性的按了下去。吱的一声,门竟然真的开了!吞了吞口水,韩浩然竟然连这里的密码都知道,他不会把她安排到了他女朋友家里吧。他就不怕误会产生?沐如飞轻轻的拉开门,伸了个脑袋进去,看到里面没有人,才慢慢的把身子探进去。不对,里面根本没人,她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不是,就算是有人,她也不需要偷偷摸摸的啊!果然躺得太久,脑袋都有些躺坏了。房子的格局是三室一厅,装修得比较简单,看得出主人是一个比较随性的人。走到一间房门前,上面一块牌子写着“客房”沐如飞估摸着,这难道是房子主人留给她的房间?推开门进去,里面一张床已经铺好,书桌上摆了一瓶玫瑰花。把她为数不多的行李放下,她就对房子失去了兴趣。转而对房子的主人产生了兴趣。客厅里没有一张相片,墙壁上倒是挂着几副书画。在落地窗前,还有一架雪白的钢琴放在那里。那样雪白通亮的没有沾染一点灰尘,看得出钢琴主人对它的爱惜。如果有琴的话,那么应该是女人吧。沐如飞觉得自己的猜测合情合理,不过现在她没有功夫去管这里的房主是男是女。她肚子饿了……如果这里的厨房只是摆设的话,她可能要饿到房主回来才行。可喜可贺的是,这里的厨房不禁不是摆设,房主显然是对于做菜有着极大的兴趣。因为冰箱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简单的下了个面,就把肚子饿解决掉,沐如飞觉得她有点困了。第一天入住,她应该等房主回来才对吧。为了不被这个不知名的房主赶出家门,她觉得,她应该要等房主回来才行。百般无聊的调着电视,不是肥皂剧,就是广告。这鬼子被国人虐了千百遍,怎么就虐不厌呢。五年前如此,没有想到,五年后,倒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哈欠一个接连着一个,看了看客厅的挂表,已经指向六点。难道房主是白领?按时下班那种?沐如飞现在昏昏入睡,本来她睡了五年,按理来说,应该睡足了的。可是恰恰相反,她现在很容易便犯困,不知道是不是躺太久的后遗症。眨了眨眼睛,她决定去洗个澡,醒醒神再接着等。韩浩然今天本来只是找一个借口,想让沐如飞自己上门,不想让她半途改变主意。但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临近下班时间,竟然还真来了一个案子。做好现场堪察,发现时间已经指向六点了,他赶紧往回赶。韩浩然轻轻的推开门,他有一些紧张。如果沐如飞看到是他,会不会很生气,会不会觉得他骗了她?越想到这,越是心慌。深吸几口气,他觉得就算是面对杀人狂魔,他也没有这么紧张过。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1)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