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是谁杀了我  >  第一章 清醒

第一章 清醒

3310 2015-12-25 00:00:00
“砰!”脑子里很乱,是谁?那鲜红的血迫里倒下的是谁?感觉有人正在看着她,到底是谁?前面那鲜红的血液,正缓缓的漫延开来,像开在黄泉路上的彼岸花,那样鲜红如画。痛,痛得无法呼吸。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为什么看不清倒在血泊里的人?只觉得心很痛,很痛。“啊!”撑开身体禁制的嘶喊,好象心里的怨念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沐如飞猛的坐起身来,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快去叫医生,沐小姐醒了。”听到大叫而赶来的护士,看到沐如飞坐起身,睁开了眼睛,眼里止不住的惊诧,但立刻反应过来,叫同行的护士去叫医生。双眼木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里,应该是医院吧。缓缓动了动身子,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躺在医院里。自己不是正要去,正要去哪里来着,为什么印象这么模糊。不对,她明明是去找她的男朋友,怎么可能会在医院?“沐小姐?沐小姐?”许风把手伸在沐如飞眼前晃了晃,直到晃到第三遍,她才慢慢有了一点反应。“你……叫……我?”出口的声音嘶哑费力,她有些不敢相信的摸着自己的脖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想不起来,为什么她会在医院?“沐小姐,这是几?”许风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他也不想作那种判断,可是看到她那副精神状态,他不得不怀疑。毕竟植物人醒来的机率,实在是太低,醒来变成脑瘫的案例,在那不多的案例里占有大多数。“……”沐如飞用一种近似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医生,这是医生傻了还是她傻了?这么简单的问题,医生在跟她开玩笑吗?看到她那明显鄙视的眼神,许风立刻就从中明白,她没有一点问题。可能是躺得太久,有些不适应,等到她慢慢的适应一下,应该就没有问题了。现在只要等她做一个全身检查,就能确定她的身体恢复到了什么程度。“沐小姐,等会我安排你做一个全身检查,现在,你好好休息一下。”许风看着她的双眼慢慢从茫然转到清明,就知道她现在已经醒得差不多了。毕竟躺了这么久,要适应起来,还是要一定的时间。“好。”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却也不知道从哪里问起。她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却也说不上来具休的问题。晃了晃脑袋,她还是决定,先听医生的话。到底是哪里不对,就得容她好好想想。沐如飞刚刚做完检查回来,就看到一个警察正等在她的病房。他眉毛很浓,细长的单凤眼,挺而俊的鼻子,紧紧抿住的嘴巴,显得他一脸的严肃。都说警察长得帅,这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沐小姐,你好,我是韩浩然,是一名警察。”看到沐如飞进来,他赶紧站起身自我介绍道。“你好。”沐如飞略带警惕的看着他,他一身正装,就算是他不介绍,她也知道他是警察。可是问题是,警察找她干吗?她从小到大,乖得连乱丢垃圾都不曾有过,这被警察找,还真是第一次。“沐小姐,虽然您刚刚醒来,但我还是希望您能回答我几个问题。”“嗯。”沐如飞走到病床边坐下,眼中的那抹警惕越加的明显。“沐小姐,您能回忆一下五年前,也就是二零一零年的八月份,具体来说是八月初七晚上七点左右,在南边码头发生了什么事吗?”看到沐如飞的配合,韩浩然眼中带着一丝期待。“不对。”沐如飞想了一下,然后略带不安的说道。“什么不对?”疑惑的侧了侧头,有些不明白,她说这句话的意思。“时间不对,五年前,怎么可能是二零一零年呢。今年才是二零一零年才对。”一脸认真的表情,证实她并没有在开玩笑。她不止没有开玩笑,还近乎严肃的指出了这个问题。她心中有一个猜想,可是她不愿意去承认,也不甘心去承认。“沐小姐,虽然对于您,这可能有些难已接受。但现在,已经是二零一五年了。”韩浩然沉默一会,突然抬头说道。她一躺就是五年,她没有察觉到时间的流逝,却又真实的过了五年。对于她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吧。“今年是二零一五年吗?怎么可能呢?你骗我吧?”沐如飞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五年?她的记忆空白了五年?怎么可能,难道是失忆?不可能的,这么离奇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在她的身上。他一定是开玩笑的,一定是开玩笑,不可能是认真的。“沐小姐,我没有骗您,您看。”韩浩然知道这一事实,可能会让她难已接受,可是这就是事实。打开手机让她亲自确定,他没有骗她。看到她那显而异见的受伤表情时,他还是为她心疼了一下。五年的时光,就这样挥眼不见,想必她的心里,并不好受。“真的……二零一五年了……”沐如飞就算是再不想相信,事实摆在了面前,她便不得不信。感觉昨天她才二十出头,今天她就要奔三了吗?真是荒谬得可笑,可怜她还无语反驳。“嗯,沐小姐因为五年前的那场事件,已经在医院睡了整整五年。所以,沐小姐能回忆一下,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韩浩然有些小心的开口,她睡了这么久,现在才刚醒过来,状态可能不算好,其实现在并不是询问的好时候,有可能让她回想,会刺激到她。但他实在太想知道,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一听到她醒来的消息,就立马赶了过来。“五年前了……真是不敢相信,我这眼一睁一闭,竟然已经过去了五年。”沐如飞自嘲的笑道,如果他这样说,她还不明白的话,那么她就是傻瓜了。难怪她总觉得自己睡了很久,这样说来,这一切就都能解释清楚了。睡了五年,说得真好,真实的情况,应该是她变成了植物人五年了吧。难怪看到她醒来,护士都那么惊诧。“要不,我明天再过来吧。”韩浩然看到沐如飞答非所问,也知道她接受这个现实,需要一段时间。他还是太心急了一点,现在她醒来了,他也不用急于这一时。“不,不用,那天,就是你说的五年前,我是去找我男朋友。”沐如飞回想了一下,好象记忆就停留在了这里。她下了公交车,然后往她男朋友的住所走去,然后……便在医院的病床上醒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也想不起来。“然后呢?”看到她愿意配合,他眼神慢慢变得期待。五年,整整五年,总算可以划上一个句号。真相到底是什么,很快便要真相大白,他甚至有些激动起来。“我是坐公交车,下了公交车以后,我便往码头的方向走,因为那里到我男朋友家,是近道。但我好象走到半道,并没有见到我男朋友,然后,然后我就在这里了。”任凭沐如飞怎么想,记忆还是停留在了这里。到底她发生了什么,才导致她醒来后在医院,而且还昏睡了五年,她没有一点印象。“沐小姐,你真的不记得发生什么了吗?警察发现你的时候,你正头部中弹躺在码头的一座船上。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将会是这案子的关键。”韩浩然有些着急的说道。如果她都忘记了的话,那么这条线索就断在了这里。他相信她一定是看到了什么,所以他们才杀她灭口。但他们没有想到,她脑部中了枪,还让她活了下来。“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下了公交车,我往我男朋友家走去,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案子!什么中弹!我根本不知道!”沐如飞双手握住脑袋,感觉头很痛。在半路上发生了什么,她一深思头就很痛,好象有什么阻止她想起来一样。“好啦,好啦,不想了,什么也别想!马上停止下来,你先休息一下。”许风一进来,就看到沐如飞双手抱着脑袋好象很痛苦的样子,赶紧开口安抚道。她现在才刚刚醒过来,不宜情绪波动太大,现在她的情绪很不稳定,这不利于她的伤势。下了公交车,明明是去见男朋友的,为什么会中弹,为什么醒来会在医院,为什么醒来已经是五年后。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血,很多血……有人在说话!是谁!为什么看不清?很多血,流了很多血!“赶紧给她打一针镇定剂!”许风看到沐如飞的状态越来越激动,双手的青筋都已经狰狞出来,眼神已经呈现不正常。脸色变得苍白,全身都在发着抖。赶紧叫护士给她打镇定剂,她现在的状况很不好,不能再让她回想下去,这样下去,她会死的。“韩警官,你跟我出来一下。”等到沐如飞完全稳定下来,许风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转头看着正惊乱的韩浩然,对他说道。韩浩然跟着许风走了出去,他知道他心急了一点。可是一有那个案子的线索,他的心就静不下来。五年前那件案子,一定没有处理的那么简单。现在监狱里的,一定只是替罪羊而已。真正的主谋,现在一定还在暗处。现在唯一的证人,好不容易醒来了,他的心里太过亢奋,却没有考虑过,刚醒人的心情。“浩然,我知道你是为了你哥哥,可是沐如飞的状况你也看到了,我希望你要询问,还是过几天等她稳定了为好。”许风和韩浩然是旧识,他的性子,他太了解。自从五年前,他的哥哥去世,他便毅然放下自己的兴趣当了警察。他知道他想找出真相的心情,可是现在,沐如飞受不了任何的刺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12)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