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是谁杀了我  >  第十六章 变态凶手

第十六章 变态凶手

3231 2016-03-24 09:23:13
“囡囡,你又逗我。”韩浩然怎么说,重案组队长也不是白当的。上过一次当,哪里还不长记性。而且,沐如飞虽然才认识他几天,他却认识了她五年。对于他,她也许还有些陌生,但对于她,他却从心底里感觉到熟悉。“哈哈,被你识破了啊!对了,案子还没有破吗?”沐如飞吐吐舌头,没有想到,他才上过一次当,就这么警醒。果然是当警察的啊!这么敏锐!韩浩然看到她吐出舌头,脑中呼的一下就懵了。那粉色的小舌好象在诱惑着他,让他不自觉咽了口口水,然后心虚的转头,不敢直视她。“浩然?”沐如飞难得看到呆愣的韩浩然,以为他因为她提起案子,所以沉侵到自己思绪里去了。“啊!案子!案子现在还没有破,不过我已经锁定了一个嫌疑人。”韩浩然提起案子就回过了神。有时候,他都觉得沐如飞有双面性。平时清清冷冷,一副高冷女神范。但有些时候,她却逗弄人,而且喜欢恶作剧。不过,她这逗趣的一面,只在他面前吧,这让他心里头暖暖的,好象他在她的心里,就是不一样的存在。“嗯,那祝你早日破案,晚安。”沐如飞点了点头,就伸手作了再见状。她是真有些困了,因为五年的时间差,所以她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今天跟尸体打了一天的交道,让才清醒的她,感觉有些累。这就没了?韩浩然见她问起案子,还以为她想帮他分析一下呢。她还真就这么随口一问啊!“晚安。”扫到她眼角露出的疲惫,他立马骂自己大意。沐如飞才刚刚醒来几天,现在每天上班工作量这么大,一定很累吧!在黑暗的环境里,很容易让人产生恐惧的情绪。如果一直生活在黑暗里,那么人就会被压抑得发狂。坐在阴影里的男人,慢慢的移动在女人身侧。女人忍住恐惧,不敢发出一点声响,惹怒男人。毕竟,惹怒男人的下场,她们都已经知道。“那个伪君子,现在应该也着急了吧……”男子发出阴冷的低笑,在这个诡异的环境,无比的渗人。男人眼里是兴奋的,好象做了一件无比成功的事。可是他的眼神是冷的,就像是毒蛇的眼睛。紧紧盯着女人,随时都有可能给她们致命一击。女人围成一团,瑟瑟发抖的缩着,无边的恐惧包围着她们。可是求生的欲望让她们强打起精神,不敢放松一丝一毫。“他着急了吧,女人……都这么年轻……身体还这么的嬾,难怪他欲罢不能……”男人说着说着,手突的就往前面一扯。女人阵阵尖叫,混杂着哭喊声。但都被男人一个眼神,吓得强咽回肚里。被扯中的女人,紧紧的抿着嘴,双眼里充满恐惧。眼泪倾盆而下,却没有在男人眼神中,看到丝毫怜悯。“脱衣服!脱!”男人低沉阴冷的声音,犹从地狱里来的一般。女人吓得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男人眼中渐起不耐烦的神色,眼中阴冷一闪而过。“韩警官,刚好要去找你,这份文件给你的。”韩浩然刚刚进警局的门,他的顶头上司外加学长就堵在了门口。“什么文件?”韩浩然莫名其妙,他现在为失踪案忙得焦头乱额,又来什么案子了?“上级看你们重案组辛苦,决定给你们减压,你保准会满意,”那个平常一脸严谨的学长,突然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直看得韩浩然心里直发毛。“老大,什么好消息?”任家凯远远就看到交集的两人,上司前脚一走,他立马就凑到韩浩然的面前。“李天有异常吗?”今天是最后一天,如果按照失踪案的规律,今天还会有一名女性失踪。现在他不去查案,还有心来打听八卦!“没有,现在莫起凉在那里盯着。”那个李天也够沉得住气,每天那样规律的生活,让他们抓不到一丝马脚。“嗯。”韩浩然一边和任家凯讨论案情,就把手里的文件忘得一干二净。沐如飞故意比韩浩然早到,一进警局,就收到一纸调令。说是重案组现在法医席位空缺,所以把她调过去。不过,她调到重案组,怎么没有听韩浩然提起过?他应该知道,调令这件事吧?很可惜的是,韩浩然并未收到消息,要调一个法医过来。而今天刚刚收到消息,也因为他在讨论案子,所以忽略得彻底。“沐医生,你怎么在这里?”韩浩然一进门就看到沐如飞一本正经的坐在莫起凉的位置,本来严肃的表情,也缓和了些。“韩警官不知道?我被调到重案组了。”沐如飞没有料到,韩浩然竟然都不知道这个消息,这让她有些尴尬。倒是任家凯听到这话,立马鼓掌,然后作出一副花痴相:“欢迎欢迎!欢迎来到狼窝!你好,我是任家凯,主要负责电脑这一块,你的电脑手机等等一系列数码产品有任何的问题,都可以来找我。免费哦!”“干活去!你跟我来。”韩浩然听到他的花言巧话,立马对着他得瑟的后脑就是一拍,然后示意沐如飞跟他进办公室。“是,韩队!”沐如飞学着重案组队员的称呼,成功的让韩浩然身子一顿,才继续往里走去。想到手中的文件,还有顶头上司外加学长那副暧昧的表情,他也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其实五年前成立重案组的时候,是有个法医的。可是没有来报到,所以一直空着在这里。没有想到这么巧 ,那个法医竟然就是沐如飞。如果不是一纸调令,他恐怕都要忘记这件事了!“坐吧,不用客气。”韩浩然把档案袋打开,果然是沐如飞的调令。“是,韩队!”沐如飞立马如同小学生一样乖乖坐好,然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韩浩然,等着他的下一步指示。“囡囡……不用客气。”自从准许韩浩然叫她的小名,他就好象是叫上瘾了一般。本来这都没有什么,一个名字。可是他老是叫,沐如飞就听着不是滋味了,心里都怪怪的,好象他叫的不是一个名字,而是一份亲昵。“韩队,现在是工作。”沐如飞意有所指,要是他在队员面前这么叫她,那么不就露馅了?“是,囡囡,我知道了。沐医生,欢迎你。现在我们在跟一个失踪案,这里是这件案子的资料,你先熟悉一下吧。”话刚说完,电话就进来了。韩浩然听到里面的消息,立马就起身,叫上沐如飞就走。“你第一天过来,就要去现场了,又出现了一个遇害者。”韩浩然的神情有些严肃,没有想到,再一次出现了遇害者。沐如飞也不娇情,立马跟着他拿上基本的东西就走。等到她们两个赶到现场的时候,那具尸体已经被警戒线围了起来,几个民警正在那里做着笔录。“你好,我是重案组的韩浩然,现在来接手这件案子。”“你好,尸体是一个环卫工发现的。死者确认为陈新心,因为失踪案属重案组,所以第一时间,我就通知了你。”“报案人在哪里?”“受了惊,正在那边休息。”韩浩然点了点头,便看向了尸体。沐如飞早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就去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尸体。“死亡原因是颈动脉被割破,失血过多。其它的要作祥细检查。”沐如飞看到韩浩然过来,立马起身跟他报告。“嗯。”一碰到案子,韩浩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在家里,那个时而别扭,时而羞涩的大男孩不见了,变成了一个成熟担当的男人。韩浩然很高,眼眸修长,上面是墨色的剑眉。鼻梁直而挺,嘴唇微薄。但沐如飞最喜欢的,还是他那双白皙,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可能是因为职业,她对于手,有着很严重的癖好。韩浩然神色凝重的观察着附近的情况,这具尸体,也是在河边发现的。不过,跟上一个遇害者不同,这条河,河边是风光带。所以这里时常有人走动,说不定会有目击者!“女子身上并无任何被虐待的痕迹,只有脚腕处有一圈红痕。死者应该是死于一天以前。”沐如飞简单的做着结论,这些只是表面上的问题,她得深入检查。韩浩然点了点头,然后拿出手机,拔了个电话出去:“出现遇害者了,李天什么情况!”“李天还是呆在餐厅里,并没有任何异常。出现遇害者,要不要我们过来!”“不用,你们继续盯着,有情况我会通知你们。一定要盯死他!不能有一丝差错!”“是!韩队!”“你好,你能跟我说一下,你发现尸体时的情况吗?”“我……我一直负责这里的卫生,今天一早,我就看到她躺在河边,我就报警了。”韩浩然注意到一个细节,报案人说的是,在河边发现她。上一次,遇害者是随着河水飘下来的,这次,凶手仅仅只是抛尸吗?韩浩然走到死者面前,死者的衣服,果然是干的。可是确认,她就是被凶手,抛尸在此的。“相比起上一个遇害者,这次凶手的抛尸,只能用仓促形容,留下的线索也太多。”沐如飞微皱眉头,神色凝重。“嗯,如果凶手是同一个人,那么,他留下线索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韩浩然也觉得这一点很奇怪。按照上一次遇害者,凶手应该是个很谨慎的人,非常懂得清除自己的痕迹。可是这一次,他不止没有清除,而且像是故意 让警方看到一样。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