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特案三组  >  第16章 孩子的下落

第16章 孩子的下落

2219 2018-09-10 09:59:48
北坊的刑警都意味深长的看向刘柔。这是他们最不想看到的结果:“当然是有这个可能性,不过根据监控显示,于彪在近两个星期内,并没有停止对婴儿用品的购买,所以我们可以推断婴儿的存活率很大。”刘柔长长舒了一口气。根据出租屋蹲点的刑警发来的消息,于彪每天上午9:00左右离开出租屋,中间不定时回来一趟,中午12:00到2:00在家休息,之后出门,下午三点左右再回来一次,晚上六点到家,然后不再出门。北坊市刑警大队立即制定了活动计划。联系好了房东,让他在行动当天做好助力作用,这边也让刘柔联系上了李桂香。制定完行动计划后,北坊市刑警队长向整个刑警队发号施令:“明晚八点,我们准时行动。”第二日,二十点。北坊市公安局和冯肆刘柔一干人,摸上了于彪所租的二层楼208室。冯肆示意房东去叫门。“砰砰砰。”“谁!”屋里的于彪没好气地问道。房东赶紧回应到:“于先生,我是房东,实在不好意思,我租给你房子的时候有个很重要的文件落在了您屋里,麻烦您开门让我进去找一下吗?我拿了文件就走。”于彪扯着嗓子骂他:“操,大晚上你烦不烦!明天再来吧,老子早睡了!”房东看了一眼冯肆,冯肆并没有让他停下来的意思,看来今天门叫不开,他也别想走。“于先生,你行行好,真的是紧急的文件,今天晚上拿不到,明天我工作就得丢了,求求您了,您给我开开门,我拿了文件,房租给你减半你看行吗。”停了一会,于彪骂骂咧咧地打开了门,他半闭着眼,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身酒气。“赶紧的,磨磨唧唧的!”于彪的身子还在屋里,没看到紧贴着墙站的警察们,等房东身子一侧,警察立即冲到了屋里,控制住了于彪。李桂香冲在了最前面,她一进去,眼睛就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寻找,最后冲进了卧室,从婴儿床上抱出了一个正在酣睡的孩子,此时的她,激动得泪流满面,紧紧拥抱着孩子,嘴里面喃喃地说着:“好了宝贝,没事了,没事了。”客厅的桌子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啤酒瓶子,还有一个只喝了半瓶丢在那里。面对刚刚突然冲进来的警察,于彪吓得出了一身冷汗,酒也醒了几分。正一脸怨毒的盯着房东,那张脸写着几个大字:你竟然阴我。冯肆看向李桂香,问道:“你确定这是你失踪的孩子于明彤吗?”李桂香斩钉截铁地点了点头,脸上还带着泪花:“是的,我确定这是我的孩子,这就是我的孩子!”说着话,转身冲着于彪哭喊道:“你这个丧尽天良的男人,你说你想孩子,你想看孩子,你跟我说一声,我能不让你看吗?你又何苦把他处心积虑的从我身边带走,一走就是三个月!你这是什么居心啊?你说你是什么居心!”于彪低着头不说话,冯肆却觉得很奇怪,他看了看在李桂香怀里面熟睡的孩子,觉得很是蹊跷。“这孩子,怎么一直睡着,这么大动静都没醒?”冯肆这句话明显是问于彪的,在发现孩子之前,这个孩子一直和于彪在一起。李桂香一听到他这样说,像触电一样,头皮一紧。她轻柔地拍了拍孩子的小脸儿,嘴里叫着他的乳名:“彤彤?彤彤?”见孩子什么反应也没有,李桂香急的眼泪哗哗的往下流。刘柔一见这种情形,心里一股无名的业火窜了上来,她往前一个踏步,一只手就把于彪从地上捞起来,死死地揪着他的领口,质问道:“你把孩子怎么了?你对孩子做了什么?快说!”于彪被她这一阵猛抓半天没回过神来,换来的是刘柔更猛烈的摇晃。“孩子总是哭闹,怎么哄也不听,我就往他的奶粉里面掺了点安眠药,就掺了一点,剂量不高,没有生命危险的!”刘柔脸色一凛,松了抓着于彪的手,冯肆站在离于彪不远处,他一个侧身,微微矮了下身子,赶紧将于彪推到了一边。而随之而来的是刘柔一道凶悍无比的鞭腿,冯肆可以清楚地感觉冷冽的腿风贴着自己的脸擦过去,“咚”地一声踢在了旁边的立柜上。“啪!”立柜的门,瞬间碎裂成三块,早已不成模样。静。所有人看着那个踢得粉碎的立柜门,吓到他们嘴微张,有些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惊魂未定的于彪大脑一片空白,已经感觉不到刚才摔在地上的疼痛,心里想着这一记鞭腿,如果踢到自己的脑袋上,估计早就没得活了。然而,于明彤,还是没有醒。案子还是要继续。众人整理了一下情绪,为了防止刘柔再次发飙,他们赶紧把于彪带上了警车准备回局里审问。搜查科的同志,把出租屋里里外外彻底的搜查了一遍。找到了几包平价的奶粉和两盒安眠药。刑警队已经派车载着李桂香和于明彤去医院了。坐上了回北坊市警局的车,孩子找到了,大家心情大好,不过这次出警的焦点不约而同的都集约在江城女暴龙漂亮女孩刘柔的身上。“我当时在门外把守,我听那声音差点把我耳膜震碎了!”“你们要是提起这个鞭腿呀,我是最有发言权的,当时我可就抓着于彪,他那一腿如果再有点偏差,现在你们可能看不到我了。”“这个女暴龙是外表看起来文文静静,漂漂亮亮的,这战斗力绝对在我们几个之上。”冯肆和刘柔乘着刑警队长的车回去,在回去的路上,刑警队长毫不吝啬自己对刘柔的赞赏。刘柔微微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当时听到于彪那样对孩子,一时激动没有控制住。幸好当时冯肆在,要不然自己这次又要犯大错误了。把于彪带回了警局,即刻对其进行审问。回去之后的于彪老实的交代了自己作案的全部过程。“你为什么要绑走自己的孩子?”于彪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拳头,从两只胳膊中间抬起一张愤怒的脸:“我就是想让李桂香伤心,把财产还给我,那都是我辛辛苦苦赚回来的血汗钱!我本来打算,再过几个月,等我把钱全部要回来,我就把孩子还给他,根本也没想着要对孩子做什么!”医院那边也传来消息,孩子并没有什么大碍,已经被李桂香领回去了。至此,突然第三小组,第一件案子,漂亮地完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