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特案三组  >  第13章 纠纷

第13章 纠纷

3073 2018-09-10 09:59:15
冯肆和刘柔相互看看,觉得也没有什么必要向工人透露自己的身份。不过对于工人的话,倒还有些价值,看来这个于彪平时没少克扣工人的血汗钱。“谢谢这位兄弟的提醒,我来找于先生有点事情,不是找他干活。”听到冯肆这样说,工人大哥可算舒了一口气。虽然工人们对这个于彪很是不满,但是本着助人为乐还是清楚明了的给冯肆和刘柔指了一条路。于彪的装修店有几个人在买材料,于彪招呼着,等着店里的人都走净了,冯肆和刘柔出示了自己的证件,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于彪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下二人递上来的证件。紧接着就坐在了柜台里面的凳子上,一脸满不在乎的神情,甚至还有几分嫌弃:“警察警察,都聊了多少次了,该说的话我都说了,我不知道!这件事情我完全不知道!再说了,你们警察有点效率好不好?事情都过去三个月了,还在这烦我。我不开门做生意啊,这折腾来折腾去的客人都跑了好几个,还有几个是回头客的,你们给赔偿吗?”冯肆走到柜台前,确认能够看到于彪的全身:“或许在你个人方面对警察有些不满和误解,但是现在你有义务接受我们调查。”冯肆的气场于彪已经感受到了,稍稍端正了态度,冯肆让刘柔问了几个疑点问题,于彪还算配合都一五一十回答。不过当刘柔问及他的前妻李桂香时,于彪的情绪立马转向愤怒。“她的事和我无关!”冯肆尽量安抚:“确实,在法律上你们已经离婚了,但你依旧是孩子的父亲,你有义务对孩子负责。”于彪看着冯肆,一字一句地问道:“你怎么知道那个孩子是我的孩子?这个臭娘们,要什么我给她什么,竟然背着我去找野男人!离婚了还让我去养她和别人的野杂种!这种女人死一百回也不为过!”“于彪同志,希望你不要感情用事,现在我们在办案,你必须积极配合!”刘柔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如果这个于彪还要在她面前唧唧歪歪的,她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怎么配合?这个孩子一直跟着李桂香,现在孩子丢了倒过来找我!警察找我,媒体也过来找我,还让不让人做生意了!我已经说的很明确了,对于此事我毫不知情。我能说的都说了,二位请回吧。”“嘭!”刘柔一拳垂在了柜台上,要不是她只用一分力,这个柜台还是实木做的,估计早就裂开了。于彪和冯肆都吓了一跳。“于先生,现在是由我们小组负责此次案件,你这个态度对案件的解决极其不利,我希望你能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听到刘柔这样说,于彪从椅子上弹跳起来,声音提高了八度:“干嘛!警察打人啊!你们给我出去!出去!”刘柔已经极力隐忍内心的愤怒。这时冯肆横在俩人的中间,赶紧劝和。他估计,他再不说话,按照刘柔的脾气非得打起来不可:“好了,办个案而已,消消气,于先生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我们改日再来就是,希望你不要对我们隐瞒任何一条能够成为线索的信息。”坐上车,刘柔的气还没消,再也忍不住,直接和冯肆抱怨起来。“这个于彪,怪不得那些工人对他都嗤之以鼻,这什么态度?吃了火药似的,火气这么大!”冯肆点火启动,苦口婆心:“你啊,火气也没比他小多少。”这句话让刘柔瞬间有些炸毛:“怎么,本来就是他那个态度,我们帮他找孩子,倒一副满不在乎高高在上的样子,我能不生气吗?就这样,也问不出个四五六来。”看着刘柔在气头上,冯肆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不要总是那么冲动,能用脑子就不要用拳头。我们是人民警察,又不是打手,如果出手伤了人,我看你是嫌上次的处分不够。”冯肆的话就像汽油浇到明火上,刘柔小脸一别:“我承认我态度恶劣了些,那还不是因为对方一直感情用事,提到警察媒体尤其是李桂芳时一直和我们耍脾气。”冯肆的车已经开了出去:“所以我们的收获就在这儿。你想想,于彪的态度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甚至一度认为,警察因为儿童失踪案找他谈话,媒体曝光这些事情,影响到他做生意,他把生意放在第一位。如果你是一名父亲,你的孩子丢了,你该是什么样的情感?”刘柔虽然还没有结婚,但是人之常情,还是懂的:“那我肯定很着急啊,看李桂香就知道了。”“对呀,相对于李桂香的心急如焚,于彪好像对于孩子失踪这件事情并不在乎。”“但是有没有可能他已经知道,这个孩子不是他的了?”冯肆轻笑:“你有什么证据吗?现在谁都不能证明这件事情。更何况这孩子还有50%的可能性是他自己的呢。”刘柔咬了咬嘴唇,表情严肃,抱着胳膊,持保留意见:“奇怪归奇怪,你仅凭一个情绪上的不符合常理完全无法说服我。”冯肆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样子,轻笑一声:“你说的对,即便一个情绪上的不合常理,说服不了任何人,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证据。”车子刚刚开出小区,冯肆一个刹车,刘柔猝不及防,身子强烈的晃动。“你干嘛?”冯肆抿着嘴,迅速打开车门:“下车,快!”刘柔看他表情严肃,两只眼睛盯着一个方向炯炯有神,看来是发现了新的线索。利落地下了车,刘柔跟在冯肆的后面,一路小跑,直到看见不远处的一个女人。女人很年轻,看起来20岁出头,但是穿着打扮看起来已为人妇,戴着口罩,围着头巾,生怕别人认出她来。“李桂香?”刘柔不敢确定。冯肆点了点头:“应该是她。”“看来这次收获不小啊。”李桂香对于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一男一女,吓了一跳。“我们是滨江市公安局的特殊案件第三组,现在由我们负责于明彤失踪案。请问你是李桂香吗?”刘柔开门见山,李桂香听完了她的自我介绍,看完了他们出示的证件,这才半信半疑的点点头。刘柔趁机又问到:“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是和于彪商量孩子的事情吗?”李桂香听到她这样问,放下刚刚一直端着的胳膊,极不情愿地说出一句话:“钱呢,我来要钱呢,自从孩子失踪了,于彪一分钱都没有给过我,再这样下去,我迟早会饿死。”刘柔听到她这样说,自己内心的小情感又出来了。心里想着这么大的人了,就不能自己出去找点活干吗?非要靠着男人养。现在男人不给她钱,她就找上门来。但是刘柔忽略了一件事情,这个李桂香当年嫁给于彪的时候,图的就是他手里的那几个钱。现在于彪和她离婚了,孩子也丢了,别说钱了,什么都没了。冯肆眼睛一转,仔细回味李桂香刚才说的话,自从孩子失踪以后,于彪没有给她一分钱的赡养费。刘柔好心提醒李桂香:“我劝你现在最好别去,我们刚刚从他那里出来,于先生心情不太好,我估计你去也是白去,吵架是肯定的了,白费力气不讨好。”“嗨!”李桂香无奈地摆摆手,“每次都是这样,我都来好几次了。他不但以后的赡养费不想支付了,还想把我以前的钱都要回去。我是绝对不会让他得逞的!”刘柔微微震惊,这两个人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各有所图,最后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冯肆一直没有说话,在这个地方见到李桂香,是个意外收获。通过和于彪、李桂香两个人的谈话,冯肆似乎发现了其中微妙的联系。一个想要钱,一个不给钱,时间节点发生在孩子失踪之后。这就很奇怪了,孩子如果没了,于彪就有足够的理由不支付赡养费了,难道……看来这个于彪问题不小。离开了李桂香,重新坐回了车里,车子上的气氛有些严肃。冯肆略有所思的说道“我们得好好调查一下这个于彪,打电话给当地的公安局,让他们帮忙调查一下,把于彪在案发前后所有的信息都发过来,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新的发现。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刘柔点了点头,按照李世海给他们的联系方式,迅速联系了相关的人员:“我也觉得这个于彪有些奇怪,孩子都丢了,他现在不着急找孩子,总和钱过不去。我们现在去哪?”冯肆车子一转,进了闹市:“先找个地方吃顿饭,上午很累了,早饿了。”刘柔在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案子没什么进展,哪有什么心情吃饭?这个冯肆,真是一顿不吃会死。吃饭的功夫,北坊的公安局已经将于彪在案发前后的所有信息发到了刘柔的手机邮箱上。和冯肆分享后,两个人挤在桌子旁,一条一条地查阅。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