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特案三组  >  第14章 尸骨真相

第14章 尸骨真相

3020 2018-09-10 09:59:23
他这几个月,除了去邻市进了几次货以外,基本没有离开过北坊。但是冯肆还是在这一大堆信息当中发现了两个疑点。于彪有一辆在租的suv。租聘起点显示是在案发之前,但是,问题在于于彪本人是有车的,这就很奇怪了,他租suV干什么?如果说他为了装载货物,那也不至于租聘这么长时间。“冯肆,你看这里,这个于彪还在孩子失踪后一周搬过一次家,太奇怪了,谁家孩子丢了会搬家?生怕孩子找回来吗?”刘柔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指着邮件当中的一个部分。由于手机太小,他们两个人只能头顶头看着手机屏幕的内容,这要是有外人看来,这两个人不过是正在热恋的小情侣挤在一起说悄悄话。冯肆点了点头:“没错,我也看到这点,确实可疑。”“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重新回去于彪那里吗?”冯肆站了起来:“你再打一个电话,让北坊的警察继续盯着于彪,我们去省会大学,解决一下发现的尸骨问题。”刘柔在车上就解决了问题。省会大学稍远,两人驱车用了将近一个小时。正是下午,天气很热,刘柔低着头,一直在翻看北坊市公安局中午发过来的信息。这是特案组成立以来第一个案子,至关重要,也不知道这个案子什么时候能破。她把目光投向了冯肆。冯肆开着车,天气热得不舒服,脑袋微微有些疼,他现在只想回去睡个好觉。听说二人是过来找考古系专家帮忙破案的,接待主任马上带着他俩来到了杨帆教授的办公室。杨帆教授是业内知名专家,多少考古大发现都有他的参与和主持,年过六十,戴着眼镜,却不威自严。“你好,我们是滨江市公安局特案组,有些问题还想麻烦教授帮帮忙。”刘柔笑容得体,老李不在,公关方面的任务都落在她的肩上。杨帆戴上眼镜,手轻抬,简短地回复了两个字:“请讲。”冯肆简洁扼要地介绍了一下小孩的尸骨、毯子、墓穴等具体情况,并把法医的判断详细地阐述了一遍。“我认为,根据这些情况,只是照本宣科地确定死亡时间不够严谨,特来请教教授,在本次案件的情况之下,是否有更多的因素会影响到尸体的分解,使法医的判断产生误差。”杨帆静静地听完,点了点头:“你说得没错,照本宣科的判断死亡时间,确实不够严谨。因为活着的人在死去之后,是要经过自溶、腐烂、集群和清除后才能彻底白骨化。这是一个过程,所以中间有很多因素起作用,就像你说的,有更多的因素在影响着尸体的分解。自溶阶段主要是人体微生物和各种各样的细菌在起作用。人全死绝之前,腐烂的尸体还有生机。死后免疫系统不再工作,微生物毫无阻拦的在尸体传播开来。从肠道细菌开始,受损细胞里溢出来的细胞液滋养着细菌,然后再到淋巴系统,肝、脾、最后才分解心脏和大脑。在温和的正常环境中,死亡后三天左右,尸体即发生腐烂。集群阶段是蛆虫的天堂,当腐烂的尸体自我清除时,它就完全暴露在了周围的环境中。到了这一阶段,尸体生态系统成了微生物、昆虫和食腐动物真正的集群“中心”。而到了清除阶段,尸体会生成一个小型的生态系统,也就是腐尸岛。这四个阶段完全经历过之后,尸体上的有机物被彻底分解掉,才有可能白骨化。”四个概念教授解释得很明了。杨帆扶了扶眼镜:“简单点说,环境,温度,昆虫活动,都会对尸体分解速度产生影响。还有那条毯子的包裹方式,以及材料也会有所影响。”“哦~”刘柔这回才算听明白了,这个教授,前面说的那么一大堆都是废话。冯肆把关于尸骨具体细节的照片拿给教授看:“教授,您看看这些照片,能否判断出具体的死亡时间,还有这个孩子生前的特征。”杨帆看着照片,反复比对,最后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非常抱歉,我从事考古工作,时间单位与现在相差太远,我无法给出精准的答案。不过……”教授两个字刚吐出来,刘柔已经一个箭步踏到了教授的面前:“不过什么?”“我可以判定,这个孩子肯定超过了两岁。看他的眼眶和犬齿的发育程度,一目了然。这个是属于考古专业范围内的,绝对正确。”冯肆依旧有疑问:“那这副骨骼如此瘦小,是否和营养不良有关?”教授点了点头:“根据腿骨钙化层厚度推断,的确如此。”经过省会大学的专家指出之后,冯肆已经可以基本确定,发现的尸骨绝对不是失踪的于明彤。可以说,两个案子之间没有任何的联系。但,一定有谁的孩子死了,冯肆也要查清楚。这事算得上一个大进展,出了省会大学,冯肆立刻就给胡庆邦打电话,把权威意见如实反馈了一遍,还没等到胡庆邦夸奖他一句,他就急不可待地挂了电话。“嘿,这个冯肆,胆子越来越大了!”胡庆邦笑骂了一嘴,紧接着就给法医处打电话,让他们立刻做一次彻底的检查,不得再有任何的差错。这一天也算没有白奔波劳累,至少可以确定尸骨不是于明彤的。不过,儿童失踪案的线索在这也断了。现在他们最主要的是等着法医鉴证结果再一次出来,然后才能开展下一次活动。“也不知道法医那边靠不靠得住。”刘柔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冯肆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这个姑娘对法医的厌恶已经到骨子里了。“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都只能等,等法医鉴定,还有北坊市局里的消息。”刘柔是在有些等不及:“干等着不作为真是令人发狂。”冯肆无奈笑笑:“也用不了太长时间,我估计晚上的时候鉴定结果就能出来。”果真被冯肆说中了,给他们打电话的是李世海。胡庆邦非要个特案三组的代表过去,剩下两个人都在北坊市,在家陪媳妇的李世海被“抓”了过来。冯肆接通了电话:“喂,老李,辛苦辛苦,情况有什么进展吗?”“你们两个人在外出差更辛苦,这边还要惦记着案子。法医这边鉴定出来了,重大发现,在尸骨的舌骨旁边,发现了一截断掉的牙签,我已经把照片发到刘柔的手机里了,这边如果再有什么最新消息,我第一时间告诉你。”“行,辛苦老李了,嫂子怎么样了?”李世海打着哈哈:“哈哈哈,再怎么说我是党员,为人民服务,吃苦在前,先顾大家,再顾小家嘛。”好一个先顾大家在顾小家。刘柔默默地听这两个人的对话,暗暗翻了翻白眼,作为组里唯一一名女性,已经对于其他两位男同事的产生了厌恶。如果他们两个一起行动,不知道要在一起转弯抹角费多少话。刘柔可以清楚地看见冯肆嘴角若有似无的微笑:“不就发现了一根牙签儿吗?说不定只是小孩儿在吃完饭扣牙的时候不小心留下的,这把你开心的,笑容都兜不住了。”冯肆正快速地在脑海当中将牙签、肋骨断裂处和尸骨营养不良等一系列线索串联起来,并没有听到刘柔说什么:这个死去的孩子有可能在生前不小心误吞牙签儿导致窒息。被家属发现后,慌忙之下,没有立刻送往医院急救而是采用自救,在这个过程当中,由于家人力气太大压断了孩子的肋骨,但是,孩子依旧没有救过来。加上孩子营养不良,骨骼瘦小,可以判定,孩子的家人生活条件不是很好,应该很贫困。孩子死亡后,家人选择自己安葬孩子,而没有选择报警,直至,暴雨之后,孩子的尸骨被冲刷了出来发现。事情合情合理,既然家庭条件不好,在城市边缘郊区或附近农村进行排查,应该会很快找到符合条件的人。“喂,办案呢,怎么还开起小差了?”刘柔用手在冯肆眼前晃了晃,冯肆回过神来。他们现在还在车里。本来打算今晚在北坊市过夜。不过,冯肆改变主意了。车头一转,车子上了回滨河市的高速公路。刘柔有些狐疑地问道“不是说要在北坊市等于彪的消息吗?难道那根牙签真有那么大作用?”“任何尸体都有一个故事,如果我们找不到,不是他死得蹊跷,而是警察没发现。现在有了突破口。我们先解决尸骨的案子,于彪这边北坊市公安局盯着,跑不了。”刘柔摊手:“所以说,牙签就是突破口了?牙签和孩子死亡到底有什么直接的关系,说说看。”冯肆看了她一眼,故意卖关子:“你自习回想一下那副尸骨的特别之处,再结合这个牙签,我相信你很快就能得到答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