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特案三组  >  第55章 悲伤的老人

第55章 悲伤的老人

2213 2018-09-30 10:55:06
房东道:“我的这一套房,只是装修就花了四十万,可谓是超级享受的了。”冯肆皱眉道:“你花四十多万来装修一套房子?”房东点头道:“是啊,四十多万很多吗?”虽然四十多万并不太多,不过,冯肆觉得这样一个说话土鳖的人,不太像是能够拿出四十万装修房子的人。刘柔和冯肆对视一眼,心里想的和冯肆一眼,忍不住道:“房东大哥,您真拿得出四十万来装修房子?”“是啊。”房东一脸茫然的道:“四十万很多吗?我们家以前在二环的房子拆迁了……”“咳咳。”冯肆干咳了两声,现在算是知道房东是从哪儿来的钱了,正当渠道,不用担心了,打断了正在说话的房东,道:“好了,房东先生,我想我们还是谈谈徐文的事情吧。”“好。”房东道:“徐文是在大约一个月之前说是在网上看见了我的租房信息,所以找到了我,想要租房,我当时问他要住几个人,他说两三个人吧,嘿嘿,结果来看房的就他一个人,那天他来看房,我问他说两三个人住我这房可能会有些亏,毕竟一套三的房间,我这儿房租也不便宜,一个月要五千呢。结果,徐文说他有的是钱,当场就拿了三万块钱给我,说要先交半年的钱。”“当时签了合同,后来,我觉得奇怪就故意找借口回来看了几次,结果发现这个徐文竟然同时包养了三个女人,他是要每晚睡一个吧,再后来,我知道他是玩儿女人就没有再来看了,谁知道这才刚刚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徐文就出事了呢。”刘柔红着脸道:“你怎么知道是徐文包养了三个女人呢,可能,她们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房东笑着道:“这事儿我跟你不好说,反正就是包养了三个女人。”冯肆皱眉道:“那三个女人你认识吗,知道他们的详细信息吗?”房东尴尬道:“这我哪儿知道,别人的私事儿,我能过问吗?”从小区出来,刘柔一直红着脸,坐上车忍不住道:“真是变态,一个人包养了三个女人。”冯肆嘴角一勾,脸上露出了笑容,刘柔皱眉道:“你笑什么,很好笑吗?”冯肆道:“不是,其实我觉得像是徐文这样的人包养三个女人很正常。你没见那些鸡场里面,一般都只养一只公鸡,然后养了一群母鸡吗?”“你!”刘柔生气的道:“冯肆同志,你要知道,在我国可是一夫一妻制的,重婚是犯法的事情!”冯肆点头,道:“我知道,不过,每个人的思维方式都不一样,有的人就喜欢用这样的思维方式生活,你明白吗?”刘柔生气扭头看向一旁,道:“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其实……”冯肆正想解释,忽的反应过来,思维方式是自己在军营里面学到的特殊技能,每个人的生活都不一样,而且,他们的思维方式也不同,有的如同牛的思维方式,每日辛勤的工作,他就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好,有的则是如同猪、如同狗,各种各样不同的思维方式。深吸一口气,冯肆知道自己又将在军营里学来的思维技能用了出来,其实,在国内,这种思维技能并没有多大的用处,反倒是在边境地区,有时候,无法判断一个人的国籍,因此无法分析他的性格特点,只能看他的思维和生活模式来判断这个人的实力。只是,国内的生活和边境的生活不同,科学家教授的那套思维技能在这里已经用不上了。很快,车便到了一个安静的院落外面,冯肆和刘柔下车,看见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菜园里忙着呢,冯肆上前道:“大娘,这里是不是曹健曾经租房的地方?”老太太扭头看向了老大爷,道:“老头子,有人来了,你去看看。”“好。”老大爷过来开门,道:“警察同志,你们又来调查曹健了?”“嗯。”冯肆点头,道:“是啊,老大爷,曹健以前是在你们这儿租房子住吗?”曹健就是阿龙、阿德、王伟、徐文、曹老大中的曹老大,他也是五个人之中,唯一一个可能还活着的人,当初,事情发生之后不久曹健就人间蒸发了,没人再见过他也没有找到他的尸体,很多人猜测曹健还活着,也有很多人猜测曹健已经死了。老大爷点头道:“是啊,曹建以前是在这儿住,不过,现在不在了。”“那他去哪儿了呢?”刘柔问道。老大爷叹气道:“我也不知道曹健那孩子去了哪儿,挺好的一个娃,怎么会和那些人勾结在一起,唉,以前建国还在的时候他不是这个样子啊。”“建国?”冯肆心里觉得奇怪,道:“老大爷,曹健认识您儿子?”“是啊。”老大爷点头,道:“以前他两关系可好了,后来,我儿子建国死了,曹健答应建国要照顾我们,可是,没想到他却出去干违法犯罪的事情,现在我们两口子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根据资料,冯肆知道曹健的年龄在三十岁左右,可是,眼前的老大爷年龄至少在八十岁以上了,算起来,他的儿子建国要是活着也该有五十岁了,相差二十岁,一代人的年纪,怎么可能成为好朋友呢?后来,经过了解,冯肆这才得知老大爷是老来得子,五十岁才有了一个儿子建国,可惜,后来,因为一场意外的车祸,建国死了,因为以前建国救过曹健的命,所以,曹健就曾答应过建国要代替他给二老送终,可是,二老没想到曹健如今也是犯了法。两位老人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冯肆不愿让老人伤心,说了一些好话就离开了。回去的路上,刘柔忍不住小声啜泣,冯肆皱眉道:“怎么了,你哭什么?”“没什么。”刘柔红着眼哽咽道。心里很有感触,当初自己的父亲莫名其妙死亡,如今自己还没能查出杀人凶手。回到江城公安局,冯肆分析了一下房东们的叙述情况,发现阿龙、阿德、王伟的情况差不多,奇怪的是在徐文和曹健身上,徐文在案发之前一个月的时间,突然租了一套高档住宅,难道他是知道了什么事情?另外就是曹健,按理说,他既然答应过会给二老送终,而且二老也说建国死之前,曹健的性子很好,可是,建国死了之后,曹健就变了,如果他是想追查建国的真正死因,那么,这件事情难道还和建国的死亡有关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