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异世魔能  >  第八章 奇想空间

第八章 奇想空间

6913 2018-09-12 15:52:53
今天是周休假日,一片明亮蓝的天空带点棉花般一朵朵的云,这是一个相当好的天气。虽然在这麼好的天气之下,今天依旧是工作日,不过这一点并不坏。毕竟最近出现的魔物异常的容易对付,每次出现马上就可以轻易的解决,然后迅速的回去在固定的树下休息,躺在柔软的草皮上小歇,感受清凉的微风的同时,还能享受温暖又不会太热的阳光,真是极致的享受。当然这些如果能建立在一人清净的情况下,一定是相当的美妙。以上是炎辰阳的内心想法。无奈的他,依旧在被他认定為专属的休息位置上,也就是新叶高中围墙校门口裡靠左的一棵树下,躺在草皮上休息,皱眉睁眼的看往一旁站的三人。「哈囉!不良警卫,我来看你了!」对炎辰阳打招呼的是一头蓝髮的蓝水星,她依旧是摆出一副无忧无虑的天真笑容。「……妳没事怎麼跑来看我?身為学生在假日不是有很多地方可以玩吗?」炎辰阳摆明的用言语暗喻,希望蓝水星能够听懂,乖乖的去别的地方玩。不过显然,她没听懂。「喂!我好心的要来找你玩,你竟然是这种态度,你不觉很没礼貌吗?」「在别人的工作时间裡说要来找人来玩……妳不觉得这逻辑怪怪的吗?」炎辰阳虽然这麼说,不过蓝水星依然自我的忽视炎辰阳的话,开门见山的要求说:「不要说那些了!不良警卫,你知道有没有一种魔法异能,能够把人变成魔女的?」「什麼,变成魔女?」听见这种问题,炎辰阳忍不住讶异的将视线看往站在蓝水星旁边,戴一副方框眼镜的黑髮青年墨守哲,摆出一副困惑的表情希望他能够解释。看懂炎辰阳表情的言语,墨守哲温和的苦笑说:「其实是这样的,我们早上有一起去看一部名為魔女的电影。然后看完电影,水星忽然说要来找炎辰阳先生,想问说有没有成為魔女的方法,体验成為魔女的感觉。」「嗯嗯!就是这样!」蓝水星双手抱胸,一副说得很有道理的点点头说。炎辰阳感觉无言到了极点。竟然為了这种不切实际的事情,跑来打扰别人休閒时光?於是炎辰阳毫不犹豫的反驳说:「我哪有那种方法?请去找别人吧!」「喂,干嘛拒绝的这麼快啊!你应该有认识的人知道吧?」「我没事為什麼帮妳这种事啊?再说我现在没空,请回吧!」「在装什麼忙啊?你明明很閒!」在炎辰阳翻过身,想要不理会蓝水星的吵闹时,传来另一名少女内向柔和的嗓音。「炎辰阳先生,真的没有办法吗?」听见这少女的声音,炎辰阳忍不住疑惑的回头一看,看见一名一头翠绿髮色,绑有两条辫子,带一副圆框眼镜的少女律翡翠,用带点期待的语气,双手合十微微低头的恳求说:「不能帮我们想个办法吗?」炎辰阳看得很清楚,律翡翠不知道為什麼,看起来好像有点兴奋,一脸满盈有点内敛的甜美笑容,诚恳的请求著自己。「连妳也想要变成魔女体验一下?」「嗯!」律翡翠感觉有点不好意思的向自己点点头。炎辰阳坐起来有点烦恼的抓抓头,并看向她们说问说:「妳们為什麼想变成魔女?」炎辰阳有点不明白,如果是蓝水星想要的话就算了,连律翡翠都想变成魔女体验一下,有点搞不清楚「魔女」到底有何魅力?当然也不是不知道,魔女就是电影中常出现,穿黑袍手持拐杖会施展魔法的老巫婆,通常在剧中会担任反派的脚色,虽然有些电影还有电视剧的魔女,大多都是身材火辣年轻的魔女。「当然是施展魔法感觉很好玩啊!」「嗯嗯,对啊!」看这两名年轻少女满怀期待的样子,炎辰阳想了一想,觉得既然上次找乌鸦侠的事情,都可以特地找来自己家裡,恐怕刻意拒绝或是不理会的话,她们将会不间断每天提起这件事情。炎辰阳為了避免麻烦,还有兼顾每天的耳根子的清净,开始盘腿坐正,双手抱胸的开始在她们面前闭目思考起来。不过,有人的魔法异能可以做到这件事吗?在印象当中,魔法异能是一种个体独有的力量,无法赋予给别人使用,只有持有者自身才能操控的力量。因此在这前提之下,即使魔法异能者刻意将魔力从体内取出来,想要传入别人的身体内,也只会像是放入空气一样飞散消失,即使对象是魔法异能者也一样。当炎辰阳在烦恼到底有谁能做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忽然想到一个人便站起来握拳敲手掌,对蓝水星她们说:「好吧,我带妳们去找一个人。」炎辰阳带领蓝水星她们离开新叶高中,来到附近的一处十字路口。由於十字路口处於炎辰阳管辖区域的边线当中,為了避免离开的太远,无法感受到魔物的出现,或是触犯魔防局不得在工作时间随意逾越界线,进入其他成员管辖区域的规定,於是炎辰阳就拿出平板手机,打起电话通知他们过来。时间似乎只经过了一分鐘,没有等多久的炎辰阳他们,就看见一胖一瘦的两位青年,从对面穿越过斑马线来到炎辰阳的面前。炎辰阳面对他们,主动的打招呼说:「嗨,阿满与阿宅!」首先左边那一名身材瘦高,身穿迷彩外套与牛仔裤的理平头的青年阿宅,开朗的对炎辰阳招手打招呼说:「嗨,大哥!」接著在阿宅身边,身材圆胖矮了阿宅一个头的阿满,以他天生饱满的乐观笑脸,跟著打招呼说:「大哥好!」这两位阿满与阿宅,是和炎辰阳居住同公寓的邻居,因為同样身為魔防局的成员,外加管理区域靠近,不知不觉相处成很好的朋友。随后由阿宅首先开口问说:「大哥,你突然打电话叫我们过来,是要做什麼啊?」「其实没什麼,我想问看看,阿满你的魔法异能能不能做到一件事。」「啊,我吗?」阿满手指比著自己露出讶异的表情。「是,没错!」於是炎辰阳简单解释蓝水星的要求,阿满听完思考后才点点头的说:「嗯嗯,可以啊!」听见可以,在炎辰阳身后的蓝水星忍不住激动的说:「真的吗?」「是啊!总之,我们先来试试看吧!」阿满开始就地施展魔法异能,有一个无形的透明光圈,以阿满的身体為中心扩张变大,形成像是一个气泡构成的空间。「好了,妳先进来试试看看。」听见阿满这麼说,蓝水星就靠近到阿满创造出的空间外围,尝试的伸出手指触碰一下,确定没什麼问题,蓝水星才毫不犹豫的将整隻手掌,伸进阿满创造出的空间。但是这一伸进去,蓝水星忍不住惊讶的张口出声,同时在一旁看著的律翡翠,也明显睁大眼睛露出讶异的表情。因為她们都看见,蓝水星伸进去的一隻手,套上了一隻白手套。看见这种现象,蓝水星不害怕反而开始感到有趣的笑出声来,一脚大跨步的走进阿满创造出的空间裡头,然后发现自己身上穿上了一件像是魔女的黑袍,双脚穿戴棕色的皮革长靴,双手都套上白手套,同时头上还戴有尖端顶著白色星星的黑色三角帽。「这不是电影裡那女主角穿的衣服吗?」蓝水星忍不住高兴的转身跳起舞来。看见蓝水星高兴起来,阿满感觉有点得意的呵呵傻笑。「真的吗?那太好了!我本来想说可能不是这一件,就先测试一下,帮你穿上这件魔女衣服。」「是吗?这麼说,阿满你也有看过魔女的电影?」「嗯,是啊!我前几天和阿宅去看过一次。」「哇!那太好了!这样的话,那我不就能够使用魔女的魔法了!」蓝水星相当热情的将脸凑近阿满的眼前,让阿满明显害羞的开始脸红起来,有点吞吐的说:「不……不过,关於使用魔法方面,可……可能就没办法,像……像妳想像中的一样了。」「啊,為什麼?」看蓝水星一脸困惑的将头缩回去,阿满似乎才得以放鬆的吐一口气,开始解释说:「现在妳身上穿上的魔女衣服,是用我的魔法异能,奇想空间的变出来的东西。」「奇想空间?」「对!我的能力奇想空间,能够随我自由的想像,在我的空间当中变化出各种实体化的东西,同时在这空间当中,我可以使用各种魔法异能。」「啊!什麼意思啊?」蓝水星听不懂的将头歪一边,阿满就再简单清楚的解释说:「就是说我的能力,只要是我自己在奇想空间裡,我就可以使用无限多种的能力。」阿满话一说完,立刻实际操作,让自己全身包覆在纯白光芒的薄膜当中,圆胖的身体在光芒的包覆下迅速被拉长,最后光芒黯淡消失之后,阿满竟然变成炎辰阳的样子。然后阿满就用炎辰阳的样子,举起一隻手在他胸前,凭空变出火焰在掌心之上燃烧,并继续对蓝水星解释说:「所以我可以变成大哥的样子,也可以使用大哥的能力!」「哇,好厉害!」蓝水星一脸惊喜的表情,激动的拍手好几下。对此,看在眼裡的炎辰阳,感觉到一种难以言喻诡异感觉,并口气不满的说:「喂喂!你怎麼突然变成我啊!」阿满以炎辰阳的外貌,摆出一副不好意思的尷尬笑容,用他自己的嗓音开口说:「大哥抱歉啊!只是借用一下而已。」然后全身闪一下光芒,阿满就变回原样,继续对蓝水星说:「这样子,你应该就知道我的能力作用了吧?」「喔喔!原来如此!」蓝水星听懂的点点头,下一秒却困惑的说:「可是这跟我不能使用魔法有什麼关係啊?」因為没说到重点,阿满忍不住嫌自己笨的敲一下头顶,对蓝水星的问题解释说:「因為奇想空间只能靠我的想像去变化,所以变化出来的东西只会跟我想像中的一样,不会和妳想的一样。」「原来是这样!」蓝水星这才听懂的点头。「所以妳要是想要使用魔法的话,只能假装喊出妳要变出来的东西,然后我再照我自己的想像,在妳指定的地方变出来。」蓝水星无所谓的说:「假装也没关係,我们先试试看啊!」「说出妳想要变出的东西。」蓝水星就开始照阿满的指示,向前方伸出手指喊出:「扫帚!」接下来阿满就照蓝水星开口说的,在她手指前方凭空变出一支草编的扫帚。「哇,真的变出来了耶!」然后蓝水星将扫帚拿下,直接将扫帚骑在脚下大喊:「飞吧,扫帚!」同样的,阿满也照蓝水星所呼喊的内容,伸出手掌隔空操控,让扫帚支撑起蓝水星的身体,微微的飘起来让蓝水星的双脚腾空。「耶,太棒了!」感受到腾空漂浮的感觉,蓝水星几乎兴奋过度的在扫帚上,随意的摇摆自己的上半身。同时看见这一幕的律翡翠,双眼明显透露出她的兴奋与期待,靠近奇想空间外,口气有点胆怯的问说:「不好意思,可以也让我感受一下吗?」面对律翡翠的发问,阿满毫不犹豫的露出笑容看向她说:「当然可以啊!」然后阿满又将他创造出的奇想空间,再度往外扩张半径一公尺左右,将律翡翠圈进奇想空间里头,让律翡翠身上也穿上了和蓝水星一模一样的魔女服装。接下来看见两名少女,完全放开心胸的对阿满下达指示,让阿满变出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炎辰阳感觉鬆了一口气。这样子,她们就满意了吧?炎辰阳看著看著,开始想要回去树下继续躺著睡觉的时候,站在旁边的阿宅突然搭话说:「喂,大哥!」「嗯,怎麼了?」炎辰阳转头看他。「我想问大哥,你那边是不是最近也常常出现动物级的魔物啊!」不知道阿宅问这个问题想做什麼,炎辰阳直接回答他说:「是啊!怎麼?难道你这边也一样吗?」「是啊,我们这边快要一个礼拜,都没有出现猛兽级以上的魔物,所以我想问大哥你知道原因吗?」听见这种问题,炎辰阳很老实的摇头回答:「我不知道!」并接著反问:「那你知道原因吗?」阿宅也摇摇头说:「我也不清楚,但是我倒是听人说过一件事。」阿宅这麼说,炎辰阳倒是提起了兴趣问说:「什麼事?」然后阿宅表情严肃的回答说:「是危险强大的魔物要出现的预兆!」听见这种理由,炎辰阳忍不住皱眉怀疑说:「有根据吗?」「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有根据,我只听说这种强大的魔物要出现之前,会吸收在他附近的所有魔物虫茧的魔力,来当作他促进牠成型的养分。」「所以你认為,最近出现的魔物会这麼弱,主要是有一隻很强的魔物吸走了他们的魔力对吧?」「是的!那大哥你认為呢?」「这个嘛……」炎辰阳抬头思考,关於这种可能,他从未听部长或是红莲枫队长那边说过,所以也不敢肯定阿宅听说的事情是正确的。但是……「话说这件事你从谁那听来的?」要确定这件事的正确性,主要还是要知道究竟是由谁说出这件事情,才有办法判断对错。「我是从隔壁的炎之右拳他口中听见的!」竟然是他!炎辰阳忍不住有点想抱怨,都是因為他的关係,害得自己在魔防局裡的名声很不好。虽然不能肯定是不是他开始传的谣言。「是吗?你觉得这叫做炎之右拳的傢伙,他的话能信吗?」炎辰阳表面上还是装作郑定,避免对这傢伙的不满情绪表现在脸上,免得让阿宅认為自己度量很小。「我不知道,可是他每次经过我和阿满面前,都会吹嘘他有多强还有多有资歷。」「所以你认為他说的话是骗人的囉?」阿满不是很有自信的说:「我也不确定,因為我有问过其他人,其他人只说炎之右拳只说对一半。」「那他说的话到底是对还是错?」炎辰阳真心觉得,阿宅下次能不能先把事情搞清楚,再来提出来讨论啊?「抱歉,大哥!这件事我会再问清楚,再来跟大哥说的。」「是吗?不过我也无所谓啦!」炎辰阳想接下来没有什麼事情好聊,该是要回去的时候,便转头对身边的墨守哲说:「不好意思,我先回去顾我的岗位,记得跟你那两位好朋友说。」「好的,炎先生,我会跟他们讲的!」「那我走了。」「慢走!」「呜啊,终於可以好好安静一下了!」炎辰阳一边走一边打著哈欠,沿路行走在学校的围墙外,看见新叶高中学校入口,就在前方不远处,而开始感到放鬆的同时,忽然才注意到门口前站了两个人。「嗯,那不是……?」炎辰阳举手观望仔细一看,发现其中一个人,是之前拜託炎辰阳去古老木屋驱鬼的屋主阿姨。奇怪,这阿姨怎麼又来了?炎辰阳觉得很疑惑,记得上次和律翡翠去古老木屋探查,发现所谓的幽灵,只是一个有超能力魔法异能的黑髮女人綾晓优之后,炎辰阳就罢手不管了。原因是,在事后请部长帮忙搞定了綾晓优会变成小孩的异能副作用之后,綾晓优就亲口向炎辰阳要求,希望后续的处理能完全交给她,因此炎辰阳就再也没去见过屋主阿姨。可是现在却看见屋主阿姨再次过来,难道是綾晓优没有处理好吗?炎辰阳心中抱著这样的疑惑,逐渐慢步接近屋主阿姨,猜想她看到自己的反应会是怎麼样的同时,四处观望的屋主阿姨刚好看过来。「喔,太好了!年轻人你终於来了!」不知道為什麼,屋主阿姨便露出一脸欣喜的表情,快步的走到炎辰阳面前。「妳不是上次的阿姨吗?这次有什麼事吗?」炎辰阳猜想,看阿姨的样子,綾晓优应该把事情处理得很好。不过并不确定,阿姨再次过来没有事情,於是炎辰阳就在心中做好足以面对任何事情的準备。「啊,没有,没什麼事!我只是特地来向你说声谢谢,感谢你的帮忙,同时也带我的女儿过来,想要好好跟妳说声抱歉。」「女儿?」炎辰阳满腹的疑惑,瞇起眼睛歪过头将视线避开阿姨,往阿姨身后她所谓的女儿身上看去,就发现到对方不知為何在这种有点炎热的天气下,穿上一件包覆全身的风衣,头顶米色圆帽,还戴上超黑的墨镜与免洗用口罩,给人看起来的感觉实在是超可疑的。该不会?炎辰阳忍不住露出阴险的笑容,绕过阿姨直接往「她」走过去。「她」似乎发现炎辰阳正在向她走近,便刻意转身背对炎辰阳,装作正在观望四周的模样。「妳就是阿姨的女儿吗?」炎辰阳忍住快要笑出来的冲动,刻意将声音说得稍微大声一点,希望「她」能够听得清楚。然后对方似乎觉得没办法继续装作没听见,只好动作有点僵硬的转身看过来,还刻意拉尖音量,以為炎辰阳这样就没办法听出来说:「呃……是啊!感谢你上次对我妈妈的帮忙!」话说完「她」假装很有礼貌的向炎辰阳弯个腰点个头,很明显的脸皮有点抽蓄,感觉好像非常勉强。炎辰阳继续装作没认出她说:「话说,妳為什麼要穿成这样,难道不觉得热吗?」听见炎辰阳这麼说,「她」明显的肩膀抖动一下,像是完全没料到炎辰阳会这麼说,有些吞吞吐吐的回答:「这、这个……因為我有点感冒,所以才穿成这样。」「哦!是吗?可是我听起来,妳的声音并没有特别沙哑啊?」「那……那是因為我只有一点小感冒!」对方明显语气慌张起来。「这样啊!那至少把墨镜拿下,让我看看妳的脸,这样向人道歉才有礼貌嘛!」炎辰阳在心中想著就不信妳还可以遮掩下去。「我……我……」对方觉得似乎没有办法再硬坳下去,立刻就当著炎辰阳的面,转身开始逃跑。不过对炎辰阳而言,逃跑这手段太小儿科,一下子炎辰阳就轻鬆迅速的超越她,顺手拿下她的墨镜还有她的口罩,让她露出真面目。炎辰阳面对她笑说:「干嘛遮遮掩掩的,妳不觉得妳这样很好笑吗?」「可恶,你这男的!」看她一双凤眼,一头顺直的黑髮与平行的瀏海,完全显露真面目的阿姨女儿,正是之前闹鬼事件的罪魁祸首,成為念力魔法异能者没多久的綾晓优。綾晓优面对炎辰阳,咬著牙非常不高兴的说:「真是的,干嘛拆穿我啊!你不知道我非常不想跟你道歉吗?」「哦?為什麼啊!我不记得我有做过让妳讨厌我的事情。」「哼!光是你这种态度,就让我非常不爽。」看见綾晓优一副打算要斗嘴的模样,让炎辰阳觉得很有趣的打算开口奉陪时,炎辰阳身后的阿姨就脚步匆匆来到綾晓优身边,伸出手拉著綾晓优的耳朵,让綾晓优频频喊痛,并面对炎辰阳拉著綾晓优弯腰道歉说:「对不起啊!年轻人。因為我的女儿的过错,还让你帮我女儿解决问题,实在是太感谢了!」面对阿姨这种客气的态度,过去从未有这种面对别人向他道歉经验的炎辰阳,感觉有种心情很复杂的感觉。「呃……不用这麼客气,我其实没做到什麼!」「不,怎麼会呢!要不是你的帮忙,我怎麼会发现是我的女儿在搞鬼呢!」听到阿姨这麼说,炎辰阳觉得有些疑点必须要问,於是就开口问说:「话说,阿姨!為什麼妳在找我帮忙驱鬼之前,都没发现是妳女儿在作怪啊?」面对炎辰阳的问题,阿姨无奈的嘆一口气说:「说起来很丢脸,我竟然会相信这样的女儿,会在外面找到住宿还有工作的地方。」「妈!有找到工作的地方好吗?」綾晓优插话抗议说。「真是的,妳这孩子别插嘴!要不是妳欺骗我这个妈妈,怎麼会搞出这些事情,还要带妳去到处向人道歉?」「拜託,妈!我已经很认真的去和那些被我吓到的人道歉了好吗?还有能不能别再把我当作孩子吗?我都二十五岁了耶!」「看看妳,说这什麼话,竟然还敢顶嘴?妳啊!在妈的眼中看来,都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厚!别再说我是小孩子了行不行!」眼看母女俩打算在眼前吵起架来,炎辰阳為了避免旁观者的那种尷尬感觉,毫不客气的打断说:「呃,抱歉!我已经原谅您女儿了,可以带她走了吧?」不过阿姨显然不想放弃的说:「怎麼可以这麼随便!晓优,快认真的和这位有為的年轻人道歉!」「好啦!抱歉,我错了!这样总行了吧?」「这麼没礼貌!快点给我从重新来过!」「这男的都说原谅我了,还需要道歉吗?」「唉呦!妳这孩子怎麼就是不懂事!」「别再说我是小孩子了!」结果还是在眼前吵起来,炎辰阳忍不住无奈的嘆一口气。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