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异世魔能  >  第二章 危险的逃犯

第二章 危险的逃犯

5106 2018-08-24 15:40:50
『今天的天气是晴天,将是出外郊游的好天气!』有一名红色短髮的青年,正盘腿坐在电视机面前,观看今天的气象新闻播报,看著电视内的面容可悦的女性主播,讲解今天各地的气象。这名青年正是魔法异能者,名為炎辰阳的青年。炎辰阳一边听取气象内容,啃咬手中在附近早餐店买的火腿三明治,一边观赏气象主播的容貌,开始思考起為了训练成為魔防局的人员,已经过了多少时间了呢。想了一想,时间差不多已经过了一年了吧?已经经歷过不少与魔物的战斗,差不多已经习惯了这种保卫人民对抗邪恶的魔物,成為正义使者的英雄工作。在这名為新叶市的龙8国际pt娱乐官网裡,在这麼多人口流动的环境下,要时时刻刻都得注意魔物的出现,并保护一般民眾不被伤害。说真的,还不是真这麼容易的事情。虽然这麼想,不过成為魔防局人员的这段期间内,从未听过一般人因為受到魔物攻击陷入重伤等生命危险状况,可以说是新叶市的魔法异能者,在对付魔物的方面可说是相当勤奋,已经做到滴水不露的程度。说是这麼说,其实这种事只要知道原因,就能做到的事情想想也是很理所当然。一般人并不知道,魔防局除了每一个月给予固定薪水以外,每一个月还会根据消灭的魔物强度大小来决定加薪的多寡。也就是说,只要能够在一个月内消灭越多强大的魔物,月底结算的薪水也就越多。所以很多魔防局的魔法异能者会如此拼命并不是没有理由。可是越强大的魔物,会造成的危险也就会越大,甚至有些魔物强大到出动国家军事部队也不一定能够打倒,需要几十名魔法异能者出动才能对付的程度。因此大部分魔法异能者都会挑稍微强一点,那种可以一个人就能够对付的强度,就能够有效到达加薪的水準,而不会因為团体对付魔物,造成消灭魔物的功劳,需要平均瓜分薪水的程度。要是真的遇到太强的魔物,也只能用通讯器材要求派出人员支援。当然这对大部分魔法异能者而言。就炎辰阳所知道的,他身处的部门当中,就有这麼几个可以和那种强大的魔物一对一单挑的怪物,而在这其中的部长,更是怪物中的怪物,强悍到根本没办法想像有能够打败他的魔物。炎辰阳认為,自己要赢过其他怪物还勉强可以,但就是部长怎麼样也没办法赢过一次。不过总有一天一定能!為了成為世界上最强英雄!『最后插播一条新闻,目前新叶市潜入连续杀人犯,请各位民眾多加注意!』炎辰阳将最后一口三明治塞入口中吃完,再拿起插入吸管的豆浆迅速喝完以后,就拿起一旁的遥控器关掉电视,随手拿起放在一旁的红色外套穿上,然后低头检查左胸部分,是否有别上代表魔防局成员,长著翅膀的六芒星形状的别针徽章,然后才站起来。「好了,该去新的工作地点,要不然迟到可就糟糕了!」顺带一提,每个魔防局人员在负责的区域工作,必须要打卡登记地点做早晚的上班登入,这当然是方便魔防局纪录,该区人员有没有在工作罢了。现在炎辰阳在心中期待会不会有令人热血兴奋,那种强大的魔物出现,让自己能够好好赚一笔呢?在种植几棵行道树的人行道上,有数十名高中学生走在一起,前往学校的路途上。在这其中有一名,有著青草般翠绿的髮色,绑著两条辫子,配戴圆框眼镜的高中生少女,律翡翠就身在其中。「早安!」一名具有大海般深蓝髮色,拥有长至颈部头髮的少女,律翡翠从身后小跑步靠近,肩并肩的向律翡翠笑容开朗的打招呼。「早安,水星!」律翡翠也转头以笑容打招呼。这名蓝髮少女的名子叫做蓝水星,是律翡翠的好朋友,拥有率直单纯的个性,并时常保持天真无邪的圆睁大眼,笑口常开的个性,让与他亲近的人都会容易感染到开心的情绪。「小律,我听说了喔!你妈妈工作的地方遭到银行抢匪攻击了对吧!」「哎!妳怎麼会这麼快就知道!」律翡翠吓一跳不由得往后退缩了一下,发自内心佩服蓝水星的情报能力真不是盖的。「没办法,有一个住在附近的朋友,目击到金币银行发生的事情,马上就打手机跟我说一堆,我想不知道也难。」「啊哈哈,说得也是。」看蓝水星一脸无奈的摇头嘆气,律翡翠只好尷尬的附和笑著。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名眼戴方框眼镜,剪一头整齐简短黑髮的男性学生,一脸温和笑容,在律翡翠另外一边靠近说:「妳们刚刚说的事情是真的吗?」这名男同学的姓名叫做墨守哲,据说是蓝水星从国小一直相处到高中的青梅竹马,為人亲切好相处,处事态度时常保持成熟态度,总会让人感觉他的心智年龄已经完全进入成人的阶段。「当然是真的啊!难道你怀疑我的情报来源吗?」「啊呀!我当然没这麼说!只是这件事情由当事人来讲比较準确,律同学妳说是吧?」看见墨守哲一脸笑容期盼注视过来的双眼,让律翡翠感到些许压力,只好无奈的嘆一口气。「嗯,对啊!是真的,当时我也在场呢!」律翡翠尷尬的傻笑想要敷衍一下,掩饰其实很不喜欢被讨论起,当时令人惊吓恐惧的回忆。可是一回答完,蓝水星与墨守哲立刻严肃的变了脸色,让律翡翠吓得僵住身躯。「什麼!小律有在场?那是真的吗?有没有受伤?」「这麼严重的事情,怎麼没有在第一时间跟我们讲!」看见他们忽然极度的认真起来,关心自己的身体安危,律翡翠心中忽然温暖起来。「啊嗯……其实也没什麼事,我只是稍微被吓到一下,幸好有个魔法异能者将银行抢匪们全部解决,我和我妈才平安无事!」「吓我一跳!」「原来是这样啊!」两个人相当有默契拍拍胸口,放鬆的吐一口气。然后蓝水星才忽然想起一件重要事情似的,认真的对著律翡翠说:「对了!我现在才想到,打击银行抢匪的魔法异能者是谁,很厉害吗?」「怎麼突然这麼问?」律翡翠讶异了一下,听蓝水星的口气好像已经清楚这件事。「因為我那朋友也有提到有关那魔法异能者的事情,不过知道的大概情况,都是说一个男的在外面痛打一群倒在地上的银行抢匪,将他们打得尖叫连连。」听见蓝水星津津有味的谈论这件事,律翡翠不由得回想起那名為炎辰阳的魔法异能者,那可怕的暴力身影令人忍不住吞吞口水。「话说回来,」墨守哲忽然插话,「今天学校好像要换新的魔法异能者来打卡登记了。」「哎!真的吗?」听见墨守哲提起这件事,蓝水星的目光立刻转移到墨守哲身上。「真的!是我昨天跟担任学校最后一天工作的魔防局人员聊天才知道的,今天早上就会换人过来。」「哎呀,好期待喔!到底会是谁呢?」蓝水星一直以来,只要一提到有关新鲜的事情,马上就像个疯狂扑上花朵的蜜蜂,兴奋的不得了。明明刚刚还在讨论金币银行遭抢匪的事情,蓝水星一听到有新事情,马上又转移焦点。尷尬的苦笑这麼想的同时,不知不觉律翡翠发现他们这一伙人,已经走到学校新叶高中的围墙外边的人行道上,差不多就要走到学校的围墙校门口面前。这个时候,律翡翠看见不远处,在围墙门口前方的位置,学校的老师正背对律翡翠的视线,与一个看不见面孔的陌生人对话。虽然被老师挡住了身影,但是律翡翠还是能够模糊的看出那人的模样,似乎是穿著红色的外套。可是随著距离的接近,能看见的外观细节越来越清晰,原本不确定的想法越来越坚定,让律翡翠不知不觉内心开始恐慌起来。那个人,该不会……?「老师好!」等到蓝水星和墨守哲都依序向老师问安的时候,律翡翠看见与老师对话的男人面孔,忽然的大声叫出来。「啊!」律翡翠忽然做出的反应,让蓝水星与墨守哲抖动肩膀的同时被吓了一跳,满脸问号的看向她,然后发现她惊恐的眼神,就沿向她的视线,往刚刚与学校主任对话的男人身上看去。他有一头火红色凌乱摆落翘起的头髮,令人感觉是个性乐观容易热血起来的长相,身穿别有魔防局代表徽章的红色外套,身躯体型看起来相当擅长运动,是典型外向好动的男生类型。蓝水星一看见律翡翠的反应,再看看眼前的男人,马上就联想出正确答案在脑中。「啊!你该不会就是把银行抢匪,打得屁滚尿流的魔法异能者吧!」蓝水星踏出一步,伸出手指指向那名红髮男人,让对方当场愣住皱起眉毛,张口表现出讶异的表情。「嗯?妳是谁,怎麼会知道这件事?」当红髮男子一脸怀疑為什麼从未见过的蓝髮少女蓝水星,為何会知道这件事情时,看见站在她一旁一副惊吓模样,戴眼镜的少女律翡翠,才立刻想通并理解出答案。「……原来,妳是昨天在银行的那个戴眼镜的女生,难怪会有人知道这件事,真是伤脑筋!」看见红髮男人抓头髮烦恼的模样,显然觉得对於别人知道这件事情感到很困扰。莫名感觉有点愧疚的律翡翠,就当面向红髮男人来个九十度弯腰低头,大声的开口说:「嗯……对不起!我……我昨天麻……麻烦您了!」律翡翠毫无预警的认真道歉,让红髮男人吓得退后一步,随后伸出食指抠抠脸颊,眼神飘移朝上有点不知如何是好。「呃……那个女的,妳就不用道歉了,我……只不过顺手做了一件好事罢了。」不知道该怎麼消除这令人尷尬的状况,红髮男人只好说出一点让气氛缓和的话。听见红髮男人并不在意别人知道这件事,律翡翠这才稍微放心的抬起身来。「喂!你叫什麼名子,是今天来这裡工作的魔法异能者吗?」蓝水星一副理直气壮的来到律翡翠身前,持续指著红髮男人问,红髮男人才因為她的态度消除了不少尷尬情绪。「妳是这裡的学生吗?」「当然!要不然我怎麼会问你。」看见蓝水星的态度,律翡翠紧张的本想要开口劝她不要得罪对方,不过红髮男人倒是反应得相当平淡。「呃……就这样吧!」他看向一旁轻声的喃喃自语,才面对蓝水星等人说:「我叫做炎辰阳,是最近要在这工作的魔防局人员,请多多包涵。」看见对方的态度出乎意料的有礼貌,律翡翠感到意外的想,这位炎辰阳似乎没想像中暴怒冲动呢。「原来叫做炎辰阳啊!我可以问你一些事情吗?」看见蓝水星双眼闪耀著星星,强烈的好奇心发作,忽然走近炎辰阳面前,抬头来踮起脚尖,正要开口问一堆问题时,墨守哲时机準确的从后面拉住蓝水星的衣领,拖著她往校门走说:「好了,快要上课了!有空再来问。」「不要啦!我连一个问题都还没问啊!」看见蓝水星被拖走的哀怨模样,还留在现场的炎辰阳与律翡翠尷尬了留下冷汗。「那麼炎先生,我先走了。」「啊?嗯!慢走。」跟随在蓝水星与墨守哲脚步之后,律翡翠偷偷的回头看一下,看见炎辰阳如此平静的模样,不知為何有一点迷人的感觉。「看来是好人呢。」小声悄悄的说,律翡翠回过头来,嘴唇忍不住仰起微笑,就这样跟在蓝水星与墨守哲身后进入校门裡。当鐘声响起三声之后,学校前的操场呈现空旷无人的状态,种植的园艺植物受到轻轻吹起的微风,缓缓的左右摆动,随之而来的教师说课的声音,陆续从一间一间的教室裡传出来。炎辰阳站在新叶高中的围墙校门口外往内看去,发现学校变得如此安静,忽然有一种怀念的感觉。「开始上课了吗?」炎辰阳开始回想起来,一年前这个时候的自己也还是学生,根本就不喜欢读书,上课也是动不动就是睡觉,只有运动课的时候才会无比认真。但是回想这些记忆,却有一种美好的感觉。「好了!差不多开始工作了。」将这些想法摆一边,炎辰阳开始闭上眼睛,感受起周围的变化。放鬆全身的肌肉,感官集中在皮肤上、毛细孔上,除了感受到一阵一阵的凉风,还感受到一丝异样的流动。这种感觉像是风,却也有一点水流般沉重感,无视身处周围所有一切的障碍物,不管是学校的围墙、电线桿、小客车还是住家建筑,这股流动不受任何事物影响,除了这些特点,还有一项明显的声音。那是像是来自深渊地狱的某种魔物的吼叫声,混和在这股流动当中,任何人初次听见都会不由得感到惊愕的颤抖。这是诞生魔物的魔物虫茧,才会吹出来的魔力流动。魔法异能者都是依据这股魔力流动,来判断魔物虫茧的位置,来到达现场等待魔物的出现,来进行歼灭行动。不过曾有人想过与其等待魔物出现,不如破坏魔物虫茧不是比较省事?事实上就是因為做不到,才只能选择消灭出来的魔物,因為魔物虫茧又有别称為无形卵,任何物理外力或是能量干扰之类都无法干涉与破坏,在它诞生出魔物之前,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让它消失。但是有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是,就是魔物虫茧一次只能出现一隻魔物,而且魔物出现以后,魔物虫茧就会转化成构成魔物的物质,无法重复出现魔物,所以不用担心魔物虫茧会持续维持,让魔物一直诞生出现。感受到魔物虫茧的魔力流动后,炎辰阳睁开眼睛看往围墙校门右边方向。「是在那边吗?不过很微弱啊!」有了许多次经验,炎辰阳很清楚的知道,确实是魔物虫茧的魔力流动,不过这种程度的感觉,可以知道魔物虫茧还尚未稳定,只是形成前的预兆。既然知道方向了,只要往那个方向靠近,魔力流动的感觉会越来越明显,就能够更加确定魔物虫茧的位置了。知道大概方向后,炎辰阳观望一下周围,再度感受一下附近是否还有别的魔力流动。「看来没有呢。」确定方向以后,炎辰阳开始往校门右边的方向前进,持续的感受探索魔物虫茧的位置。炎辰阳双手插入外套口袋,姿态轻鬆的踏步行走,沿行学校围墙走进一个往左弯的岔路,身影消失在转角之后,却有人在这时候,忽然从另外一边围墙门口左边不远处转角走出,脚步匆匆的走近围墙校门。这人身穿包覆全身的灰暗风衣,头戴白线格绿帽,戴有一副深黑的墨镜,口部还戴上免洗用白口罩,模样看起来很像是从哪裡迷路过来的眼盲路客,可是实际上他那一种驼背又鬼鬼祟祟的行走方式,怎麼看都很可疑。当这名可疑人物来到校门前,左右观望一下,似乎确定没人注意到以后,才偷偷摸摸的走进校园裡。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