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异世魔能  >  第十章 强大的理由

第十章 强大的理由

5182 2018-08-29 15:56:01
「可恶,烦死了!」古孝郎走在路上,不断的感到焦躁。原本想跟魔法异能者打一场,是想要消除这种焦躁的情绪,可是没想到那叫做炎之右拳的卑鄙小人,竟然暗示同伙魔术师偷偷插手在一对一的战斗中,让这场战斗变得一点也不光明正大,变得实质上的二对一。使得本来想寻开心满足打斗慾望的古孝郎,因為不满对方的行為而变得更加的烦躁。现在无法消除焦躁的古孝郎,持续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不知不觉,古孝郎停下脚步,发现竟然走回学校围墙外的人行道上,看见进入学校的围墙大门就在前方十几公尺处。古孝郎懊恼的抓抓头,想竟然又回来到无聊烦闷的地方。可是现在又不想回去教室待著,毕竟已经翘课几乎一整天了,回去也没意思。想想并思考接下来该怎麼办的古孝郎,忽然见到前方校门再过去几公尺的距离,看见那名叫做炎辰阳的红髮男人,不知為何背对自己,像是发呆一样站立不动的面向前方。那傢伙在干啥啊?这麼思考的古孝郎,就看见了炎辰阳面前空无一物的人行道上,忽然捲起了黑雾漩涡,迅速的形成一颗黑茧。那是跟在炎之右拳那边看到的黑茧是一模一样的东西,不过范围半径是大上两三倍的宽大程度,从地面上立起来的高度,差不多比炎辰阳的身高还要高几公分。随后黑茧当中裡头,也同样有魔物跨脚走出那颗黑色卵形体。「那是……!」古孝郎看到了,出现的魔物也跟炎之右拳与魔术师对付的魔物是一模一样的外表,其名称正是叫做灰岩蜘蛛的怪物。不过出现在炎辰阳面前的灰岩蜘蛛,体型比之前看见到还要更大,差不多已经是可以轻易把人给撞倒的大小。古孝郎正在想炎辰阳為什麼看见那种魔物还不逃跑的时候,才忽然想起这个人也是魔法异能者。可是这傢伙行吗?古孝郎不免替炎辰阳担心起来,看见这隻灰岩蜘蛛,感觉给人就不像是一拳就能够解决的模样,那种体型想必要压碎一般小客车车头盖,恐怕都是轻鬆简单的事情。古孝郎想就算自己亲自动手,也没把握能够简单制服那头灰岩蜘蛛。看见那隻灰岩蜘蛛张开左右两边锯齿的嘴,像是在发出威吓的嘶叫声,那名為炎辰阳的魔法异能者,竟然丝毫不畏惧的以轻鬆愉快的口气说:「哦,你就是今天最后的傢伙了吗?看起来够分量呢!」听到炎辰阳竟然说出这种话,古孝郎心想难不成这傢伙是脑袋有问题?还是只是个会说大话逞强的傢伙?或是说……经过炎之右拳的事情,古孝郎打从心底不怎麼相信,眼前这红髮傢伙有很强的实力,可是要是有万一……如果万一他很强的话……想到这裡,古孝郎不自主的扬起嘴角,心中烦躁的情绪渐渐的被期待与兴奋给覆盖。「好,快攻击过来吧!你这隻大蜘蛛!」炎辰阳挑衅的对灰岩蜘蛛勾起手指,表现出十足充分的自信。然后灰岩蜘蛛就像是真的被挑衅一样,八隻脚一同弯曲关节,庞大的身躯向下低沉的瞬间,直接前头翘起扑向炎辰阳。好快,会被推倒的!忍不住替炎辰阳担心的古孝郎,却看见炎辰阳像是早已预测到一样,迅速做出反击动作。「看我的火焰上踢!」只见到炎辰阳的右脚底迅速发出如藤蔓捲动缠绕的火焰,包覆膝盖底下所有的小腿范围,简单的将整隻脚垂直的往上一踢,灰岩蜘蛛头部被脚尖击中,竟然轻易的被踢翻起来,整个身躯就这样往后倒躺在地上,胡乱的朝天空踩踏牠的八隻脚。什麼!忍不住看直了眼的古孝郎,怎麼看都觉得不应该这麼容易被踢翻的灰岩蜘蛛,竟然在自己眼前,轻易的被名為炎辰阳的男人给踢到整个都翻过来了。「哦哦,这个姿势好!来拍一张。」而且还有餘力从身上拿出智慧型手机,将灰岩蜘蛛躺在地上挣扎的画面给拍了下来。完全跟炎之右拳和魔术师,那种装模作样对付魔物的方式截然不同,这种单纯明快的对付方法,从容自在的随意态度,明显表现出这名红髮男人保留相当多的餘力。眼看炎辰阳拍完照,灰岩蜘蛛才终於向后翻过身掀起灰尘,重新站起来面对炎辰阳。此时的灰岩蜘蛛,似乎因為吃过炎辰阳一脚的亏,只是不断的嘶吼威吓,却迟迟不再次进攻上前。而像是看穿这一点的炎辰阳,以略感到无趣的口气说:「好吧,来给你最后一击!」话一说完,炎辰阳立刻跑向灰岩蜘蛛,并高高的跳跃起来,伸出右脚俯冲而下。「火焰飞踢!」一脚踩下去,轻易的将灰岩蜘蛛的脑袋给踢成碎块,随后整隻灰岩蜘蛛就无力瘫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看见这一幕的古孝郎,心中的怀疑已经变成了确信,眼前这个红髮的男人,就是他想要找的对手!「嘿嘿,今天的收穫不错!」当炎辰阳正在对无生命跡象的灰岩蜘蛛身体,做最后的拍照存证时,已经压抑不住打斗慾望的古孝郎,直接来到炎辰阳身后开口说:「喂!你是魔法异能者对吧?」古孝郎一开口叫他,炎辰阳像是吓一跳一样抖动了肩膀,才慢慢的转过头来摆出一脸疑惑的表情。「呃……嗯?你不是早上的那位翘课的同学吗?刚刚是有问我什麼问题?是有事情吗?」古孝郎看炎辰阳似乎没听到他刚刚说的话,於是以掩饰不住激动与兴奋的情绪语气,直接开口问说:「我说,你是魔法异能者对吧?」当古孝郎重新并清楚的对炎辰阳说出这句话后,炎辰阳这才听懂的转身面对过来,摆出不知该怎麼回答的為难表情。「嗯……我是魔法异能者没错,请问同学你问我这件事想做什麼?」此时古孝郎没有注意到炎辰阳的态度,满脑子只想要跟眼前的这一个人好好的打一场。「喂,你跟我打一场架!」古孝郎开口提出这种要求后,却看见炎辰阳像是以為是不是听错了,刻意的伸手去挖耳朵清清。「呃……同学,你刚刚说什麼?」「我说,跟我打一场架!」等到真的确定古孝郎说出的话无误之后,炎辰阳不由得双手抱胸,摆出一副正经的表情。「我说同学,你想找我打架做什麼?难道我有得罪到你吗?」不耐烦的古孝郎则说:「老子我才不是為了这种理由。你很强对吧!」「什麼我很强?我怎麼听不懂你在说什麼!」对於炎辰阳的敷衍态度有点不太耐烦的古孝郎,则口气烦躁的说:「囉嗦耶!叫你来打架就是说要打架,这样有很难懂吗?」古孝郎再度强调打架这两字之后,炎辰阳才稍微理解皱眉说:「呃……所以说你是因為看我很强,才想要跟我打架对吧?」然后古孝郎就高兴的大声说:「对对对,就是这样!所以我们来一场吧!」可是炎辰阳却很為难的说:「同学,你是哪来的好斗份子啊?你不知道身為社会人士的我不能随便对人出手吗?要是被我的上司知道了,我可是要被罚钱的,你懂不懂啊?」眼看炎辰阳一直在推託,真的开始不耐烦的古孝郎,忍不住大声怒骂:「烦耶!到底要不要打?」「不打!」毫不犹豫,炎辰阳面无表情的直接拒绝了古孝郎的要求,让古孝郎一脸吃惊的呆愣住脸。然后炎辰阳转身作出就是要离开的动作,并且回头对古孝郎说:「同学,别一天到晚都只想打架,你不是学生吗?乖乖回去上课比较实在!」话说完,炎辰阳转身向前背对他挥手道别,完全没有预料到他这种反应的古孝郎,再也忍不住激动。「去你的!那我就来逼你打!」大声吆喝下,古孝郎迅速的变身成狼人,高高的跳跃起来,挥出拳头打算从炎辰阳头上打下。忽然睁大眼惊觉的炎辰阳,立刻转身面向古孝郎往后跳,惊险的避过古孝郎从上空打下来的拳头。「哇,吓我一跳!同学,原来你也是魔法异能者啊。」听见炎辰阳讶异的口气,古孝郎得意的露出自信的笑容,将深入人行道破碎砖石裡头的拳头拿出,让地上的坑口涌出阵阵的烟尘。「怎麼样,这样就可以跟我打了吧?」古孝郎原以為这样就能逼他出手,但是炎辰阳仍然无奈的皱眉说:「拜託!我说过不打就是不打,别来找麻烦行不行?」看炎辰阳还顽固的不肯妥协,古孝郎愤怒充脑,已经不想管那麼多。「那我就打到你肯跟我打為止!」於是古孝郎就开始踏步上前,对炎辰阳使出连续的拳头攻势,击出的空气风压感觉可以轻易的将一面墙给打碎。不过炎辰阳却将双手插入外套的口袋裡头,表情轻鬆自然的一个拳头接一个拳头的歪头避开,丝毫不感觉到困难。怎麼可能?古孝郎不免感到惊讶,因為他确实使尽全力打出每一个拳头,照理来说每一次的拳头速度,都可以让一般的杂碎,完全无法闪躲直接被击倒。可是这红髮的傢伙!古孝郎一股作气跳开,并稍作喘息回復一下体力,才更加清楚的发现一件事,看见炎辰阳几乎没有离开原地半步,之前打出的坑洞依然在炎辰阳脚边前同样的距离。「拜託同学你住手好吗?我给你钱好不好?」炎辰阳依旧感觉麻烦的想要说服古孝郎,但是他不管怎麼说,古孝郎已经决定要逼他出手,测试出他的实力。「哦啦!」再次向前跳跃出手的古孝郎,将他的双手掌张开,闪烁出锐利银光的勾爪,开始胡乱似的对炎辰阳进行连续抓击。因為怎麼出拳都打不中这个红髮男人,古孝郎想或许得让攻击变得更加的不规则,才能够让炎辰阳难以闪躲。果然,炎辰阳似乎感觉困难的皱起眉头,上半身闪躲摇摆的幅度更加的扩大,甚至逼得还要侧身才能躲避攻击。这下子有机会!「喂,同学你不累吗?」炎辰阳逼不得已,只得往后跳开中断了古孝郎的连续爪击。看见炎辰阳确实的被逼退,古孝郎像是战胜一样得意的说:「怎麼样,知道我的厉害了吧!」面对古孝郎嚣张的态度,炎辰阳则好像头很痛的摇摇头。「你烦不烦啊!真的这麼想要我跟你打?」「那当然,难得遇到像你这样够有实力的对手,怎麼能不打?」古孝郎这麼说之后,炎辰阳无奈的嘆了一口气。「那好,如果你挡得了我的一拳,我就老实的跟你打如何?」「这条件好!那如果我挡不住你一拳呢?」「就请你不要再缠著我。」「好,我接受!」然后就看见炎辰阳握起拳头,举起右手作势要攻击过来,此时古孝郎却主动的向前进攻。开玩笑,防守才不是我的作风,既然要一拳决胜负,我也来跟你一拳对决!古孝郎兴奋的大声狂笑,也举起右拳示意要一拳对决,来一场拳头与拳头的胜负。他认為在这世上,没有人能赢过自己,也没有人是无法战胜。最算眼前的傢伙再怎麼强,也一定能够赢过他。因為古孝郎认為自己是不败的!「哈哈,看我一拳击倒你!」这一瞬间,古孝郎以狼人的型态,全力向前出拳,以这强壮的身躯,结实的手臂肌肉,轻盈灵活的速度,所打出的拳头轻易发出破空声。眼看前方的名為炎辰阳的男人,竟然不打算使用魔法异能,以相当缓慢的速度徒手出拳?胜负已分!「你输了,红髮!」拳头与拳头碰撞的瞬间,发出了爆破般的声响,掀起强烈的狂风乱流,让附近的行道树上的枝叶,產生激烈的摇摆发出沙沙的声响。然后,一切像是什麼都没发生一样,周围的环境趋近於平静,陷入无声的寂静当中。「呃啊!」最后两个人之中,有一个人像是宣告战败的跪了下来,那个人就是古孝郎自己。怎……怎麼可能!古孝郎难以置信的颤抖肩膀,紧紧伸手抓著刚刚出拳的右手,看见不断抽痛的发抖,张开的五隻手指。我……我输了?古孝郎第一次品尝到战败的滋味,而且还是彻底的惨败。这种感觉难以形容,就像是各种情绪掺杂在一起,那种混乱的感觉,动摇身心完全无法说明。為什麼?这到底是為什麼!明明是用狼人力量寄宿的拳头,去对付毫无任何力量帮助,普通平凡的拳头,為什麼还会输?当古孝郎在低头思考这件事情时,注视著自己的手,才发现不知道在何时解除了狼人的状态。不,不对!是被主动解除了魔法异能的化身。古孝郎忽然回想起来,在拳头与拳头接触的瞬间,从炎辰阳的拳头上传来难以形容的流动,像是强烈的风暴,又像是激烈的水流,强劲且毫不留情的冲刷掉了身上自豪的力量,名為狼人的力量鎧甲就这麼轻易的被破坏,简单的化成粉尘消逝而去。不可能,不应该这麼简单!他茫然的抬起头,想要知道真正让他战败的答案,将视线往炎辰阳脸上看去,这时才发现自己為什麼输了。炎辰阳以镇定的眼神对上自己的视线,毫无任何疑惑与怀疑,只是一种确定,是一种异常肯定的想法,让炎辰阳露出了这种表情,毫无任何悬念,确定会获胜,坚定不移的表情。这是只有经歷过无数磨练、战斗、挫折、困难的人才能够拥有的表情。没有错,这是真正强大的人才能够拥有的绝对自信。发觉这一点之后,古孝郎不自觉的沉下身体低下头,发自内心的承认自己输了。「喂,你没事吧?虽然我使用魔力将你的外表的魔法异能给吹散,不过没想到你的拳头挺硬的嘛!」听见对方轻描淡写的叙述这件事,古孝郎分不清楚这到底是讚美还是讽刺。「……你,你叫炎辰阳对吧?」「啊嗯?是啊!怎麼了?」「為什麼……為什麼你会这麼强?」从以前到现在,一直维持自我的自信,那名為绝不战败的强烈自信,却简单轻易的被眼前的男人给粉碎。古孝郎现在只想知道这个答案,所以才开口提出这个问题。「呃……这个嘛!该怎麼说呢?」炎辰阳抓抓头髮,视线飘移的在烦恼思考的样子,然后似乎是注意到古孝郎现在这副模样,才想到了问题的答案。「……那这样说好了,我是因為有目标,才会变得像现在这麼强。」「目标吗?」古孝郎眼神困惑的抬起头来,还是不太能够理解的注视著炎辰阳坚定的脸孔。「因為有了目标,才有往前迈进的方向,就能够逐渐的变强。」炎辰阳做最后的总结说:「所以,你也替自己想一个目标,不要像现在这样,漫无目的随便找人打架,这样是不会变强的。」最后,炎辰阳在古孝郎的面前转身,像是準备要离开一样,背对古孝郎的视线,回头说出最后一句话。「要是还想不出来的话,到时候你就来找我商量吧!我可以帮你出点意见。」然后回头向前,正要踏出一步离开的炎辰阳,忽然又想起什麼重要的事情一样,再度回头看过来的再说出一句话。「对了,我的目标是成為世界上最强的英雄,给你作参考,回去好好想想吧!」就这样,炎辰阳拋下这样的一段话,留下还一脸茫然的古孝郎,仰望那毫不动摇与坚强代名词的背影。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