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异世魔能  >  第三章 红衣死神另人意外的一面

第三章 红衣死神另人意外的一面

8709 2018-09-18 14:23:18
梓吟乐说出她曾经在贵族百货工作的事情,除了楷龙辉还面无表情,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免露出讶异的表情。然后这让人惊讶又尷尬的气氛只维持了一会,才由冬瑜夏开口打破这难堪的气氛。「梓前辈……真的有在这裡工作过吗?」对於冬瑜夏有点不确定的发问,梓吟乐则是回以肯定的回答:「当然啦!而且我还跟綾小姐一样在服饰区工作喔!」真的假的?綾晓优不敢确定,真的有这麼巧的事情吗?不过首先要注意的并不是这一件事。「话说,梓小姐!妳三年前曾经在这裡工作,跟禁止魔法异能者在这裡工作有什麼关係?」然后梓吟乐一点犹豫,丝毫的停顿都没有,直接说出答案:「因為就是我不小心搞出来的呀!」这个回答,再次让所有人张口讶异。「怎……怎麼搞的?」虽然一瞬间心中冒出很多问题想问,不过綾晓优最后只想到这麼问。「这个嘛……」梓吟乐口气虽然听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因為她满怀阳光般的笑容,根本看不出她对这件事有任何一丝的罪恶感。梓吟乐接著说:「因為当时有个很恶劣的阿姨,用超恶劣的方式杀价,超过我能忍受的范围,然后我就不小心把她给电晕了。」「……没被电死吗?」虽然常识上,应该要先问到底是怎麼样恶劣的杀价法,但是綾晓优潜意识本能的先问出这种问题。因為綾晓优觉得,那一定是她不会想知道的杀价方式。「哎呀!当然没有啊!不然我现在可能在坐牢呢!」「……呵,说得也是呢!」虽然没有身处当时的状况,不过綾晓优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非常能够理解梓吟乐当时的想法。「呃……到底是怎麼样的杀价方式啊?梓前辈。」冬瑜夏似乎没办法心灵共鸣,只能疑惑的问出问题。「哎呀呀!该怎麼说呢?总之就是那一种让人提都不想提起的恶劣方式。」梓吟乐不愿意明讲,不过在她说这段话的时候,说话声音听起来有点加重的情况下,很明显好像她说出来当场就会吐的感觉。「这……这样啊?」冬瑜夏的表情虽然明显看起来,她不明白这是怎麼回事,但她也听得出来梓吟乐非常不想提起,也只好不问下去。「哎呀,总之事情就是这样!綾小姐,妳可以事后去问一下,说不定这裡的老闆可以体谅让妳继续做喔!」虽然不知道梓吟乐说这句话是怎麼想的,不过在綾晓优耳中听起就像是在说我很抱歉搞出这种烂摊子,让妳这后来的人辛苦了。「……啊呀!那也没办法了,到时候我会自己想办法去处理!」然后綾晓优忽然接下来语气加重的说:「不过,梓吟乐小姐,如果到时候我有问题,可以请妳多多帮忙我吗?」因為梓吟乐搞出的问题,让贵族百货从此有了这种规定,让綾晓优非常确定如果到时候真的被炒魷鱼,一定要梓吟乐帮忙负责到底,才刻意说出这有点心机的话告诉她。「哎呀呀!当然好啊!不然现在我和小枫的手机号码,先给妳记下来如何?」梓吟乐说这段话的同时,保持阳光笑容的情况下,有一瞬间梓吟乐闪过锐利的眼神。当然綾晓优也没漏看这一瞬间,然后解读出梓吟乐这是在用眼神表示,我已经非常明白的听懂妳的话了。「好啊!反正我不懂的事情很多,先来登记下来以备不时之需吧!」说这句话的同时,綾晓优也在一瞬间用眼神回应说,总之请妳多多帮忙了!然后双方拿出手机交换手机号码的同时,两人已经用眼神来回沟通了两句话;梓吟乐眼神透漏的第一句话是好久没碰见对手了,相对綾晓优的眼神是透漏说我们彼此彼此。当然除她们两个以外的人,根本就看不出来她们眼神的对话,都以一副疑惑的表情在想,她们怎麼好像很快就混熟了?然后红莲枫的手机号码也顺便登记完毕后,梓吟乐就开口说:「哎呀!好了!既然搞清楚状况了,那我们现在去挑选衣服了!等会见了小优!」接下来梓吟乐她们四人就走入衣服区,开始一边逛一边挑选自己喜欢的衣服来购买的过程了。綾晓优也一副不逊於梓吟乐的满脸笑容,一边向他们朝手一边看著她们离开,虽然等等她们还是会拿衣服回来结帐,到时还是得再见面一次。此时还留在身边的冬瑜夏,看著梓吟乐她们不远的身影,然后往綾晓优脸上看过来,露出觉得奇怪的表情说:「对了,刚刚梓前辈是不是直接叫了妳的名子啊?」对於这个问题,綾晓优表情不变语气平淡的说:「好像有吧?」不过只有綾晓优她自己才知道,梓吟乐叫她名子的用意。炎辰阳和楷龙辉一起陪伴梓吟乐与红莲枫逛完贵族百货以后,炎辰阳一走出贵族百货的大门,拿出红色外套口袋中的平板手机,开机看了一下现在的时间,才发现竟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没想到竟然花了三个小时左右?炎辰阳感到讶异,没想到两位女人买个东西,竟然可以消耗这麼久的时间。既使如此,炎辰阳左手提拿的东西,累积至今只不过是装满两三袋,还算是轻鬆的很,同时红莲枫她自己本身也有帮忙提一袋。不过炎辰阳无奈的看往梓吟乐,她依然是一脸阳光般的笑容,两隻纤细的手臂手掌上依旧空空无物。反观站在她身旁的楷龙辉,双手、肩膀、甚至是脖子与头顶上,都掛上了不少装满东西的购物用塑胶袋。看这样子,炎辰阳虽然有点同情楷龙辉,不过当事人的表情依旧毫无任何变化,感觉几乎全身提满东西,对他而言根本只是一件小事一样,好像不值得让他露出辛苦的表情。无法看穿楷龙辉想法的炎辰阳,只好当作他还很轻鬆,并降低内心当中对他的同情。很快的,红莲枫将车子从停车场开出来,停在贵族百货面前让购买的东西几乎都摆放在后车箱裡以后,炎辰阳一行人才全都一起坐上车,红莲枫才将车子开上马路。行驶在马路上的过程中,炎辰阳和楷龙辉一起坐在后座,并没有开口搭问红莲枫接下来要去哪个地方,炎辰阳只是默默的靠在窗边,看向飞快经过的街景。此时炎辰阳心想反正身為提物小弟的工作,要等到都帮忙把东西都搬到她们住所裡之后才算是正式结束,所以不管接下来要去哪裡,对炎辰阳来说都无所谓。但是一边观看车窗外迅速飞逝的景色,一边渐渐感觉到熟悉的炎辰阳,才发觉红莲枫现在开车要前往的地方会是什麼。那就是现在正在施工修復当中的圆盘公园。红莲枫将车开上圆盘公园外围的圆环车道,找到合适的地点停在有树叶遮荫下的马路旁停车格上后,红莲枫转动钥匙将车子熄火,人才打开车门走出外面,观望正在进行修復建设当中的圆盘公园。炎辰阳随后跟其他人一起走出车外,靠在车身旁看往隔著一条马路对面的圆盘公园,那些原本印象当中人工种植茂密的树林已经消失不见,如今看见的是一片有点乾燥蓬鬆的土地,还有在上面行驶来行驶去的推土机与挖土机。四个人就这样一起默默的观望那片土地,虽然炎辰阳知道楷龙辉当时根本没在现场,但是看见他的眼神,似乎能理解他能感受当时的状况。虽然当时在这裡激烈的战斗过,不过炎辰阳看著现在的这一幕,内心根本没有兴起任何感触与涟漪。举起包覆绷带的右手观看,对炎辰阳来说既使身体还保留当时的一点感觉,那也只是过去的事情。一直以来就是这样,只需要思考突破眼前的困难,不需要特别在意过去的事情,炎辰阳就是抱持著这种心态度过以前的人生。不过他看往红莲枫的背影,炎辰阳当然知道如果是自己,是不会特地过来看的,所以同样的风景与面貌,让炎辰阳忍不住猜想,红莲枫究竟是為何想要特地过来观看的呢?可是想了一想,炎辰阳也无法肯定的想出可能与正确的答案,只能推测红莲枫大概是回来看看想加强自我的印象,让自己下次面对几乎相同情况的时候,能够处理的更好应对的更完善吧?以目前炎辰阳对红莲枫的了解,最多只能推测到这种地步而已。「对了,小枫!」站在红莲枫身后的梓吟乐忽然搭话说:「在贵族百货与綾小姐对话的时候,妳為什麼说是三天呢?我记得我们认识的人只尝试了一天就受不了了啊?」炎辰阳听梓吟乐说这段话,还搞不清楚这是在问什麼的时候,红莲枫很快地回答说:「啊!那个吗?其实那三天是在说我。」炎辰阳听了先是愣一下,随后才顿时明白红莲枫与梓吟乐在说什麼事情。不就是有关念力风险的事情吗?想到这裡,炎辰阳又忽然不明白,红莲枫明明是起风又不是念力,怎麼会扯到这件事呢?然后梓吟乐才明白,同时也替炎辰阳心中的疑惑开口解释说:「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小枫妳把妳的经验,和其他人的经验混和成一个故事,藉此来鼓励与提醒小优是吧?」红莲枫回头露出认同的眼神说:「是的!毕竟綾晓优小姐正处於最迷茫的时期,我觉得有必要用我的事情好好的告诉她,魔法异能并不是这麼可怕的东西。」「可是小枫妳说起来,就像是在讲别人的事情一样,这样不算是说谎吗?」梓吟乐似乎有点故意的,挖红莲枫说那件事情的毛病。「那有什麼关係?反正只要是对她有帮助的事情,那怕是说一点谎也没关係。」红莲枫一脸正直的说出这件事,梓吟乐却一副惊嘆的张大口说:「哎呀,小枫有点变了耶!明明妳很讨厌说谎的说,难道是那个人教妳的吗?」红莲枫则是有点不满的说:「梓吟乐,别在那挑我毛病了!严格来说我那不算是说谎,我只是不想炫耀我做过那种事情而已。」「哎呀呀!是吗?真是抱歉。」在一旁的炎辰阳听了下来,虽然有很多没有完全听懂,还有不知道梓吟乐说的那个人是谁,不过至少有一件事他已经听懂了。「喂,队长!妳真的有用过起风的能力,去过三天的日常生活吗?」面对炎辰阳的这个问题,红莲枫将无奈的眼神看过来说:「是啊!不过那样真的是要累坏我了!」虽然炎辰阳不明白那是会多累人,不过他还是知道该问什麼说:「為什麼没事这麼做啊!不是自找麻烦吗?」炎辰阳虽然没有尝试做过类似的事情,不过他知道以自身火焰的能力,恐怕只会把屋裡的东西烧得精光。「呃……那时候因為听说起风和念力的操控方式很像,所以我无聊尝试了三天。」说这句话的红莲枫,视线朝下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好意思,明显让人看得出她对过去自己曾做过这种事感到有点蠢。「这……这样啊?」听见只是无聊这种理由,炎辰阳顿时也不知道该怎麼反应。「不过这种方式,对加强魔法异能精细的操控是有帮助的,所以有时候会刻意的使用一下,比方说打扫房间之类的。」「是吗?」看红莲枫说这句话的表情,炎辰阳看得出来她是在替自己的难堪找台阶下。「所以炎辰阳,你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尝试看看!」红莲枫说这句话时,视线已经不好意思的看往一旁了。「我会考虑。」炎辰阳说这句话的同时也在想,除非我想把房子给烧了。「对了,炎辰阳!」红莲枫神情恢復正常忽然转移话题问说:「我记得你是住在这附近的公寓是吧?」怎麼突然问起这个,难道是可以让我先回家休息了吗?炎辰阳在内心当中暗自猜测,有点高兴的抱持这个期待,但是表面上依然是平静问出试探的话。「怎麼了,这有什麼问题吗?」炎辰阳先这麼问,然后红莲枫才说出还在意料中的话:「没有,只是先确认而已。」「这样啊?」说出这句话的同时,炎辰阳在内心感嘆果然没有这麼好的事情。不过红莲枫接下来却说:「因為等一下我想要去新叶高中看看,先确认回程的路线顺不顺路。」红莲枫突然有这种念头,让炎辰阳感到讶异的说:「為什麼忽然想去看看?」炎辰阳想起来律翡翠来医院探望,最后在离开前自己对她说的那段话,让炎辰阳觉得现在过去会不会很奇怪。因為炎辰阳当初的说法是说,律翡翠她们想找自己随时都可以,是因為自己不想主动去找她们。可是现在如果自己过去找他们,不是反过来会被她们误认為,是想念与在意她们而回去看?这样的话,不是会被她们当成其实很怕寂寞,却故意假装说因為无聊而跑回去看吗?就算队长他们也一起跟著去,尤其是蓝水星同学那种人,铁定会是当成被我怂恿才一起去的。炎辰阳表情严肃的这麼想著。红莲枫还没说出决定要去,炎辰阳提早开始思考该怎麼编出理由来打发蓝水星那种人的时候,红莲枫接著说出她简单的理由:「没有,只是忽然想到,无聊想去看看。」「是……是喔?」竟然是这麼简单的理由!看来除了确定要去新叶高中这件事情以外,红莲枫的理由根本不足以参考用来说服蓝水星。炎辰阳视线朝下思考这件事情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红莲枫视线飘忽,有点害羞的轻微脸红。随后照红莲枫的意思,炎辰阳他们看完圆盘公园的修復状况后,炎辰阳继续搭上红莲枫的车,一同前往新叶高中。当然路途的时间也没多久,很快就来到新叶高中的围墙大门口前。炎辰阳他们四个人一起下车,视线透过大门口往内看去,发现学校前的操场空荡荡,同时学校的每一层楼裡的教室,在西边渐渐落下的夕日光照的影响下,教室昏暗的感觉是越来越明显。炎辰阳拿起外套口袋中的手机查看了时间,现在已经是接近下午五点半了。这麼说来,现在她们都放学回家了是吧?当炎辰阳為此拍拍胸口吐一口气,在心中庆幸她们已经离开的时候,熟悉的声音残酷的在耳边发出。「不良警卫你怎麼来了?」听见这声音,炎辰阳全身僵硬得像是机器人一样,慢慢的转头往右边的人行道上看去。然后就发现蓝水星与律翡翠站在一起,眼神讶异的将视线看过来。「……唉!妳们怎麼还在?」尷尬的炎辰阳勉强挤出这句话,开始正在快速思考出一堆理由,想想哪一条能够说服的她们。「我们因為当值日生稍微慢一点离开学校,然后正想离开的时候看见有一台车突然停在学校的门口,我才好奇的跑过来看。」蓝水星说。原来是这样啊?真是不幸!炎辰阳在内心中以泪洗面,想想要是再来晚一点时间的话不知该有多好。正当以為蓝水星会面对自己说出,原来不良警卫因為觉得很孤单跑来学校等等挖苦的话时,炎辰阳却意外的发现她马上将注意力朝向其他人。「啊,梓吟乐姊姊也来了!」蓝水星惊讶的伸出手指张口说。「哎呀!好久不见了!水星妹妹!」梓吟乐立刻回以一脸阳光般热情的挥手招呼。然后蓝水星立刻靠近在梓吟乐面前,激动的脚尖垫起开始搭话说:「自从星光夜市后,就没再和姊姊面对面说过话了呢!」梓吟乐认同似的点头说:「嗯嗯,是啊!在那之后妹妹都做了些什麼呢?」她们已经在那时候就结交成姊妹了吗?炎辰阳忍不住讶异的想,难道她们之间有什麼共同的特点,才能在第一次见面就结交了吗?「嗯!很多很多事情呢……啊!这位姊姊难不成是人称红衣死神的红莲枫姊姊吗?」还没和梓吟乐再说半句话,注意到身旁的红莲枫,热情的视线马上就转移到她身上。不过红莲枫似乎没有梓吟乐那种镇定的功力,面对蓝水星忽然靠过来搭话,表情明显透露出她有点慌张。「呃……是啊,妳好!」虽然红莲枫明显有点不知所措,不过根本一点都没注意到的蓝水星,继续热情的搭话说:「真不愧是红莲枫姊姊,连穿运动服都这麼帅气!」虽然听不懂蓝水星的讚美标準到底在哪裡,不过红莲枫身為女人,确实比一般女性来得有气势上的感觉。炎辰阳默默的对此点头。「哈哈哈……是吗?多谢蓝妹妹的夸奖。」红莲枫尷尬的表情显示,她似乎不太擅长应对蓝水星这种人。然后蓝水星话说完,视线又迅速的转动,看向楷龙辉马上又开口说:「这不是人称不死独眼龙的楷龙辉哥哥吗?哇!是真人吗?」对於蓝水星的问话,楷龙辉只是面无表情的举手点了一次头。看见楷龙辉这种反应,蓝水星马上夸张的说出他的感想:「真不愧是不死独眼龙,如同死人一样的表情,想必一定吓死一堆坏蛋吧!」真是贴切的形容方式!炎辰阳虽然对蓝水星她聒噪的说话方式很反感,不过这句话的形容倒是让炎辰阳默默的在心中赞同。然后面对楷龙辉说话又没下文,蓝水星又回去对梓吟乐说话。「话说,梓吟乐姊姊,我听说妳和楷龙辉哥哥是男女朋友!这是真的吗?」面对蓝水星的问题,梓吟乐不慌不忙顺理成章的抱上楷龙辉的手臂,一副理所当然的笑容说:「当然啊!我们可是恩爱的情侣呢!」「不是!」不过几乎同时的,楷龙辉倒是毫不留情的否定。「哎呦!假装一下又不会怎麼样!」梓吟乐撒娇的说。「不行!」楷龙辉依旧无情。这点还是老样子啊!看著看著,炎辰阳竟不知道该不该笑了。不过忽然想到蓝水星,竟然连楷龙辉与梓吟乐谣传的关係都知道这麼多,炎辰阳忍不住就开口问:「喂!蓝水星同学,妳怎麼会知道这些?」听见炎辰阳的问题,蓝水星回头过来面无表情的说:「在脸书上问阿宅阿满他们啊!」虽然讶异蓝水星又用某种方式扩张她的情报网,不过炎辰阳现在最想吐槽的是,蓝水星妳这什麼眼神?这是在说我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吗?不过蓝水星问题才刚问完,又忽然向红莲枫搭话:「对了!红莲枫姊姊,请帮我签名!」然后熟练迅速的从肩膀提的背包当中,拿出不知已经準备多久的签名板。「嗯?好啊!」尷尬笑著的红莲枫,倒是很熟练的从蓝水星手中拿起笔和签名板,迅速的写上自己的名子。看著蓝水星与红莲枫她们互动的样子,炎辰阳这才忽然发现到,律翡翠一直站在自己身边,沉默的表情有点尷尬无奈的苦笑。不过转头看到她,炎辰阳才跟著想到她们另一个好朋友怎麼不在场?「喂,律翡翠同学!墨守哲他怎麼不在这裡?」说到这裡,律翡翠看过来保持无奈的笑容说:「墨守哲同学啊!他先回去了。」炎辰阳讶异的说:「嗯,是吗?话说你们应该是朋友吧!他怎麼就自己先回去而不等妳们呢?」律翡翠还来不及回答,蓝水星忽然转身过来一脸认真与严肃的态度说:「那还用说,当然是我叫他先回去的啊!」「嗯,為什麼?」先不管蓝水星是多想刷存在感,对於叫墨守哲先回去的原因,炎辰阳比较想先知道。然后蓝水星以严肃的口气说:「当然是小哲没义气啊!在上星期六怪兽大战那一天,他竟然说在埋头读书?明明是看怪兽大战比较重要啊!他竟然错过了?」虽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过炎辰阳听得出来,怪兽大战应该是在指地动蛇颈龙那件事。「所以我為了让他体会朋友的重要,我故意叫小哲先回去,惩罚小哲让他默默感受这受到孤离的感觉!」「喔,这样啊?」炎辰阳倒是觉得,以墨守哲的个性,恐怕他是真的不在乎的面带微笑,就这样乖乖回去了吧?想到这裡,炎辰阳忽然注意到,红莲枫当听眾看过来的表情竟是有点讶异。「嗯,怎麼了队长?」炎辰阳好奇试探的问,不过红莲枫马上尷尬的苦笑说:「没有,没事!」虽然不知道红莲枫在想什麼,不过炎辰阳也没兴趣知道,马上就将这想法给拋在脑后。不过看著红莲枫,让炎辰阳想说红莲枫是不是有想要进去学校看一看的时候,忽然又有熟悉的声音从远处大喊。「大哥,终於找到你了!」听到这熟悉的男性的叛逆嗓音,炎辰阳立刻眼神无奈的看过去。「古孝郎同学,又是你啊!」看见他出现在身后,炎辰阳实在是很难无视他的转身回头看。古孝郎双手放在膝盖上,满身都是汗与气喘呼呼的模样,抬起头来一脸感动的说:「终於找到你了大哥!我找了一整天了!」「喔、是吗?辛苦你了。」炎辰阳面无表情,他一点都不想让口气带有一点点同情。「拜託大哥,收我為徒吧!」然后古孝郎跪下来磕头折断他的飞机头,再度老样子跟重复之前每天一样的行為。「你够了没有!我不是说不想收吗?」炎辰阳伸手搔头也是不耐烦到极点,心想他这种行為要持续到多久。「拜託大哥,我真的很想成為天上天下最强男人!」「关我啥事!再说我最近要放假,绝对不会有时间陪你浪费!」「拜託!」「不行!」「拜託、拜託!」「不行就是不行!」炎辰阳坚决的说完拒绝的话,想要转过身完全不理会古孝郎的时候,红莲枫忽然走过来身边看往古孝郎问说。「炎辰阳,这是怎麼回事?」看红莲枫一脸认真,富有兴趣的眼神,炎辰阳只好无奈的嘆一口气说:「事情是这样的。」然后炎辰阳向红莲枫简单解释完,一拳击倒古孝郎那一天,还有直到他决定向炎辰阳拜师一路持续下来的过程,红莲枫才明白的点点头。「原来如此!」「队长妳来帮我想办法,要该怎麼打发这个傢伙才好?」炎辰阳已经真的想举双手投降了。红莲枫一脸认真有自信的说:「那交给我吧!」「啊!真的可以吗?」虽然红莲枫说要处理,炎辰阳内心当然是乐得轻鬆,不过还是担心交给队长处理,会不会太為难她。毕竟古孝郎这个人,就算是刻意不去理他,炎辰阳过去这十几天下来不知道听他讲了多少句话,大致上也摸透了这不良傢伙的个性。简单来说,就是以自我為中心的个性,感觉这世界应该就是绕著他转,除了他自己认同的话,其他几乎听不进去。炎辰阳也是為此而伤透脑筋,一个连话都没办法好好谈的对象,要怎麼沟通啊?所以炎辰阳担心,交给红莲枫不但没办法解决,而且还让她白费力气,多少会觉得不好意思。「没问题,放心交给我吧!」一脸认真的红莲枫,不知為何感觉她非常的有兴致。「那……那好吧。」看红莲枫这个样子,炎辰阳也不知道该麼拒绝了。於是红莲枫站到炎辰阳眼前,走到古孝郎头前有点严肃的开口问说了:「你是叫做古孝郎吗?」听见红莲枫的问话,古孝郎慢慢的抬起头来,一脸好像天生就很容易不爽的长相,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女人,是妳在叫我吗?」古孝郎一开口就是超不客气的口气,让炎辰阳一瞬间内心惊吓,担心红莲枫会不会為此生气的时候,没想到还能很平静的回答说:「没错,我叫做红莲枫,是炎辰阳的队长。我听炎辰阳说,你想要他当你师父是吧?」对此听见问题的古孝郎,继续一脸疑惑又不改口气的回答:「没错,女人妳有意见吗?」红莲枫当然也依然平静的说:「我当然是没有意见,不过我劝你一句话,他是不能当你师父的!」红莲枫这一句话一出,古孝郎立刻站起来怒瞪红莲枫说:「女人妳说什麼!」「我说,炎辰阳不能当你师父!」红莲枫依旧不改口气,表情平静的回答。「女人,妳最好给我说出让我信服的理由!否则我不会放过妳!」古孝郎这样问,炎辰阳眼看红莲枫就要开口解释,没想到古孝郎却又突然接著说下去。「不过在这之前,想要我乖乖听妳的话,妳要先打败我才行!」话说完古孝郎竟然在红莲枫面前立刻变成狼人,立刻高出红莲枫两个头,视线朝下藐视的挑衅。「喂,你给我等等!」炎辰阳眼看古孝郎又在我行我素,想开口阻止他的行為,却来不及阻止古孝郎说出最后一句挑衅的话。「有本事就像大哥一样,一拳打败我吧!」然后古孝郎就发狂大笑的向红莲枫出拳了!完了!炎辰阳当然不是因為来不及阻止古孝郎,而在心中觉得完了,而是觉得古孝郎已经完了。轰碰!一记超响亮拳头打击声,像是高速行驶的一台赛车,直接撞断水泥製的电线桿一样的声音,从红莲枫击中变成狼人的古孝郎腹部当中的右拳上发出。随后古孝郎身上刮起一瞬的风压,立刻在人行道上向后飞出两三公尺,然后又躺在地上滑行几公尺这才停了下来。看见这一幕,炎辰阳全身早已吓出一声冷汗。修罗部的队长红莲枫,炎辰阳第一次与她见面时,曾经要求过要比划一场,同时也是在那一次之后,炎辰阳再也没有要求过同样的一件事。此时的古孝郎,早已跟一开始的态度不同,一脸惊恐的坐倒在地上,看见红莲枫慢慢的走到他面前。「妳……妳到底是谁?」红莲枫冷冰冰的说:「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我是炎辰阳的队长红莲枫!」此时的红莲枫,早已经不是平常的红莲枫,全身散发出难以言喻无形的可怕杀气,如同沸腾的热气般从身上释放出来,用那一张冰冷无情的可怕面容,将视线朝下的看著古孝郎。因為比划过一次,炎辰阳早已见识这个表情。没错,这就是红莲枫為什麼,会被称呼為红衣「死神」的真正原因!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