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异世魔能  >  第七章 令人意外的帮手

第七章 令人意外的帮手

8721 2018-09-12 15:46:19
炎辰阳开始做出行动,转身看向刚站起来的镰爪,并挑衅的伸出手指对準他说:「昆虫男,我们来一对一单挑吧!」炎辰阳自信的发出挑衅,镰爪明显口气的有点暴怒的说:「臭小子,刚刚竟然偷袭我,我要将你大卸八块!」「有本事就来啊?」眼看挑衅成功,炎辰阳就离开冬瑜夏身边,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然后镰爪就气冲冲的开始奔跑跟上去。看见镰爪成功的被炎辰阳引诱走,冬瑜夏稍微感到放心的同时,并重新看往冰锋。「真是的,镰爪这傢伙怎麼这麼容易被牵著鼻子走啊?」冰锋口气无奈的看往镰爪逐渐远离的背影,随后再度看回冬瑜夏说:「不过又只剩我和妳了!可爱的小姐,我们能不能休战,好好的相处一下吗?」「免谈!」冬瑜夏坚决的否定说。对於冬瑜夏的反应,冰锋似乎感到可惜的嘆一口气说:「妳知道吗?妳的姿色不比红衣死神与闪电魔女差,我实在不太想伤害妳。毕竟,我对女性可是很绅士的喔!」听见冰锋竟然像是在泡妞一样,用的那种甜腻的口气说话搭訕,让冬瑜夏听得混身起疙瘩,非常厌恶的说:「我可不想跟变态谈条件!」「真是的!」冰锋无奈的摇摇头:「真是清纯的小女孩啊!妳都不懂得如何和男性交际吗?」「你还要废话多久!」冬瑜夏二话不说,再度向前伸出右手使出炎龙。眼看火焰之龙再度游动袭来,冰锋表情从容的开始绕著冬瑜夏奔跑,持续远离避炎龙接著说:「妳知道,我為什麼被称作冰锋吗?」冬瑜夏不理会他的话,专注在操控炎龙身上,并令炎龙张口显露出火焰的利牙追踪冰锋的身后。冰锋眼神开始变得阴险,笑容变得邪恶,并接下去说:「那是因為与我作对的人,都会全身穿孔死亡!」话说完,冰锋一个伸手,就向冬瑜夏再度发出无数如同利针的细冰。面对密集如弹雨的冰针,冬瑜夏操控炎龙捲曲身躯,化成烈焰的圆盘抵挡掉了冰锋的冰针雨。冬瑜夏很清楚,如果使用红花绽放,威力不足以穿透冰锋连续创造出来的冰墙,进而攻击到冰峰,况且左手冰的力量是无法对冰锋造成伤害,根本无法作為攻击使用。因此,只能够使用攻击轨道变化多端的炎龙,想尽办法击中冰锋,那时候胜负就出来了。挡下冰峰的冰针雨后,冬瑜夏再度让炎龙冲向冰峰。眼见攻击失效,冰锋的表情明显不感到意外,开始在身前竖立冰墙,来阻碍炎龙行进的攻击路线,并持续奔跑环绕冬瑜夏的同时进行创造冰墙的行為。难道想用冰墙包围我,限制我的行动空间吗?看见冰锋做出这样的防御行动,冬瑜夏内心猜测出这种可能,停止想要用炎龙攻击冰锋的想法,直接冲撞冰锋最后创造出来的冰墙,并融化出人高的洞口,对冰墙外的冰锋接著施展红花绽放。红花绽放释放出无数的火花,冰锋右手向前施展冰针雨,抵销冬瑜夏的红花绽放。然后冬瑜夏滑动双脚穿戴的直排轮,开始与冰锋进行远距离的追逐射击,持续的施展红花绽放。胶著不变的战况持续不久的时间,最后冬瑜夏退开来停止对冰锋的攻击,开始缓缓的喘气。因為持续的魔法异能施展,已经让体内的魔力消耗过多,造成体力陷入疲惫的现象。不过眼看对面的冰峰有些急促的喘气,似乎也是一样的状况。冬瑜夏开始想著。这麼说来,以彼此的状况来看,接下来能战胜的那一方,就是最后能撑下去的人得胜。「炎龙!」冬瑜夏再度施展出炎龙,龙头蛇身的火焰之龙,再次蜿蜒游动的攻向冰锋。因為没有其他有效的攻击手段,冬瑜夏认為只能再度依靠炎龙,再说冰锋应该没有多餘的魔力持续施放冰墙抵挡了。面临炎龙的再度攻击,冰锋再度施展冰针雨,企图打消炎龙这个招式。不过炎龙轻易的穿过冰针雨,眼看就要往冰锋的头上咬下。却在此时,冬瑜夏注意到,有些没有击中炎龙的流散冰针,同时也往冬瑜夏的左手边飞来。要是躲过这些冰针,眼看要攻击到冰锋的炎龙,就会被强制中断。不行,不能这麼做!只能硬上了。冬瑜夏知道有可能在操控左手冰的力量的同时,因為短暂的分心让炎龙消失,不过眼看炎龙正要成功攻击到冰锋,不能够因為一时的失误,断送了胜利的可能。这麼决定的冬瑜夏,举起操控冰的左手,同时又操控著炎龙,在这种状况下运用左手掌心释放出魔力,想要消除眼前的少许冰针。看起来很顺利,飞来的冰针一根一根化成水气蒸发消除,炎龙的大嘴已经在冰锋的头上準备咬下去。成功了,我赢了!就在冬瑜夏内心宣示胜利,以為已经要赢的时候,左手掌心忽然传来刺痛。「呜!」只是微弱的穿刺疼痛,却在这一瞬间,造成冬瑜夏的意识短暂的空白,使炎龙在眼前化成云烟般撕裂消散。看见炎龙的消失,冬瑜夏吃惊的喊不出话来。同时冰锋也因為炎龙的消失,一脸惊恐的软瘫双腿跌坐在地上。随后因為炎龙的完全消失,冬瑜夏感受到体力迅速被抽走一般,忍不住的猛然的单膝跪地。怎麼会?只差一点点!没想到攻击会被中断,冬瑜夏在眼前举起左手,看见刺痛的罪魁祸首,冰针稳稳的插在手掌心上,在掌心当中流出水滴般滑过的血液。刚才那一招炎龙几乎完全将冬瑜夏的魔力给耗尽,已经没有多餘剩餘的魔力。反观冰锋应该还有剩餘的魔力,在几乎无法再度使用魔法异能的情况下,要怎麼打败冰锋?懊悔也已经来不及,注视著这根没被消除的冰针,冬瑜夏忽然感到诡异。奇怪,这根针是冰吗?察觉到异状,冬瑜夏眼见这根冰针插入不深,用右手拔下感觉冰针的温度,并仔细观看外观才发现自己错了。这……这是?对!没看错,这是玻璃变成的针!发现这一点之后,冬瑜夏才明白為什麼,以左手操控冰的能力会无法消除。「……呵呵呵!」此时冰锋忽然邪恶的冷笑起来,并缓缓的站起来。「哦!看来小姐没有魔力了是吧?真是可惜,还好我特地在冰针当中混一些用魔力另外变出来的玻璃针,要不然我刚刚真的会完蛋了!」冰锋一副胜利在握的邪恶笑容,开始朝向冬瑜夏慢步走过来,并且在手中变出一把匕首大小的冰锥。「虽然很可惜,小姐!不过妳既然能把我逼到这种程度,那我必须要在这裡解决妳!妳太危险了!」此时说这段话的冰锋,眼神当中充斥满满的杀意。眼看情况进展到如今的餘地,冬瑜夏已经做好赌命一搏的决心了。冬瑜夏站起来,面对逐渐逼近的冰锋,脸上没有任何退却的神情,反而是勇於面对的脸孔。即使魔力所剩无几,冬瑜夏也打算拚死一搏,将冰锋给打败!「纳命来!」「休想!」冰锋举起手上的冰锥奔跑过来。冬瑜夏面对他将所有魔力集中在掌握的右手当中,使其发出微小的火焰光辉。胜负只有在一瞬间,只要能够掌握住这一刻,那个人就是胜利者。双方面对面的同时,各自单手掌握的冰与火的力量,同时向眼前的敌人,奋力挥舞过去。啪咚!忽然发出的声响,传入冬瑜夏的耳中,促使她面露惊讶的神情。完全没有料想到,右手剩餘的魔力就这样挥了空,唯一反击的火焰力量,就这样拋入昏黑的夜晚当中消逝无踪。惊愕表情的冬瑜夏,看见造成最后剩餘的反击力量落空的原因,竟然是突然从旁边飞出的镰爪,硬生生撞上面露胜利笑容的冰锋,就这样带著冰锋撞飞出去,并拖行一段距离之后,两个人就这麼样姿势难看的重迭倒在地上。「呃……这是怎麼回事?」当冬瑜夏疑惑镰爪怎麼会飞过来的时候,此时就有个熟悉的声音,从镰爪飞来的方向传了过来。「啊!竟然歪打正著?」说这话的人,从仓库之间的小路走出来,抓著头髮摆出一张意外的表情。而这个人正是士兵阶级的炎辰阳。「……你!」冬瑜夏吃惊的合不上嘴,看著炎辰阳想要说些什麼话,但是却说不出一个字。竟然这麼巧合的将镰爪往这边给打飞过来,这种突然的震撼,让冬瑜夏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麼。「哦,抱歉啊!把妳的猎物给一起打倒了!」看见炎辰阳露出感到不好意思的笑容,走到冬瑜夏面前,好像他刚刚根本没有经歷过一场激烈的生命危机似的。这是怎麼回事?原本冬瑜夏以為,以炎辰阳身為士兵阶级的能力,恐怕跟镰爪缠斗没有多久,就会满身是伤的被打败,让镰爪有多餘的力气跑回来对付她。可是现在出现在眼前的炎辰阳,不但毫髮无伤,而且还一点疲惫的样子都没有。反观应该要保有餘力回来对付她的镰爪,现在正姿势难看的躺在地上。冬瑜夏满腹疑惑的面对炎辰阳,想要开口说些问题问他,可是疲劳的感觉一口气涌入全身,让她无力跪坐在地上,缓缓的张口呼吸。看见冬瑜夏忽然无力的坐下来,让炎辰阳吓一跳面露有点紧张的表情说:「啊?妳没事吗?」「……我……我没事!……不用你操心!」冬瑜夏依旧用逞强的口气说话,让炎辰阳似乎放心的吐了一口气。「那就好!」话说完,炎辰阳就转身看往倒在地上昏过去的冰锋与镰爪,露出一副好像很失望的表情。「啊啊!就只有这样吗?亏我还很期待的说!」抬头看见炎辰阳还不太满足的样子,坐在地上的冬瑜夏有些疑问的问说:「喂,你!」「嗯,怎麼?」「你是怎麼打败镰爪的?」冬瑜夏现在最怀疑的问题就是这一点。照理来说,镰爪是冰锋的同伙,实力应该是相近才对。可是看炎辰阳,完全不像是经歷过生死关头的样子,明显还保有许多餘力的样子,这点实在让人相当纳闷。不过对於冬瑜夏的问题,炎辰阳竟然一副理所当的说:「出几拳就打倒了啊!」「啊,什麼……!」不敢相信的冬瑜夏,因為几乎体力透支的身体,让她没有多餘的力气,使想要开口问下去的问题说出口。似乎看清冬瑜夏现在的状况,炎辰阳像是在关心的说:「话说妳还能走吗?要不要我扶妳?」冬瑜夏对此依旧对炎辰阳不满的说:「不用,我休息一下就能走了!」「是吗?」冬瑜夏用语言明显表示不需要炎辰阳帮助之后,炎辰阳看往别的方向,开始喃喃自语的说:「话说,队长她们不知道打的怎麼样?」听炎辰阳这麼说,冬瑜夏忍不住沿著他视线方向看过去,不小心惊呼出声。似乎是太过专心与冰锋的战斗,没有发现到炎辰阳看去的方向,有两个仓库建筑完全被破坏成废墟,明显是发生过激烈战斗的场景。看这方向,冬瑜夏仔细回想,好像是红莲枫与岩拳开始战斗的位置附近。「啊啊!看样子,队长的战斗也不用我插手啊!」当炎辰阳这麼说之后,冬瑜夏在废墟当中看见,有两名显眼的身影还在激烈的战斗当中。红色斗篷的女性手持巨大的漆黑镰刀,不断的往身躯巨大的岩石巨人上挥砍,造成无数的切割伤痕,让岩石巨人明显有要支撑不住的感觉。「好……好强!」眼看红莲枫与岩拳的战斗明显要分出胜负,即使知道红莲枫是实力超强的魔法异能者,冬瑜夏依旧忍不住张嘴露出讶异的表情。啪咚!随后天上忽然掉下蝙蝠人,落在冬瑜夏附近,吓得她全身抖了一下。然后冬瑜夏冷静下来仔细一看,才发现是和梓吟乐对战的魔翼,四肢摊开倒在地上,全身散发阵阵的水蒸气,双眼翻白明显昏死了过去。「哎呀呀!你们搞定了啊?」说这话的梓吟乐,从上空拍动恶魔翅膀缓缓降下,双眼闪耀红光,双脚轻盈的踩落在地站在冬瑜夏面前,露出一副轻鬆胜利的笑容。「是啊,已经搞定了!」看见躺在地上的魔翼,炎辰阳表情有点失望的说。「那麼,小枫好了吗?」梓吟乐才刚提起红莲枫,从红莲枫那边战斗的方向,有个巨大的身影就从那边弹飞过来,刚好落在冬瑜夏他们附近,弹起细小的石头掀起微微烟尘。「有人在叫我吗?」红莲枫就接著跳跃过来,从天而降踩落在战败的岩石巨人身上。「我……我竟然!」在红莲枫脚下的岩拳,震惊的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说出最后一句话,便倒头昏了过去,身上散发破碎般的光尘,然后就变回人样。「看来小枫解决了!」梓吟乐阳光般的笑著说,但是表情明显不感到意外。「是啊!不过他还挺难缠的。」红莲枫全身丝毫无任何损伤,语气平淡的表达她的感想。这……这实在是太强了!冬瑜夏不由得感到惊讶,红莲枫与梓吟乐两人,应该明显经歷过一场激烈的战斗,但是她们现在却像是解决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什麼事也没有,相当平常的谈起话来。实在是差距太远了!冬瑜夏忍不住低头观望自己的全身,发现黑袍在不知不觉当中,变得破破烂烂,到处都是细小的撕裂缺口,而且现在全身也变得疲惫不堪,实在没有多餘的力气,能像红莲枫与梓吟乐这两位一样,在解决事情之后,自在的搭起话来。此时红莲枫看过来对冬瑜夏说:「话说冬瑜夏,妳没事吧?看起来像是经歷一场奋力搏斗的一战。」面对红莲枫的发问,冬瑜夏还是明显口气紧张的说:「嗯啊?是啊!多谢红前辈的关心!」「是吗?辛苦妳了,用不著这麼客气,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看见红莲枫露出淡淡的微笑,说出这麼体贴的话,让相当崇拜她的冬瑜夏,感受到像是灵魂昇华到天堂,在广大无际的百花平原当中,追逐蝴蝶奔跑的感觉,使冬瑜夏忍不住害羞的傻笑起来。「话说炎辰阳,」红莲枫忽然表情变得严肃的转头看向炎辰阳说:「你看起来没受什麼伤,该不会在偷懒吧?」面对红莲枫的质疑,炎辰阳摇摇头无奈的嘆一口气说:「队长,妳不要乱说好吗?好歹我也帮忙搞定一个昆虫男,并非什麼事情都没做好吗?」「可是你看起来好像很无聊的样子,不就像是什麼事情都没做吗?」「唉!队长妳别说了!我的对手挨了几拳就不行了,我哪裡会高兴起来啊?」听炎辰阳好像说得很容易,让冬瑜夏听了忍不住皱眉。他不只是个士兵阶级吗?冬瑜夏认為自己确实在对付冰锋方面,已经使尽全力毫无任何保留。但是炎辰阳对付的镰爪,应该也不是个简单角色才对。冬瑜夏不明白,但也不能够否认,眼前的炎辰阳真的是毫髮无伤,明显还有多餘的力气。反观镰爪这个罪犯,已经是变回人的样子,全身西装破烂的躺在地上,口角还带点泡沫。看往镰爪的冬瑜夏,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对付的冰锋比较强,而炎辰阳对付的镰爪比较弱的时候,忽然发觉到不对劲。哎!奇怪?冬瑜夏发觉,躺在地上的罪犯,竟然只有三个人。察觉到还少一个人,冬瑜夏立刻观看一遍三个人的面孔,才发现……冰锋不见了!惊觉到这一点,冬瑜夏著急的四处观望,才看见一名身穿西装,一头金髮的男人背影,进入了仓库之间的走道裡。发现冰锋的踪影,冬瑜夏立刻激动的站起来,朝向冰锋逃入走道当中奔跑过去。「跑到哪裡去了?」為了追赶逃跑的冰锋,冬瑜夏沿路紧盯冰锋的背影,一路追到的森林当中,却发现不小心追丢了冰锋,让他消失在昏黑的森林当中。「可恶!」冬瑜夏忍不住在心中责备自己的无能,并将双手撑在膝盖上激烈的喘气。明明四个人分别对付一个罪犯,其他三个罪犯都被打败了,偏偏却是自己的对象逃跑了,这种耻辱怎麼能够轻易忍受?红莲枫与梓吟乐这种勇者阶级的前辈就算了,要是输给炎辰阳这种士兵阶级的人,身為菁英阶级,还真的是丢脸丢到家了即使现在没有多餘的体力,也要硬是拖动伤痕累累的身体,将冰锋给找出来。冬瑜夏下定这样的决心,仔细的环视观看,任何一丝的动静都不打算放过。喀嚓!听见树枝断裂的声音,冬瑜夏警觉的往后回头观望过去。结果,什麼也没看见,只看得见阴暗当中数十棵树干的轮廓,还有缓缓飘落的树叶。只是错觉吗?这麼想的冬瑜夏,回头重新看往前方的时候,忍不住尖叫出声。凶狠的双眼充满血丝的冰锋,在极近的距离手持高举变化出来玻璃尖锥,用力的往冬瑜夏头上刺下。因為即时的发现,惊呼的冬瑜夏举起双手,抓住冰锋手持玻璃尖锥的手腕,成功避免受到直接的攻击伤害。不过这样却陷入了僵持状态。「妳这可恶的女人,妳给我去死!」冰锋似乎已经没有多餘的魔力让另一隻左手变出玻璃尖锥,只是将左手抓上掌握尖锥的右手,使出双手的力气明显意图想要将冬瑜夏置於死地。面对冰锋最后的反抗,冬瑜夏只感觉到自己就快要支撑不住。要不行了吗?冬瑜夏感觉到自己双手已经要无力支撑,却在这个时候,过去曾在生命危急时,听过的声音再度传入耳中。啪噠!翅膀鲜明的拍动声响,掺杂著风声响起在森林当中。促使冬瑜夏直觉的缓缓抬头一看,讶异的张开嘴,看见双眼闪烁蔚蓝光辉的黑衣男人,缓慢拍动漆黑的翅膀,降落在冰锋的身后。是……是乌鸦侠!冬瑜夏吃惊的睁大眼,完全没有料想到他竟然会出现在这裡。同时冰峰也注意到背后的动静,表情惊恐的一个回头,乌鸦侠就在他的面前伸出右手掌,使出不知名的力量。轰!像是从地上產生,瞬间扭曲空间的力量,在佈满枯枝落叶的泥地上,压陷出显浅的坑口,拉扯冰锋的身躯,逼得他痛苦的大声尖叫,使他整个人跪在地上。最后冰锋整个人支撑不住这股力量的威力,停止他的尖叫声之后,猛然的倒在冬瑜夏脚尖前昏死过去。乌鸦侠眼见冰锋已经失去意识,缓缓放下手停止力量的施放,翅膀微微抖动起来,明显又要再度拍动起翅膀,要从眼前离开的时候,冬瑜夏及时的发出叫喊。「请等一下!」虽然不知道為什麼,乌鸦侠会出现在这种地方。但是好不容易再度见到乌鸦侠,怎麼能够再一次的让他从眼前离开!事情发生的虽然很突然,但是冬瑜夏早就下定决心,要对乌鸦侠说出自己的真心话了。「我……!」可是当要开口说话时,却说不出接下来的话。明明满脑子的问题想要说,现在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冬瑜夏感觉自己很没用,想要再度见面的男人已经出现在眼前,怎麼能够一句话都没说。最后,冬瑜夏吸了一口气,顿时才冷静下来说……「……非常感谢你!」结果,冬瑜夏唯一能说,代表自己所有的想法的话,终於说出口了。已经没有遗憾了……这是冬瑜夏内心中最后的感想。面对冬瑜夏的感谢话语,乌鸦侠明显睁眼的愣一下,轻声的回应了一句话……「不客气!」乌鸦侠回应出的是第一句话,同时也是最后一句话,他猛然的拍动一次黑色羽翼,就这样一口气飞上高空,身影缩小消失在一片漆黑的夜空当中。看见乌鸦侠离开,似乎因為危机解除的关係,冬瑜夏忍不住一放鬆,双腿软瘫的跪倒在地,持续的抬头观望什麼都没有留下的夜空。「小夏!」当冬瑜夏脑中还在一片空白当中时,梓吟乐的叫喊声从不远的附近传来。随后两三个人的脚步声,在枯枝落叶佈满的泥地上,发出唦唦的声响,迅速接近在冬瑜夏身边。「冬瑜夏,妳没事吧?」听见关心的口气,冬瑜夏表情有点茫然回头观望,看见红莲枫与梓吟乐还有炎辰阳一起站在眼前,表情明显透露出她们的担忧。「吓死我了!小夏妳怎麼都不说一声的乱跑呢?」梓吟乐一副很担心又真拿妳没办法的表情,说完这段话的时候,注意到冬瑜夏面前昏迷过去的冰锋,才恍然的睁大眼。「……真是的!有人偷跑就说一声嘛!」「对不起,前辈……」确认冬瑜夏没事后,梓吟乐忍不住放心的吐一口气,随后红莲枫就接著说:「既然人都没事,那我们一起把冰锋给拖回去吧!警察他们似乎也成功将黑道给全部逮捕了。」「嗯,好的!」当天晚上黑道交易的围捕任务,在没有任何人员伤亡的情况下,顺利的平安落幕了。事后冬瑜夏当然回归正常的工作生活,持续的执行每天的魔物消灭。只是……「妳见过乌鸦侠吗?冬瑜夏。」冬瑜夏现在人坐在咖啡厅裡靠窗的桌位上,面对红衣死神红莲枫的一脸严肃的讯问。「啊,红前辈妳找我是為了问这个?」冬瑜夏很讶异,红莲枫特地抽空过来,竟然是要问乌鸦侠的事情。不知道是有什麼问题?冬瑜夏记得,这件事应该只有少数熟识,魔防局内的朋友知道才对。「没错!因為有人跟我透露,妳曾经见过乌鸦侠。」听见红莲枫这麼说,冬瑜夏一时之间还想不到,究竟会是谁将这件事告诉给红莲枫。不过比起这件事,首先冬瑜夏比较在意的是,红莲枫想要问乌鸦侠的原因。「……那红前辈,妳想知道什麼?」冬瑜夏其实清楚明白,将见过乌鸦侠这件事,告诉给红莲枫会是什麼结果。当初跟熟识的魔防局朋友询问,才知道魔防局裡并没有被人称呼叫做乌鸦侠的人。所以知道这一点之后,冬瑜夏才知道乌鸦侠是非魔防局管辖之下,使用魔法异能行使正义的好人。但是在法律上,非魔防局管辖底下的魔法异能者,只要随意使用魔法异能,那就是一种犯法的行為,即使做的事情是好的。因此冬瑜夏知道不能随便将这件事说出来,以免害到乌鸦侠这个人。「其实没什麼,冬瑜夏!我只是想确认,妳是不是真的有见过叫做『乌鸦侠』的这个人?」嗯?不知道红莲枫这麼问的意思,冬瑜夏犹豫了一下。不过冬瑜夏思考到最后,还是决定说……「没有!」冬瑜夏想过了,以红莲枫这种身分的人,要是确定有乌鸦侠这位魔法异能者的存在,她有权力在魔防局裡申请通缉令,让乌鸦侠变成被魔防局通缉的罪犯。為了避免这种后果,让乌鸦侠拯救过自己的行為,变得使他陷入危机的行為,冬瑜夏认為这是绝不能说的。听见冬瑜夏肯定的回答后,红莲枫忽然放鬆严肃的表情,一脸苦笑的哼笑出声。「多谢妳的配合,我还有事情先走了!」红莲枫问完问题后,轻易的就这样站起来,準备离开座位的时候,却让冬瑜夏忍不住开口问了。「啊!等等,红前辈妳没别的问题了吗?」冬瑜夏很意外,虽然与红莲枫相处的不是很熟,但是至少听过她是一位对於魔法异能犯罪,勇於取缔的决不放弃与妥协的人物。可是如今对於乌鸦侠的事情,却只是简单的问一件问题之后,笑一笑就打算离开,实在有点不合理。冬瑜夏追问,红莲枫以淡淡微笑,肯定的回答:「没有了,多谢你的回答!」「啊?嗯!」然后冬瑜夏就看著红莲枫,毫不犹豫转身离开的红色背影,渐渐远离然后穿越咖啡厅的自动门离开。在新叶高中裡,炎辰阳依旧在围墙校门附近裡的一棵树下,背靠在树干上,闭上眼睛小歇。现在是下课时间,此时抱紧合併的双退,坐在旁边草皮的律翡翠,看过来突然开口问。「炎辰阳先生!」「嗯,怎麼?」「為什麼那天晚上,炎辰阳先生你不说出有看见冬小姐的事情呢?」炎辰阳忍不住在心中讶异了一下,缓缓张开眼皮,视线看往律翡翠,她那一张充满疑问的娇小脸孔。「……妳有看见啊?」「……嗯!」「是吗?」炎辰阳再度闔上眼,开口回答说:「妳千万别跟妳的好朋友说喔!当时我只是懒得提出来,免得妳那好朋友问东问西的很麻烦!」「这样啊?」「是啊!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她什麼时候冒出来的,只知道她看见有翅膀的人飞走以后,就好像很失望的离开了。」「这样啊……嗯?有翅膀的人?难道炎辰阳先生有看见乌鸦侠出现!」发觉到自己失言,炎辰阳无奈的张开眼睛,伸手往自己嘴巴拍一下。「……是啊!这件事妳可千万别提出来!」「嗯,我知道……」「喂,你们再说什麼!」这个时候,正在炎辰阳前方操场上不远处,和同学们一起玩跳绳的蓝水星,在排队等待跳入跳绳的空档,突然看过来大喊。「什麼也没有!」「对!」炎辰阳回答的同时,律翡翠也适时的配合回答。「是吗?」似乎是没有多餘的心思注意这裡,蓝水星再度将注意力看回眼前的跳绳上,等待正在跳绳当中的人被淘汰。「……好险她没听到!」炎辰阳忍不住吐一口气的说。「……就是说啊!」律翡翠很配合的跟著说。「话说,既然妳有看见冬瑜夏那女人,那蓝水星她怎麼没看见?」「……这是因為,水星在追炎辰阳先生的途中,似乎是低著头没看见冬小姐追过我们。」「这样啊?」「是啊!」炎辰阳就和律翡翠,停止对话一段时间后,上课的鐘声开始响起。「……炎辰阳先生,那我就先走囉!」「好,慢走!」然后炎辰阳就看著律翡翠有点轻快的步伐,跟上準备要跑回教室的蓝水星身边后,炎辰阳就继续的闭上眼睛休息。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