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异世魔能  >  第二章 身為魔法异能者的现实面

第二章 身為魔法异能者的现实面

7509 2018-09-18 14:23:08
「哎!我怎麼了吗?」綾晓优在心中感到讶异,她完全没想到第一次见面的灰髮女人红莲枫,竟然好像知道自己的名子,还露出讶异的表情。应该是第一次见面才对?綾晓优在心中疑惑这件事情的时候,红莲枫随后一脸恍然的,就说出刚刚让她讶异的答案:「……原来如此,妳就是两个礼拜刚成為魔法异能者,拥有念力能力的綾晓优是吧?」「啊,妳怎麼会知道?」綾晓优听到红莲枫不只好像听过她,还準确说出她的能力,让綾晓优顿时无法思考出,红莲枫怎麼能够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红莲枫再次的做出自我介绍。「妳好,我是魔防局修罗部的队长红莲枫,我的上司是石全道部长!说到这裡,綾晓优小姐妳应该明白了吧?」听完红莲枫这段介绍,綾晓优当然也很快的一脸明白的搞清楚状况。「原来,红小姐是石部长底下的职员啊!」「是的,我在部内是担任队长,我身旁这位是副队长。」「哈囉妳好!」梓吟乐活泼的挥手招呼。「这是队员楷龙辉。」楷龙辉再次默默的向綾晓优点头。「最后是队员炎辰阳。」「我就不用介绍了!」炎辰阳一脸无所谓的随意看往一旁。綾晓优听完红莲枫对於他们再次的自我介绍,很快先明白一件事情问说:「所以有关我的事情,石部长都告诉红小姐妳了吗?」「是的,而且我还知道妳已经接受魔防局方面,為妳安排的教育课程,开始上课的时间是这周六到周日。」「所以红小姐,妳也知道要替我上课的人是谁吗?」虽然问起这件事,不过綾晓优并不知道,实际上要替她上课的人是谁,所以忽然想到藉此时机问一下。但是没想到红莲枫直接回答说:「放心綾小姐,我是周六要替妳上课的老师。」「啊,真的吗?」綾晓优讶异,没想到第一次碰面的红莲枫,就是石全道安排替她上课的老师。「不过之后的其他老师,要看部长的分配,所以很有可能我身边这位副队长,也会来当妳老师。」梓吟乐先有点讶异的转头看向红莲枫,才回头看过来面对綾晓优说:「哎呀!是这样吗?那就先多多指教啦!綾同学!」「啊……是!」看梓吟乐突然热情的反应过来搭话,綾晓优一时之间还无法适应的尷尬苦笑,回应对方的阳光笑容。不过现在,既然知道要上课的老师是谁,綾晓优开始客气的向红莲枫问说:「那请问一下,既然是上课,那大概是要上那些内容啊?」实际上这一点,綾晓优在下定决心打电话与部长沟通后,虽然得知上课的时间,不过实际上是要学些什麼东西,可是一点头绪都没有。於是这些疑问,红莲枫很明白的告诉她说:「内容其实没那麼复杂,主要是第一魔法异能的基础知识,第二魔防局的规则与法律,还有第三魔力技能的学习与修炼这三大项而已。」「这样啊!」綾晓优大致明白的点头说。「是的,所以不用担心会太难。」知道大致的课程内容后,綾晓优忽然想起炎辰阳之前讲过,却没说出名子和使用方法的招式,当面就向红莲枫问起:「那请问一下,炎辰阳曾经说过有一招,可以让人听不见魔物虫茧所发出的魔力流动的声音,红小姐能够告诉我吗?」綾晓优这麼一说,红莲枫眼神疑惑的转头对上炎辰阳的视线,炎辰阳才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对她点头承认,然后红莲枫才视线看回来开始解释。「那一招是魔力技能其中之一的魔力封闭,是将全身的魔力压缩在魔力核心内的一种操控魔力的技巧,确实可以有效让魔物虫茧发出的声音,让身為魔法异能者的人听起来降低许多。」「真的啊!」知道确实有这一项方法,綾晓优顿时像是看到希望一样,双眼明亮的像是真的发出光芒。「不过,」红莲枫口气接下来却变得严肃的说:「这也是魔力技能最难学会的一招,以綾小姐的状况通常只能最后才能够学习。」「啊!是……是吗?」没想到原来这一招这麼难学?綾晓优顿时感到有些失望时,红莲枫再度回復成轻鬆自然的口气。「但是有心要学还是学得会。总之这件事綾小姐妳还是到时候上课时,再来烦恼比较好!毕竟这不是用说的就能够简单学会的。」「……嗯,说得也是。」綾晓优点头并在心中默认。「哎呀!綾晓优小姐,可以请问妳几岁吗?」注意到红莲枫似乎将该说的话都说完,梓吟乐马上就抢进来和她搭话。「啊嗯……二十四岁!」由於梓吟乐忽然的插口问话,綾晓优吓了一跳犹豫了一下才回答。「哇,比我们大几岁呢!都可以当我姐姐了!」「呵呵呵……」綾晓优尷尬的乾笑,心想梓吟乐说这段话,可能只是纯粹发表感想,不过綾晓优听起来很像不是在开玩笑。「对了!既然綾小姐的魔法异能是念力,那有没有听过有关念力的风险?」梓吟乐很快熟练的开始聊起话来。「啊?有风险吗?」綾晓优感到讶异,因為她确实第一次听见有这种事。「是啊!不过那只是传闻,请綾小姐不要当真喔!」梓吟乐不知原因的好心提醒。「这……这样喔。」虽然梓吟乐这麼说,但是綾晓优不小心有点开始相信起来。梓吟乐以认真的表情开始说了:「首先,我想问綾小姐平常日常生活当中,有在使用念力吗?」对於这一点,綾晓优倒是肯定的说:「很少呢!我基本上还是习惯之前的作息方式,我几乎没有将念力使用在生活当中。」「也就是说,还保持在之前得到魔法异能,以前的生活作息对吧?」「是的,因為我还不习惯有魔法异能的感觉。」「这样啊!那麼我就开始说起一个故事囉!」綾晓优做好心理準备,神情有点紧张,準备听取接下来有关念力风险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非常勤劳的女孩子。她非常喜欢打扫也很爱乾净,只要有空待在家裡,无时无刻都会想把家裡打扫的乾乾净净,一点污垢都不留。可是在有一天,她得到了念力这个能力。她发觉这种能力,可以轻易的取代手脚,来帮助她掌握工具打扫家庭环境。於是她开始尝试使用这种能力,来在家裡进行打扫。渐渐的她发觉这项能力的方便之处,同时也注意到她因為这种能力,能有更多的时间做其他的事情。她开始学习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同时也在使用念力在打扫客厅。然后煮饭切菜的时候也都使用念力。感冒躺在床上不舒服的时候,抽取一旁的卫生纸也使用念力。渐渐的她习惯了这种生活,也觉得生活比以前变得轻鬆不少,很庆幸自己得到这麼方便的能力。这麼想的她,突然发觉好像很久没有照镜子了。於是她心血来潮去看看镜子。然后在面对镜子的那一刻,她后悔了!同时也吶喊出惊恐的尖叫声。因為她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胖子了。梓吟乐一副像是讲鬼故事一样,把她所知道的故事内容给说完。在场的人听完几乎都毫无感觉,甚至都露出有点搞不清楚这故事到底在说什麼的表情。除了綾晓优,她已经像是看见鬼一样,恐惧的将整个人缩在柜台裡头,连其他人都看不见的她的身影了。「喂!晓优,别这麼夸张嘛!梓前辈不是说这是传闻吗?」没想到綾晓优竟然是这种当真的反应,让身為她朋友的冬瑜夏,都一脸尷尬的都不知道该说什麼才好。「可……可是要……要是真的怎麼办!」綾晓优一边说话一边发抖,她已经完全相信,梓吟乐口中说出的故事是真实存在的事情,然后她也开始害怕,自己有一天也会习惯念力这种能力,甚至频繁的去使用它,得到了故事当中的女孩子她最后的下场。看到綾晓优这种反应的红莲枫,一脸无奈的看往炎辰阳问:「你第一次见到她就是这种性格吗?」炎辰阳依然还是一脸跟自己没关係一样的表情耸肩说:「差不多。」於是红莲枫回头面对过去,好心的对綾晓优说:「綾小姐,不要想太多了,实际上的情况根本没这麼夸张。」「啊!是真的吗?」虽然有点怀疑,不过綾晓优还是将紧缩的身躯放开,慢慢从柜檯处探头出来,将视线看往红莲枫认真带点严肃的表情。「当然是真的!刚刚梓副队长说的故事,完全都建立在念力如果完全不会消耗体力的情况下,才会发生的事情。」看了红莲枫完全不像是在说谎的表情,綾晓优才相信她并慢慢冷静的站了起来。「……也就是说,就算每天日常生活都用念力作息,也不会变胖囉?」「先别说会不会变胖。綾小姐,妳应该还没有使用念力操控电视遥控器的经验吧?」「是……是啊!」綾晓优听不懂红莲枫问这句话的用意而皱眉。然后红莲枫接下来就解释出,说出这句话的原因。「魔防局内有一名同事,她也是念力的魔法异能者。」「啊,也有跟我能力一样的?」綾晓优惊讶的说。「是的,她跟妳不一样,她当初听到这个故事是非常的不相信,当天上班回家就是直接使用念力,尝试进行每天的生活作息,结果只维持了三天。」「啊,為什麼?」綾晓优对此开始非常好奇了起来。「因為她说太操劳了,同时她在这三天内足足瘦了十公斤,那时的她看起来就像是快死了一样。」听到这句话的这一刻,綾晓优一时之间脑中一片空白,竟然不知道该怎麼反应。「為……為什麼会变成这样?」结果綾晓优只能勉强挤出这句话来做反应。「后来她身体体重稍微恢復正常后,她特地上网查了一些有关念力操控的实验,找到了那些资讯并且叫我来看。」红莲枫继续说:「我看完才知道这实验的结论是说,如果使用念力举起比自身体重还要轻的物品,只要是越轻越是消耗体力。」「什麼意思?」綾晓优有些听不懂。「简单来说,像是刚刚提到的电视遥控器,根据实验内容的说法,比起用手拿起遥控器,用念力拿起将会消耗三倍的体力。」「然后藉由该能力者的说法,她描述就像是操控巨人手掌,去捡起一支遥控器的感觉。所以这实验后面还标示,由於念力是比其它能力更耗脑力与精神集中力,所以越精细的操控,越会让大脑快速消耗身体内维持活动的热量,导致比徒手操作来得消耗的更大。」「所以说?」綾晓优问。「所以后来她告诉我,她在这三天折断一支遥控器、两支牙刷、折弯四支汤匙、甚至还差点把电灯的按钮给压坏。」綾晓优才在此时理解说:「所以每天想靠念力长时间生活是不可能的?」「没错,如果妳想要把能力使用好,我反而鼓励妳日常生活有机会多使用能力一下,至少在细微的操控上会进步许多。」「当然,如果妳还是会害怕变胖,基本上我认為每天保持一定的运动习惯,才是正确的想法,而不是不去使用就不会变胖。」听完红莲枫一系列的详细解说之后,綾晓优这才将可能会变胖的恐惧,完全的从脑中拋开。「哎呀!真不愧是小枫,说的一下子就让人家开心了!」梓吟乐有点不好意思的苦笑著,然后接著对綾晓优有点低头的说:「还有抱歉啊!我不知道妳会反应这麼激烈……」内心释怀的綾晓优也对自己刚才的行為,也觉得有些丢脸的苦笑说:「啊啊!不会、不会,是我太在意了,不关梓小姐的事情。」「是吗?」听綾晓优说完,梓吟乐很快的让不好意思的表情从脸上消失,看往红莲枫接著开口说:「话说真不愧是小枫啊!认為减肥就该去运动,真不愧是曾经当过体操选手的人。」「啊,什麼!」这一刻不只是綾晓优,连炎辰阳和冬瑜夏都异口同声,喊出讶异的声音。「真的吗?红前辈以前是体操选手吗?」冬瑜夏有点兴奋的追问,看来似乎非常想知道这件事情的真假。对於这件事,红莲枫本人都还没开口,梓吟乐擅自的替红莲枫解说下去:「当然是真的啊!而且还在世界比赛上得过一次冠军喔!」「哇喔!太厉害了!」冬瑜夏高兴的有点过分激动。不过红莲枫却一脸平淡,好像这件事根本不值得一提似的,开口想要打住这个话题似的说:「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没什麼好讲的。」但是綾晓优在这一刻,没有漏看红莲枫眼神当中的苦涩,可以很明显从这眼神当中感受出,红莲枫可能曾经在过去经歷不好的事情。「那為什麼不继续当体操选手呢?」因為綾晓优压不住对於这件事的好奇心,在冬瑜夏开口前抢先问出。红莲枫面对这件问题,看过来的表情是微微的苦笑一下才解释说:「该怎麼说呢?大概是因為成為魔法异能者的关係吧?」「因為成為魔法异能者?」綾晓优听了感到讶异,她没有预料到会是这种答案。似乎是看綾晓优不懂的关係,红莲枫好心的将这件事给解释出来:「綾小姐妳可能还不知道,魔法异能者其实在运动比赛当中有相当多的限制。」「事实上在早期,因為魔法异能者过分的能力,有许多比赛因為这种人存在的关係,常常失去公平与平衡性,让这种人轻易的得到冠军。」「因此為了避免这种不公平,有一段期间各种运动比赛是完全禁止魔法异能者参赛。」「啊!所以红小姐是因為这种原因,从体操选手的身分上被逼退吗?」听完红莲枫这段话,綾晓优就此得出这种结论说。不过红莲枫却摇头说:「不是,我说的其实是很久以前的时期,现在因為封印手环的关係,让很多魔法异能者能够公平的与一般人比赛。」綾晓优听了后便理解的点头:「原来是这样,不过封印手环是什麼呢?那红小姐為什麼放弃了当体操选手呢?」对於连续的问题,红莲枫依然轻鬆稳重的回答:「关於封印手环,綾小姐妳还是等到上课,我再来慢慢说给妳听。另外我為什麼放弃当体操选手,大概是因為我的想法和炎辰阳很像吧?」听到这一点,綾晓优难以置信的看往炎辰阳身上。同时也因為红莲枫的这句话,冬瑜夏也跟著看往炎辰阳脸上,让被注视的当事人非常的感到难以形容的不舒服。「喂喂!队长请妳给我解释一下,為什麼跟我想法很像啊?」看炎辰阳一副明显疑惑的表情,红莲枫像是看见了很好笑的东西似的,用一张温和笑容慢慢的开口解释。「炎辰阳,你不是说过你的目标,是想成為世界上最强英雄吗?」「呃……是没错啦!可是那跟队长又有什麼关係?」「那是因為英雄不就是,时常帮助人脱离苦难与危险的人吗?」「是……是这样没错啦!」明显搞不懂的炎辰阳,听了还是一脸呆样。不过红莲枫才在接下来的这一刻,说出她的真正原因。「因為当我过去还只是个普通人的时候,曾经被一名勇敢的魔法异能者给拯救过我的性命。」「那时候的我被他充满勇气的身影给影响到,直到现在我都还记得那背影的模样。」「我大概也是因為那一刻,影响到我成為魔法异能者之后,改变了我想要追求的目标。」红莲枫说出她真正的理由之后,綾晓优这一刻才真正明白的说:「所以,红小姐,妳就是想成為像他那样勇敢,并且愿意帮助有困难的人,才加入并成為魔防局的魔法异能者吧?」红莲枫满怀笑容的点头说:「没错,就是因為这个原因,我才会是现在修罗部的队长。」「原来如此!」当綾晓优都豁然明白红莲枫的放弃体操选手,成為魔防局的魔法异能者的原因时,身為副队长的梓吟乐却反倒忽然困惑的问说:「哎!小枫啊!我怎麼没听过妳提起这件事啊?」「嗯,没有吗?」红莲枫一脸疑惑的样子,好像她真的说过一样。与其同时,炎辰阳也跟著说出令他一脸讶异的事情:「话说队长好难得喔!竟然看见妳在笑。」「嗯,是吗?我平常多少有在笑吧?」红莲枫对於这件事,好像她本人也没特别注意过一样,表情看起来特别茫然。「哇哇!难道队长有天然呆的属性?」炎辰阳又用他奇怪的想法说出奇怪的结论。对於梓吟乐与炎辰阳的问题,红莲枫简单几句话敷衍过去后,再度面向綾晓优继续说话:「话说,綾小姐,妳在这贵族百货工作,应该没有什问题吧?」红莲枫这突然的问题,让綾晓优不明白的问:「什麼问题?我在这裡做得还不错啊!」「是吗?」红莲枫看起来有点怀疑并接著问说:「那綾小姐妳在这裡工作多久了?」「呃……满半年了吧?」綾晓优有点不确定的说。「是吗?这麼说来,綾小姐也才是最近成為魔法异能者的?」「对啊,这不是说过了吗?」綾晓优开始有点疑问,思考红莲枫这一连串是想说什麼的时候,对方才说出他考量的问题。「看来綾小姐可能还不知道,有些职场与公司基本上是完全禁止魔法异能者成為员工或是职员。」「啊!真的吗?」綾晓优讶异的说。「是啊!因此我想确认一下,妳这工作的环境有没有这种状况?」綾晓优因為红莲枫提起有这种事情,猛然的回想一下当初面试的过程与问题,并仔细的深入回想。不过思考到最后,发现好像根本没提到有关魔法异能者的事情。「这……这我不清楚呢!我需要问一下我的同事。」綾晓优感到尷尬与有点丢脸,因為工作到至今都不知道贵族百货有没有这项规定。「是吗?如果没有相关规定,那只能恭喜綾小姐找到好工作了。」「嗯,為什麼要恭喜我?」綾晓优觉得红莲枫话中暗藏某些重要的涵义,觉得必须要现在问出来。红莲枫也没隐瞒,很老实的说出口:「因為时代的趋势,现在有八到九成以上的公司企业,是全面禁止魔法异能者加入工作。至於原因,大部分都依据魔法异能者只要產生纠纷,一般人都无法制止的情况下,為了避免像是不定时炸弹的这一群人,很多公司的老闆都会这麼做。」听完这段话,綾晓优顿时像是石化一样,竟不知该如何对这件事做出反应。「可……可是,我记得当初面试,并没有人问有关魔法异能者的问题啊?」勉强反应过来的綾晓优,这才思考出她能想出的问题。「我想是因為现在魔防局,都会有魔法异能者的登记资料,一般面试基本上都需要妳影印身分证来缴交给公司登记妳的身分,同时公司方也可以藉此调查妳有没有魔法异能者的身分。」綾晓优还是有点害怕与不敢相信的问:「可是他们面试為什麼不问这种事呢?隐瞒求职的人不是有点过分呢?」红莲枫依然理智的说:「大概是因為害怕求职者万一真是魔法异能者的话,面试官只要问出这个问题,很有可能被魔法异能者理解為歧视,甚至造成对方生气使用能力对面试官大打出手。这件事在过去可是有新闻例子的。」綾晓优听完已经呈现表情呆滞的状态,同时脑中也是一片空白。这麼说的话,要是公司真有规定,那被发现不是等於被炒魷鱼了?綾晓优害怕这一点,想确认有没有挽回的餘地问说:「可是如果几乎所有公司企业都有这共识与规定,那不是等於剥夺魔法异能者的求职自由吗?在现在人民自主的社会,这不是会触犯法律吗?」对於这一点,綾晓优虽然聪明的问出这一点,红莲枫却当面无奈的摇头说:「这一点,大概也受到了魔防局一条规定的影响,未满十八岁或是高中毕业以前成為魔法异能者的青年或学生,必须在满十八岁或是毕业后强制加入魔法异能的知识课程,為了成為魔防局的职员而努力。」「这也就是说……」綾晓优已经听懂而感到不知所措。红莲枫果断肯定说:「没错,现在只要是成為魔法异能者的人,除非有考虑去上大学,否则几乎全面强制加入魔防局。」红莲枫接著说:「虽然加入成為魔防局的人员,必须要经过笔试与能力测试,但是由於内容简单外加上魔防局方面会一直补助教学,几乎没有魔法异能者考不上。」彻底明白所有原因之后,綾晓优在内心当中彻底崩溃了。怎麼办、怎麼办、怎麼办、怎麼办、怎麼办、怎麼办!虽然内心喊出无数的怎麼办,但是表面还是很冷静的问:「可是我记得石部长说过,好像并没有强制加入啊?」红莲枫依然平静的说:「那大概是因為綾小姐现在是就业中,再加上年纪超过十九岁,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自主能力,部长才会尊重妳的意见。」「这……这样啊?」「是啊!不过有像綾小姐这种例子也不少,有的上到大学或是大学毕业才觉醒的,魔防局都会尊重他们学习的权利,还有已经在社会当中身怀重职却得到魔法异能的人,魔防局也会考量他的身分来做安排。」「总之,綾小姐先不用担心,先搞清楚妳工作的场所有没有相关规定,再来与部长或是我来沟通讨论吧,我与部长都会尽全力帮助妳的。」「是吗?那……那谢谢红小姐了。」虽然搞清楚状况觉得有点不安,不过红莲枫最后说的那一段话,倒是让綾晓优安心了不少。「还有我这朋友也会帮妳啊!」冬瑜夏也接著热情对她比出拇指。「既然之前都帮过妳了,我也就好人做到底吧!」炎辰阳也不知道為什麼眼睛看往一旁也关心的说这段话。看到竟然有这麼多人替她著想,綾晓优不知不觉竟感动起来,眼泪差一点就要流出来了。「谢……谢谢!」当綾晓优沉醉在这种关怀当中持续感动时,梓吟乐忽然插入一句话让綾晓优不由得清醒过来。「话说我觉得,綾小姐应该不用去查贵族百货裡,有没有限制魔法异能者工作了!」「啊,真的吗?」綾晓优以為梓吟乐是在说,贵族百货没有限制魔法异能者这项规定的时候,梓吟乐却一脸笑容的带来一句逼她堕入地狱的话。「因為我三年前也曾经在这裡工作啊!所以现在应该是完全禁止魔法异能者在这裡工作的才对呀!」听完这段话的綾晓优,只能一脸惊恐的说:「什麼!」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