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兽与仙齐  >  第三十章血魔大阵

第三十章血魔大阵

3007 2018-09-30 17:12:24
流云仙尊平静的眸子对上眼前魔气翻涌的应须子,准确来说如今他是魔尊一口天。“应道友,你觉得这万魔窟真能困得住我们?”“小小万魔窟自然困不住两位仙尊!”一口天飞身坐在一旁的青石之上,“你们二位请便!”“你到底要做什么?”青元仙尊早就看一口天不顺眼,此时见流云无意再阻拦,当先一掌就朝着一口天的心口而去。“你……”青元仙尊看着对面一口天直接凹陷下去的黑袍面色微顿,这个黑袍下居然是空的。一把将黑袍给掀开,里面居然是一副漆黑的人骨。“你怎么……”“怎么?很奇怪我怎么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一口天冷笑出声,“还不是拜你所赐!不过我还得好好谢谢你,要不是变成如今这幅模样,说不定我早已身死道消!所以我这不是来故地好好谢谢流云仙尊来了嘛!你说是不是流云道友!”“应道友,当年的事我确实有愧于你。”当年他和应须子相约一起闯闯这万魔窟,但是在赴约前他意外入定,这一次闭死关足足闭了十万年,直到前不久被那只饕餮吞了才被迫出关。十万年沧海桑田,原本的至亲好友大多都已然故去,他视为知己的应须子道友居然成了魔尊一口天。他不知道在应须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显然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那次进入万魔窟而起。此事他难辞其咎,所以他并不想解释,终究他欠应须子一份因果。“既然如此自责流云道友不若把你这幅身体借我用用!虽然我现在已经找到了一副不错的身体,但是和流云道友这一副仙躯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些,道友可愿意?”“别说的自己有多无辜,所有的一切都是别人害了你一样。”青元仙尊不屑冷笑,“就算流云当年和你一起进了万魔窟你以为你就能躲开现在这样的下场?被心魔所惑堕入魔道怪得了谁,至于你现在这幅鬼样子……”“呵呵!”青元仙尊幸灾乐祸地看着对面的黑色骨架,“怕是被血魔令反噬了吧!”“你找死!”黑色的骷髅转向青元仙尊,一双空洞的骷髅眼中闪烁着幽暗的火光。“就你现在这点修为还想对付得了谁?”青元仙尊却并没有被他唬住,“魔尊一口天?呵!你如今还有魔尊的实力?”一口天骷髅中的幽光忽明忽暗,却没有反驳,显然青元此话正戳中了他的弱点:“是与不是又有什么关系,两位要是想要对我动手我自然只能束手就擒。”一口天没有看青元,而是一双幽暗的骷髅眼对上流云:“流云道友想得怎么样了?”“应道友若是要我这幅皮囊要去了便是,但是道友是不是该放了不相干的人?”“果然是流云仙尊,这窥测天机的本事越来越厉害了呢!”黑色的骷髅上下的牙齿张合发出瘆人的喀嚓声,伴随着他嚯嚯的笑声,“这假慈悲的境界也是越来越如火纯青了!”“我只是不想因你我之事牵扯到旁人。”流云仙尊不为他的言语所动,而是继续之前的话题,“我这副皮囊道友若是想要现在拿去便是,也希望道友可以马上放了那只饕餮和那些孩子。”“我为什么要放了他们?”“你我之间的恩怨何必牵连无辜之人,道友要不要考虑卖我这个人情,我这副皮囊便送与道友了!”“早知道流云道友如此深明大义我也就不用折腾了,我现在也想放啊,不过这一切都晚了,血魔大阵已经开启,就算你现在赶过去也来不及了,流云仙尊窥探天机如此厉害难道就没有算到吗?”“你要凝聚血魔!”流云仙尊的神色猛然一凌,看向一口天的眼中涌现起杀意,“一口天,你这是找死!”……淘淘只感觉周身都被魔气环绕,四周血腥气弥漫,原本在自己身边的魔灵子和那两个小娃娃已经不见了踪影,或许还在自己身边,但是她此时被魔气包裹完全隔绝了与外界的联系。之前看魔灵子周身煞气翻涌还以为那家伙又要发神经,谁知道不过转瞬间周围的魔气便开始躁动,她只来得及给两个孩子加了个防御结界,便被魔气困在这里动弹不得。居然是一个血魔大阵,直到大阵开启她才想起自己在流云那看到过这魔道秘阵的介绍。血魔大阵是上古的一个魔族秘阵,阵法由双阵眼和九九八十一个五灵根幼童作为阵基组成,而作用便是凝聚血魔法身。据说血魔大阵凝聚的血魔以魔气为根阵眼为骨,凝聚出的血魔是魔道至尊,浴血而生身化魔域,是唯一能够承载血魔令的存在。  自己和魔灵子成了这血魔大阵的阵眼,这是要把他们两个活活炼化!到底是哪个混蛋坑她!别让她出去,等她出去了绝对饶不了他!淘淘好想哭,感觉自己这话说了也白说,她这次貌似是真的要栽在这里了!明明传说这上古秘阵早已失传,血魔令也早已无处寻觅,可现实就是她现在就身陷血魔大阵中,所以那些个传说都是骗人的,再也不相信这些小道消息了!这些传而不实的消息误我!淘淘感觉身体就要被撕裂了,原本被封印的空间被打开,其内封印的剑意在这一刻喷涌而出,如泄洪的洪水汹涌着朝外冲击。而就在这一片剑光中一道元神顺流而出,这正是那只狐妖的元神。刚重获新生的狐妖还没来得及高兴,就感觉到周身被魔气环绕,神情威顿继而大骇:“血魔大阵?怎么可能!”狐妖元神疯了一般朝着淘淘奔去,希望能趁着剑意的潮涌逃回淘淘的饕餮空间。在那空间里他至少一时半会儿的死不了,在血魔大阵中那就只有被炼化的命运。淘淘看着朝自己奔来的狐妖,下意识地拔腿就跑。此时淘淘才发现自己原本不能动弹的身形已经重获自由。或许因为这一波剑意的冲击让血魔大阵都被震荡,血魔大阵中的魔气有了溃散的迹象。血魔大阵双阵眼,而此时显然已经出现了变数,狐妖元神的出现让这个必死的局面有了一丝生机。再加上她这一身的剑意,可以说是破开大阵的利器。这可是合体大能剑修留下的剑意,碧水仙子的剑意本就以凌厉著称,又在淘淘的饕餮空间内被封印许久。现在刚放出牢笼的剑意就如同脱缰野马,其上积蓄的威力更胜从前。此时淘淘在阵法一道堪称愚钝的资质在生死之间有了质的飞跃。淘淘顶着一身的剑意,承受着万箭穿心的痛苦在甬道内狂奔。只要是阵法就会有生死门,有些是众所周知的,有些却一直未被人发现,这是当初流云教她阵法的时候和她说的。虽然她只学了个半吊子,好不容易布置个防御法阵还出问题,但总算不是一窍不通,至少她不至于无头苍蝇一样横冲直撞。就如同那狐妖到现在还在原地转圈,它自己还不自知。此时血魔大阵已全面启动,淘淘在其中穿梭才发现这大阵的可怕之处。这些错综复杂的甬道就是血魔大阵的一部分,用甬道绘制阵图,将八十一个阵基屏蔽所有气机封锁在关键点的山洞中。此时淘淘才恍然,之所以会出现那样纸糊的结界就是在为大阵开启做准备。为的就是保证大阵开启的瞬间这些结界能第一时间被破开,不会影响到整个大阵的效果。如此大手笔可以看出这幕后之人对这次的大阵谋划已久。身上的剑意在这一刻到达了顶点,淘淘心中却是越发焦急,此刻若是不能破开大阵,随后剑意会慢慢被消耗减弱,到那时想要破开大阵就更不可能了。就在淘淘内心焦灼之际,身后魔气翻涌,其中夹杂着令人窒息的煞气。“喂,出不去了啊!”淘淘转身便看到身后已经被魔气完全包裹的身影,若不是听到他的声音她都不敢相信对面这团黑漆漆的东西就是魔灵子。“你这是?”“前面就是我们之前呆的山洞,你先到里面去!”淘淘看着魔气中隐约闪现的魔灵子的身影,此时的他脸上血气飞速游走如同一条条蠕动的长线虫,将它一张脸映衬得诡异恐怖。在他的额间一道血红的三角令牌若隐若现,只一眼她便猜到了这令牌的来历—血魔令!只是不知道这血魔令是一直封印在魔灵子体内还是血魔大阵开启才与他融合。虽然他偶尔会在脸上浮出血痕吓唬她,虽然这家伙确实有些烦人,但是淘淘不想他死!“臭小子,别死了!”淘淘最后看他一眼转身朝着魔灵子指的方向飞掠而去。身后的魔灵子脸上荡漾着稚气的笑,只是再好看的笑容在这张蠕动的血痕密布的脸上只剩下了惊悚:“要是这次没死成,一定去找你玩!”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