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兽与仙齐  >  第二十六章魔尊一口天

第二十六章魔尊一口天

3030 2018-09-21 10:40:01
此时御剑派一处厢房内,两位仙尊正举棋对弈,间或还会品茗闲聊几句,似乎这盘棋只是为了闲来无事消磨时间的。旁人瞧着或许会暗道一句两位仙尊好雅兴,不过一边的琼华仙子却是看得胆战心惊,以前是没看懂,虽然现在还是没看懂,但是不妨碍她清楚这两位下棋的恐怖。她之前看两位仙尊喜欢对弈,还自告奋勇陪流云仙尊下过一盘,那时候流云仙尊别有深意的笑她还记得,然后那盘棋她一个字都没能落下去。她怎么说也是一个化神修士,居然连棋子都拿不起来!那时候她才知道这两位对弈不纯粹是在对弈,至少只是他们手上的棋子就不是一般的棋子能比的。流云仙尊落下一子,朝身后的琼华道:“你去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待琼华走了,青元仙尊才道:“这女弟子是什么心思你难道不知道?不会是真的对她动了心思吧?”说完打量着流云仙尊,“你也不像是这样的人啊。”“她是我大弟子辛玉的后人。”“难怪!不过她心思不纯,你最好还是注意些,虽然她是辛玉的后人,可毕竟不是辛玉。”流云仙尊微颔首执起一子道:“这是自然。”青元仙尊见他如此说,便也不再多言。正在此时离去的琼华仙子急匆匆回来:“仙尊,魔道聚众围攻我扶摇派,掌门令弟子来请仙尊回扶摇山坐镇!”“魔道?”流云仙尊是听说了的,如今的魔道一盘散沙,比散修的实力也强不到哪儿去,这样的魔道能成什么气候。“仙尊,魔尊一口天回归了!”青云仙尊微抬眸:“他居然也还活着?”流云仙尊知道今天这盘棋是下不下去了,放下了手中最后一颗子:“你我都能活着,他还活着不足为奇,只是他突然围攻扶摇派做什么?”“或许是听说你回归了,来和你叙叙旧的呢。”青元仙尊嗤笑一声。“我得回去瞧瞧。”“我和你一起去,正好还有一笔账我要和他好好算算。”流云二人到青云山时,这青云山外已经被魔道修士围地水泄不通,若不是有护山大阵想来这群人早已冲上山了。“应须子,老朋友来了不出来见个面吗?”“应须子?散修应须子早就死了,堂堂扶摇派开山祖师流云仙尊自然是不会认识我一个魔修。”一个嘲讽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而后便见一人从魔道众人中缓步而出。此人一身宽大的黑袍,整个人都隐在黑袍下,看不见他的脸也瞧不见这人的身形。“改了个名字,便连老友都不认了?”“我一个魔修怎会与你们这些修士称兄道弟!”“那一口天道友,你今日来我青云山所谓何事?”“就是看你们扶摇派第一仙门的位置坐的太久了,我觉得应该换个门派坐坐了,所以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青元仙尊冷笑:“正道修士之间的事情什么时候要你一个魔修来操心了。”应须子道:“你一个妖修,以为叫你一声仙尊自己就真当自己是修道之人了?”流云仙尊抬手制止了青元仙尊再说话,这说到底是他与应须子的事,他并不希望将他人牵扯进来:“应道友,若是为当年之事,确实是我有愧于你,但这与扶摇派无关,还请道友带领魔军退去,免得伤及无辜。”流云仙尊此话却让应须子的情绪有了瞬间的波动:“怎么能算是无辜,这扶摇派因你而生,今日也为你而死岂能叫无辜。”“那今日如何道友才能带领魔军退去?”“这也不是不可以,我听说流云仙尊对我万魔窟的堕魔花很感兴趣,既然流云仙尊要护着扶摇派,那就请仙尊随我去一趟万魔窟。”“好!”应须子轻声冷笑:“答应的如此爽快,可不要食言了!”青元仙尊伸手拦了欲要上前的流云仙尊:“你还真要陪他去万魔窟呢,他打的什么主意你不知道吗?”“这是当年就应了的。”“随你!”青元仙尊冷哼一声,当年他和应须子的那点情分早已被后来的一口天给败了个干净,如今见面便只剩下正邪不两立,可是对于流云仙尊来说眼前的这位还是当年认识的散修应须子,那个散漫又随性轻狂的少年人。“你要去我不拦你,但是希望你清楚眼前这个人是魔尊一口天,已经不是当年的应须子了!”……从御剑派的养剑池出来,淘淘还是有些恍惚,身为一只饕餮被封印了体内的空间,那她还算什么饕餮啊!她如今便只能算是一只肉身比较强悍的妖兽,除了皮糙肉厚以外,似乎也没什么用了。“淘道友!”“怎么是你?”淘淘白了一眼在养剑池外的人一眼,左右看看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流云人呢?”“淘道友,仙尊已经回扶摇派了,他命我在这等你出来。”“我知道了你可以回去找你的仙尊了!”看着对面满脸写着不耐烦的琼华仙子,淘淘满心吐槽,又不是自己让她留在这里等着的。“淘道友,仙尊让我带你一起回去,你别让我难做。”“我要在御剑派多呆两天,暂时不想回去,你自己回去就行了!”就这么把她一个人扔在这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淘淘发誓要是流云不来请自己,她坚决不回青云山!可是没两日淘淘就后悔了!御剑派有一处石林剑阵与茯苓密境的极为相似,据说这就是御剑派的前辈先人参考茯苓密境中的那个建立起来的,这里面的剑意自然是比不上茯苓密境中那处,毕竟一个是仙尊留下的,而御剑派内的只是门派内历代长老留下的。但即便如此对于还未筑基的修士来说那也是极为煎熬的,可御剑派这群修士却以能在石林剑阵中修炼为荣,甚至在御剑派内的石林剑阵外树了一个荣誉榜,那些在石林剑阵中能坚持天数最长的修士便能在这上面占一席之地。淘淘还好奇去看了这刻在御剑派石林剑阵外巨石上的荣誉榜,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了御剑派弟子在这石林剑阵中的丰功伟绩。比方说某位弟子在石林剑阵中感悟了什么剑意,出来便被某位长老收为关门弟子,或者某位弟子在其中顿悟然后直接在里面闭关数十年,出关后一举突破的,林林总总地看着都替他们觉得疼。她是尝试过那种被剑意穿透身体的感觉,那种来自灵魂的颤栗让她现在想起来都不寒而栗,但是这群御剑派的弟子居然上赶着去体验一把万剑穿心。她一直以为扶摇派那些修士过的已经是苦行僧的日子了,但是在御剑派待过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苦行僧,这已经不只是清苦修行了,这简直就是在自虐中寻求发展。当然这些都不是让淘淘在御剑派待不下去的理由,关键在于就因为她好奇去看了御剑派的这处石林剑阵,就此打开了御剑派这些剑痴们某些疯狂的想法。现在她在御剑派就是行走的肉包子,而身边有一群嘴馋的狗盯着不放。他们觊觎的自然是她体内的剑意,这可是真正的石林剑阵中的剑意,若是能将它们放入御剑派的石林剑阵,御剑派这处试炼之地自然能更上一层楼。若不是流云仙尊封锁了她的饕餮空间,她怀疑现在自己已经被他们放在炼器炉里研究了,任谁都不愿意在一群天天都在打着自己主意的人身边待着。所以之前还信誓旦旦说流云不来接自己就不回扶摇派的淘淘偷偷遁了,再也不想来御剑派了,没一个正常的!淘淘现在特别后悔,当初就应该直接封印了慢慢消化,就算等个百八十年的也比被御剑派的拿去当剑研究好,她再也不想踏进御剑派的大门了。听说流云和青元这对好基友和魔尊一口天去了万魔窟,虽然这万魔窟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但是出于对二人实力的肯定,她觉得这两个人去了也出不了事。虽然已经知道流云他们撇下她是因为有正事,可淘淘觉得自己的誓言也不能就这么算了,万一老天爷记着怎么办,她只是离开御剑派,又不是一定要回扶摇派。不然她也去万魔窟看看?这想法刚在脑海中闪现,淘淘立马把这个可怕的念头甩出脑袋,现在她的天赋异能都不能用,去这劳什子万魔窟实在是太危险了。这世间之大哪儿都去得,之前没有认识流云的时候她还不是一只饕餮走天涯。虽然那时候她没有被封印空间,可那会儿她也只有元婴期修为,更没有化形,只是没有了天赋异能并不能阻止她行走天下的脚步。更重要的是她早有准备,她知道自己要被封印空间之后,就去问扶摇派制符堂堂主要了一堆符箓!只要有这些符箓在手天下哪儿还去不得!额!等等……流云!你就不能办点靠谱的事情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