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兽与仙齐  >  第十一章这是你逼我的

第十一章这是你逼我的

2052 2018-08-31 11:18:58
盘膝坐着的男子闻言面容一僵,而后一个闪身化作一株玉茯苓,在淘淘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呲溜一声钻进了地下。淘淘:……在脑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一个飞身上前趴在地上扯住了玉茯苓还没来得及没入地下的一条腿。十几万年的玉茯苓,想不到他居然还留了个分身在这里领悟剑意。真是个好人啊,知道她吃了一份还不够,现在又给她送来一份。“你别太过分了,别以为我是怕了你!”“那你跑那么快做什么!”别以为她不知道这个分身的修为可比不得本体,不要说是伪化神修为,他撑死了也就是个元婴初期。只可惜现在的淘淘只有金丹期的修为,对方要挣脱她还是拦不住,看着最后留在自己指缝间的几缕根须,还是让他给跑了!淘淘叹息着将几根根须呲溜进嘴里,聊胜于无吧!末了再也顾不得许多从那玉茯苓逃走的地方开始刨,一定要找到他!前方遁逃的玉茯苓很是无语,想他堂堂一个伪化神的妖修居然被一个金丹修士灭了本体,如今分身还被撵着跑,简直丢尽了妖修的脸。可不到万不得已他又不想和眼前这个修士对上,她的修为不足为惧,可她身上好像永远掏不完的符箓简直让人绝望。玉茯苓很想知道这修士的符箓什么时候能用尽,这样符箓不要钱一样的砸简直不给妖兽活路了。土遁了足足一刻钟,玉茯苓还是能若隐若现地感受到身后紧追不舍的气息,一个元婴期的妖修被一个金丹期的修士追着跑也就算了,居然还愣是甩不掉,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可事实就是这样。一个金丹修士居然敢这样明目张胆地锁定一个元婴期妖修的气机,还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这口气怎么可能忍!玉茯苓不想和她对上但并不代表真怕了她,既然她要追总得给她点教训,在他看来自己一个元婴期的妖修存了心思阴一个金丹期的修士,对方绝对得跪。但现实总是那么出人意料,他几次使阴招居然都没能将对方拦下,他就纳闷了那家伙到底在自己身上加了多少防御符箓。他不知道的是淘淘本就已经有化神期的修为,虽然压制着境界,但是肉身强度却还是化神期,一个元婴期修身的攻击真不能把她怎么样。只不过同样的,她现在金丹期的攻击手段也伤不到对方。可是她有用不完的符箓,这就很好的弥补了攻击上的不足,虽然比起自己的天赋异能用起来还是有些不顺手,但也让她有了化神期修士的攻击手段,如此情形她还真不惧怕一个元婴期的妖修。这边两人各怀心思,一个不想和这个满身符箓的金丹修士纠缠,一个不肯放弃这十几万年玉茯苓的美味,一时间你追我赶难舍难分。“你别欺人太甚了,都已经吃了我的本体,还这样赶尽杀绝!”玉茯苓知道再这么逃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他一个元婴妖修也有元婴妖修的傲骨,被一个金丹修士追着跑心里到底是窝着一团火的。“之前本体被你杀了是我轻敌,你还真以为就你一个金丹期的修士加上那些符箓就能对付的了我?”“能不能打得过,那得打过才知道。”“哼!小丫头大话别说太满了!”玉茯苓话音落下身形已经飞快朝后退去,淘淘感觉身边的空间有些不稳,紧接着便感受到周围上下的土层都爆裂开来。随之而来的是她四周的泥土以一种诡异的圆环漩涡状朝她飞速聚拢,仿佛她身上有着什么吸引着它们,最后越聚越多,越来越密实。所有的泥石沙粒挤压着她,仿佛要嵌入她的血肉将她化作这泥土的一部分。“咳咳咳!”灰头土脸地从一堆石灰中爬了出来,这土系妖修的天赋异能还真是诡异。若是换做是这玉茯苓的伪化神本体使用这招,她在不解禁自身修为的压制的情况下还真有可能交代在这。可惜对方只有元婴初期的修为,不过即使是这样还是让她满身狼狈。而此时原本一脸嘲讽地看着此处的玉茯苓脸上的笑容一僵:“你怎么会没事!”这和他预想的完全不一样,即使对方有符箓护体但毕竟只是金丹期的修为,自己这一招就算没能杀了她至少也能重创这可恶的金丹修士。但是自己的最强的杀招居然没有对眼前这个金丹修士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你到底是谁,你绝不会是个金丹修士!”“我怎么就不是金丹修士了,你自己攻击手段不行就要怪我皮糙肉厚吗?”淘淘又是一张清洁符箓取出,在她朝着自己拍过去的瞬间,一旁的玉茯苓已经一个闪身朝远处飞遁而去。她这次真的只是想给自己拍一张清洁符,根本没想去攻击到他,这家伙是被自己的符箓吓破胆了吧……给自己拍了一张轻身符,一张土遁符,淘淘一个闪身已经朝着玉茯苓遁逃的方向追了过去。前面的玉茯苓此时才感觉到不对劲,身后这个金丹修士绝对不是普通的金丹修士。明明修为不如自己,但在面对她的时候他有种深深的无力感,更预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他直觉只要自己稍有疏忽可能就真的会沦为对方的盘中餐。这种矛盾的感觉他只在数万年前的那个人身上感受到过,那只有一个解释这人和当初那人一样压制了修为。“这是你逼我的,可怪不得我!”玉茯苓咬牙看一眼身后紧追不舍的淘淘。淘淘突然感觉整个地下都震颤了起来,不只是她所在的位置,而是整个剑阵下的地面都在颤抖着,越来越剧烈。那个该死的玉茯苓到底做了什么!突然一声气急败坏的呵斥声从这一方天地传来:“络桑!你敢!”“我有什么不敢的,你眼睁睁看着我的本体被吃也就算了,现在连我分身都要命丧于此,你还在作壁上观,那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做!”玉茯苓的眼中有着疯狂。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