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兽与仙齐  >  第十四章玩我呢

第十四章玩我呢

2116 2018-09-03 10:43:37
“淘前辈,我怎么感觉这里温度越来越高了?”崇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修士到了他这样的境界,理论上是不应该会有被热出汗来的情况,但是现在他就是被热出汗来了,这里的热不是闷热,是一种流窜进身体的燥热,似乎有什么火属性的东西在悄无声息地融入到他体内。崇台想到这整个人都打了个机灵,这样悄无声息地进入自己体内,若是这些东西突然暴动,说不定会把自己的身体都给撑爆了。“把这个用上。”淘淘随手扔了两张高阶的防御符箓给崇台,这里到处弥漫着火元素,而且是等级很高的火元素,要是少量的能淬炼肉身,但是太多了那就会被少化了,崇台眼下也差不多是极限了,再这样下去就该被烧化了。“我也要被烧化了!”身后一声细若蚊蝇的声音传来,淘淘转头看一眼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生姜。“给,算是之前你那两条胳膊的报酬。”说着扔了两张符箓给身后那家伙,“虽然难吃了点。”生姜腹诽:难吃你还吃!此时的它真想呸她一脸,它会掉到这里来还不都是被她连累的,想要怼回去最后还是忍住了,至少难吃它还能安全些,要是好吃十个它都已经被啃干净了,眼下还得指着前面那人找到出去的路。诧异地看一眼生姜,一直花样作死的家伙突然就不作死了,实在有些让人意外。后面空气中弥漫的火元素越来越多,甚至朝这里飞来的飞剑都被烤化了,即使是这样这些飞剑都还在锲而不舍地涌向甬道的伸出。同样如此执着的还有作为吃货的淘淘,都已经这样了她都没放过一柄飞剑,或者说早就不是飞剑了,大多都被融成了疙瘩。咔嚓一口咬下去,一步踏出,眼前的场景不再是一眼望不到头的甬道,而是一处大殿。回头看去甬道还在那,退后一步眼前的又变成了一眼望不到头的甬道,搞半天这就是个障眼法……往前踏出一步再次出现在大殿内,此时淘淘才注意到站在不远处的两人,瞬间觉得整只兽都不好了。她走了半天就是来找这两货的吗?青元仙尊看着这饕餮满是嫌弃的脸,一挑眉戏谑道:“你的坐骑看到我们很意外呢。”“都说了我不是他的坐骑!”说着愤恨地咬了一口手上的剑疙瘩,想象着这是那只长毛鸟的肉。青元仙尊仔细瞅了一眼她手上还没来得及啃完的飞剑残骸一眼:“你把飞剑都吞了?”“不然呢,我是饕餮好吧!”在她面前飞过的吃的,哪里还能留下,除了最开始的几柄漏网之鱼,后面但凡是她看到的都吞了。流云仙尊:……青元仙尊:……而此时一直在高台养剑池中静静沉浮的剑魂突然躁动了起来。原本被分别铸入三千柄飞剑中的碧水剑残骸,如今只有零星几片孤孤单单地悬浮在高台周围,说是片都是客气的,有几块只有指甲盖打小,远远看过去都看不到它们的存在,最大的一块也就巴掌打小。剑魂从高台上飞跃而下,直接朝着淘淘的方向激射而来,显然它已经放弃了这零星几片碧水剑的残骸,选择了吞噬了大部分碧水剑的淘淘。这是要把淘淘当成飞剑融入,继续滋养还未成型的剑胎了。她堂堂神兽饕餮,不发威还真当她是软柿子啊,这么一个不死不活的剑魂居然想利用自己养剑胎。淘淘显出本体,张开深渊般的大口意欲将这道剑魂吞吃入腹,她倒是要看看是自己先把她炼化了还是它先养出个剑胎来。这剑魂似是有了灵智,知道不可为竟不敢再上前,生生在空中急停,而后一个转身朝着淘淘身侧的生姜精而去。“啊啊啊啊!为什么又是我!”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它!生姜觉得自己跟着这个大魔头过来就是做的最错误的一个决定,明知道这人有多魔性,跟着她自己从来没有得了便宜,怎么还这么记吃不记打。但是想这些都已经迟了,这道剑魂已经在它还未来得及躲闪之前没入了它的身体。淘淘重新恢复人形,看着被剑魂附体的生姜眼角忍不住抽搐,这个快温养出剑灵之体的剑魂居然附到了一块生姜上…………从符箓密境出来之后淘淘就被禁足了,禁足范围就是青云山上,原因是她把各派弟子打晕了,其中最多的自然是御剑派的。她当时光顾着隐瞒自己的身份,没想到打晕了也是麻烦,从茯苓秘境出来之后那些被打晕过的弟子就控诉她为了抢夺御剑派前辈的传承将所有进入仙尊洞府的弟子都打晕了。天知道她什么传承都没见着,倒是多带了两个累赘出来,其中一个自然是流云仙尊的老相好青元仙尊,而另一个……淘淘看一眼在山顶到处蹦跶的生姜精,把捂着鼻子的纱布又换了新的。因为她吞噬了那些炼化了碧水剑残骸的飞剑,而这生姜精被剑魂附体了,虽然最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最后这没一点元婴期妖修该有的手段的生姜精居然没被剑魂炼化,但现在的情况就是它和剑魂共生了。然后他们两个一个吞了剑体,一个和剑魂共生的妖兽莫名其妙就产生了关联,在她出来的时候连带着它一起被带了出来。对此淘淘很想吐槽,不是说当初青元仙尊能出密境是偶然,那这生姜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意外这么多?这还能叫意外吗?最让她绝望的是,自从它来了之后,这青云山顶就始终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生姜味,久久不散。她讨厌生姜!手上的纱布又有味道了……因为这漫山遍野的生姜味,淘淘只能靠着纱布捂鼻勉强度日,那两位似乎是已经习惯了这股味道,但是她实在是习惯不了,这生姜精绝对是在以此报复自己啃了它两只胳膊的仇。“我什么时候能下山啊!”淘淘都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申诉了,她实在是受不了了!“今天他们就该商量出结果了。”淘淘一下来了精神,这还是她半个月来第一次得到流云仙尊的准确答复。“出结果了我就能出去了吗?”“看情况。”淘淘:……玩我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