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兽与仙齐  >  第二十四章一点都不想听

第二十四章一点都不想听

3087 2018-09-17 10:36:42
近日流云仙尊这院子扶摇派弟子来来去去好不热闹,美其名曰向仙尊“求教”。重点在于,来这“求教的”大部分都是女的!活了数十万年的开山老祖重新出现在扶摇派,这对于很多扶摇派弟子来说都是陌生又遥远的。那时候在他们眼里仙尊还是高高在上不可亲近的,直到这青云山顶被青元仙尊搞得有了些烟火气才有弟子小心翼翼地跑来向流云仙尊求教。作为扶摇派的开山祖师,门下弟子如此上进自然要指点一二,结果这弟子回去之后一举突破,后面的事情便已经可以想见了。所以这阵子流云仙尊都很忙,忙到已经没时间管淘淘的口粮,她已经好久没吃到流云做的好吃的了。淘淘觉得就这么几天,她整个兽都清瘦了许多。一声叹息,无语望天!“哟,坐骑,被你家主人遗弃了啊!”看一眼蹲下身盘膝坐在自己身边,没有一点仙尊该有的样子的某只杂毛鸟:“你不来嘲笑我会死吗?”“不会啊!”淘淘:……既然不会那你赶紧滚出我的视线啊!见淘淘不理自己,青元仙尊立马抛出诱饵:“你不是要去找那只缺尾巴的狐狸嘛,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出去?”“你会这么好心?”被打击到地淘淘没有再去倒腾狐妖的画,不过寻找狐妖地事情却一只都没放下。“我这不是无聊么,还有就是想看看被你画成那样的狐狸到底长成什么样,也好客观地评价一下你的画作品质,你说是不是。”“呵呵!”信你那就有鬼了。“不开玩笑,走不走,我正好要去御剑派一趟,顺路带你去找找那只狐狸。”“不去!”这边就有个女妖精天天围着流云仙尊转,她哪里还有功夫去找什么狐妖!淘淘瞪着对面的女修,这个叫琼华的已经在这里呆了两天了,完全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她现在看着这人特!别!不!爽!“你说你还留在这里干嘛呢!瞧瞧人家两,再看看你自己,知不知道这时候最应该做的是什么?”“什么?”淘淘想了一下道,“眼不见为净?”青元仙尊拍了拍淘淘的肩膀一声叹息:“不,是人贵有自知之明。”“不好意思我不是人。”就知道这杂毛鸟嘴里吐不出好话,这绝对不是青鸾,这就是只乌鸦!“兽也该有自知之明。”“如果不是打不过你,我真的会打死你的!”“你打不过我的!”青云仙尊妖孽地脸上笑的一脸菊花开地欠扁模样,“做人现实点别老想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了,不可能实现的。”淘淘:……总有一天她要打爆这只杂毛鸟的头,让他知道心有多远梦想就能飞多远!“我和你说做人就要含蓄点,做女人就更要含蓄了,你看你,居然直接搬来和人家呆在一个屋檐下了,流云看你还不就和看这里的家具一样稀松平常,什么神秘感都没了,自然就忽视你了。”“是你让我住在这里的。”她还记得这人说自己是流云的坐骑没有地方留给她,让她来流云这蹭着住的。虽然自己不是流云的坐骑,可既然人家都这么安排了她也就懒得去折腾了,左右不过是个打坐的地方。她如此善解人意,结果现在居然被这只杂毛鸟说不含蓄!“咳咳,我说你就来了吗?做人有点主见好吧!”淘淘觉得她选择和他说话就是做的最错误地决定,这个人就该彻底无视,没事去理他干嘛,闲得慌呢!“哟,生气了啊!”青元仙尊推她一下,却见她直接背过身不去看他,轻咦一声,“小东西还真生气了啊,气性越来越大了,你说你只饕餮不是应该海纳百川嘛,怎么心眼儿这么小。”“你们不是说让我学着做人嘛,我正在学习!”“做人就是要小肚鸡肠?谁教你的?”“自然是你们!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就只会要求我怎么做,还说什么这样做才像个人,别化形了还和妖兽似的!”淘淘努努嘴示意青元仙尊看向流云仙尊的方向,“这就是你说的做人要矜持?要含蓄?要知道羞耻?”就欺负她一个妖兽没做人的经验就胡乱编着由头糊弄自己。“咳咳!”青元觉得这饕餮越来越不好糊弄了啊,没有以前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好玩了,“她这样不矜持,所以流云才不会喜欢她的。”“为什么要他喜欢?”淘淘奇怪地看他一眼,“我只要他给我坐吃的就行。”而眼前这个女修已经影响到了她的口粮。“得!我刚才都是瞎胡扯的。”青元仙尊抚了一把自己绝美的脸,和这智障妖兽在一起久了他都怀疑自己的智商下线了,他怎么会觉得这蠢饕餮会对流云有意思,就算有意思也只是对人家的手艺有意思。“我有点难受!”突然淘淘地脸色一变,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紧接着几道剑意从她体内流窜出来,继而越来越多将她周身的空间都削地动荡起来。流云仙尊已经一个闪身上前将人从地上抱了起来,暂时将她周围的空间封锁,若是再这样下去必然会引起周围空间更大的动荡,甚至产生空间裂缝把淘淘卷进去。“怎么回事?”将淘淘的情况暂时稳住,流云仙尊转头看向青元仙尊。“别看我啊,我也不知道!”直到被流云仙尊看的发毛才道:“我看有可能是被她之前吞噬的那些剑意反噬了。”“之前一只没事怎么现在就反噬了?”“那就问你们了,她是不是吃了什么奇怪地东西了?”流云仙尊首先想到地便是那个被淘淘吞了的狐妖元神,怕是那狐妖元神在淘淘地吞噬空间干了些什么,流云仙尊是被淘淘吞进去过的,他很清楚淘淘体内其实就是一个空间,只是这个空间的壁垒会散发出他所不知道的腐化物质,被淘淘吞吃的东西其实就是在那处空间内被慢慢腐化最后被淘淘吸收成为她的能量。他早该想到的,狐妖的元神即使被吞吃了也不会立即死去,剑意的暴动必然是狐妖的元神在淘淘体内做了什么。那是不是只要自己进入淘淘腹中的空间解决了狐妖的元神就没事了,这个想法在脑海中浮现,继而马上被否决了,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等那元神被解决了,淘淘也就剩半条命了。淘淘捂着自己的肚子难受地哼哼唧唧,恨不得就这么找个地方钻进去,等这一波的剑意退去,她整个人似是过了一遍水:“我是不是又吃坏肚子了?”“都说了让你别乱吃东西!”流云仙尊轻叹一声,轻轻抚着她的背,一股温和的能量慢慢在她体内游走,腹部的疼痛也缓和了许多。“我都难受死了,你还凶我!”淘淘觉得这世上没有饕餮比她更可怜了,说着就要拉一边地青元仙尊,“杂毛鸟,快想办法啊!”“杂毛鸟?”青元仙尊不敢置信地指了指自己,这称呼确定是在叫他?他堂堂神兽青鸾居然被叫成“杂毛鸟”!淘淘:……她居然浑浑噩噩地把在心里吐槽青元仙尊的称呼给叫出来了。流云仙尊道:“这时候还有心思计较这个,你要是有办法赶紧说出来。”“我能有什么办法?”就算有办法也不想说出来了,更何况他真的没有办法,“不然你和我去御剑派问问那些剑痴有什么法子,对付剑这种东西他们最在行。”“啊啊啊啊!”突然从地底下传来一阵哀嚎,然后就看到一块生姜砰地一声砸在了淘淘身上。淘淘身上原本平息的剑意又开始躁动起来,一股脑的往生姜那边涌过去:“啊啊啊!我要被活剐了,仙尊救我!救命啊!”它明明在地底下睡觉来着,突然身体就莫名其妙不受控制,一路朝着这边钻过来,它好想死啊!也比在这被千刀万剐来的舒坦。哦,剐它地不是刀,是剑!但是还是一样疼啊!“你没事跑来干嘛!”淘淘也很绝望,这生姜一出现她体内的剑意突然疯了一样,刚才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现在她感觉自己要被万箭穿心了。“你以为我想啊!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啊!啊!啊!好疼!!!我要、要、要死了!”生姜感觉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怎么能这么疼,这肯定都是它体内那个剑魂闹出的幺蛾子!赶紧滚出它的身体啊!生姜精觉得自己作为一块生姜已经承受了一块生姜不该有的痛,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体内挤着一个外来者,它之前都已经开始接受它了,反正那家伙在和不在也没见有什么差别。但是现在生姜精发誓,一定要把这个剑魂赶走,它一分钟都不想再和这家伙挤在一个身体里了!突然一直静静地站在一旁的扶摇派长老琼华开口道:“仙尊,弟子有一个想法不知可不可行。”淘淘觉得这女的出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主意,至少肯定不是她乐意接受的主意:“肯定不行的!你们两个老怪物都没好主意,她能有什么好主意!”“说来听听。”说来听听?她一点都不想听!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