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十章

第十章

3524 2018-08-02 09:00:07
在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脑海中仿佛有一些残缺而模糊的场景碎片一闪而过,是她站在电梯前面,门开了,罗明走了出来,微笑着跟她打招呼……  这不是昨天晚上发生的吧?昨晚她记得自己出了办公室,等电梯的时候都快睡着了,下楼被夜风吹了才清醒点儿,中间没遇见罗明啊。  可能是记忆残留,毕竟一个部门的同事,这种公司门口的相遇再日常不过了。  欧阳嘉如是想着,看着小助理掩盖不住的失望眼神,难得开了句玩笑:“怎么,我没遇见鬼,你失望了?”  “没有!”小助理立刻撇清,“就是想八卦一下嘛,啊,如果你当时也在的话,鬼说不定就不会出来了!听说鬼怕阳气,人多的地方从来不出现的。”  “好啦,不要为以后晚上不想加班找借口,科学的世界观懂不懂?唯物主义懂不懂?还大学生呢。”欧阳嘉失笑,“我经常一个人加班到很晚,怎么从来没见过鬼?”  小助理急得‘嘘’了一声,就差上手来捂她的嘴,一脸紧张地说:“可不敢这么说!一般电影里,这么说完了之后,马上就能……咳咳。”  欧阳嘉撇了撇嘴,指着窗外的太阳:“大白天呢!好了,别扯这些闲话了,帮我换杯咖啡,谢谢。”  “好的。”小助理明显还没聊尽兴,一脸不过瘾不满足的空虚样子拿着她的杯子出去了。  欧阳嘉无奈地看着她的背影摇摇头,左手手背又突如其来地痒了起来,她一边不由自主地去挠了几下,一边扬声道:“你有风油精或者薄荷膏吗?我被蚊子叮了一下。”  “有的!马上来!”    这一天平静地过去,office有鬼的传说并没有给写字楼的诸位白领造成什么困扰,大家也就随便一听,过了下班时间依然留在办公室加班的人比比皆是,灯火通明,要到十点之后才会逐渐熄灭。  又过了两天,罗明脸上的红色痕迹终于消得差不多了,整个人又恢复了从前那谈笑风生指挥若定的样子,仿佛之前的狼狈不复存在,周五例会上出现在大家面前的还是那个精英金领本杰明。  只是,坐在长桌那头的欧阳嘉总觉得,罗明看向她的目光带着不怀好意,似乎是——憎恨。  小助理不安地缩了缩身体,在她耳边低声说:“蕾娜,我怎么感觉主管老在看我们?”  欧阳嘉还没说话,罗明已经用手不客气地一指,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冷冷地说:“开会呢,有的人,自觉一点好不好?”  小助理赶紧低下头,说了句:“不好意思。”  可是罗明并没打算放过她,越发声色俱厉地说:“上班时间!不要搞那些乱七八糟的私人事务,自己的工作做完了吗?上班不干活,到了六点就报加班,干什么?就眼红那点加班补贴和回家的车费能报销?能不能别这么贪图小便宜!活得像个人样儿一点!别浪费自己的时间,也浪费别人的生命,这等于是在谋杀!”  与会的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罗明近乎大发雷霆,互相交接着眼神,似乎在问:“他发什么疯?”  小助理已经涨红了脸,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去,眼看就要哭出来了,欧阳嘉面无表情地坐着,不知为何,她觉得罗明今天这一通指桑骂槐是冲着自己来的。  “主管?”部门里年纪最大的一位男士试图转移话题,轻声说,“要不我先说一下我这边的项目进度?”  罗明意犹未尽地瞪了全场一眼,硬邦邦地说:“成天瞎胡搞,你们能做出什么成绩来?今天的方案,全部驳回!周一给我交新的上来。”  这一下可是晴天霹雳,排在后面还没来得及发言的各组纷纷耐不住,站起来七嘴八舌地劝阻,罗明铁青着脸坐在长桌尽头,越劝越放狠话,简直换了个人似的,油盐不进。  欧阳嘉却没有上前,她有预感,今天自己不管说什么都是无济于事,只是好奇怪啊,什么时候得罪他了?看样子得罪得还不轻,毕竟罗明一向还是愿意保持道貌岸然的表象,没有像今天这么气急败坏过。  啧啧,不会真撞鬼了吧?  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意外地看到未读信息,打开看了一眼,她站起身,对小助理说:“你先回去。”就施施然向办公室门口走去。  这边罗明被几个人轮番恳求,表情似乎有些缓和,说话的口气也放得有商有量,他偷眼一瞥,看到欧阳嘉旁若无人地向门口走去,又沉下了脸,怒斥道:“欧阳经理,会还没有开完,你想去哪里?”  “不是说提出的方案看都不用看就驳回吗?那我回去再准备。”欧阳嘉心平气和地说。  她越平和,罗明就越看不顺眼,气哼哼地说:“这就是你的工作态度?从美国总部和香港镀金回来的人,果然不一样,很好,我算是见识到了。”  他指了指旁边的桌子:“那我改主意了,你留下来,详细地跟我说说,这次银行并购案,你打算从什么地方入手,又打算采取什么样的方式,现在资料整合到什么程度了,打算申请多少融资基金。”  “抱歉,现在不行。”欧阳嘉简单地拒绝。  罗明勃然大怒,内心又有一丝窃喜‘今天就让你这个小娘们知道知道我的厉害!’,冷笑道:“怎么?不想干了是吧?”  “那倒没有。”欧阳嘉拿出手机对他晃了晃,“派出所要我马上过去协助一桩案件的调查。”看着罗明隐含着厌恶与恐惧的眼神,欧阳嘉很认真地问:“可以吗?”      再度来到普阳街派出所,欧阳嘉不意外地看到了杨可,显然也通知他了。  杨可看见她,表情有点尴尬,仿佛想起来那天吃烧烤的场景,但很快就振作起来,一如既往地迎上前来,担心地问:“你还好吧?”  “放心,不管什么消息,我挺得住。”欧阳嘉向他保证。  杨可想说什么,又咽回去了,试探着把手放在她肩膀上想要拥她一起前行,手指刚刚碰到,欧阳嘉冷淡地瞥了一眼,他又怂了,立刻缩了回去,四下张望着,干巴巴地说:“先别自己吓唬自己,没事的。”  负责这个案件的警官接待了他们,表情不大好,直截了当地说:“血液鉴定结果出来了,是潘教授本人的,出血量大概在八百到一千毫升之间。”  “八百到一千啊?”杨可念叨着这个数字,转头安慰欧阳嘉,“没事的,我懂,这个失血量,还不到致死的程度。”  欧阳嘉配合地点点头。  警官似乎有点不忍心,咳嗽了一声才继续说:“现场太乱,重要部分的指纹我们都采集过了,基本都是潘教授的,偶尔也有你们两位的。”  “我们……”杨可干笑道,“我们总不能是犯人,对吧。”  警官也笑了:“亲属作案,熟人作案,也是占很大部分的。”  杨可不敢说话了,在心里愤愤地DISS了一句:投诉你啊!  警官大概觉得欧阳嘉作为亲女儿,态度又端正,于是把谈话重心转向了欧阳嘉,慎重地说:“还有一个发现,我们在防盗窗的破口铁丝上,采集到了潘教授的血液。”  欧阳嘉吃惊地看着他,杨可比她还惊讶,直接嚷嚷了起来:“不可能!他是个老人!面对强盗进门,最明智的做法是报警,保全自己,而不是自己赤手空拳去追赶逃跑的贼,何况……不是刚才还说失血一千毫升吗?”  如果潘教授真的能在这个年纪,失血一千毫升的情况下,还能勇猛地追小偷追到跳下三楼,简直是个传奇了。  “小伙子,别这么武断地下结论。”警官叹口气道,“你们就没想过,潘教授也许不是自愿离开的,而是被带走的呢?”  “绑架啊?”杨可喃喃地说。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的。”警官问欧阳嘉,“你作为受害者的独生女,这几天接到什么电话没有?一定要照实说,不要有什么顾虑,如果真的是绑架案的话,我们警方会不惜一切代价,救出你父亲的。”  欧阳嘉茫然地摇摇头:“没有。”  “那……你父亲生活中有什么结怨的人,或者是有过争执的人,总之是有可能对他怀恨在心的人?”警官循循善诱。  欧阳嘉为了抑制自己双手的颤抖,不得不把手掌摊平放在桌面上,眼睛注视着警官,轻柔而坚定地说:“我不是很了解我父亲,但我敢保证,没有人恨他能恨到做出绑架这种事来。”  毕竟最恨他的,也许就是自己的母亲了,但她现在身在大洋彼岸,过着有夫有子,一家团聚的幸福生活,哪有这个美国时间跑回中国来绑架离婚二十几年的前夫玩儿。  她白皙到血管清晰可见的左手背上,一个略深粉色的小凸包清晰可见。  “那,财物方面呢?”警官换了个方向又问,“潘教授的财产情况你们清楚吗?有没有大数目的额外收入?”  这点欧阳嘉完全没关心过,是杨可回答的:“没有,他一屋子的石头就是他的全部财产了,可是警官你也都看见的,小偷根本不感兴趣。”    经过了一轮询问,还是毫无所获,等他们从派出所出来,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天边还有一抹夕阳的余晖,大街上是熙熙攘攘急着回家的车流人群。“饿了吧?”杨可征询欧阳嘉的意见,“咱们吃饭去?”  “算了。”欧阳嘉把自己的左手背在他面前晃了晃,“看见没,跟你吃了一次烧烤,被蚊子叮的。”  杨可傻眼了,自言自语地说:“连蚊子都跟我作对!?”  自己在老婆那里的印象分,是一扣再扣啊!  “我回去了。”欧阳嘉看见他站在原地发愣,不禁摇摇头,掏出手机准备打车,却被杨可制止了,表情带着点难得的认真:“嘉嘉,我有点新发现,耽误你点时间,我们再去一趟爸爸家。”  欧阳嘉被他拉着上车的时候还有点迷糊,等明白过来已经不能反悔了,哀叹着这半天时间又搭进去了,今晚不知道能不能在三点之前回酒店。  十五分钟之后,他们又回到了302门口,经过两天的清理,这里已经跟周围没什么两样了,丝毫看不出前几天发生过恶性的入室抢劫案。  杨可深吸一口气,指挥道:“现在我们来做一次现场模拟,你那天上了楼之后,都发生了什么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