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3150 2018-08-10 09:05:30
 欧阳嘉茫然地看着他,不由自主地顺着他的视线,也看向了自己的左手。  她那只白皙光滑,柔肌如玉的左手背上,不知什么时候,中间位置多了一个像是被蚊子叮过的大包,颜色淡红,中间凹陷,周围鼓起。  但没有人会真的认为这只是一个蚊子包。  因为沿着这个红色的包,呈放射状向四周发散着对称性的粗细线条,像星芒一般,完美地覆盖了她整个左手背,而且微微凸出皮肤表面,和正常肤色界限分明,绝非有人恶作剧用笔画出来的。  “这是什么?”她喃喃地问道,忍住了一声近在喉头的尖叫。  作为一个成年人,尖叫是没用的,她必须要面对现实,解决问题,一直都是如此……但她敢发誓昨天手上还没有这东西!是怎么一夜之间冒出来的!?  两人面面相觑,杨可艰难地咧了一下嘴,没话找话地说:“老婆,我娶你那时候你怎么没说你还是EXO的行星饭呢?!”    水声哗啦啦,欧阳嘉在洗澡。  女人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杨可想着,天都快塌下来了,她第一时间居然还是要洗澡。  他坐在一团凌乱的床边,脑子一团乱,一时竟无法分辨‘老婆有短暂失忆症可能精分’和‘老婆手背上长了个奇怪的标记’哪一个更紧急点需要优先处理。  前者的话,应该去看医生吧?也许是压力过大导致的精神问题,需要心理疏导,后者的话,还是应该去看医生吧?说不定做个手术切了就好了。  但是,有什么皮肤病是一夜之间发作,还发作得这么‘精准’的吗?切完之后,复发怎么办?不不不,应该先想到,切掉整个手背的皮肤的话,那这只手还能看吗?欧阳嘉可是个一丝不苟的讲究人儿,一切都爱尽善尽美的。  现在上淘宝买手套还来得及吗?  作为一家之主的男人,真是操不完的心啊!  他想得出神,没注意到水声已经停了,欧阳嘉裹着睡袍,用大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出来,昨夜那浓艳的妆容都卸掉了,一张清水脸干干净净,皮肤白里透红,看上去就像个水蜜桃一样,很招人去咬一口。  但是‘水蜜桃’脸色冷峻,一脸随时要跟人殊死搏斗的模样。  欧阳嘉在大床的另一侧坐了下来,尽管已经在洗澡的过程中把昨晚的记忆重新捡起来捋了一遍,大致了解得差不多了,但是亲眼看到完全不是自己审美的内衣,松糕鞋,还是打击颇大,几乎不能直视。  她昨晚就穿成这样招摇过市来着?还去蹦迪?还被杨可看见了?他当时一定以为自己疯了吧!?  “嘉嘉,放心,有我呢。”看她不吭声,杨可提起精神,大包大揽地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一起面对!”  欧阳嘉保持沉默,使劲地擦着头发,杨可看不过眼,起身去找吹风机,嘀咕道:“放哪儿了呢,我记得收起来的。”  “呵。”欧阳嘉冷笑了一声,“还不长记性?你所谓的‘收起来’就是这辈子都别想找到了。”  “哪有,你不在家,我又用不着那玩意儿,一定好好地收在什么地方了。”杨可反驳着,在客厅的柜子里一通翻找。  欧阳嘉也起身,去衣柜里找自己留下的衣物,要她穿着这一身出门,打死她也做不到。  等她终于翻到了,杨可两手空空地回来,臊眉耷眼地说:“嘿嘿,还真没找到……我帮你擦吧。”  欧阳嘉一声冷笑:“杨可,我说什么来着,你是个自己的生活都不会打理,得过且过的懒鬼,动不动就把家里弄得一团糟,什么东西随手一丢就找不到了,我不在的时候你多久没收拾屋子了?这和你读大学的时候有什么区别?你自己就没点反省吗?”  “啊!”杨可陡然想起来了,一拳砸在手心里,“我想起来了!大学时候那个吹风机还在!我给你找去啊!”  他一溜烟地跑出了卧室,只剩下欧阳嘉对着天花板生闷气。  这次他倒是一击即中,不到三分钟就拿着一个‘29包邮’的粉红色吹风机跑了回来,喜滋滋地说:“还能用,来,你坐下,我给你吹头发。”  欧阳嘉心力交瘁,实在也不想再开辟战场,顺从地坐到了床边,杨可在床头柜后面找到了插座,按动开关,还在自己手上试了试,确定温度之后才移动到她头上,来回细心地吹着。  他全神贯注,欧阳嘉是懒得说话,室内一时充满了难得的宁静,只有吹风机的声音在嗡嗡地响着。  “有点像我们刚结婚,刚搬进这屋子来的时候了。”杨可抓住机会忆往昔,想走温馨路线软化老婆的心,“你还记得吗,那时候你早上洗了头,也是我给你吹头发。”  “是啊,为什么洗头你不记得了吗?因为每天早上我要上班,所以能准时起来给你做早饭啊,煎蛋煎香肠煎培根弄得一头都是油烟味。”欧阳嘉淡淡地说。  杨可假装没听懂,非常谄媚地说:“是啊,老婆大人做的爱心早餐真是好棒棒!我一直都非常感激呢。”  “别拍马屁了。”欧阳嘉对面前的空气做出一个讥讽的笑脸,“现在我没那么好骗了,再想吃早餐,下楼买去!”  “是是是,现在跟过去不一样了,以后你要上班,早饭都归我做,我承包了。”杨可很豪爽地拍胸脯。  欧阳嘉嘴角一翘,还想说点什么嘲讽的话,但是暖风柔和地在头发上吹拂,距离恰到好处,他轻轻抓起自己秀发仔细分开的手法又是那么温柔,有那么一秒钟,她决定暂时不刻薄。  终于,湿头发吹完了,欧阳嘉伸手拢了拢,还算满意,站起来冷冰冰地说:“请你回避一下,我要换衣服。”  “这还回避啥呀,我们老夫老妻……好的,我在门口,有什么事就叫我一声。”  杨可一步一步后退,直到卧室的门擦着他鼻子关上,急忙转身捧着手机查询医院,查来查去还不忘记高声征询老婆大人的意见:“媳妇!咱们先吃早饭再去医院吧?还是先不吃?免得到时候要检查得空腹什么的。你说是先去哪个科啊?我觉得吧,还是先去心理咨询一下,外科那血糊啦的,你看了心理压力再增大,不好。”  欧阳嘉正对着镜子穿衣服,尖俏的指尖灵活地沿着衬衫边缘一粒粒地扣上云母扣,掩去里面的肌肤,刚洗过澡,左手背上淡红色的星芒印记吸足了水分,颜色变得更加娇嫩,水灵灵的。  像一朵绽放的花一样。  她模模糊糊地想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她这么想的时候,忽然看到那些对称的线条动了一下。  随即她就被杨可大呼小叫的声音干扰,皱了皱眉,再定睛一看,什么都没有,星芒标记好好地在那儿,标准得像是用量角器和尺子画出来的。  换好衣服和鞋子,欧阳嘉就出门了,杨可屁颠屁颠跟在后面,小心翼翼地确认:“先去哪个医院?我觉得外科这会子人多,咱们先去脑科医院看看,我查过了,有好几个专家今天上午都有门诊。”  欧阳嘉径直走进电梯,抱着手臂,看着不停闪烁的广告,杨可一路嘚嘚,终于被她冷硬地打断了:“我先回公司一趟。”  “什么?!”杨可大惊,“媳妇!工作虽然要紧,那买卖也不是咱们自家的,没必要这么上心啊!自己的身体重要,请一天假又能怎么样了,其实要我说,不如——”  欧阳嘉黑黝黝的眼睛转向他,冷笑着说:“不如辞职是吧?杨可,你真心话终于说出来了啊?”  “没有没有!哪能呢!”杨可立刻赔笑,“我是说,不如请个长假,好好休息一下,你这个……暂时失忆的毛病啊,也许是心理压力太大造成的,你那个工作性质决定的嘛,我们可以先停下来休息休息,看看路边的风景,然后再继续走人生之路。”  “我怎么觉得你大学毕业之后就一直蹲在路边看风景,看了足足四年也没动窝呢?”  “所以这次你也可以停一下子嘛,放心!我会养家糊口的,除了理财的收入和房租,等你病情缓解了,我马上去找工作!”杨可信誓旦旦地保证着,“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时候电梯门开了,欧阳嘉翻了个白眼,率先往外走去,杨可紧跟在后面:“媳妇!给我一次机会嘛!”  “不了,我从不依靠别人,怕一停下,就再也站不起来了。”欧阳嘉头也不回地拒绝。    最终杨可还是当了个司机,开车把欧阳嘉送到了环球广场楼下,他不放心地探头叮嘱:“这里停车场太贵了,我把车停在对面巷子里,你等一会儿我陪你上去吧。”  “不用了。”欧阳嘉回头看了他一眼,“谢谢你送我过来,我可能要花点时间,你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吧。”  这句话听起来不大吉利啊,杨可陡然紧张起来,赶紧笑道:“我哪有什么正经事!我纯粹就一‘无事忙’,等太太下班这才是正事,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的!”  欧阳嘉觉得莫名其妙,也不再理他,转身就走,还听到杨可在后面直着脖子喊:“老婆!记着啊!我在对面巷子等你,你可一定要来。”  脑壳有包!?欧阳嘉纳闷地想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