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3564 2018-08-09 09:24:00
欧阳嘉模模糊糊中,听见了窗外清脆的鸟叫声,意识从脑海深处不情愿地往上浮起,奇怪,她记得青桐酒店中庭花园里没有养鸟啊。  浑身暖洋洋的,头脑也是经过充分睡眠后的清爽,浑身没有一处不妥帖,真是很久没有睡过这么畅快这么满意的一觉了……昨天加班到深夜居然没有失眠,也是难得了。  清醒逐渐占据了她的身体,虽然还很贪恋这种温暖而舒适的感觉,她还是慢慢地睁开了眼,眨了眨。  然后,室内就陡然炸裂出一声尖叫,振聋发聩!  “怎么了!怎么了!?”杨可从床上一个弹跳就蹦到了床下,晕头转向地试图搞清楚状况,“地震了吗!?快快快!窗口在这边!”  看着他完全不加遮掩的身体,流畅的线条,肌肤上还残留着可疑的红印,惊魂未定的欧阳嘉忍不住,又放声大叫了起来:“啊!!!!!”  杨可被她叫得更加心慌意乱,但还是敏锐地觉察出周围并无异样:没有地震,没有火灾,没有小偷……卧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当然,要是欧阳嘉再这么尖叫下去,可能物业马上就要赶来干涉了。  他先扑过去把窗户关上,勉强阻挡一下声波的外放,然后转过身来,手足无措地看着半坐在床上,抱着被子,闭着眼,不顾一切尖叫的欧阳嘉,大喝一声:“住嘴!”  欧阳嘉被他这突然的一声给震慑住了,顿时没了声音。  杨可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张开双手,在原地绕了一圈,没脾气地往床边走,小心翼翼地问:“亲爱的,你怎么了?大清早起来就这么激动可不好。”  欧阳嘉闭着眼,一个劲地深呼吸,仿佛不能接受某些事,在麻醉自己一切都是幻觉。  她做好心理准备之后,再度睁开眼,立刻杨可纯洁如初生状的身体就无遮无挡,大大咧咧地充满整个视野,刚才做好的心理建设立刻化为泡影,她头发几乎都炸起来,随手抓过一个枕头向着杨可扔了过去,怒吼道:“流氓!穿衣服!”  “啊,好好,穿衣服穿衣服。”杨可从善如流,立刻从地上捡起T恤和牛仔裤,手忙脚乱地往身上套,套进去一条裤腿才想起来,“不对呀,我们是合法夫妻啊,这是自己家里,怎么给你搞得好像通奸一样?”  “住口!”欧阳嘉气得浑身哆嗦,她也不是无知小女孩,稍微一感觉就知道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看杨可的眼神简直恨不得冲上去剁了他的某个部位,“你这个流氓!禽兽!居然想出这么下流的手段来对付我,现在什么年代了?2018年了!你以为耍手段让我和你再睡一觉,我就不能和你离婚了吗!?”  杨可吃惊地张大嘴巴,看着自己昨天夜里还柔情蜜意的老婆大人突然化身母老虎,凶悍得想要吃了自己,几次想开口申辩都插不上嘴。  “我告诉你,杨可!不管你干什么,我都不会改主意的!”欧阳嘉怒发冲冠地丢下最后通牒,“以前是给你脸了是吧?照顾到你作为大男人的面子,话都不敢直接说,今天我就清清楚楚地让你知道,我,欧阳嘉,就是看不起你!你这个没上进心的懒鬼!废物!垃圾!我当年瞎了眼才会嫁给你!”  她的声音在室内袅袅回响,犹如一记一记的闷雷,炸得杨可脑子轰轰作乱,他站在原地,单腿,像一只被雷劈傻了的呆鸟。  到底怎么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他被欧阳嘉按在墙上亲吻的时候心里喜悦得像吃了蜜,觉得这下总算雨过天晴了,虽然有点对不起岳父,但他这次出事,歪打正着地让他们的婚姻关系走回正轨,他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让老婆刮目相看。  怎么一觉睡醒,天就变了呢。  “我……我……”他嘴唇发干,想说话又说不出来,只能舔了舔。  这个‘猥琐’动作被欧阳嘉视为挑衅和调戏兼有,气得更狠了,顺手扯过被子裹住身体,抬腿下了床,左右寻找着自己的衣服,一边放着狠话:“别过来,我警告你,婚内强奸也是强奸,你等着,别逼我报警,我现在是六亲不认!”  “看出来了。”杨可苦笑,“但是,你总得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解释个屁!”欧阳嘉粗鲁地一撸长发,看见地板上凌乱的属于自己的衣物,又开始大怒,“我的内衣呢!我的皮带呢!我的鞋呢!你个王八蛋!”  她突然一弯腰从地上捡起一个黑色的筒状文胸,转身朝着杨可就扔了过来,怒火烧红了双眼:“这他妈又是谁的!?你和哪个野女人在这张床上睡过,东西都不知道收拾?!杨可!你还算个人吗?外面有人了还不肯跟我离婚?”  杨可惊呆了,叫起撞天屈来:“老婆!你怎么了老婆!这是你的啊!哪有什么别人!这就是你昨天穿的一身啊!”  “放屁!”欧阳嘉咬牙切齿地说,“我从来不穿黑色内衣!嫁给你四年了,你连这都不知道!?”  “不,等等!等等!”杨可不顾自己只穿了一条裤腿的囧态,一蹦一跳地捡起那个文胸,“这就是你的,我昨天亲手从你身上——哎呦!”  已经急红了眼的欧阳嘉从地上捡起一只松糕鞋,直接扔到了他头上。  杨可一手捂着头,剧痛之下,也不兜圈子,发出了直斥灵魂的质问:“你昨天是怎么来的,真的不记得了吗!?”  欧阳嘉一愣,神色恍惚起来,她昨天……最后的记忆就是留在公司加班,当时情绪非常好,头脑也很清醒,一切进展得很顺利,所以她决定一鼓作气,把计划书做出个大概来,为了中间不受干扰,她起身去上了个厕所。  然后呢?她一手扶住额头,皱眉往脑海深处搜寻着记忆,进了厕所,外面有人洗手……接下来的事她就不记得了。  但是没关系,一定是杨可干的!  她放下手,严厉地说:“你到公司去堵我了?那个厕所里的女人是你买通的?”  杨可比她还要惊讶:“什么厕所里的女人?”  欧阳嘉冷哼一声:“不然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杨可,我警告你,这是绑架!犯法的!”  “喂喂喂!”杨可急出一身冷汗,结结巴巴地说,“别造谣啊!熟归熟一样告你诽谤,谁绑架你了,我昨天去了河边酒吧街,因为我得到情报说秦东升经常出入三星堆,昨天还去过。”  “你神经病啊!”欧阳嘉忍无可忍地嚷道,“三星堆在广汉!他去博物馆跟你去酒吧街有什么关系?杨可你嘴里还有句实话没有了?”  杨可真觉得自己是在鸡同鸭讲,他急得连说带比划,磕磕巴巴地解释:“三星堆是一个酒吧,酒吧老板是个退休的社会哥,秦东升是他外甥,嗯,法律上没关系的那种,然后皮老板其实是你爸爸的遗产受益人。”  欧阳嘉翻了个白眼:“皮老板又是who啊!?”  杨可这下真的惊住了,他观察着欧阳嘉,确认她没有一丝一毫在伪装,是真心实意地反问:“嘉嘉……你怎么了?皮老板就是三星堆的老板,昨天晚上我们见过的啊。”  “昨天晚上!?”欧阳嘉震惊了,“在哪儿?”  “在三星堆啊!”杨可简直要抓狂了,“哦,不是广汉那个博物馆,是河边一个叫三星堆的酒吧,我一进去就看见你了,在舞池中央扭得那叫一个欢,我进去拉你,你还不肯出来呢。”  “放屁!”欧阳嘉口出恶言,“我这辈子都没去过酒吧蹦迪!”  杨可深吸一口气,指出问题所在:“但我就是从酒吧把你带回来的。”  “这不可能!”欧阳嘉断然否定。  “我本来想送你回酒店,问你回家不,你说‘也不是不可以’。”  “造谣!污蔑!”  “然后一进电梯,你就把我按在墙上亲,我挣都挣不开。”  “扯淡!”  杨可终于忍不住了,一声大吼:“反正我就是说什么你都不信,一口咬定是我迷奸了你是吧?没想到在你心里我是这种人,行!不是说报警吗?报啊!打110!告我啊!到时候调监控出来,你可得认账!”  他蹲下来,从一大堆杂物里找到自己的手机,赌气地扔向床上靠近欧阳嘉的那一侧,“现在就报警!让警察蜀黍来证明我的清白。”  “你以为我不敢吗?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满嘴胡说八道,为了推卸责任,瞎编故事,往我身上泼脏水。”欧阳嘉同样毫不示弱,“你以为我顾忌自己的名声会隐瞒这种事?错了!我欧阳嘉又不是罪犯,我怕什么!”  她伸手去够杨可丢过来的手机,就在这时候,有什么东西在眉心靠后的位置突然‘膨胀’了一下,那感觉,像一颗种子发芽,像一只小鸟破壳,带着丝丝疼痛,但更多的是一种新生的喜悦,难以言喻的满足感。  伴随着这种感觉而来的,是从脑海深处骤然被揭开的一组记忆,本来隔着一层膜,深深地隐藏着,在这一刻,隔膜不见了……  欧阳嘉张大了嘴巴,她清清楚楚地在自己脑海里看到了杨可嘴里说的那些事,之前完全没有任何印象的, 现在却如此清晰,好像真的发生过一样。  三星堆酒吧四壁上的巨大青铜面具,乱射的七彩灯光,舞池里那些扭动身体跳舞的男男女女,和自己挤挤挨挨的,鼻子里似乎都还残留着浓烈的各种香水混合味……  她跟着被两个黑西装的壮汉架起来的杨可往后面走,杨可一直执拗地扭头看着她,大喊大叫,让她快走。  然后到了一个小小的庭院,竹椅上坐着一个中年人……  这不是杨可编造的故事,是真实发生过的!是她亲身经历的一切!  但这不可能啊!她明明好好地在公司加班,一心只想在上班之前做好这份计划书,中间只是出去上了个厕所,怎么就突然出现在河边酒吧街,还穿着那样的衣服在里面蹦迪呢?  她敢发誓在今天之前,在杨可说出那个名字之前,她从来不知道河边酒吧街还有个三星堆啊!  “这不可能……”她颤抖着说。  杨可看见她脸色煞白,浑身哆嗦,长发凌乱,意外地有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完全不像刚才那只张牙舞爪的母老虎,心早就软了,不接受教训地往前凑去,嘴里说着安慰的话:“老婆你没事吧?不要紧的,一切都有我——”  他的话一下卡住了,死死地盯着欧阳嘉伸出去够手机的左手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