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3542 2018-08-11 09:21:52
 今天欧阳嘉是进入公司以来第一天迟到,进门的时候前台小姐都惊了,看她刷卡时候还一脸‘啊,原来你刚才没在上班啊’的表情,欧阳嘉长驱直入到了自己办公室门口,小助理坐在电脑前,正一脸六神无主地乱按,看到她,简直惊喜万分地跳了起来,嚷道:“蕾娜!你来啦!?”  “嗯。”欧阳嘉推门进去,小助理像条小尾巴一样跟在后面,诉苦道,“上班时候没看见你,我以为你把我忘啦,去问了行政部她们说你没请假,我打你电话,结果发现你手机就在办公室里,害我可担心了,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想着要不要报警……哦,还有。”  她变得吞吞吐吐,暗瞄了欧阳嘉好几眼才敢说:“本杰明今早问过我们组的进度,听说你没来上班,脸色可难看了,等会你去见他,要有个心理准备哦。”  “我知道了,一杯咖啡,谢谢。”欧阳嘉打开电脑,一转头看见自己的手机就放在桌面上,叹了一口气,大概是昨天自己跑去酒吧街的时候没带吧。  她记得自己怎么出的办公室去厕所,记得自己怎么到的三星堆,也记得自己怎么在里面跟着群魔乱舞,唯独中间一段记忆,模模糊糊,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只记得…… 厕所里有个女人在洗手。  总不会……是那种东西吧?  小助理端着咖啡进来,看她在出神,连叫了两声,欧阳嘉才清醒过来,一手端过咖啡,装作不经意的模样问:“今天早上上班的时候,公司有什么新闻吗?”  “新闻?”小助理不明所以地指了一下电脑,“通报都在邮件系统里了啊。”  “我不是说……正式的。”欧阳嘉有点含糊地说,“八卦那种,你懂。”  小助理嘴巴张成一个O形,不相信地说:“你不是一直对这种事不感兴趣的吗?!行政部的海伦和风控部的凯有暧昧的事你也看出来了?!”  “不,我不知道。”欧阳嘉断然否定,“我的意思是,有没有昨天加班的同事或者今天早来的同事,遇到什么……怪事之类的。”  小助理这才明白过来:“OFFICE有鬼?”  “好吧,就是这种。”欧阳嘉勉强承认。  “没有啊。”小助理歪着头想了半天,“你是被昨天那个跳楼的事吓到了吧?对哦,昨天我走的时候你还没走,还在加班,哇塞!”她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几乎扑上来问,“难道你遇见鬼啦!?”  欧阳嘉喝了一口咖啡,干巴巴地说:“世界上没有鬼。”  发生在她身上的现象,到底是什么,她还不能确定。  “啧,没劲。”小助理无趣地说。  欧阳嘉终究还是不放心,旁敲侧击地问:“今天早上女厕所没有发生什么事吗?”  “没有啊。”小助理茫然地说,“你昨天夜里上厕所没有纸吗?那我去投诉一下保洁好了。”  这么看来厕所里那个女人可能真的就是来洗手的吧,自己缺失的记忆和她无关。  她今天特地穿了件袖子偏长的衬衫,把左手背给遮住,此刻想起昨夜自己的莫名行为,总觉得手背上又开始那种熟悉的发痒了。  “蕾娜?”小助理小心地看了她一眼,“组里有人问上次的计划书被打回来了,我们下一步该从哪个方向着手?今天要开工作会议吗?最近大家都很忙,要开会的话我提前去订会议室。”  “不用了。”欧阳嘉刚说到这里,电脑上的内部通讯软件就蹦出罗明的对话框,言简意赅,甚至有几分咄咄逼人的意味:欧阳,到我办公室来,马上。  不顾小助理瞪圆了眼睛重复‘不用?’,欧阳嘉又喝了一大口咖啡,站起来往外走:“我去趟主管那里。”  小助理咧了咧嘴,跟在她后面,小心地再次提醒:“他今天脸色可不好,万事你先忍着点。”  欧阳嘉不在意地笑了笑,沿着走廊往主管办公室而去,她今天在‘故居’只找到一双平跟帆布鞋,要配合全身只能穿了一件白色衬衫,镶红边的黑色运动裤,头发也没有拉直,被吹得蓬松地搭在双肩,看上去不像是个精明强干的OL,不施脂粉,连口红都没涂,一张清水素脸。  果然,她敲开罗明办公室的门,得到一声暗含愠怒的‘进来’,推门而入之后,罗明看向她的目光更是不善,冷冷地说:“欧阳,我需要解释?”  欧阳嘉袖手而站,微低着头,不卑不亢地说:“我可以解释。”  “好!”罗明干脆地往椅子背上一倒,摊开手:“你说吧。”  欧阳嘉微带迷茫地看了看他:“解释什么?”  罗明本来积攒的怒气就被这一句话给冲到了顶峰,彻底忘记了自己平时精心设计的‘可靠暖男精英上司’形象,一下子站了起来,近乎咆哮的说:“你还有脸问?!上次例会,我不过就是批评了你助理的不恰当行为,并且把你们组的计划书给退回要求重做,你就给我消极怠工!到现在都不思悔改!今天迟到连个理由都没有!做风投的信息瞬息万变,随时随地都可能有新情况,你出门在外,居然连手机都不带,整组人完全没办法联系上你!这是什么意思?磨洋工吗?非暴力不合作啊?欧阳嘉!现在是这个机会对你来说十分珍贵,异常难得,搞砸了你屁股都没坐热经理的位置就要滚下去继续当个组员,不是我求着你非要你来做这个项目!庆安银行的收购案扔出去,一大把人来抢着做这个!不缺你这尊大佛。”  欧阳嘉安静地站着,仿佛罗明在痛斥的不是她一样,不,罗明那声嘶力竭的怒火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  等到罗明发泄完了,她才平静地说了一句:“这个收购案结束了。”  “什么?”罗明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陡然紧张起来,“什么意思?”  他刚才说外面大把人在抢这个投资机会是半真半假,庆安银行虽然是香饽饽,但坏账严重,人员冗杂,没有一定的实力根本吃不下,只是想吓唬吓唬欧阳嘉,让她知道厉害,不再那么心高气傲,最好能顺着自己的‘指挥棒’走。  但他没有想过要结束这个案子啊!  “我说,这个项目取消了,没有了。”欧阳嘉抬起眼睛看着他,目光坚定,又像是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所以我没有带新的计划书过来,因为没有必要了。”  她唇角一翘,清晰地说:“我们不收购了。”  罗明一时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狂笑,他磨了磨牙齿,怀着新仇旧恨,阴森森地说:“我看是你自己不想干了吧,欧阳经理?”  他一挥手,果断地说:“好,没关系,你的辞职信,十五分钟之内我要看到在我桌上,这个项目我马上安排人接手,你的辞职待遇请向行政部咨询,我给你半个小时收拾私人物品,三十分钟之后你再不离开公司,我会叫物业保安护送你离开。”  罗明一口气说出这些,心中畅快非凡,好像终于出了一口恶气一般。  欧阳嘉不明白地看着他:“主管?”  “不用求我,没用的!”罗明大义凛然地一挥手,“你这个工作态度,让人完全没有办法挽留你。”  其实从他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透露出‘快求我!’的小人得志,简直都要说出来了。  欧阳嘉耸耸肩:“好吧,你当然有权这么做,但作为项目组的组长,我也有权对我的组员负责,不能让他们白白浪费时间和精力做一场无用功。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庆安银行没有进行投资的必要,他们的坏账不止现在这些,有一笔超过五个亿的贷款将在半个月之后到期,而这笔钱是绝对收不回来的,因为借钱的人现在已经在国外了,最多只能收回,唔,价值几百万的厂房和机械吧。”  她看着罗明变得铁青的脸,又补了一句:“地皮的租金也到期了。”  “你……怎么知道的?”罗明其实并不相信,觉得她是在信口开河,但以他的了解,欧阳嘉不是这样的人哪。  “我知道的还不止这些呢。”欧阳嘉淡淡地说,“另外两笔借出去的贷款,现在看着很正常,也有很大几率是还不上的,不过那要在三年之后了。”  “你……”罗明毕竟不是一无是处,他能坐到风投部门老大也不是靠跟女下属搞暧昧,听到欧阳嘉说得言之凿凿,顿时严肃起来,缓缓地坐下,手指敲打着桌面,飞快地思索着。  “最重要的是,庆安银行的董事长,虽然年纪没有超过六十,但已经患有很严重的心脑血管疾病,只是病史属于保密,但已经中风过两次了。”欧阳嘉很肯定地说,“罗主管,你要想清楚,如果我们注资了庆安银行,甚至帮助它上市了,董事长突然病危的话,会对局势有什么样的影响。”罗明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再度问:“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欧阳嘉想了想,熟练地套用了杨可的话:“我……托行内的朋友打听了一下。”  “瞎说。”罗明表示不信,“你在行内认识的朋友我全都认识,他们一点风声都没透过。”  “这个嘛,你可以去查,相信有了目标,查起来不会费事的。”欧阳嘉露出胜利的微笑,彬彬有礼地说,“现在你还想看到我的辞职书吗?”  罗明犹豫了一下,干笑道:“刚才我有些情绪激动,先道个歉,蕾娜,你一向是一个好员工,我也期盼着你能在业内走的更高更远,甚至有一天接替我的位置,看到你的松懈,我比你还要着急,不好意思啊。”  欧阳嘉也露出一个假惺惺的笑:“那我要十五天的休假。”  罗明被这当头一刀差点宰得说不出话来:“要那么久?毕竟我们公司连主管的年假都只有两周。”  “两周,十五天,差不多吗不是?”欧阳嘉装糊涂,“我有一些私事要处理一下,当然了,也给你时间去验证我的情报准确不准确。”  罗明被噎了一下,脸色变幻不定,末了还是忍了:“好的,我这就给你批。”  “谢谢。”欧阳嘉矜持地笑了笑。  罗明无奈地去摸鼠标,目光一扫,无意中看到了欧阳嘉垂落身边的左手,袖口过长,遮住了手背,但是……当他看过去的时候,似乎有什么裸粉色半透明的物质伸出来在袖口微微地晃了一下。  那绝不是人身上该有的物件儿!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