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3207 2018-08-08 09:05:22
“你是潘教授的遗产继承人?!”杨可圆瞪两眼,不可思议地问。  怪不得秦东升会来这里,难道是来见他的?  “是啊。”中年人点了点头,“忘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姓皮,从前混江湖的,现在老了,不想打打杀杀的,就开了这么个场子勉强糊口,今天的事说开之后,以后也欢迎二位前来消费啊。”  杨可心里想着‘不了不了’,脸上还是笑嘻嘻地招呼:“原来是皮老板。”  “别!千万别叫老板,俗,忒俗。”皮老板摇手拒绝,感叹道,“我就羡慕你们,干什么的都有个正常称呼,叫个教授,叫个主任,叫个局长什么的,多气派,唯独我们做生意的,见面都叫老板,你也老板,我也老板,都把这个称呼给叫LOW了。”  看见他都开始谈笑风生了,杨可放下心来,大大方方地走过去在竹椅上坐下,欧阳嘉悄无声息地跟着他,也坐到了旁边。  “潘教授的事,我也听说了。”皮老板单刀直入地说,“警方那边不管有没有结果,我会让兄弟们去查查看有什么线索的,至于遗产的事嘛。”  他伸出手,在椅子的扶手处弹动了几下,姿态优美,但断了一截的无名指和尾指很清晰地表明了他‘从前是混江湖’这句话所言非虚。  “我就真不明白了。”他摇头,坦诚地说,“我和潘教授的交情,也无非是几年前,我刚开这个酒吧的时候,开始对这些玩意儿感兴趣,古董,好东西!承载人类的历史,文明的象征,但我是真不懂行,吃了好几次大亏,后来就改玩石头了,这好,什么材质一检就出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点也不比人类智慧的结晶差,你们说对吧?”  “对的对的。”作为地质系学生的杨可,听到这句简直有知音的感觉,眼睛都发亮了。  皮老板又说了几句,忽然脸色一正,身子也坐直了,对他们郑重地说:“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如今已经洗手不干了,做不出杀人放火的事,如果你们真的怀疑是我为了尽快拿到遗产,所以对潘教授下手的话,那你们只管去向警察举报,我就在这里,等着他们来查。”  “不不,这哪儿说起,我们当然没有怀疑您。”杨可还在说客气话,就听见一直很安静的欧阳嘉突然开口了:“不是你。”  她只说了三个字,削金断玉一般清脆,斩钉截铁。  皮老板感兴趣地看向她,笑着问:“欧阳小姐这么信任我?”  欧阳嘉的妆容在夜店的灯光下可以算美艳绝伦,但是在小院仿古的昏黄光线里,又是背对,就显得脸过分白,唇过分地红,有一种鬼气森森的诡异感,她嘴巴一张一合,不带任何个人情绪地说着话,更像是一具傀儡娃娃一般,没有生气的感觉:  “和信任无关,不是你做的,这是事实。”  杨可在心里给老婆点赞,嘴上还得打圆场:“是,听您的意思,您也是个爱石头的人,如果真的是为了早点得到遗产里我岳父大人的全部藏品的话,何必破坏现场,把所有的石头都推翻在地,还弄坏了很多呢。”  “哎呀,这个!”皮老板难得地露出心疼的神色,一拍大腿,“也不知道是哪个生儿子没屁眼的混蛋,哈麻皮!居然干出这么缺德的事来!你说你偷钱就偷钱嘛!砸石头做啥子?那都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亿万年的结晶……”    听了皮老板五分钟的‘热爱大自然’演讲之后,他们俩很客气地被黑西装小哥们给请了出去,并且没有人要求杨可为那杯酒买单。  但杨可丝毫没有占便宜的高兴,皱着眉头回头看了一眼‘三星堆’的招牌,皮老板自称是遗产继承人,这就更奇怪了,秦律师那里的遗嘱谁也没看到,不知道是真是假。  但潘教授怎么会放着亲女儿不托付,要把全部藏品给这么一个并不算有交情的退休社会哥呢?  一念及此,他又看了欧阳嘉一眼,生怕她又被刺激到了。  欧阳嘉很安静地站在河边,凌晨时分的小风嗖嗖的,刮在身上有点凉,她拢住衬衫的衣襟,抱着手臂,出神地看着波光粼粼的河面,越发显得肩头瘦削,腰肢不盈一握。  “走吧,我送你回家。”杨可身上也就一件T,不能表现一把脱下衣服给爱人披上的浪漫,只能走上去,试探地搂住她的肩膀,轻声在耳边说。  欧阳嘉侧头看着他,漆黑的眼睛里精光闪耀,像是漫天的星星都落了进来,出乎意料,竟然很干脆地答应了:“好。”这让杨可有点受宠若惊,基本上欧阳嘉最近对他的态度非讥即嘲,这么乖巧的样子只能追溯到谈恋爱的时候,他心里模模糊糊地浮现出一点不该有的念头,野草一样地疯涨起来。  他大胆地搂着欧阳嘉,往自己停车的地方走去,欧阳嘉很温顺地贴着他的身体,一点不情愿的姿态都没有,两人在灯光下相依相偎,比肩而行,影子拉得长长的融合为一体,简直美得像画一样。  一直到坐进车里,杨可还是觉得跟做梦一样,手心里冒出了热汗,打火都打了两次才着,车开出小街驶上主干道,他尴尬地对坐在副驾驶上的欧阳嘉笑了笑:“回,回哪儿?”  虽然百分之九十九,她是要回酒店,但是问一问总没坏处。  欧阳嘉把胳膊抬起来,架在车窗上,撑着头,对他慵懒地笑了一下,那笑容配上她这明艳的夜店妆,是从未有过的视觉盛宴,简直让杨可心脏猛跳,有点遭不住。  “你说呢?”她声音微哑,带着一股少有的磁性。  “回家?”杨可试探地问。  “好啊。”欧阳嘉懒洋洋地回答,半眯起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杨可暗自唾骂自己没出息,这又不是外人,是自己老婆,明媒正娶,合法夫妻,怎么自己现在的样子跟偷情似的,做贼心虚啊!  他赶紧把视线转向前方,盯着前面的车尾灯,嘴里没话找话地说:“你怎么,今天穿成这样就出来了。”  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呢。  “想穿就穿喽。”欧阳嘉不以为然地说,尾音带着小小的钩子,一下一下勾着他的心和魂儿一起乱飞。  “妆……也画得跟平时不大一样。”杨可忍不住从后视镜里偷窥了一眼,“简直跟换了个人似的。”  欧阳嘉低低地笑了起来,撑着头的手自然地把波浪长发往脑后一拢,压着声音问:“怎么?不好看啊?”  “好看!我老婆穿什么都好看,化妆不化妆都好看!”杨可立刻表示赞扬。  车子开了一阵,夜风从窗子里吹来,让杨可被美色所迷的脑子多少冷静了一点,忍不住说:“三星堆老板和爸爸的案子有关系,是谁告诉你的?”  “啊?”欧阳嘉本来都昏昏欲睡了,勉强睁开一只眼疑惑地看着他。  “就是你怎么今天来三星堆了?我是从道上的朋友那里买的消息,知道秦律师昨天还来过这里,想过来探探风声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欧阳嘉突然坐直身体,两眼炯炯直视前方,保持这个姿势过了一分钟之后,用特别无所谓的腔调说:“那个皮老板说了假话。”  “啥?”  “表面上看他和秦东升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其实他是秦东升的舅舅,亲的,之前改过户籍。”  杨可震惊得差点把车开到前一辆车的后备箱上去,他急忙控制住方向盘,心惊胆战地说:“那其实遗嘱是假的?他们很有嫌疑?”  “不,遗嘱不是假的。”欧阳嘉镇定地说,“秦东升只是偷偷泄露给他知道内容,皮老板也确实不是背后的指使人,这个案子还要再查。”  杨可松了一口气,敬佩地看着自己的老婆大人:“嘉嘉,你这么短时间就查到这么多线索?艾玛,我还觉得我干得挺好呢……等等,你说这案子还要再查?”  他回想了一下,迟疑地问:“可是那天……你不是说,这件案子就交给警方,你不想调查了吗?”  欧阳嘉看着他,反问了一句:“你觉得呢?”杨可接收到了这个讯息,想了想,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你那时候是觉得后面会有危险,所以不想让我参与,怕连累我有意外,才说了那么狠绝的话,让我以为你真的不查了!还放话要尽快跟我离婚,是要把我隔绝在这件事之外,保护我,是吗?一定是这样的!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狠心的!”  他发出一声长长的甜蜜叹息:“唉,亲爱的,你对我真好。”  欧阳嘉翻了个白眼,重重地倒回座椅靠背上,冷酷地说:“白痴!”  现在杨可正处在又激动又感动的鸡血期,不管老婆大人说什么一律照单全收,一叠声地重复:“是是是,我白痴!我就是个大傻瓜!竟然一点都没觉察到,还以为你真的要跟我离婚呢!晚上伤心了好一阵子,现在好啦!知道是假的我就放心了!呀呼!”  他憋不住内心的高兴,把头伸出窗外,吹了一声长长的口哨,惹得后车按喇叭抗议。  杨可把头缩回来,郑重其事地对欧阳嘉说:“嘉嘉,以后不要再单独行动了,你还有我啊,我们是夫妻,要同甘共苦的,再危险的事,也有我陪着你,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你放心。”  欧阳嘉静静地看着他,脸上毫无表情,眼睛里的光芒闪烁,过了很久,才说了一个字:“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