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六章

第六章

3492 2018-07-29 09:03:21
派出所的警察同志在通报案情的时候,也跟他们特别指出了一点,阳台防盗窗上那个大洞,最初目击者们都以为,这是小偷进入的途径,还义愤填膺地声讨了一下防盗窗的商家偷工减料,但是有经验的警察同志一眼就看出不对,钢丝的豁口是向外而不是向内的,证明这不是进口,反而是出口。  这就比较奇怪了,按照一般入室抢劫的流程,小偷剪开防盗窗,进入室内,进行劫掠之后通过门或者其他途径离开,这是很普遍的,而现在的现场侦查却似乎指向一个不合逻辑的方向:小偷通过门或者其他途径悄悄进入,大肆破坏之后,用比较粗暴的方式豁开防盗窗逃窜。  中间还夹着一个失踪的潘教授。  杨可站在原地,摸着下巴,如果不是对岳父大人知之甚深,他几乎要认为是小偷在行窃的时候遇上了潘教授,被老爷子追得无路可逃,只能手撕钢丝,跳窗而逃,然后潘教授不肯罢休,追了上去。  别说潘教授如今六十三的高龄,就是他年纪轻轻还是野外勘测队成员,负重几十公斤爬山越岭的时候也未必能这么勇猛。  这个小区比较老旧,住户又大多是学校的职工,离派出所很近,附近外来人口流动少,一般情况下治安是很好的,也因此天眼的覆盖率并不那么高,物业自己装的摄像头不知什么原因,昨天在雷暴雨肆虐的时候出现了接触不良的情况,中间断断续续少了二十多分钟的画面,所以也找不到什么线索。  昨天的雷打得实在太响了,302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楼上楼下居然都没听到声音。  杨可转身回到客厅,看着一地的狼藉,简直没处下脚,也不知道小偷哪来的毛病,不但陈列在博物架,电视柜,茶几……上面的石头散落一地,连潘教授放在抽屉里的,用盒子或者玻璃瓶装好的都被翻出来,七零八落地散在地上,上面的标签都脱落了大半。  他长叹一声,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收拾的难度,光这间客厅一天一夜也收拾不好啊,石头和标签还得对上呢,这可是个大工程。  但是,总不能不弄吧,将来怎么面对老师呢?杨可头疼地想到,如果是欧阳嘉来处理,肯定冷淡地一挥手:“不就是石头?来,拿几个箱子来,都往里面堆,装好了扔阳台。”  都可以想到她不感兴趣的样子了:“反正是石头,哪怕丢外面风吹日晒又怎么样?”  这可是你爸爸一生的心血,也不知道从哪个山哪个矿亲手敲下来的标本,一笔一划的写上名字,珍而重之地装在盒子里,没事常拿出来看看的宝贝啊,每一样都带着他人生的步伐和回忆。  好吧,媳妇一定会说‘我前二十年的人生里,可没有他的存在和回忆。’  他认命地在地板上好歹腾出一块地方,盘膝坐了下来,开始认认真真地拾掇。  “黄铁矿……玛瑙……尖晶石……水晶……电气石……石膏……”杨可虽然不务正业游手好闲,到底也是四年本科读下来,普通石头还是一望即知什么种类,标签在附近的就赶紧捡回来贴上。  但是,他的动作逐渐慢了下来,皱起了眉头。  当初看到现场的时候,他是太震惊了,又被警察拦在外面,没有仔细观察,到了派出所,看的又是照片,全景上只能看到家里被破坏得一塌糊涂,满地都是石头,当时警察同志揣测是小偷找不到值钱的物品,于是搞破坏以发泄怒火。  但是也没有哪个小偷这么大气性,把石头丢了一地不说,还狠狠地砸成碎片的吧?  他捡起一块断裂的糖心玛瑙,放到眼前细看,这颗玛瑙有胡桃那么大,小巧玲珑,外面是一层薄而半透明的玉化层,中间部分则是珊瑚色的包裹体,颜色鲜明可爱,如果不是被砸成碎片了,雕个小金鱼应该不错……文玩市场正流行这个。  打住!他摇摇头把自己的思绪拉回来,小心地挪开一具足有篮球大的簇生晶体方解石标本。带着薄茧的手指又从地上捡起了半颗水晶,比他尾指节还要小的标准六面体的晶柱,中间断裂了,露出里面的异形金属包裹体——潘教授曾经给他看过,笑着说里面藏了个宇宙飞船。  “这就有点扯了。”他翻来覆去地看着,喃喃地说。    欧阳嘉回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格子间的同事们不是外出就餐,就是拿着外卖在茶水间吃饭,走廊里弥漫着混杂的食物气息,不但没有刺激到她的食欲,反而让她瞬间就饱了。  “蕾娜,没事吧?”小助理正在减肥,一份色拉就当午餐,现在正在喝自带的蔬菜汁,看见她回来,急忙跳起来表示关心,“你突然走了,我很担心呢。”  欧阳嘉已经收拾好心情,脸上还挂着恰如其分的微笑,对她礼貌地点了点头:“一点私事,已经处理好了。”  “啊,那就好!”小助理看着她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边张望喋喋不休地问,“需要咖啡吗?还是茶?上午的资料我已经给你放在桌上了,下午的会还开吗?”  “开。”欧阳嘉言简意赅地说。  她把房门在背后关上,隔绝了小助理的探头探脑,这时候才仿佛多了一点人气儿,双手握拳,凑到唇边,死死地抵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没事的!没事的!”她不断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的,欧阳嘉,你可以的!什么都打倒不了你,你是了不起的姑娘!我相信你!”  她闭起眼睛,进行了几次深呼吸,情绪彻底平稳下来,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高楼大厦。  从一个没有名校背景,没有留学经历,懵懵懂懂坐在格子间的普通OL,到如今拥有自己的个人办公室,这都是她披荆斩棘赢来的,她现在坐上了这个位置,更感到压力大,如果成功,三十岁的时候,也许她就可以挑战罗明的位置……如果失败……她不敢去想,从小到大,欧阳嘉的人生就不允许失败。  在内心深处,她甚至有一种阴暗的恼火想法,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事呢?为什么不是别人,偏偏是她父亲呢?那个嗜石如命,醉心搜集的血缘上的父亲,到底有什么值得小偷入室抢劫的呢!  但就是发生了,真麻烦!  “好了,你得接受现实。”她对自己说,“做好你该做的事,不要被别的分去了精力。”  这是她仅仅允许自己放松的三分钟,三分钟之后,她已经坐回了桌前,打开电脑和资料,开始弥补上午份额的工作。      她一直工作到很晚,中间小助理进来问了一次,看她还在忙,识趣地换了杯咖啡就自己下班了,等欧阳嘉从下午的工作会议里理出头绪,再抬头的时候,外面已经是夜色深沉。  看了看手机,已经十一点四十七分了,有两个被屏蔽的电话,是杨可打来的。  欧阳嘉伸了个懒腰,活动着因为久坐而僵硬的身体,把双手搓热了轮番在后颈按摩着,同时转动着脖颈,她可不想年纪轻轻得上颈椎病,到时候一旦犯病闹什么美尼尔氏综合征,影响工作就不好了。  虽然上午耽误了几个小时,但目前进度还在她掌控之中,如无意外,下周一例会上,她应该能就这个投资项目说出自己的意见,希望能过得了罗明那一关。  唉,这开门炮可一定不能哑火,风控那边的部门最不好说话了,没有十足的把握她最好不要去冒险,被打回来重做就难看了。  这么想着,她收拾起笔记本,把要紧的文件装进包里,准备回去休息,住在附近的酒店就是这点方便,下楼走几步就到了,省的叫车还耽误时间。  拎好包,打开办公室的门的时候,她稍微惊了一下,知道晚,但没想到今天这么巧,外面的格子间已经全部黑了灯,似乎除了她之外,所有人都已经走了。  欧阳嘉模模糊糊地想着自己刚入职的时候可曾有时间在十二点之前回过家,应该是很少。  该说一代不如一代吗?好像也把自己给说老了呢。  她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关灯关门一气呵成,踩着高跟鞋向电梯走去,节能灯惨白的光芒照着空无一人的前方,她不紧不慢地走着,一片寂静的走廊上,只有她的鞋跟发出清脆的敲击地面声,咔哒咔哒,非常有节奏感。  也有点恐怖。欧阳嘉不禁想这种时候万一有人突然出现——她似乎觉察到了什么,敏感地站住了,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  天花板上的灯低调地亮着,洒下单色的冷光,照得什么都白惨惨的,两侧的办公室门关得紧紧的,格子间里黑洞洞,没有任何人活动的迹象。  “真是自己吓自己。”她嘀咕了一句,转身继续往电梯走。  欧阳嘉没有发现,在她转过身之后,那些看不到的地方,逐渐聚集起淡淡的黑影,和她脚下伴生的人影不同,并不像是灯光投射而形成的,反而像是本来隐藏在墙壁,地砖,天花板等等地方,随着活动的人群逐渐消失,而慢慢地浮现出来。  白天喧嚣的写字楼,人来人往,一切都是那么正常,而一旦进入黑夜,一盏盏的灯熄灭,大楼整个陷入睡眠,另外不为人知的世界开始活跃,在人的眼睛看不见的地方,永远有着迷之黑影重重。  而欧阳嘉对这一切懵然无知,跟平时一样,走到电梯的位置,伸手按下了下行的按钮。  电梯停在28楼,这就蛮奇怪的,难道这个点了,还有人上了28楼而且一直没下来吗?她无聊地想着,看着那个下行的按钮亮了好几秒,但楼层却丝毫没动。  “怎么回事?”她不耐烦地转向另两个电梯,来回按了几遍,但大概超过十二点,电梯被锁住了,上面显示着E的字样,她只能重新又回到最初那个电梯。  奇怪,她刚才离开也就走了两三米,转了几个身的工夫,这一下,楼层显示又变成-3了。  -3是停车场,有人下去不奇怪,奇怪的是怎么就这一分钟,电梯就从28直降-3,而且还没有在她这一层停呢?  欧阳嘉皱着眉头,伸出手指,狠狠地按了几下,这次倒是很正常,显示数字开始上升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