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二章

第二章

3588 2018-07-26 10:11:24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震得杨可顿时陷入了茫然之中,他猛地从椅子上弹跳起来,惊慌四顾,不自觉地伸手去掏耳朵,傻乎乎地问:“你刚才说什么?”  铁板师傅好心地重复了一遍:“这位女士说,要和你离婚。”  “闭嘴闭嘴!我不需要现场同声传译!我听得懂!”杨可暴跳如雷,然后转向安坐如钟,捧着茶慢慢地啜饮,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欧阳嘉,喘着粗气,不敢置信地问,“媳妇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离婚吧。”欧阳嘉从一边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大信封,打开,把一份装订好的文件放在台面上,向他推过来,上面《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标题简直是触目惊心。  杨可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一个劲地摇头,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相比起来,欧阳嘉就要镇定很多,她低垂着睫毛看着杯子里的茶水,用公式化的语气说:“我们结婚四年,有三年半都在分居,我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趁着大家还年轻,及早分开,走上正确的道路,别耽误彼此的人生,这对你我都好。”  杨可尴尬地笑了笑,讨好地凑近,结结巴巴地说:“不,不是这样的……你看,当年刚结婚的时候,你说要去美国,我连个屁都没放。”  看着欧阳嘉微皱眉头,他抬手啪地就打了嘴巴一下,纠正道:“我是全力支持你的工作的,你调去总部交流,回来就能升职,这是好事,我绝不会拦着你的上进之路……可是,这样的分居,也不是我们感情破裂的原因啊!你好容易回来了——”  “然后你就走了。”欧阳嘉毫不留情地揭穿他,“我至少去美国那一年是调职,有凭有据有调令,去什么地方,什么时间走,在那边做什么事,什么时候回来,回来会有什么结果,我都跟你交代得一清二楚,你呢?”  她伸出食指,强调地说:“你就跟我说了一句,你有个哥儿们,在什么地方发现了个‘不得了的东西’,收拾了一个背包,下楼就开车走了,开的还是我的车!”  杨可站在她面前,好像突然矮了一头似的。  “对了,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我的车。”欧阳嘉冷笑道,“半年之后,你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回来了,上半身像流浪汉,下半身还是像流浪汉,我吓坏了,都不敢问你发生了什么事,请了三天假在家里照顾你,你呢?你海吃海睡,一个字不说,末了对我说句‘没事’,好,我就当你没事,半年之后,你又给我来了这么一次!”  她情绪逐渐激动,声音变得尖利,急忙闭了闭眼,让自己平静下来。  杨可耷拉着脑袋,任凭她数落,可怜巴巴地说:“媳妇,我跟你保证过,上次是最后一次了,绝不再犯。”  “在我这里只有第一次,没有什么最后一次。”欧阳嘉断然说,“你的信用已经为负值了,上次你回来我没跟你计较,是因为我要去香港出个长差,这关系到我未来的职业规划,拿下那个项目,我就离升职加薪又近了一步,我不想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处理私人关系上。”  她耸耸肩,慢慢地站了起来,和杨可面对面,骄傲地昂起头,用平静的语气说:“现在,我差不多已经可以拿到那个职位了,所以也该把自己的私事清理一下,走向全新人生。”  杨可苦笑道:“你的全新人生里没有我吗?”  欧阳嘉嘲讽地一笑:“该有你吗?”  “嘉嘉,我们那么多年感情……”杨可知道她这次是来真的,汗珠从额头渗出,沿着两侧往下滑落,他伸出手,徒劳地试图挽回。  “是啊,我们那么多年感情。”欧阳嘉伸出一根水葱似的手指,指尖纤纤,顶在他的牛仔外套胸口,“我们认识六年,结婚四年,从大学毕业那天起,我一直在向前走,而你,杨可,你始终站在原地。回去照照镜子,你已经不是那个年轻而稚嫩,充满幻想的大学生了,有些事,大学时候做了叫浪漫,成年人做了叫可笑。”  她摇了摇头,遗憾地说:“抱歉,杨可你不是我要的人生伴侣,没法跟我一起走完这条路。”  “喂!你不要说的这么严重吧!”杨可急躁起来,双手抱头,在原地像头驴一样转了几圈,放下手,又重新跑到欧阳嘉面前,看着她冷峻而秀丽的脸庞,低声下气地说:“我知道你一直不满意我没工作。”  欧阳嘉惊讶地扬起一边眉毛:“啊呀,原来你知道啊?”  顿时觉得有点底气不足,但这时候不是要面子的时候,杨可挫败地举手投降:“我就是想,反正我每个月有固定收益,也不一定非要去工作,趁着年轻做点自己喜欢的事不好吗?等我老了,跑不动了,也许就没这样的机会了。”  “我不知道什么是你喜欢的事,也没法理解你的兴趣爱好,总之你就是个喜欢刺激,喜欢猎奇,什么都想插一脚……目光看着宇宙,却忘记了自己始终要扎根地球,说句你能听懂的吧: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是不是还觉得自己很潇洒,是个‘玩主儿’呢?”  杨可像个泄气的皮球一样瘪了,苦笑道:“你说话跟我妈一模一样的。”  “那真是抱歉了。”欧阳嘉毫无诚意地说,瞥了一眼在旁边站立如山,却努力装作不存在的铁板师傅,坐回了自己位置上,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地说:“可以上牛排了。”  杨可瞠目结舌地看着她,简直不相信她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可以继续晚餐。  铁板师傅犹豫了一下,不确定地问:“现在吗?客人?”  “当然,我付了钱,就有权利吃到最后,不是吗?”欧阳嘉侧头对杨可示意了一下,“来吧,做个成熟的男人,让我们好好吃完这一顿。”  “最后的晚餐吗?”杨可挂着恍惚的笑,也坐了回去,目光呆愣地看着铁板师傅从柜子里拿出备好的两块菲力牛排,往铁板上一贴,照样是香味四溢,油珠滚滚,暗红的表皮逐渐变成一种诱人食欲的暗金色,被铁板师傅灵活地切开时候,内芯还是嫩红嫩红的,是他从来没品尝过的精致美味。  但是吃到嘴里,就好比塞了一嘴木屑,味蕾上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机械地往嘴里塞着,甚至嚼都来不及嚼,就这么吞了下去。  铁板师傅用略带责备的眼神看着他,似乎在遗憾他不尊重自己的劳动成果,欧阳嘉倒是细嚼慢咽,吃得很精心,还笑着跟铁板师傅说了两句夸奖的话。  “我说。”她实在看不下去杨可味同嚼蜡的颓丧样子,用一种轻快的语气说,“不至于这样吧,从前也没觉得你有多爱我啊。”  杨可不说话,麻木地嚼着牛排。  “我得承认,从前的时候,我们谈恋爱的时候,你的确是个……风趣,幽默,什么都知道,还会想办法逗我开心的男朋友,跟你在一起我很愉快,很幸福,所以我们结婚了,但是……”欧阳嘉停顿了一下,斟酌着说,“过日子,这样是不够的。”  杨可猛然转身,抓住她的手,目光灼热地问:“你到底不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  看到欧阳嘉不说话,他近乎慌乱地说:“我以为只要有收入就行了,工作其实不是必须的,原来你喜欢的是有稳定工作的吗?那你早说嘛,我明天就去找……我考公去好不好?没有什么比公务员更稳定的了吧?”  “你听我说。”欧阳嘉试图安抚他,“不单单是工作的问题,我从你身上感觉不出进取心,你没有一个人生的目标,想到什么做什么,也许你很享受这样的自由……”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略带嘲讽地笑了笑:“生命是自由的,就像风儿一样,可是我抓不住一阵风。”  杨可还想说什么,室内突然响起了手机的铃声,欧阳嘉皱皱眉头,她吃饭之前已经设定了静音,以便和杨可说离婚的事不受外界打扰,这时候能打进来的只有特殊联络号码。  她伸手从包里摸出金色苹果8,果然,闪烁的是备注是‘父亲’,她向杨可展示了一下,一边接通一边站了起来:“喂?爸爸?”  欧阳嘉犹豫了一下,看向杨可,嘴上说着:“我在跟杨可一起吃饭,有什么事吗?”  对面不知道说了什么,欧阳嘉脸上露出一丝迷惑,近乎敷衍地说:“好好,我知道了……没什么事的话您早点休息吧……好的好的,这个周末我去看您。”  杨可看着她秀丽的侧脸,肝肠寸断,喃喃地说:“真是个狠心的女人。”  铁板师傅低下头,不发表任何意见。欧阳嘉挂断电话,重新回到座位上,杨可忍不住还是问了一句:“爸爸说什么了?”  “谁知道,突然打电话过来,翻来覆去就说一句‘开花了,它开花了’。”欧阳嘉也是一副不能理解的样子,“他最近改养植物了?”  杨可摇摇头:“没听说啊,六一节我还去看过他呢,家里唯一带绿色的就是厨房蒜头发了芽。”  “蒜开花了?”欧阳嘉猜测,随即摇头失笑,“怎么可能。”  “你看你,没常识吧。”杨可习惯性地显摆,“蒜不但能开花,开的花还挺好看呢!下次……”  欧阳嘉冷淡的一眼瞥过来,他顿时哑住了,这才想起面前的不是自己久别重逢的小娇妻,而是冷酷无情甩给自己一纸离婚协议书的准前妻,没有‘下次’了。  铁板师傅瓮声瓮气地说:“客人,现在可以上蒜香炒饭了吗?”  “好啊。”欧阳嘉欣然道。    这场铁板烧大餐以前后两个半场截然不同的心情而草草收场,杨可只觉得自己吃下去的生鱼,牛排,炒饭在胃里沉甸甸地纠结成一团,不但不好消化,连蠕动都成问题。  简直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  往外走快到门口的时候,他习惯性地开口:“我去开车,你等在这里……”看见欧阳嘉惊讶的眼神,苦笑了一下,“反正顺路,我送你。”“啊,你先走吧。”欧阳嘉冲他扬了扬手机,“我叫了辆滴滴。”  杨可心里一股无名火突然翻上来,悻悻然地笑道:“怎么,还没离婚呢,就连我的车都不肯坐了?”,一个阴暗的念头在他心里疯狂地生长了起来:总不会是怕谁看见她坐自己的车?  “你误会了。”多年夫妻,欧阳嘉显然看出他的心思,屈尊降贵地解释道,“我还是不放心,想去看一眼爸爸。”  杨可默然,坚持道:“我送你。”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