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强娶豪夺:傅先生的替身娇妻  >  003 取代不了叶深深

003 取代不了叶深深

2039 2018-07-04 16:49:37
白芷的心上像是被人狠狠扎了一刀,但她却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只好咬紧了牙根,沉默面对傅宴陵的质问。见她沉默,傅宴陵唇角冷笑更深,他一把扼住白芷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看着自己,冷声道?:“怎么,被我说中了?”白芷咬着唇不说话,这表情落入傅宴陵眼中,却让他火大。这女人明明就是为了钱才跟他在一起的,可五年过去,她身上那股清高的气质仍旧没有散去,傅宴陵每每看到,就仍不住想用力欺辱她,可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这女人仍旧像多年前他在白家宴会上见到她时一样,美丽高贵,不可方物。明明就是靠着和深深相似的脸和身体活着,她凭什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傅宴陵越想越觉得怒火中烧,掐着白芷下巴的手也渐渐用力,白芷有些吃不消了,疼得小声哼了一声。女人的声音像极了刚出生的奶猫儿,软糯的声音虽然微弱,却横冲直撞闯入傅宴陵的脑海中,让他一下就想到了昨夜她承欢身下的娇媚与诱惑。他几乎是立刻有了反应,傅宴陵心中却更加厌恶,有对白芷的,也有对自己的。他再次凑近了白芷,冷冷道:“白芷,要不是你长了一张跟深深一模一样的脸,你以为我会帮你?”这样的话在白芷在过去五年里曾经听过无数次,可不管多少次听,每当傅宴陵这么说的时候,白芷都觉得无比心痛,她努力握紧了自己的掌心,才勉强撑出一个笑容:“傅少,我一直很清楚,但是当初签订合约的时候你说过,一切都是我自愿,而且昨天晚上你也说只要我愿意随时都可以结束这段关系,现在我累了,想放手了,傅少如果看我这张脸不顺眼,我去动手术换了它就是了。”听白芷说要去整容换脸,傅宴陵心底闪过一丝恐慌,他从未想过白芷居然会用这样的方式离开他。不光要走,还要连深深留在这世界上的唯一一点痕迹也抹去吗?他扼住白芷下巴的手下意识就收紧了,咬着牙根挤出一句:“拿了钱就想走?”“我不……咳咳!”白芷被掐得说不出话来,只能伸手扒住傅宴陵的手腕,希望他能松手。心头那抹不清不楚的恐慌却让傅宴陵整个人方寸大乱,根本没注意到白芷的不适,直到白芷渐渐没了声息,傅宴陵才意识到自己抓得太紧了。他猛然睁大眼睛,一下就松开了扼住白芷喉咙的手,大量空气涌入白芷口中,呛得她一把将傅宴陵推开,坐起身来低头猛咳起来。傅宴陵毫无防备被推了个趔趄,坐在沙发的另外一段,看着低着头的白芷,心中升起一个极大胆的想法:“白芷,你不是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吗?”白芷停下自己的咳嗽,虚弱地喘着粗气抬起头来。傅宴陵看着白芷漆黑的眼睛,用一种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的心态道:“取悦我,我帮你一次性解决白家的事情,怎么样?”白芷的瞳孔骤然加深,房间内的气氛冷凝下来,傅宴陵原本应该是高高在上等待着白芷的回复,他知道她深陷囫囵一定会答应的,可在这样一片安静中,傅宴陵居然生气了一次不安,他忍不住就又加了一句:“难道你真的觉得孙少爷会娶你?”一句话,白芷就捏紧了掌心,傅宴陵总能在所有不重要的信息里戳中她最痛的点,她忽然就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十分可笑,这男人从头到尾都将她当成泄欲的工具,别说跟她结婚,他甚至连一丝感情都没有留给她。他傅宴陵的情感全部都是属于叶深深的。那个五年前已经去世却一直活在她的生活上空,给她无限阴影的叶深深。这样的生活,她受够了。就当做是了结吧。白芷忽然就笑了,她一下坐直了身子,双眼直视着傅宴陵,凄苦地笑道:“傅少说的是。”白芷承认了,但傅宴陵心中却更烦躁了,这女人一如他想象中那样,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傅宴陵越烦躁,就越不想按耐心中的想法,他再次伸手,将白芷拉了过来,就想去扯白芷的衣服。白芷被吓了一跳,脑海中猛然浮现出之前医生说的话,下意识后退了一下,伸手抵住了凑过来的傅宴陵的胸膛。傅宴陵的动作陡然顿了下来,一双冰冷的眼睛直直的注视着白芷,皱眉道:“你拒绝我?”“不、我不是……”白芷慌忙摇头,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解释,只好渐渐松了自己手上的力气,看着傅宴陵再次靠近。就在傅宴陵即将将她拥入怀中的时候,客房门外忽然响起一阵喧哗声,白百川的声音清晰响起:“孙少,我这女儿可是我精心细养出来的,您见了一定会喜欢的。”房间内的气氛在这一瞬间凝固起来,傅宴陵眼神越发冰冷,听着门外白百川思维忌惮的话语,他脸上最后一丝表情也消失殆尽。白芷没想到白百川会在这个时候过来,她拼命摇头想要解释,门外那位孙少爷却忽然开口了:“白先生放心,只要你的女儿让我满意了,咱们两家合作的事情一切好说。”“好好好,承蒙孙少赏识。”白百川说着,走到了客房门口,砰砰敲响了房门:“白芷,你在里面吗?孙少来了,开门。”白百川的催促声一声声印在白芷心里,白芷眼底恐慌,看了一眼身边的傅宴陵,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好啊,白芷,你真好。”傅宴陵忽然冷笑一声,一把将白芷推到在沙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为了钱,连这种事情都能做出来。”白芷知道自己不管怎么解释傅宴陵都不会相信了,更何况她要做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她心里一阵疼痛,面上却忽然露出一个笑容,自暴自弃地点头道:“是啊傅少,我就是这样的女人,你跟我分手不好么?反正我永远也取代不了叶深深……”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