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强娶豪夺:傅先生的替身娇妻  >  010 婚礼进行时

010 婚礼进行时

2378 2018-07-06 14:08:42
镜子中的女子,宛如一个雪白的精灵。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不需要做任何动作,就能够吸引人的目光。白芷攥住了自己的裙摆,细细的摩擦。而后,抿了抿唇瓣,心中一阵好笑。这又不是给她的,她有什么可开心的?耀眼的光芒随着婚纱褪去而显得黯然无色。白芷苦笑着摇摇头,将婚纱放好,才走出了卧室。一打眼,就看到了傅宴陵,浓密的黑发,深邃的眼眸。“宴陵,我…”白芷顿了顿,对上了傅宴陵转过来的视线。“婚纱呢?”傅宴陵看着白芷身着朴素衣服,眉头不经意间的一皱。“我放起来了。”白芷微微一笑。闻言,傅宴陵没有任何兴趣待在白芷的身边,转身就离去了。白芷站在原地,五味杂陈的酸楚感让她捂住了胸口。吸了一口气,白芷上前抓住了傅宴陵的衣角。傅宴陵回过头,冰冷的目光看着白芷,凉薄的唇吐出凉薄的话语,“你做什么?”“对…对不起。”白芷有些慌乱,猛的收回手,有些不知所措。“你想说什么?”傅宴陵有些不耐烦的扫向白芷。白芷咬着唇瓣,许久才说出话,“我想问…我们的婚礼,是什么时候?”傅宴陵见状淡淡道,“邀请函已经制作好了,明天就可以发出去了。至于我们的婚期,就定在一个星期之后。”“一个星期?会不会太紧了?”白芷愣了一愣,有些不解的发问。傅宴陵本没打算解释,但是看着白芷眨着眼睛看他的模样,心中一软,脱口而出,“该准备都已经准备好了,只要把邀请函发出去就好了。”“嗯,我知道了。”白芷点点头。傅宴陵突然有些烦躁,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解释。皱了皱眉,大步跨进了浴室。留下白芷一个人站在原地发呆,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傅宴陵。婚礼的当天,场面十分的热闹,人来人往的宾客都带着尊敬的目光,一一入座。傅宴陵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修长的身材,看起来非常的耀眼夺目。傅宴陵的父亲傅承安带着自己的妻子安茹走了过来。傅承安拍了拍傅宴陵的肩膀,语气也十分愉悦的道,“儿子,你终于肯娶妻了。”傅宴陵轻轻一笑,算是回应了傅承安。随后视线扫过自己的母亲,恭敬的喊了一声,“妈。”“嗯,宴陵,妈总算是盼到你结婚了。这样我以后就能快点抱孙子了,对吧?”安茹的性格很温柔,一点都不像名门之后的千金小姐。傅宴陵笑了笑,看着自己的妈妈,“妈,孩子的事情你就不要担心了。”安茹满意的点点头,“那最好了,儿子你要加油啊。”说完了还眨了眨眼睛,看的傅宴陵一阵失笑。安茹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的性格,但是却十分宠爱傅宴陵。傅承安在一旁看着母子俩的互动,心里略微发酸。忍不住回想起当年自己阻止叶深深和傅宴陵在一起的时候。此时,白芷正紧张的坐在化妆室,身穿白色的婚纱,化过妆的白芷显的更加的耀眼。本来干净的脸庞,在妆的修饰下变得更加惹人怜爱。脸颊带着些许红晕,唇瓣上淡红的颜色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吻芳泽。白芷的手紧紧的揪着婚纱的边缘,雪白的婚纱再一次映入了白芷的视线。叶深深…这是傅宴陵给叶深深准备的婚纱,而不是她。一再的紧张感冲淡了白芷对婚纱的纠结,原本暗淡的心也变得浮躁起来。就在白芷无比紧张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声音,“请新娘子入场!”白芷闻言,猛地抬起头,雀跃和期待冲上了胸口。挽着白百川的手臂,光彩耀人的白芷终于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众人都被白芷的美丽给惊的说不出话,眼神紧紧的跟随着白芷纤细的身影。傅宴陵看着眼前无比耀眼的白芷,心脏忍不住漏跳了一拍。抿着薄唇,将视线调转,扫向牧师。牧师面带微笑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对新人,“今天是傅宴陵先生和白芷小姐的婚礼,让我们祝福这对新人!”掌声响便了整个教堂,白芷面带微笑的看着傅宴陵,傅宴陵的眼神却一如既往地平淡,白芷抿了抿唇,低下了头。傅宴陵有些烦躁,那些人是怎么回事?一直盯着她看?阴冷的情绪笼罩着傅宴陵,白芷却以为是傅宴陵并不愿意与自己结婚,白芷忍着想要哭的念头,抬起脸颊。傅宴陵的目光淡淡的扫过繁华的礼堂,看着白芷穿着为叶深深准备的婚纱。傅宴陵的心狠狠的颤了一下,手不自觉的抚上了白芷的脸颊,口中呢喃道,“深深…”“我…”不是叶深深…哽在喉中的话无法吐出口,白芷的心狠狠的痛了。“深深…你好美…”情不自禁的说出自己的心声和想念,傅宴陵的眼里满是温柔。白芷知道,那温柔不是对她的,而是对那个女人的…叶深深。恍惚间,白芷想到了之前的那一通电话,叶深深说,她回来了。她不会让宴陵和她结婚的…白芷望着眼前俊帅的脸庞,纵然温柔不是对她,但是她依旧不后悔嫁给这个男人。“好了!安静一下,现在就让我来证明这二位新人的仪式!”牧师继续说道。面带微笑的看着白芷和傅宴陵,首先问向白芷,“白芷小姐,请问你是否愿意嫁给傅宴陵先生,无论生老病死,都会陪在他的身边?”“我…”“砰!”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传来,大家的目光齐齐被吸引过去,只见一位穿着淡黄色小礼服的女人正站在门口,脸上都是泪痕,可怜兮兮的模样,让大家议论纷纷。白芷抬眼望去,看到那人第一眼,内心就起了很大的波澜。那是叶深深?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她会这么坦然的走进来。瞥向一旁的男人,只见傅宴陵的身躯有些恍惚。白芷的心中打响了警铃。“诶?那个女人是谁?怎么会闯进来!”“不知道啊!”众人的议论纷纷,傅宴陵看向门口的一瞬间,整个人都呆住了。“叶深深?!你怎么会在这里?”傅承安猛地站起身,看向门口的那个女孩子,心中忍不住的惊讶。“我再问你话,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回答我!”傅承安逼问叶深深。叶深深没有回答,眼泪还继续流着,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众人都忍不住怜惜。然而这怜惜的模样非但没有让傅承安感觉到心疼,反而还感觉无尽的怒火!居然不说话?这是在当面给他难看么?傅承安厉声问道,“我再问你话呢,叶深深!”叶深深哽咽着,看着傅承安,抿了抿唇。吸了吸鼻子,“我…”想要解释的话一直没有说出口,支支吾吾的,让傅承安更加的生气。傅承安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光,狠狠的瞪着叶深深。叶深深仿佛不知道自己惹怒了傅承安一般,还是低头啜泣。然而这一幕却落入到了深知自己父亲是什么脾气的傅宴陵的眼中。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