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首席总裁在靠近  >  第十四章 窃香

第十四章 窃香

2019 2018-07-11 09:41:56
辛缘靠着车窗,听着车内优扬的音乐,觉得自己的脑袋越发昏沉了起来。“小缘,”身体晃动了下,有人推她,辛缘抬头,入眼的是林南南担心的脸,她忙坐正了身体,笑了笑,“到了吗?我太困了,没忍住睡着了。”她是不想让林南南为难,都把人叫过来了,要是因为她的难受直接就打道回府未免太难看了。辛缘强打起精神来下了车,快速得朝着自助餐店跑过去了。慕时清微蹙着眉,不知道在深思着什么,跟着她和林南南身后走进店铺。一百一位的自助餐,档次不高,辛缘还有点怕慕时清不适应,偷偷得看他。慕时清神色寻常得脱下外套,挂置在沙发椅背后。林南南已经欢快是去拿食品了,辛缘分着筷子,咬唇低语,“你是特意跑回来一趟的吧!”话是肯定句。慕时清坐下,手指抵着下巴,“你男朋友要是上心点,就用不着我了。” 他本来恼火于她对自己的疏离,可到底还是见不得她难受,见不得她淋雨,所以开车又绕回去的。辛缘觉得他是在看自己笑话,瞪着桌上的空碗没有说话。慕时清轻叹了口气,“难受得厉害?”辛缘梗着口气说:“还好。”“别逞强,要不我先送你回去?”“来都来了,先吃吧,我也饿了。”辛缘起身,去帮林南南拿东西。烤煮一体的自助餐,辛缘其实没什么胃口,负责给林南南烤东西,林南南吃得眉笑眼开的,十分满足。平锅里的培根烤好了,辛缘犹豫了下,夹了一筷子送到慕清时的碗里,她注意到慕清时没怎么动筷子。慕清时深深得看了她一眼,拿起筷子,将培根吃了。她心想,果然让人家来这种地方太为难他了。一顿饭,林南南是吃好了,至于其他两人,则是各怀心事。往回走的路上,辛缘到底是捱不住头晕,抵着车窗睡过去了,到了小区楼下,林南南本能得想叫醒她,被慕清时制止了,“让她睡吧,她难受得厉害,我送她上去吧。”此时的雨终于停了。林南南咦了下,见他下车过来,轻松得将辛缘抱了起来,心底惊疑不定,他不会真的看上小缘了吧。辛缘个头挺小,大抵也就一米六,加上瘦弱,慕清时抱着她觉得轻松无比。他暗暗想,太瘦了。低头,看着她安静得缩在自己胸前,小脸微红,慕清时的眸光变得温和无比。他抬眸,看向林南南时神色已经变得寻常,“几楼?”“十,十五楼。”林南南咽了咽口水道。他抱着辛缘跨步就走,林南南还在想他没问第几幢呀,却见他已经跨步往楼道走去了,忙放下混乱的心思追了上去。从电梯里出来,林南南手忙脚乱从包里掏出钥匙开门,然后带着他快速得往辛缘房间走去,“她住得这间屋子。”慕时清轻轻得将她放在床上,拉过被子盖好,然后扭头问林南南,“家里有药吗?”“有的,我给你找!”林南南又旋身出去,翻箱倒柜得找药。慕时清起身打量着这间小卧室,粉色的窗帘和粉色的床品,连衣柜也是粉色的,他轻轻笑起来,果然还是小女孩呢。他收回视线来,目光柔和得看着陷在被子里的辛缘,看着她红红的脸,又将视线移到了她的红唇上。他想,那大概是甜的。这么想着,他俯身低头压上唇去,品尝着那抹清甜。门口传来了玻璃掉落在地的声音,他回头,见林南南捂着嘴要叫不叫的样子,他把手指放在唇上做了个闭嘴的手势。林南南面上尴尬,忍着内心的激动将药给他,然后轻声道我再去倒杯水又跑了出去!她说什么!她就知道慕清时是看上辛缘了!甭管怎么说,他都比郑高远那个死人强一百倍一万倍,她强烈支持辛缘甩了郑高远跟慕清时在一起!林南南倒了水,怕又瞧见不该瞧的,悄悄得往房间挪去,见慕清时规矩得坐在床沿,便咳嗽了声将水送了过来。慕清时大掌伸向辛缘的后脑勺,轻柔得托起她的脑袋,轻声道:“辛缘,吃了药再睡。”辛缘睡得迷迷糊糊的,听话得听到什么便做什么。伺候着她吃了药,慕清时起身准备离去。林南南将灯关了顺便将门带上,犹豫了片刻叫住往门口走的慕清时,“慕先生,你……对小缘是认真的吗?我是说,如果你只是玩玩的,你就不要来撩拨她,她是个好女孩……”慕清时倒是开心辛缘有这么个护着她的好朋友,他手指提着车钥匙,低声道:“今天的事就不要告诉她了,她已经拒绝了我。”林南南心下一惊,下意识问道:“为什么?”慕清时回头看了她一眼,意味深长得道:“大概我这人还没好到可以比得过她的青梅竹马。”是了,还有个郑高远,这个碍事碍眼的家伙!林南南也无比了解辛缘,还没分手,她是做不出背叛的事来。“我走了,照顾好她。”慕清时留下话,离开了。林南南着急得在屋里走来走去,这么好的男人,辛缘要是错过了,以后哭都没地哭去!不行,她一定要想法子让辛缘从郑高远这个魔掌里挣脱出来!辛缘隔日醒来,对于自己是怎么回得家怎么躺到床上的没有半点记忆,应该是林南南扶自己上来的吧,她抽了抽鼻子下床,趿拖鞋出屋。林南南正做着早点,扭头问她还难受不。辛缘倒了杯水喝,“还好,头不痛了,就是鼻子还有点堵。”她吸了吸鼻子,“昨天你扶我上楼的?”“慕先生抱你上来的。”辛缘嘴里的水喷了出来,溅得哪都是,她有些气急败坏,“你怎么能让他抱我上来呢?”林南南拿着小铲子,摊手,“你睡得太死了,我怎么扶你上来,有苦力在为什么不用?”辛缘抿了抿唇没说话。林南南心底腹诽,他还亲你了呢,不过这是秘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