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首席总裁在靠近  >  第十七章 怎是他的对手

第十七章 怎是他的对手

2007 2018-07-16 09:56:51
辛缘分不清现在心里的情绪是失落还是庆幸,果然,那晚他对她说的话只是一时兴起。她很快调整好心态,说了声谢谢你送我回来,开车门下车了。往里走时,手腕突然就被拉住,她扭头,对上了慕清时深遂的眼眸。慕清时看着她,眼眸里温柔的水波在流动,“其实我很开心。”辛缘有些不知所措得看着他。“只是,我怕你把我当成了趁虚而入的小人。”他看着她,认真得说道。这认真的模样却让辛缘的心乱了,他这样的男人,太清楚自己魅力了,一举一动间,轻易得攻略着女人心。他太危险了!辛缘心烦意乱,抽回了自己的手来,转身就跑,什么话也没说。慕清时看着她的背影,嘴角噙着志在必得的笑意。他转身回到车上,拨打电话,车子发动间隐隐听到他说做得好三个字。他一步步得攻城略地,而简单的辛缘,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辛缘回到家,两颊通红,无法否认的,慕清时的话语让她觉得愉悦,外加一点点的小心动。看她眼似含春,林南南敏感得察觉到有情况,做为好友,她有必要关心下她的感情生活,双手环胸得凑近她,“你脸红什么?刚干什么去了?”辛缘下意识得拍脸,否认,“脸红吗?我刚跑了几步,大概是跑得太着急了。”林南南狐疑得看着她,又道:“你下午干什么去了?”辛缘正了正色,直接了断得道:“我跟郑高远分手了。”林南南吃惊得嘴巴张成了O了,然后跳起来道:“你终于舍得跟郑高远断了?”辛缘抿了抿唇,“没有什么舍不舍得的,如果不是念着过去的情份,我怕跟他早就分开了,只是……他亲手把过去的情份给砸碎了。”林南南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了不得的事,皱眉问她,“到底怎么了?他又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了?”人神共愤?辛缘嘴角扬起了讽刺的微笑,想这个成语用得好,便道:“下午,我看到他领着谢茹去打胎了,孩子是他的。”林南南的嘴再次成了O型,“谢茹,就是那个小不点?我靠,她有没有十四岁啊,郑高远这都算得上是强奸了吧!”“十六了,谢茹自愿的,”辛缘摆了摆手,轻声道:“没法说她。”林南南骂了声禽兽,然后安慰她,“你也别难过了,分开了其实是好事。不过,你说分手,郑高远就同意了?”想想过往,郑高远哪件事做得不过份,跪下来哭着求个饶,辛缘就原谅他了,林南南怕的是郑高远明白又过来演这么一出。辛缘背靠着沙发,“他同不同意没关系,我是不会再跟他在一起了。”“你下定决心就好。”辛缘扯了扯嘴角,“你知道吗?我看到他身边站着的女孩是谢茹时,就一直反胃,她还是个小孩子啊,他怎么能下得去手。”“精虫上脑的玩意。”林南南又骂了句。辛缘头痛,怎么也想不到郑高远会变得越来越不堪。林南南在她旁边坐下,有些担忧得道:“那你要怎么跟你们的院长妈妈说?”辛缘也在烦这点,分手肯定是板上钉钉的事儿,院长妈妈那边还得做个交代。林南南劝她道:“你别太过心软了,分手这事责任完全在郑高远那边。我觉得你先跟院长说吧,我怕郑高远回头不甘心着在熟人面前给你编排点什么事出来,他那人品,什么事做不出来?别回头分手这事都怨你头上来了,到时你有十张嘴也说不清了。”她的话提醒了辛缘,是该打这么个电话,也就算是断了郑高远所有的退路吧!她斟酌了番,拿着手机回了屋给院长妈妈去了个电话。本以为会难以启齿,开了口后发现也没什么困难的,辛缘一口气将分手的前因后果跟院长说了一遍。电话那端的院长沉默了许久,才悠悠叹了口气,“小缘,这些日子辛苦你了,是高远没福气,我怎么就教出了这么个玩意来。”辛缘不知道要怎么去安慰她,比起自个来,院长妈妈怕是最难过的一个了,她就这么个儿子,苦心栽培,盼着他成龙,却没想到成了条臭虫,对她的打击不可谓不大的。院长又道:“基因啊,改不了,他把他爹的那些个臭毛病全部学会了……小缘,是我自私了,自私得绑着你在他身边……”“院长妈妈,你别这么说,是我自己愿意跟他在一起的。”虽然现在是这么个结果,可是无法否认,最初在一起的时候,她跟郑高远也是有过一段快乐时光的。劝慰完院长妈妈,辛缘才挂断了电话。窗外不知道谁家在放歌,歌声颇大,女声在唱着:你说过牵了手就算约定,但亲爱的那并不是爱情。辛缘不免想,或许从一开始,她跟郑高远这间就不是爱情。之所以答应他的追求,也许只是习惯,又或者是倾慕的兄妹之情,否则为什么跟他牵手,感受不到心悸的感觉。但是在面对慕清时,无须牵手,他的语气都可以让她面红心跳。辛缘有些烦躁了起来,想着这不应该,她跟他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何况他这么会撩,没准身边已经有不少深陷在他魅力里的美女们。家势,外貌,她统统没有,她拿什么去跟别人比?她甩了甩头,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了,她收起心思来出了房间,跟林南南一起准备晚餐。林南南问她跟院长妈妈说清楚了?“说清了,”辛缘低头切着黄瓜,“我以为她会接受不了,没想到她很平静,是我把她想得太脆弱了。”林南南轻笑,“像院长这个年纪的人,哪个不是大风大浪里走过的,你跟她儿子分手不过是小事,当不成婆媳,可还有养育的母女情份在的。这下郑高远可就没有能拿捏住你的底牌了。”辛缘点头,在突然间,觉得身心轻松。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