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首席总裁在靠近  >  第十五章 再次失望

第十五章 再次失望

2029 2018-07-12 09:29:35
在辛缘感冒好时,天也跟着放晴了。一放晴,气温又开始往上涨,林南南抱怨着都十一月了,怎么还这么热。辛缘低头专注得串着水晶珠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林南南走过来跟着一起串,像是很随意得问道:“最近郑高远在忙什么?”“不清楚,好久没联系了。”辛缘意识到自己将近有十天没见着郑高远了,她抬眸,“你今天怎么想到他了?”林南南躲开她的视线,“我是怕他又背着你搞七搞八去了。”辛缘摆摆手,“我懒得管他了。”听辛缘的语气也是不喜郑高远了,林南南不懂,既然如此为何就是不分手呢?辛缘放置在桌侧的手机响了下,有微信进来。郑高远要跟她借两千块钱。辛缘看了眼林南南,叹口气道:“说曹操曹操到了。”她问他要两千块钱干什么去。“你甭管了,你只要知道我急用就行!”郑高远语气有些不耐烦。辛缘也来了脾气,直接回了句没有。郑高远便道:“你没有?那我跟我妈要去。”辛缘被他气得脑仁痛,她深吸了好几口气,问林南南微信里有钱没。林南南不敢置信得看着她,“你真给啊?”辛缘苦笑,“院长这两年心脏不好,他真的会把她气死的。”林南南很生气,“你怕她被气死,你怎么不想想自己会不会被郑高远拖死!”辛缘不说话,却用眼神哀求着林南南。林南南咬牙切齿得将手机扔给她,“拿去拿去,我不管你了!”郑高远收了钱没有一句话。辛缘也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可是,她真的没办法置院长妈妈不管,如果不是院长妈妈这层关系,她早让郑高远有多远滚多远了!等到下午的时候,有陌生的电话进来找辛缘,电话里的女声神秘兮兮得让她来医院一趟。辛缘觉得莫明其妙,“你是谁?”“你如果想知道郑高远拿钱干什么去了,就来四医院的妇产科一趟。”扔下这句话,对方就挂了电话。辛缘微蹙眉,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埋得什么药,妇产科,她隐隐有了预感,她倒是想看看郑高远是带哪个姑娘去妇产科了!“我出去一趟!”辛缘起身拿过包就出去了。站在医院门口,辛缘深吸了口气,其实她知道自己过来,接下来的场面会很难堪很尴尬,可是非来不可,或许她是想给自己一个彻底对郑高远死心的理由。她很平静得跨步走到了妇产科。不远处,郑高远戴着鸭舌帽靠着墙站着,戴着耳机听着音乐摇头晃脑。她没有走近。不多时,一个小小的身影捂着肚子从科室里出来,她幼稚的脸上写着委屈,“高远哥,我疼死了。”郑高远走过来扶住她,哄道:“你还小,还不能做妈妈,等你再大两岁嫁给我,我们再要宝宝不迟。”辛缘盯着眼前的一大一小的身影,身体因为愤怒忍不住发起了抖来,她控制不住冲了上去,照着郑高远扬手就是一巴掌!“你妈……”郑高远正要骂脏话,抬头见是辛缘瞬间就跟见了猫似的老鼠不吭声了。身侧的小姑娘脸发白,看着辛缘低头,轻轻叫唤了声:“辛缘姐。”辛缘红着眼,声音拨高尖锐,“郑高远,你真他妈的恶心,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小茹她才几岁!你也下得去手!”辛缘是真的没想到,会是谢茹,那个小时候跟着自己身边叫姐姐,现在也不过才十六岁的小姑娘谢茹!郑高远解释,“不是我的,我只是陪她来打孩子!小茹,你说对吧。”谢茹有些惊恐得看了他一眼,低头默认了他的说法。“你是把我当三岁小孩吗?”辛缘不敢置信得看着他,“她把你当哥哥,你这当哥就是这样对她的呢?”郑高远觉得她真是小题大做,反正都是睡女人,睡谁不是谁,不过还是耐着性子哄她,“我们真的没什么,就是当哥才陪她来把孩子打掉的。”“你真是无可救药。”辛缘闭了闭眼,觉得疲惫极了,她不想再陪着他折腾了,“以后就别联系了,现在我看到你就觉得恶心无比,我怕吐你一脸!”郑高远脸色很难看,有些烦躁得吼道:“别整天拿分手来威胁我,告诉你,老子不吃这套了!”辛缘笑了,原来她过去说分手,在他看来只不过是欲拒还迎,太可笑了!辛缘转身离去,谢茹吓得哭了起来,跑过来拉她,“辛缘姐,你不要生气,你不要生气,我以后不跟高远哥在一起了,你不要生我的气……”小姑娘哭得鼻头都是红的,辛缘侧头看她,心疼她年纪小小就被禽兽糟蹋了,她摸着她的小手,“我没有生你的气,我气得是我自己,这么多年了,识人不清!我气自己没能教好你,没能教会你好好保护自己,让这么个不要脸的东西骗了身心糟蹋了!”谢茹哭着摇头,“高远哥没有骗我,他对我很好,是我自己愿意的……”辛缘知道现在小姑娘的心思都在郑高远身上,说太多她也听不进去,她咬了咬牙狠下心去不管了,“希望你以后不会后悔!好自为之吧!”说罢,她没再去看谢茹,转身离去。多少有些难堪,又隐隐有些失望,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谢茹,这个小时候就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尾巴。孤儿院就像是个大家庭,生活在里头的孩子们就像是兄弟姐妹,一向都是相亲相爱互帮互助的,她跟郑高远谈恋爱也不是秘密,可就算是这样,谢茹还是跟他上了床,想来也是心甘情愿的。心微微痛了起来,钝钝的,本来她以为自己会不在乎的,可是这种被自家小妹背叛的感觉还是很难受的。辛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医院里出来的,然后有些脱力得坐在了人行道花坛边上发起了呆。大家都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彼此间这么伤害?还是长大后,过去的情份都可以抛却不要了?辛缘找不到答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