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首席总裁在靠近  >  第四章 钱丢了

第四章 钱丢了

2053 2018-07-02 11:13:14
送走客人,林南南进了仓库,突然就发出了尖叫声然后冲了出来,慌乱得叫起来,“不见了!不见了!”辛缘被她吓了一跳,“什么不见了?”“钱,钱箱子不见了!”辛缘脸色一变,慌乱得冲向了小屋间,里头的东西堆放得很杂乱,原本靠墙放着的那个钱箱子没在了。她脸色刷得就变白了,手指微微颤抖起来,“怎么会不见的?怎么会!”林南南脸色也很难看,“你是不是放在别处了?”辛缘木木得摇了摇头。“要不然报警吧,肯定被偷了!”“我们早上过来开门,门锁没坏,窗子也没坏,小偷是怎么进来的?”辛缘侧头说道。林南南脸阴沉了下来,“你在怀疑我?”“不是,”辛缘握了握拳头,不是很想承认却不得不说他的嫌疑最大,“郑高远,他也有店里的钥匙!”林南南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你昏头了,你怎么把店里的钥匙也给他了!”辛缘铁青着脸出去,拿起桌上的手机给郑高远打电话。铃声响了许久,郑高远始终没有接听电话,到最后索性关机了。辛缘知道,钱是他拿的没跑了!她双眼通红,对林南南扔下句我找他去便冲了出去,林南南本想让她拿把伞,叫都叫不住她。郑高远住的地方是个老旧的小区,房子是院长以前居过的老房子,院长以孤儿院为家后,这房子就空着了,便给了自己儿子居住,也省得他在外租房了。辛缘也有钥匙。她拿钥匙开门的时候手都是抖的,进屋后,看到的是满屋的垃圾,连落脚的地儿都没有,郑高远也不在。辛缘胸口在剧烈起伏,好,很好,拿着二十万的钱去挥霍了,他倒是潇洒得很,那她呢?嗯,在欠着那么多的外债之上,是不是还得加上这二十万!那是她得画多少稿设计多少婚纱才能赚得回来的啊!辛缘欲哭无泪。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只是走着走着,身上被雨点打着了,抬起头来才发现下雨了。天色阴沉沉的,跟她现在的心一样,昏暗沉闷。雨点渐大,密集得落在了她的身上,很快就打湿了她的短袖衬衫。她招手想拦计程车,只是来往的车辆都显示有人了。辛缘举起双手来挡雨,转身要找地方先避下雨,跨步之际,一辆黑色的路虎在她的身侧停下了,车窗落下,驾驶室的男人侧头看她,“上车。”辛缘一眼就认出了他,那个有着异装癖好被自己所救的男人,没想到,会在这种糟糕的情况下遇到了。慕清时见她发愣,雨水将她的衣服都变得透明起来了,好看的眉头蹙了蹙,提醒道:“辛小姐,你里面的衣服透出来了。”辛缘啊了声,脸红,忙把手放下来搭在胸前,她今天穿得是紫色的内衣,衬衣湿后全显露了出来。慕清时再次开腔,“上车。”辛缘犹豫了片刻,走了几步,拉开了后座的车门钻了进去。慕清时轻眯了下眼,从后视镜里看她。雨太大了,她的衣服全湿的,刚上车就将座位浸湿了,她不好意思极了,嚅嚅得开腔,“对不起,弄脏你的车了。”慕清时表示无妨,侧过身来将纸巾递给她,示意她擦擦。辛缘说了声谢谢,拿纸轻轻擦试着脸。他转回身去,戴着腕表的左手放在方向盘上,问道:“去哪?”他的脸上是没有任何表情,这让辛缘觉得他很严肃,特别难以亲近,她看着外头的大雨,知道是找不见郑高远了,有些丧气得道:“老城女人街。”慕清时的手打了半圈方向盘,车子缓缓开了起来,前面的雨刷哗哗刮得很起劲。辛缘抬头看着他的后脑勺,想到那二十万,心如死灰,又怨他多事,救就救了,非送过来二十万……现在好了,她债台算是高筑了!前方红灯,慕清时停下了车,顺手拿过烟盒,问道:“介意我抽烟吗?”这好像是他的车吧,辛缘便摇了摇头。慕清时抽出根烟来叼在嘴上,倒也没去点燃,他说话,“还没谢谢你那晚出手救了我。”辛缘微皱了下眉,“不是已经谢过了吗?”慕清时轻笑,“那是别人,如果不是你出手,或许我早就死于非命了,这么大的事,我该亲自跟你说声谢谢的。”辛缘微怔,想有这么严重吗?慕清时抬眸从后视镜里看她,“生意做大了,得罪的人就多,那晚也是我疏忽了,被人下了药还被换上女装差点带走……”辛缘第一个反映就是哦,原来不是女装大佬。按他的说法,那她收的二十万算是应得的吧,毕竟他的命那么值钱!绿灯了,慕清时继续开车,“所以,你说我是不是该说声谢谢。”辛缘不好回答这问题,她动了动,踌躇了半天开口了,“那什么……”“慕清时。”“啊?”辛缘愣了几秒才反映过来这是他的名字,便改口道:“慕先生,您让人送过来的二十万,我能不能晚几天再还给你?”慕清时蹙眉,并没有解释那二十万不是他的安排,只道:“那是你应得的。”“不不,你都已经跟我说过谢谢了,我不能再拿那钱,我晚几天……几个月吧,”辛缘笑得极其不自然,“我赚了钱就还给你。”她犯愁呀,几个月,呵,估计一年都赚不回二十万吧!慕清时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么执着于要还回那二十万,不过既然这笔钱让她如此为难,他倒是不介意替她解决一下,便应了声好。如他所想,辛缘的脸色瞬间微放松了起来,她连声说着谢谢。慕清时想到了这笔钱可能出了什么问题,他不提这岔,改口问道:“下这么大的雨出来,怎么也不带把伞,男朋友不来接你?”辛缘现在恨不得掐死郑高远,她握了握拳头,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僵硬得道:“他,有事。”慕清时不再开口说话,沉默得开车。因为跟他不熟,辛缘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便跟着沉默。车子很快驶到了女人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