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首席总裁在靠近  >  第二十章 最应该感谢我们的相遇

第二十章 最应该感谢我们的相遇

2050 2018-07-16 17:19:52
“明天童真的婚礼,要跟我一起去吗?”慕清时又转了别的话题。辛缘收回胡思乱想的心绪,笑着问道:“她没有邀请我,何况,我拿什么身份去。”“如果你愿意可以是我的女朋友,”慕清时看着她脸变红了,嘴角微扬,伸手将甜品推给她,“开玩笑的,你可以是特邀的婚纱设计师。”“她愿意穿我设计的婚纱已经是极大的荣幸了,别的我可不敢多想。说起这事来,”辛缘正了正神色,“我还得感谢你。”慕清时挑眉,“嗯?”“我知道她的婚纱是你指定在我店里定的,”辛缘嘴角带着笑,“想来童小姐的家势也不简单,嫁的人大抵也是非富即贵的,她穿上我设计的婚纱出嫁,就是一块移动的广告牌,你让我赚了钱,还免费帮我打了广告,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辛缘能想到童真的婚礼过后,店铺的生意会有很大的起色,这一切,都得感谢眼前这个男人。“没想到我还有这么大的作用,”慕清时双手交叠在一起,看着她浅笑,“那你是不是应该敬我杯酒?”“应该的,”辛缘忙端过高脚杯,里头是三分之一不到的葡萄酒。慕清时举杯跟她碰撞,嘴角微勾,却道:“最应该感谢的是我们的相遇。”酒杯碰撞的轻脆声响,像是轻轻叩开了辛缘的心扉。她暗暗得想,这个人真是讨厌,总是能把情话说得那么动听。吃过饭后,慕清时有事要去处理,便先送她回家了。车子停在了小区门口,慕清时在接电话,他跟辛缘做了个拜拜的手势,辛缘跟着郑重得说了声再见,又加了句开车小心方才下了车。慕清时淡笑着目送着她往里走,却见郑高远蹿了出来拦了她的路,他的眉立即蹙了起来,正要下车,就见辛缘狠狠推了郑高远一把便往楼道里跑了。他的脸色阴沉沉的,讲完电话后又拨出去一通,冷声道:“找人盯死了郑高远,别让他有机会接近辛缘。”郑高远脸色阴霾得朝这边的车望过来,慕清时没有下车,隔得远加上天暗,他也没能看清车里的人是谁。去时奔驰来时路虎,郑高远也知道对方很可能是自己惹不起的人,所以也没敢贸贸然得上去挑衅。车里的人似乎也没把他放在眼里,很快开车离去。郑高远站在原地,双手紧紧握成拳,因为深深的不甘心,五官渐渐扭曲了起来。因为辛缘抢先一步把分手的消息通知给了他妈,他妈对他很失望,已经讲明他的人品是不能接管孤儿院的。孤儿院那块地,值太多钱了。现在是人也没了,钱也没了,辛缘还找好了有钱的下家,她凭什么有这样的好运!不甘心呐,怎么想都不甘心!郑高远狠狠得想,等着吧,他迟早要给辛缘一点教训的。如辛缘所想,童真的婚礼过后,店里的生意一下子就火了起来。多数童真介绍过来的,后来才知晓,童真还在微博上给自己的店宣传了一番,为此辛缘特别感谢她。店里的生意好起来,加上郑高远也被辛缘甩了,林南南高兴得无以复加。而慕清时还没有停止送花的行动,天天一束,从来不重样。今天这束是向日葵,辛缘签了字跟送花小哥说了声谢谢。林南南跟小哥都快混熟了,问道:“慕总不会在你们店里包了一年份的花吧?”送花小哥摇头,“哪呀,人可天天亲自来挑花写卡片的。”辛缘心里一暖,翻出卡片,上面还是简单的三个字,心悦你。林南南咋舌,想他还真够上心的。辛缘把花插到了花瓶里,花瓶小了点,跟向日葵有些不搭。她站立的左侧靠墙,是一排的鲜花。没舍得扔,索性就多买了些花瓶,依次靠墙排开,等着花开败了,再拿去扔掉,也算是点缀婚纱店了。林南南走过来,“唉,人家这么上心你怎么想的?”“什么怎么想。”辛缘下意识得逃避这个话题。“我是说你对慕时清的想法。”辛缘轻声得道:“不知道,我承认我有点喜欢他,只是……总怕跟他在一起是场豪赌,你知道的,我有些输不起。”所以不敢去赌,而且她私心里觉得现在两人的相处模式也挺好。林南南倒是比她放得开,“怕什么,顶多输了就是失个恋失个身呗,再说了,跟他这种优质男人上过床也没什么可后悔的吧!”辛缘窘的脸都红了,狠狠得拍了她一下,“说什么呢你!”林南南笑着躲闪,去迎新上门的顾客。短短一星期,已经接了七个单子,两套婚礼五套晚礼服,都要求手工定制,林南南觉得忙不过来了,跟辛缘商量着该请几个员工了。辛缘也正有这个意思,大笔一挥,就将招聘告示贴出去了。隔日就有小姑娘来应聘了,辛缘也不挑,只要求勤快手巧,愿意学习的,谈妥待遇,很轻松就招好了两个员工。本来辛缘都做好了磨一年才能让店铺小有名气的准备,的确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就步入了正轨,说来说去,还得感谢慕清时和童真两人。星期天是个阴天。林南南跑出去买午餐的时候,慕清时来了电话,说是在附近办事,正好可以跟她共进午餐。辛缘笑了,“我请你吧,你现在在哪?”总不好顿顿让他请。电话那端的慕清时轻笑,“抬头。”辛缘抬头,就见他站在玻璃门外,看着她的眼神温柔得让人受不了。辛缘能忍住心中的悸动,却无法遮掩欢喜的表情,她嘴角微扬,跟两个小姑娘说了一声,便拿着包迎着他走了过去。两人说着话往巷口走去。有小台阶,慕清时自然得伸手牵了她的手,辛缘的手想往回缩,他没让,使劲的攥紧了。辛缘脸红得想他也太霸道了。走了两步,慕清时突然回头,眉头紧蹙,他能感受到有道热烈却令人不爽的视线投射在他身上。辛缘侧头问他怎么了,慕清时摇了摇头,说没事,觉得是自己敏感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