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三章 他的世界

第三章 他的世界

2285 2018-06-29 14:50:42
    于越。    我现在的身份。    决定要做他,就必须了解他,可他已经死了,我只能从他的家,他的工作,他的妻子,一步步得到他曾经的信息。    就像是一个寻宝游戏,惊险,刺激,又乐趣无穷。    有些发现,甚至会让人非常兴奋。    这就是,体验别人人生的快感。    当然,也有些我始终想不清楚的问题,被我称作于越的疑点。    其中之一,是他的工作。    我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了解到,于越工作的地方就在那停车场附近的一栋写字楼上,一家名为圣勒的文化公司,可说起来有些奇怪,于越在公司里是个闲职,一个挂名的高层管理者,事实上却没有任何需要管理的内容存在。    开始我很疑惑,高位,高额工资,却又不需要做什么具体的工作,为什么公司要白养他?    后来我查到,老板和于越是挚友,从小玩到大,刻意为于越安排的闲职。    但这还是解释不通,再怎么亲密的关系,都不至于白养一个人吧?就算那位挚友不介意,于越的自尊不介意吗?    而且说是挚友,但这一个星期,我其实从未见过那位挚友主动到于越的办公室闲聊。我忍不住好奇,就主动去了老板办公室,见那位挚友。进去的时候,办公室有其他人,我觉得自己来得不是时候,可挚友马上用各种理由打发那些人离开,待办公室只有我们二人时,他却恭敬的好像另外一个人,将我请到老板的位置,对我捶背、揉腿,太监感十足。    他的恭敬不是玩笑,看得出来,他似乎非常怕我。    没错,是怕,恐惧!    于越的疑点二,是夫妻关系。    从妻子对于越的态度来看,二人应该是那种非常恩爱的夫妻,只要是相处在一起的时间里,妻子总会做出些暧昧的小动作,挑逗于越,也就是我……可事实上,这种关系仅限于白天,夜里,我们从未发生过性关系。    她会缩在我怀里睡觉,还是很暧昧,但却完全没有提示过我任何的特殊选项。    而我似乎是内心尚存一丝良知,也没有提出过要求。    也许是因为我总会想着这件事,某天夜里,到底还是被她看出来,可她却对我说她知道憋了很久,很难受,但这个样子做什么都没意思,等到那件事结束后,我们玩场大的。言语之间,充满了挑逗的味道。    可我却完全不能理解,本能的问了句:那件事情结束?哪件事?    她没告诉我那件事指的到底是什么,只是说,是我那天穿着风衣,戴着墨镜、口罩,准备偷溜出去做的事情。    接下来,是于越的疑点三,那是他的朋友圈子。    虽然我未见过活着的于越,但从他手机上看得出来,他是个生活非常有条理的人,通话记录都非常规律,他的联系人只有那么几个,都是生活中经常会接触到的接人,他公司的同事。这期间我接到过几次他们的电话,多数都是闲聊,没有什么具体内容,偶尔会有拜托于越办事,但多数都与挚友的文化传媒公司有关。   这些很正常。可除此之外,会有几个没有标注姓名的电话,在每个月的固定时间打来,通话时长有长有短,开始我没在意,以为是快递,但后来我翻了最近三个月的通话记录,这些号码始终存在。 总不会三个月的快递员,都赶上同一个人吧?    就在最近,其中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又一次打来。接通电话,与我通话的是一个有些沙哑的中年男人的声音,问我最近过得怎么样,舒服吗?我不明白什么意思,只能说,还不错。可他似乎是个敏感的人,对我的回答,他有些质疑,说我好像变了。我没接话,他便开始提醒我,那件事的日子快到了,这次的主角是我,千万不要迟到。    那件事……    到底是什么事?是妻子口中的那件事吗?    关于朋友圈的奇怪事情,还有一件现实中发生的,那是在我接到电话的第二天,一个看起来非常邋遢的快递员突然来访,我开始以为他是送快递,并且询问,却被他一拳打在胸口,但他不是为了袭击我,那一拳,更像是老友见面时的玩笑,只是那力量非常大,我觉得胸口翻江倒海的疼,我愤恨的看着他,他却笑着评价我的演技越来越好。    我问他是什么人,他提醒我不要开玩笑了,“那件事”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让我做好准备,不要迟到。    又是“那件事”!    开始,我对探寻于越这个身份的秘密,他的资料,这件事乐在其中,可随着发掘的深入,我却觉得自己似乎掉进了某个坑中。这个于越,表面看上去有个正常的朋友圈,但在这圈子下面,似乎隐藏着另外一个圈子。    围绕着“那件事”的圈子。    我不想舍弃于越这个身份,所以必须查清楚“那件事”到底是什么事,我决定从住处入手,在一个妻子出去闲逛的日子,我又开始翻箱倒柜。    结果,虽然对“那件事”到底是什么,毫无进展,但我却发现了另外一样东西,那也是我长久以来希望自己知道的东西之一。    结婚证。    那上面,有妻子的名字。    可我没有想到,这件事却成了于越的第四个疑点。    ……    结婚证上,男人,于越。    女人名叫沈凯琪。    “原来她叫这个名字……”拿着这张结婚证我如释重负,之前,我始终没机会知道妻子的名字,本想拿她的身份证,但她十几个钱包,我全部翻过,都没有找到,直接问她要,她又表示不记得放在哪里,原本要身份证就需要一个借口,反复追要,则需要更多解释,所以我就暂时放弃。    没想到,命运却给了我这样的机会。    除了结婚证,我还找到一串钥匙。  这栋别墅很大,楼上楼下,房间许多,这一个星期我已经全部摸清楚每间房的功能,但仍然有几个房间对我来说,是禁区。因为被锁着,进不去。    这样的房间一共有三处,楼上两间,说是储藏室。    楼下一间,是地下室入口,在一层走廊的尽头。    寻常人家似乎是不会在自己家里弄这种锁的,毕竟没有外人,所以我始终很好奇这件事。正准备试一下我找到的钥匙,能否打开那三间房的锁,她却回来了。    沈凯琪。    我主动搭话,末尾,用了她名字的昵称,琪琪。    正准备上楼的她,却停在旋梯前,回过头看我,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眼中有些疑惑:“你叫我什么?”    “凯琪……”我赶快换了种方式,以为从前她没有被叫过“琪琪”。   她放开扶手,转身走向我,微笑,渐渐变冷:“……看着我,叫别人的名字?很好,今天不解释清楚,没完。”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