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三十七章 苏雅失踪

第三十七章 苏雅失踪

3184 2018-07-30 15:08:24
    在苏雅的帮助之下,我终于脱险,可最后关头,她却被独眼怪物拖入黑暗的隧道,生死未卜。    我被怪物一路追赶,逃到楼梯,一直向下爬。    因为上下左右的概念被颠倒,我其实是在上楼,当爬上更高的楼层时,我也暂时安全,因为苏雅分析出那头独眼怪物无法向地下室的前几层行动。    可苏雅怎么办?    她还在下面。    她刚刚冒死救我,我要留下她自己逃吗?    我向上走了两步,隐约听到怪物的嘶吼,我停住脚步:“冷静……一定要冷静。”    深呼吸,我回忆起刚刚苏雅被拖下去的画面,其实她事先已经感觉到了,并且告诉我,千万不要回来找她,她有办法上去。对于一个刚刚认识几个小时的人,她这段的含义,应该并不是为了保护我的安全,不让我以身犯险,她说有办法上来,说明心里确实有打算。    那怪物的反应并不是很快,如果被脱下去的苏雅,没有遭受到致命伤的话,在怪物追赶我的途中,苏雅完全可以逃脱。    如果她无法逃脱,则必然是在被怪物拖入黑暗中时,便已经被杀害。    所以现在只有两种情况,一,苏雅被杀了!    二,苏雅正按照她的计划逃命。    无论这两者中的哪一个,我下去,都是添乱。这种时候我能作的唯一的一件事就是赶快上去,在上面等她。    我没有冲动,选择了最稳妥的办法,尽快向地面逃。    一路向下,颠倒的意识渐渐清晰,我也终于看到了最初我们进来时的那条走廊,因为再向下,已经没了楼梯,我顺着走廊一直向前走,又一次看到了最初进来时的坑洞,我爬出去,新鲜空气,瞬间填充了我的肺,无比舒适。    我本想躺在这里,就不起来了。    可又担心尸鼠病毒让我永远起不来,只能咬着牙,顺着绳索爬上去。上面本该有两人接应的,但不知为何,那两人不见了。我也没有寻找,只是在这里绕圈小跑,让自己不停下,不休息,顺便等待苏雅。    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越来越疲惫,而苏雅也始终没有出现。    那电梯井的深坑没有任何动静传来,寂静的就像坟墓……    “苏雅……”我绕着坑,继续跑,心却越发不安。    她不会真的在被怪物拖下的那一刻,就被杀掉了吧?    她就这么死了?    我这人果然不怎么样,用杜老板的话来形容,就是个废物。现在连救我的人,也被我舍下,我是不是没救了?    我的双腿越跑越沉。    某一瞬间我在想,这尸鼠的病毒是不是没救了?那我不如下去看看,看看苏雅究竟在哪里,还有没有救。    可我终究还是怕死的。    我拿出屏幕已经碎裂的手机,拨了110,但这个位置依旧没有信号。    向着山下的位置移动,找寻信号,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终于看到了信号出现一节,拨通了,我报了警。    报警的那一刻我还是有点理智的,如果我说自己是被怪物袭击,怕是会被当作报假警,所以我只说袭击,说下面有一伙杀人的暴徒,同伴很多遇难。挂断电话,我感觉自己浑身上的力气,都消耗在打电话那几分钟了。    我终于是再也没有支撑身体的力量,我瘫倒在地,晕了过去。    这次昏迷,持续的时间不算太长,醒来的时候,隔着眼皮我感受到了刺眼的阳光。睁开眼,太阳已经挂在天空的正中间,是中午。我努力支撑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站起来,然后环视四周。    “这是……我昨天晕倒的地方?不对……我的身体?”我活动了一下,刚刚睡醒是不太舒服,但那股疲惫的感觉,那股因为尸鼠病毒而产生的疲惫,此刻居然莫名的消失。    如果不是身上的伤口还在,还疼,我甚至会觉得昨天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苏雅!”我想到了她,赶紧用衣服捆住我自己的左手,向着山上研究所的方向走,走了一段路,我看到山下的方向似乎听着警察,有四五辆。应该是因为我昨晚报警而来的警察。继续向上,我发现一段警戒线,绕着研究所的位置。    那里,三五个警察在检查梁宽等人留下的设备,还有几人,抬着一具尸体,从研究所的旧楼中走出。    尸体被他们放在空地上。    我远远的数了一下, 一共有九具尸体。    抬尸体的警员这时来到一个貌似职位比较高的警察面前报告:“赵队,这下面不算干尸,新鲜的尸体一共九具,都抬上来了。”    高职位警察点点头,走向那九具尸体。    我躲在树丛中,但这个距离我还是分得清男女的,那九具尸体中没一个是女人,苏雅呢?她的尸体,没有被发现吗?    没过多久,我被警察发现,被捉。    然后被带到那位高职位警察身边,我解释自己是昨晚报警的人,同时仔细看了那九具尸体。他们是梁宽、吴哲东、米一恺,以及梁宽手下的六个工作人员。    这其中,确确实实没有苏雅!    难道苏雅没死?    我问警察,有没有发现活人,但那位高职位警察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问我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我又问,那尸体呢?是不是还有新鲜的尸体没有被发现,这时,我提到了研究所地下的最后一层,那间解剖室。    高职位警察依旧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但这时,一个刚刚从研究所地下爬上来的警察,过来报告时,无意中提到的一句话,吸引了我的注意。他说最后一层格外恶心,到处都是干尸,和老鼠的尸体,还有一具干尸身材特别高,接近两米五,身体风干,双眼却早已经腐烂,那具干尸的身上发现了一串钥匙,可以打开研究所内绝大多数房间的门。    他说的,不是昨晚追杀我们的独眼怪物吗?    他们发现了它,但没有警察遭到袭击?    对,没有。    他们上上下下,进进出出,完全没有遭遇到任何袭击的样子。    而且刚刚那位警察的话语中透露,那具高身材的干尸,双眼都是消失的,两个眼洞……它的另外一只眼睛呢?    “好了,我看你状态也不是很好,这里没有你提到的女性尸体,我们先送你下山,处理一下伤口,回头配合我们一下,进行下一步的调查。”高职位警察准备送我下山。    我还不能就这么走,我拒绝,并且伸手去拉刚刚讲话的那位警察:“警察同志!最后一个问题,你说下面的老鼠恶心……你们,你们是怎么躲避那些老鼠的袭击的?你们中间,没人受伤?没人中毒吗?”    那小警员一脸懵逼的看着我:“神经病吧,一群耗子尸体怎么袭击人?就是恶心,一个个被压的三扁四不圆,肠子都出来了,那臭味儿就更别说了……不是你们昨天晚上被什么人袭击的?”    他这话什么意思,三扁四不圆?肠子都出来了?    他的意思是,那些尸鼠,是死的?    “我们……昨天是被那些像丧尸一样的东西,还有那些丧尸老鼠袭击的。”我这次说了实话。    警察们却懵逼的看着我。    我知道这话跟他们说没用,我需要法医!    我指着自己身上的伤口,解释那些老鼠如何爬上我们的身体,爪子钻进我们的肉里,然后啃咬我们。    可警察只是对我解释,法医暂时还没到,但很快会到,接着准备送我下山,那位高职位警察还特意点了点自己的脑子,对手下警员说道:“给他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别忘了,找个心理医生安抚一下,他可能精神不太正常。”    我确实精神不太正常。    我已经不明白,眼前究竟是个怎样的情况。    苏雅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昨晚袭击我们的怪物,一夜之间全部成了真正的尸体,就连那个智商和寻常人差不多的独眼怪物,也被挖去了唯一的独眼。到底发生了什么?昨晚我离开这深坑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被带到山下,然后被警车送到了镇上的医院,暂时处理一下伤口。    他们要看我的左手,被我拒绝,我觉得不管事情的真相如何,此刻我已经不能够继续留在这里,我依靠左手的巨大力量,打伤了看管我的两名警员,逃离医院。在一家小旅馆,我用急救箱处理了一下未处理完的伤口,换上一身衣服,包了一辆黑车离开。    车开到市里,我用黑车司机的手机给杜老板打电话。    这一次,电话接通。    “我说你之前,为什么不接我电话?”我质问她。    这女人却无所谓的回应道:“在忙呗……对了,你呢少年,事情进行的如何了?”    “不是很顺利,东西一样没找到,还差点死了。”    “这样……那还真是不幸呢。”    “我说杜姐,你这说风凉话的态度很气人,你知道吗?你知道我在那下面都遇见了什么吗?如果不是我运气好,我现在已经……”    杜老板在电话那头笑笑,回应道:“活下来就是活下来,不用扯什么运气,那是你的实力。”    “夸我没有用,报酬呢?准备好了吗?我的钱,还有续命的针剂!”我直接了当的问。    “你要的都准备好了,你放心回来就是,不过……真的一点有用的东西都没发现?”杜老板问。   “有,一个叫狗爷的人,据说是盗墓的。我们进入地下研究所之前,他去过那里,还带走了东西,你要的眼球应该就在他带走的东西里。”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