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三十一章 出路

第三十一章 出路

3230 2018-07-25 10:47:18
    米一恺突然对我喊门是开着的,我看向他,他用力向后靠门,然后整个人躺了下去,用身体将门支开。    这对现在的我们来说,是唯一可以延长生命的手段!    我拍了一把苏雅,然后赶紧钻进那扇门里。    苏雅却对我喊道:“喂!还有梁宽!”    她这老好人的过分了,我拖着米一恺进入这间密室,其中一只怪物冲着我扑了过来,我挥起左手,将它一拳打开!    我这左手的力量非常巨大,当时我便听到了类似骨裂的声音,倒飞出去的怪物下巴与上半张脸差了接近六十度的角,重重的摔在另外一侧的墙壁上。爬起来之后,开始原地转圈,似乎一时半会儿失去了方向感,没办法进攻。    其实那瞬间我是很懵逼的,我知道这只力量大到诡异,但没想到实际效果居然这么好。    而这时,苏雅拖着梁宽也到了门口,另外一只怪物扑上了梁宽的身体,啃噬着梁宽的胸口,梁宽嘴里发出凄惨的叫声,苏雅抽出刀,不断的刺着扑在梁宽身上的怪物,可似乎一点作用都没有。    我赶紧过去,用手抓住那怪物的后脖子,用的是左手,然后用力向后拉,果然让他和梁宽分开了距离,但由于我的手劲儿实在太大,我感觉自己的手指已经钻进了怪物后脖子的血肉之中,怪物的嘴里发出诡异的惨叫,这叫声,让本就断断续续的脚步声,鼠叫声突然变得更加清晰、急促!    很多东西要来了,就在楼梯间的方向!    我忙推开那怪物,和苏雅一起推着梁宽进入密室,然后赶紧关门!    砰!    门狠狠的关闭,门闸也落下了。    可我们却并没有安全,梁宽非常虚弱,他痛苦不堪,可又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刚刚那只怪物,已经啃得梁宽胸口露出了胸骨……非常恐怖,鲜血不断的流出,完全没办法止血。    “他好像快死了。”苏雅双手握住梁宽的手,抬头看我。    “嗯……”    我用手电光照了一下这间屋子,和之前我们进入过的房间差不多,左侧是架子,摆满了一些器官的标本,右侧是解剖台,正对面,是一只巨大的玻璃缸,上面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这地方有什么地方能止血吗?”苏雅问我。    “你看这地方像有什么?况且,那么大的伤口……止不住的。”    梁宽开始浑身颤抖,但抓着苏雅的手的力气,似乎更大了。我不是他,但我清楚他现在的内心无比恐惧,距离死亡越来越近,这种时候人会想什么?也许是在想,这世上究竟有没有鬼吧?    会想,过一会儿,身体的器官全部停止了工作,自己会在哪?    意识消失的那一刻,这世界对于他来说是什么?    消失。    虚无。    真是些无比让人恐惧的字……    “宽哥,宽哥别怕,我在这里……”苏雅也紧紧拉住梁宽的手,这时候我倒是好奇,这两个人是不是有点什么关系。    梁宽的气息越来越弱。    苏雅在他耳边慢声细语的说着:“其实不用怕,主人说过,但凡存在的东西,终有一天会消失,不光是人类……我们本就是从虚无中来,也终将回到虚无……也许会有些不甘心吧?可这世界上,完全不存在‘倒霉’这种东西……宽哥,这是你自己选择的结局,所以一定要自己勇敢的承受……愿你在虚无中,安享永恒。”    安享永恒。    梁宽失去了气息,渐渐松开了苏雅的手。    苏雅站起来,看着四周:“不能留在这,要想办法出去。”    她切换角色的速度也让我震惊。    前一秒还在安抚即将离开这世界的梁宽,这一秒果断找出路,可这出路却不好找,门外传来了一顿混杂的声音,鼠叫、低吼、还有砸门,砸墙的声音。    非常多。    我猜,现在门外一定已经聚集了大批量的怪物。    一旦我们出去,即便我有杜老板给我的左手礼物,也会在转瞬之间,被撕成肉泥。    “可惜,这里好像没有什么暗门。”我摇着头。    “也不一定,仔细找找吧。”说完,她开始穿梭于架子中间,上下摸索,我觉得暗门什么的应该不会在架子上,她到底在找什么?    “你看我做什么?快点找呀?”苏雅这时从架子之间探出头。    我疑惑的看着她,问:“那你呢?你在做什么?”    “你别管我。”    这四个字,说的倒是格外冷淡,可我却觉得这比较真实。    于是我开始在墙边寻找,而撞门的声音,始终不断,这时候我非常感谢,感谢这里的门无比结实。    “哥,哥我能帮上你什么?”米一恺这时用虚弱的声音问我。    “帮我?行,那你早点咽气,别做累赘。”我继续找门。    “哥,对不起……都怪我……又是我,我总是给你添麻烦,我特么……真不配做你兄弟。”    “别自责,从你害我被追杀开始,咱俩就不是兄弟了。所以这事跟你无关。”    “哥其实我还有一件事骗了你……”    我放下手中的动作,回头看着他,盯了许久,我转身继续找门:“等上去再说。”我终究还是没问,究竟是什么事。    “哥,你……”    “我说了上去再说。”    “但是哥,我这次真的……真的没想害你。”    我回头看了一眼苏雅,然后瞪了米一恺一眼:“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他闭嘴了。    “找到了!”这时,苏雅突然兴奋的喊了一句。    我赶紧过去:“找到了什么?”    “我刚才就在想,这种地方现在虽然荒废了,但从前应该有很多人工作的吧?那么每间办公室,应该都会有一张类似地形图的东西,你们瞧,这张就是……还有这个,看起来很费劲,但似乎是关于那些老鼠的资料。”    苏雅交给了我八张纸,其中三张是地形图,地形图的第一张标识这地下室一共有-15层!    非常深。    前十三层,构造一致,就是如第一张图中的画面,每个房间都是一些标本。    第二张图,是一张管道图,我暂时还没看懂。    至于第三张,是地下室最后两层的地图,这两层构造与前十三层完全不同,而且纸张破旧、模糊,一些具体的位置,已经完全看不出来标识些什么。    剩下的五张,是一些资料,关于尸鼠,以及之前袭击我们的丧尸一样的怪物的资料。    但之所以说这些资料非常难懂,并非专业术语很多,而是这些文字……    “你说,为什么这些字是左右颠倒的?”    满篇文字,全部颠倒,    就好像在看镜子里的文字一样。    “不知道,先留着,找机会我们看一看。”苏雅将纸卷起来,然后回过头,在我胸口推了一把:“门呢?”    “什么门?”    “你说呢,当然是出路。”    我一脸懵逼,在这种紧迫的情况下,我居然差点笑了:“我说大姐,我不是神仙,你让我找,我不一定找得到的。”    苏雅没有继续和我闲聊,看起了这间密室的四壁。    这里确实没可能有出去的通道的,连个通风口都不存在。    不过说起来也蛮奇怪的,为什么会没有通风口呢?    等等!    不可能没有通风口的,难道说……    我想起了刚刚那张图,管道图,我正准备像苏雅要的时候,她却突然兴奋的说道:“我知道出口在哪了!”    “在哪?”我问。    她便指着我们面前的玻璃缸。    我以为她在开玩笑:“你也想安享永恒了?”    “我认真的。”苏雅走过去,准备用手擦去玻璃缸前的积灰,我赶紧过去抓住她的手:“你疯了?!”    “没疯,你听,这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    “那不代表没危险。”    “一定没危险。”她坚持。    可我们都知道,这里面装满了尸鼠。    “为什么这么说?”我好奇的问。    苏雅回手指了身后的门,撞击声还在,然后对我解释:“刚刚两只怪物怪叫,是在召唤了这几层楼的其它变异生物,包括这种老鼠,你听,门外还以‘吱吱’声,这种老鼠攻击力很强,之前那么厚的玻璃,硬生生被它们顶开了,如果当时这里有那种老鼠,它们会选择怎么做?”    “对,它们会撞破玻璃,开始袭击我们,但是没有,这么久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对,所以挚友两种可能,要么是这容器中开始就不存在老鼠,要么,这容器后面对接着出口,声音隔着玻璃的传播效果,不如那道出口,所以老鼠涌向声音传来更强烈的方向,也就是容器背后的可能存在的那道门。”    苏雅说的有道理。    而且如果那样的话,从玻璃后面打开的出口,应该也连同着走廊,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避过这些怪物,离开地下室。    “好办法,那我砸开它。”    说完,我握紧拳头,准备一拳打在这玻璃上。    苏雅却又拉住我的手:“等我看一眼。”然后她用手指,在玻璃上轻轻抹去一块灰尘,从那一点照射光进去,仔细看着玻璃缸的内部,然后对我点头:“没问题了,不过轻一点,声音太大的话,我担心会吸引它们。它们可以召唤同类,我不知道它们的智商能否分析出我们的逃跑方式。”    “担心的有道理,可怎么轻?毕竟是玻璃。”    苏雅拉着我的左手,放到玻璃缸上面的棱角:“先捏碎一部分,然后一点点掰出一条出路。”    暂时也只能这么做了。   可当我正准备打开玻璃的时候,那边沉默已久的米一恺,突然发出虚弱的声音:“哥……哥,雅姐……你们听……外面的撞门声,是不是……突然听不到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