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二十九章 幸存者

第二十九章 幸存者

3223 2018-07-23 16:26:47
    我们剩下的三个人,本已经打算离开这里,包括我在内,我觉得可用的垫背已经不够多了,如果再遇到状况,可能会很麻烦。    可就在这时,我们却遇到了一个诡异的状况。    楼梯无论如何都走不上去,反反复复走了几次,我们始终无法迪达地下室-1层。    这种状况让我想到了……    “鬼打墙。”苏雅说出了我的想法。    梁宽坐在楼梯上,听到这三个字,他哆嗦了一下,抱紧设备:“你们,你们说鬼打墙?这地方,不仅有怪物,还有鬼?”    我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关闭直播,不过接二连三的状况,似乎已经让人前的伪装彻底被破坏了,现在的他,不像直播的时候,也不像训斥手下的时候。    “不一定是你所理解的鬼打墙。”我再次走向电梯口,指着本该有楼层标识的位置,说道:“刚刚-2层的时候,我隐约记得,应该也有那种标识……可是你们看,这里没有,说明这里绝对不是-2层,当然,也不是-3层,因为-3层走廊里亮着的应急灯是到中间位置,你们看,这条走廊,应急灯都亮着。”    “所以呢,你的意思是什么?”苏雅来到我身边,隔着走廊的玻璃,看着这条走廊,因为这里有应急灯的存在,所以看得出来这条走廊中什么都没有。    “我过去没有经历过传说中的鬼打墙,但也有所耳闻,据说是反复在同一个地方绕圈,假设我们上不去楼是因为鬼打墙,那么我们不断重复的应该是刚刚经历过的楼层,可你看这里,不是-2层,也不是-3层,更加不可能是我们下来的-1层。”    梁宽抱着设备,一瘸一拐的来到我们身边:“也就是说,我们……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情况?”    “差不多……你可以问问水友,也许有人知道呢。”我看了一眼梁宽的设备。    梁宽却无奈的看着我:“刚才,网就突然断了……我也试着打电话,也没了信号,不过,在这片山上本来就信号很差,基本打不了电话。”    网断了?    奇怪了,之前明明坚持了那么久,怎么说断就断?    我并非专业人士,所以不懂梁宽究竟是如何在大山中连接网络的,说是与那边的一座信号塔有关,具体内容,他也没有解释过。可从刚刚的表现来看,应该是很靠谱的网络,不应该突然断掉的……    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双手伸向电梯门,用力扒开电梯门缝。    “你要做什么?”苏雅拉住我的手。    “我想看一样东西。”    我双手撑开电梯门,可惜电梯不在这个楼层,我把头探进电梯井,然后让苏雅上下帮我照明。    “你的意思是……”苏雅似乎明白了我的意图。    我先向下看看,然后抬起头,示意苏雅帮我向上照,我看着上方,然后淡淡说道:“我的意思,不是你想的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不是想看一眼,我们距离顶层,究竟还有多远吗?”苏雅一只手拉住我的手臂,头也探了进来。    电梯在最上方,目测大概有七八层的高度,下面也很深,我们是在正中间的位置。    “我们距离顶层确实很远,没想到已经拉开了七八层的距离,不过……我不是为了测距离,是想证明另外一件事。”说完,我示意苏雅退回,自己也缩了回去。    “证明什么?”    “一会儿告诉你,走,我们再上一层!”说完,我拉着苏雅便向楼上爬去。    “哎!你们等等我!!”梁宽一瘸一拐的跟上。    又上了一层,这一次,我照着之前的做法扒开了电梯门,再次向上看,电梯还是在电梯井的顶端,但距离我们却又远了一段距离!    我们上了一层。    但电梯却远了!    这,就符合了我刚刚的猜测。    “这是怎么回事?”苏雅难以理解的看着头顶的电梯,她退了回来,也将我从电梯井中拉出来:“解释一下。”    “这我解释不清,只是有个猜测,我不相信我们不断的上楼,却怎么都离不开这里。刚才梁老板的设备突然失灵了,之前网络明明还不错,为什么呢?明明我们一直在向上爬,除非我们没有和地面拉近距离,而是拉开了距离。”说完,我指了一下那电梯:“现在看来,我没猜错,我们自以为自己是在上楼,其实,我们三个在下楼。我们不断的向着地下室的最后一层走,现在,已经过了中间的位置。”    “你,你说什么呢?这怎么可能啊这!我们不是傻子,上下怎么会不分的!!”    梁宽一瘸一拐的走到我身边,他声音很大,情绪非常激动。    我赶紧捂住他的嘴:“你小点声,这里还会有什么,我们都不知道,你这样是找死。”    “那你倒是解释清楚啊!”他还是很激动。    “我怎么解释?这里是我家吗?”    “可你……”说到这,梁宽狠狠的甩了两下头,嘴里嘀嘀咕咕:“对,对对……你不是道士,我不是在直播,怎么了,这脑子突然不是很清晰……”    他似乎突然分不清了直播中的人设和现实人设的区别。    “你们别吵了,看哪里……”苏雅蹲在楼梯口的玻璃门前,小声的喊我们:“你们看,那边好像有个东西在地上爬。”    她指着楼道中间的位置。    应急灯模糊的光亮下,似乎趴着一个人型的东西,正在一点点的挣扎着向前爬,很慢,但是不间断。    “是,是不是怪物!!”梁宽屏住呼吸。    “不知道。”苏雅摇头。    我盯着那东西,看了半天,它此刻大概在整条走廊三分之二的位置上,我已经可以看清他的形体,他是……    “不是怪物。”我站起来,然后打开玻璃门。    “喂!你做什么!”苏雅拉住我。    “那是米一恺。”我拨开她的手,进入走廊。    的确是米一恺,我站在他面前,手电光照着他。米一恺伸手阻挡,嘴里哼哼着:“谁……哥,哥是你吗?我刚才听到了,听到了老板说话的声音……是,是你们来救我了吗?”    我伸出一只手将他拉起。    “是我,命硬啊小子,还以为你死了。”    他如同烂泥一般被我扶着,脸色苍白,还有点血污,浑身是伤,艰难的抬起头看着我:“哥,别……别说了,扶我离开这,快……”    我带着他离开走廊。    到楼梯间,他躺在电梯前,胸口上下起伏,似乎比扛着他的我还累。    “这不是米一恺吗?还真是他!其他人呢?!”梁宽问。    米一恺艰难的挺起脖子:“不,不知道,死了两个,跑了一个……”    “死了,你们遭遇了什么?”苏雅问。    “棚顶掉下怪物,像人,不是人,就像……就像丧尸一样的东西!!两个人被咬死了,一个跑了。我也跑了,可是后来跑到某层楼的时候,走廊里一扇门开着,那里面爬出一大批老鼠,那些老鼠……追着我咬,爬上我的身体就甩不下来,我拼命跑出来,然后用刀杀了几只在我身上扣着的老鼠,躲进这条走廊……这条,看着好像没什么东西所以我就躲着,然后……就听见老板的喊声了。”    解释完,米一恺的头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整个人有气无力。    “你小子……还特么真的是命大!”梁宽靠在墙壁上,看着我:“然后呢,我们现在怎么办?你说,说我们上楼其实是下楼,那,那是不是说,我们现在下楼就可以上去了?”    “我不知道,但是可以试试。”看了一眼躺在地上虚弱到不行的米一恺:“你还能走吗?”    米一恺摇头:“真不行,哥,那个……你让我喘两口气,我休息一会儿,应该就可以走了。”    “那等你休息好了来找我们。”    说完,我转身走向楼梯,同时对苏雅打了个手势:“下楼吧。”    苏雅一愣,似乎没想到我会不管米一恺:“哎?之前没看出来,你这个人居然这么冷血的?”    我没搭理她,继续下楼。    “哥!哥你别扔下我!哥!!”    “你闭嘴,这么大声想死?”苏雅捂住了米一恺的嘴,然后将他扶起来。我在楼梯拐角向上瞄了一眼,看到这一幕。    我皱了皱眉,心说这个女人坏了我的事呢。    不该多管闲事的时候,多管闲事。    我顺着楼梯走下,来到了下一层,走到电梯口前,扒开电梯门,检查电梯与我们的距离,还是苏雅来为我照明,我这时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你的人设,不是冷美人么,但现在看起来好像也不是很冷,有时候,甚至热心的有点过了。”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埋怨我?”    我很直接:“埋怨你,你没猜错。”    “他叫你哥,我以为你们关系不错。”    “那你的意思是,想卖我人情?”    “在这里你总比那个半瘫的梁宽有用吧?现在我卖你人情,做错了?”    我笑笑:“不好意思,那你这买卖还真赔了,那小子跟我不是兄弟,他差点坑死我,我今天之所以会来到这个鬼地方,也是拜他所赐。”    “难道不是因为你自己贪钱?”    “我来这不是为了钱,是为了另外一件事。”    “哦?另一件事……我有点感兴趣。”说完,她的脸凑近我几分,而就在这时,苏雅抓着电梯另外一扇门的手却突然滑了,她身子向下一倾,我完全本能的伸出右手,一把拦住了她的纤腰。    她也顺势将我抱住。    我们贴在一起,距离非常近。   她抬头看着我,脸上没丝毫紧张的样子,她刚刚可是差点从电梯井掉下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