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二十四章 塌陷

第二十四章 塌陷

3271 2018-07-18 15:26:27
    那下面真的有那股味道。    我确定自己的鼻子没有出错,我好想过去看看,翻一翻那堆废墟,却在这时被梁宽叫去开会。    他说了稍后直播的安排,进入镜头的只有他们三人组和我,除了米一恺外,还有六个人,都是梁宽手下的工作人员,负责控制道具,以及制造“特效”。    谈完这些东西,我再次回到废墟前。    这一次是我自己,可闻了好久,之前那股味道又好像完全没有存在过一样,再找不到半点痕迹。    如果不是手上还会隐隐传来酥麻的感觉,甚至连我自己都会怀疑,之前的判断到底有没有问题。    时间过得很快,差不多夜里十一点的时候,梁宽开始了直播。这个时间点看上去有些晚,但事实上正是直播观众最多的时间点,在这个时间点和各种美女主播抢人,是个挑战。    “兄弟们实在不好意思啊!最近雨下得特多,山路滑坡了,车开不上来,然后我们是爬上来的,你看这泥,刚才咱们的道士大佬已经走赖……”一旦进入直播,梁宽的人设立刻改变,一边解释着他故意延迟的开播时间,一边回答着弹幕中的问题:“哈哈?假道士?不是不是,东子是常年不锻炼身体。要看美女啊,等着……雅姐!”梁宽回身,拍了一下苏雅,苏雅对着固定在梁宽身上的拍摄设备露出冷淡的微笑,弹幕上瞬间污言秽语一片。    “东子,来打个招呼!”梁宽又到吴哲东身边。    吴哲东演技不错,一脸疲惫,对着摄像头挥手:“晚上好啊……不行,体力不支了,那个我喘口气老大,你先聊着,我看前面差不多就到了。”    “嗯,我也看见了,手电筒已经晃到楼影了……还别说,这地方是有点慎啊。我今天跟山下乡亲打听来着,有人说,这楼最开始建是外国人做什么试验,那种人体实验,多少年来一直传这山上有怪物什么的,据说就是当初人体实验留下的异种。”梁宽对着弹幕,说着关于这座山中研究所的各种怪谈,这时似乎弹幕中有人问道了我,梁宽才故意做出一副忙乱了的姿态,对着弹幕道歉,然后又给我行了个礼:“抱歉抱歉,不好意思啊兄弟们,忘了介绍,道长你也是,你这么安静不行啊,偶尔出个声刷刷存在感,要不我都忘了你这人了!”    我笑笑。    根据梁宽给我的设定,我属于话少,但是精辟的那种人,还得带着一张面瘫脸。    “道长腼腆,我跟你们介绍一下啊,之前我们调查过,据说这山上真的发生过不少的事情,很多失踪事件到现在都没有结果,更别说前几天的尸体了,东子是个半吊子,大家都知道……”    “哎!不是说什么呢?谁半吊子!”吴哲东那边不满的嚷嚷着,走过来,拽住梁宽,对着镜头解释:“我们老家雾头山道观的师兄,我小时候八字轻,总招事,从三岁在道观,待到十二才下山!这我师兄,小时候我们都一块长大的!”    梁宽这时接过话:“因为之前这发生过挺多事情,有些东西,我们虽然是拍这种视频的,但还是非常敬畏,也是担心出事情,所以就叫东子找来师兄,确保万无一失。”    解释过后,我们四人已经到了老楼前,身后不远处,米一恺等人也跟了过来。这栋楼白天看着确实很通透,但晚上看不清楚,显得很大。梁宽的人一半进去了,操控一部分机关,身后的米一恺,是来“断”我们回头路的。    原本这楼里非常空,现在被梁宽增添了许多物件,当然都被做旧了。稍后那些物件的摆放顺序会改变,还会有些打不开的门,奇怪的声音,当我们要离开的时候,会出现黑影,观众一定会有人发现,没人发现,我们的水军也会发现,然后根据观众的要求,我们会追到树林中,然后发现一些实现准备好的道具残尸。    因为天黑,光线的问题,观众应该看不出真假。    之后树林蹿动,信号失灵,我们被迫逃离。    这大概就是剧本,中间有很多细节,其实整体过程是很长的。    开始一切进行的非常顺利,大概进行到夜里一点钟的时候,我们按照原计划准备离开,这时会看到梁宽假扮的鬼影闪过,然后按照弹幕要求行事。可就在这时,我们身后的方向却突如其来的发出一声巨响!    轰隆!    接着,一阵强风从我们身后的方向吹来,带着一股股尘土的味道。    “我去!什么声音?!”梁宽吓了一跳。    本能的回过身。    这声音在计划之外,吴哲东也是一脸茫然,一时间,三人组陷入互相傻看的状态。    我开始也在看他们,可突然,一股味道再次钻进我的鼻子,是白天我闻到的蛇人眼的味道!那味道随着刚刚巨响过后的那阵风而来。    “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我打破了此刻的迷之安静。    梁宽看我,他现在显然还在戏里的状态,摇头:“没……不是,听到了,道长,那是什么?”    “不知道,不过听起来是从塌掉的那三分之一楼的位置传来的。”    “我去,什么情况?师兄,这声音是真的被我们听到了,还是幻听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迷惑心智?”吴哲东也在戏里。    “我看你是失智了,你看弹幕,不光我们听到了。”苏雅拿出手机,正显示着梁宽的直播内容,弹幕上都表示,这声音很震。    可是他们好像都没在意我的问题。    于是我又问了一次:“打扰一下,你们只是听到声音,没有问道气味吗?”其实我不仅闻到了气味,连手上的酥麻之感也开始变得明显。    “什么?什么气味?”梁宽疑惑。    “这里除了山土味儿,还有什么味儿?”吴哲东也没闻到。    苏雅也对我轻轻摇头。    难道只有我闻到了?    不可能的,这味道明明那样刺鼻……    “咱们去看看吧?”梁宽提议,其实是因为弹幕中很多人希望去看个究竟,究竟什么东西发出了这样大的响声。    于是,我们走过去,梁宽对着弹幕解释:“按道理说,这楼拆一半了,可能是楼上什么东西塌了,然后落下来的声音,可是那种声音应该响,刚才的听着有点沉闷……没事,去看看就行。哈哈,死不了的,这不是有道长嘛!”说着,镜头对着我,对着我的时候,梁宽瞪我一眼,示意我说点“专业的”,而我,更关心的是此刻空气中渐渐变淡的那股味道。    我没说话,埋头向前走。    “道长陷入深思了,没准真有什么,搞得我现在心里也有些紧张了……现往前走吧,走一步算一步。”梁宽尴尬的应对着弹幕。    而走在最前面的吴哲东,突然停下。    他此刻正站在拆掉的三分之一楼的位置,已经露天,在吴哲东手电筒的光照下,前面的废墟中出现一块黑漆漆的大窟窿。    “我去,老大你看这什么!这地发塌了,刚才那声音就是从这传来的!”    塌了?    白天的废墟吗?我赶紧过去,确实如此,而且向下看,漆黑一片似乎还很深。    我走上前,用手电筒照了照下面,居然看到了平整的四壁,这是一个方形的洞口,那显然不是什么自然的洞穴,而且在这栋老楼下面,这是人工的地下室!这栋楼,居然还有个地下室?    手电光可以照到这片通道的最下面,目测深度大概在二十米之内,六七层楼那么高,作为地下室的话,是不是有点太深了?    我仔细观察者四壁,突然在西南那一侧发现了转轴和锁链,我有点不太明白这东西的构造,但看上去我觉得似乎像一个……    “电梯井。”苏雅不知何时走到我身后。    她来到我身边,蹲下,看着那黑漆漆的深洞说:“这是一个电梯井,这栋楼应该有一个很深的地下室,而这里就是入口的位置。”    “不可能,这楼完整的时候我就来过,没见过什么电梯。”    “你来过?”苏雅看着我,眼神好奇。    “嗯,我老家在这边。”我低声说。    她点头,似乎对我的身世没什么兴趣,继续说这电梯:“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应该是一部隐藏梯,可能需要特殊方式才能够打开,不是你随便进来转几圈就能够发现的。现在这地方拆了,该砸都砸掉,就让它暴露了出来。”    “我说你们俩在那蹲着聊什么呢!起来!!”梁宽暴躁的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    我回头,有些意外的看着他。    而这时,米一恺和另外六个工作人员也出现了。    我这才发现,梁宽暂时关闭了直播。    “这什么东西?谁准备的?”梁宽看着身边几个人:“添乱是不是?”    “宽哥,这好像是一意外。”米一恺解释。    “意外?这什么坑?”    “不知道,但看样子,应该是原本就属于这栋楼一部分的东西。”苏雅解释。    “哎我去,多深啊,量量,一会儿下去!”    “下去?”有人质疑。    梁宽指着挂在自己胸口的拍摄装置:“特么观众老爷让下去,能怎么办?你们几个,去找工具,准备下去,布置点东西,我刚刚说了信号可能有点问题,争取了大概二十分钟,二十分钟之后,我们要到这下面。”    “哥,这地方差不多二十米深呢!”其中一个工作人员显然不愿意下去,“这里面有什么东西咱都不知道,万一有毒气,或者……或者会不会发生点什么跟前几天尸体事件有关的事情,咱都不知道啊!”   梁宽指着那人鼻子,喝道:“我特么花钱雇你来教我安全知识的是么?不下就滚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