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三十九章 杜老板的秘密

第三十九章 杜老板的秘密

3083 2018-07-31 14:41:09
    我的想得入神,不小心被杜老板发觉。    “说说,偷偷盯着我,想什么呢?”杜老板放下筷子,好奇的看着我。    我……    “哦,其实也没什么别的事情,我只是在想狗爷的事情你打听的怎么样了?我是不是还需要去找他,找那半颗眼睛的下落。”我转移了一下话题。    杜老板继续吃东西,偶尔看我一样,片刻后,开口说道:“真没想到,你居然会关心这个。”    “啊,毕竟我的手还没有彻底治愈。”    我笑笑,继续吃饭,我还是忍不住时不时的看杜老板一眼,纳闷那些药,怎么还没有起到效果。    杜老板该不会真的也是一个怪物吧?    “我说,小朋友……”突然,杜老板再次放下筷子。    “啊?”    “你还有事情瞒着我,对吗?”    “瞒着你?我?哈哈,杜姐你开什么玩笑呢,我有什么事,能瞒得过你那双灭罪之眼。”    “啧啧……不仅瞒了,而且还瞒了好多天。”她站起来,走到我这一侧,绕道我椅子后,双手轻轻搭在我的肩膀上。    我心一沉。    难道说,她发现了?    迷晕她确实已经计划了几天。    “杜姐,你别闹,我能不能续命这件事,还掌握在你手里,我能有什么瞒着你的?”    “那天你回来,告诉我关于狗爷带走眼球的事情,但除此之外,你好像什么都没说,你该不会还没发现吧?你都不好奇的吗?”    发现什么?    好奇什么?    我有点懵璧,杜老板指了一下我的左手:“发现了吧?”    我松了口气,原来她说这个?    “你说这个?没错,发现的时候,是觉得有点惊讶,不过杜姐神通广大,说是给我的礼物,肯定不是一假肢那么简单,所以我也就没有太在意。”    “没太在意?没想到,你心这么大呢?”    “不过,既然杜姐说起这件事,那不如给我解释一下吧,为什么我的左手,突然力量那么大?我也思考过,这似乎不是单纯的手出了问题,就拿挥拳举例子,挥拳的力量与胸肌、手臂上的肌肉都有关系,所以准确的说,是我左边这条胳膊,都变得很奇怪?这是为什么?”    杜老板回到她的位子坐下,淡淡说道:“和你的诅咒也有点关系,慢慢你会发现,那只手更奇怪的地方。”    “那……对我是好是坏?”    “祸福相依。”    模糊的四个字,但总之我需要小心。    “除了这个呢?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杜老板继续之前的话题。    “没了吧?”    “怎么还是个疑问句?”    我笑笑:“我这种处境,确实有压力,有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会说错什么,不如杜姐你直说,你想知道什么?”    “你说那天的经历很危险,差点死掉,那你最后是怎么上来的?你在那下面,都遇见了什么。”    “丧尸,尸鼠,还有一只像我这地下室里干尸一样的东西,我身上的伤是那些老鼠给的,被它们咬了会中毒,让人无法判断上下左右,做出错误的选择。情况确实很危险,不过后来,幸亏我一个同伴救了我……”    说道苏雅,我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她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也不知道是个怎样的结局。    那天如果没有她,我恐怕没有机会回到这里。    “行了,就说到这吧。”杜老板突然挥挥手,一只手轻轻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怎么了,杜姐?”    “没什么,有点累了,犯困。我去休息,你自己随意吧。”说完,她转身离开餐厅,我偷偷观察着她离开的背影,始终扶着头,脚步也稍稍有些不太正常。    药物奏效了?    听着杜老板上楼,我悄悄离开餐厅,看见她关闭她那扇客房的门,然后许久没有动静。她没有下楼,平常她不会这样的。    应该是药物真的起作用了。    “呼……”我松了口气,活动了一下脖子,发出“嘎嘣”的清脆声响,这么多天,终于真的轻松了一刻。    我将手机定时,定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这期间,我收拾碗筷,洗碗,之后给自己倒了杯水。    喝下那杯水,铃声响起。    关闭闹钟。    这个时间,药效应该已经发挥到了极致,她躺在床上,沉沉睡去,这个时候即便天塌下来,她也不会苏醒。    “终于能翻身了。”我从厨具中抽出一把刀,然后走上旋梯,到杜老板的那间客房门口,轻轻敲门:“杜姐?”    没回应。    我又敲了敲,里面非常安静。    我将门打开,屋子里很暗,只有床头的小灯亮着。    我走过去,刀子轻轻靠近杜老板的咽喉,她没什么反应,然后我本能的扫了一眼整个房间。这是我第一次进入杜老板的客房,客房的西墙上书架,被她清理出来,上面摆着一只只巴掌大小的小罐子,厚度大概一根手指到两根手指,红底黑盖的陶瓷小罐。    那是什么东西?    我数了数,书架上中下一共五层,每层放了七八只,三十几个瓶瓶罐罐,到底是做什么的?    除了这些瓶瓶罐罐,杜老板的客房里没有任何其它东西,重点是,我没发现抑制我诅咒的针剂。    这很麻烦。    那天她明明上楼寻找,难道是对我做做样子?她知道我不敢试。    “看来只有严刑逼供了。”我从口袋里取出一团鱼线。    之前计划着迷晕杜老板,然后控制住她,可是绳子什么的这里没有,目标有太大,最后我选择了鱼线。    我将杜老板的手掰到背后,手腕换了三条鱼线,捆了几十圈,确保她无法挣脱后,又捆住了她的脚,同样的手法。    昨晚这些,我本打算将杜老板抗到地下室中,可这时我突然听到门铃响了!    铃声响的很急,是外面的人在不断的按。    不可能是找我的,那么,难道是找杜老板?    她的同伴吗?    发现这一切,我就死定了,该怎么办?我想了想,赶紧抱着杜老板到楼下,打开地下室的门,直接扔了进去,然后将地下室锁好。    接着我走到门口,看了一眼监控,我发现自己虚惊一场。    门外是两个字,都是快递员打扮,身后是一只棺材大小的包裹箱子。    我将门打开。    其中一位快递员气喘吁吁的对我微笑:“你好啊,打扰了,这里有杜幽兰小姐的快递……嚯!真重啊!”说完后退一步,和另外一个快递小哥一起将箱子抬起,送进房子里。    我让开路,看着这只巨型包括,好奇这里面究竟是什么。    这时,之前那位快递小哥拿来几张纸,然后向别墅里面看了看:“你好,那个杜幽兰小姐呢?这个需要她签收一下?”    杜幽兰?    我不知道杜老板的名字是什么,但姓氏一样,这别墅里又只有她一个女人,那应该就是她了。    我接过那张纸,对快递员微笑:“她有事不在,我替她签收吧。”    结果我刚要写字,快递员立刻将纸抽了回来,并且对我歉意一笑:“不好意思先生,这个东西只能本人签收。”    说着,那快递员拿出手机,似乎是准备给杜老板打电话。    这就麻烦了,刚才我没有搜身,不知道老杜的手机有没有被带在身上,门厅这个位置距离地下室很近,发出声音的话,应该听得到吧?    我按下他的手机,皱皱眉:“我是她丈夫,她现在不在家,我签一下有问题吗?”    结果那快递员居然对我冷淡一笑:“不好意思先生,这里的住户我们不止一次送过东西,您是于越先生吧?如果我记得没错,您太太名叫沈凯琪,似乎不是杜幽兰。”    该死!    这是哪家快递公司?什么时候这么敬业了!    这时,与我对话的那位身后的快递员突然说道:“打通了。”原来他也在拨老杜的电话。    而且不出我所料,一阵清晰的铃声,从地下室门的方向传来。    两人看过去。    “那个,她可能没带手机,所以……”    我正准备解释,但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这时,我的身后传来清脆的脚步声,那响着的电话铃声也被挂断。    一瞬间,我只觉得自己背上的所有汗毛同时竖了起来!    电话铃声被掐断,老杜身上那股淡淡的香味儿钻进我的鼻子,“我的快递吗?速度还挺快呢。”    一只手,从我右侧的伸了出来,接过快递员手中的纸笔,迅速签字。    “OK了,杜小姐。”快递员看过单子,对我眼角余光中模糊的影子露出职业性的微笑,然后离开。    随着门的关闭。    整个别墅,安静的如同坟墓。    砰!    她踢了一脚地上的箱子,“你说这东西有多重?刚刚那两个人,真辛苦呢。”    我僵在那,不知道该转身,还是应该夺门而逃。    应该逃不掉的吧?    她记下来会做什么?会对我做什么?    我的手,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左腰,那把厨刀,刚刚被我别在腰带里,可摸了两秒,我没摸到。    这时,杜老板的双手搭在我的两只肩膀上,其中一只手上赫然出现刚刚那把刀!    是……什么时候?    “找这个呢?”她问我。    “其实我可以解释……”   “不需要。”她的声音冷冷淡淡,然后,突然将那把刀向下,刺入我的小腹!又拧了一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