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十五章 求生无路

第十五章 求生无路

2194 2018-07-10 11:33:44
    地下室吊着的干尸,突然疯狂!    它对我嘶吼,脸部扭曲,嘴巴张到一种非常夸张的程度,它细长干枯的手抓努力挣脱了钉入墙壁的铁钉,拼命的抓向我!    吊住尸体的铁链,也因为尸体的疯狂,带动着地下室天花板,开始不断的掉落灰尘!    我慌了!    连滚带爬的逃出密室,爬上地下室的楼梯。    逃出地下室,我背倚着门,浑身上下已经完全湿透,我的身体在发抖,左手也在发抖,而且不知怎的,我觉得我的左手非常痒!似乎那一条条虫子也受到了惊吓,想要冲破那只黑色的手套逃命!    “不行,这鬼地方一分钟我也呆不下去了,我要离开这!”我拿着砍刀,走向别墅正门,在玄关的时候,我在想要不要现在砍断手,我试着比划了两下,却突然发现即便经历了之前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此刻的我,依旧没有斩断自己手臂的勇气,扔掉了刀,我决定去医院。    打开门。    时间是傍晚,天色昏暗,我正准备离开别墅,却在围栏前那条昏暗的小路上看到一个晃动的人影……    她看起来就像喝多了的醉鬼,又像行尸走肉中的丧尸。    而且这个人的形体,看上去非常熟悉!    那是……    沈凯琪?!    “怎么会是她?”她出现让我彻底懵了。    她突然停住,僵硬的身体立在小路中央,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    她发现了我!    然后,她向我冲了来!    为什么她没死?她不应该被杜老板的毒药毒死的吗?我扭头就跑,可该死的是小路的另一头,又出现了两个如醉鬼一般摇晃着身体走来的人。    那两个人我似乎也在之前的宴会中见过!    他们冲向我,堵死了我逃跑的路线!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段画面,我想到杜老板给我的药剂不够多,最后几具尸体,我对药剂兑水,然后注射到尸体中。    当时尸体的剩余数量是三具。    此刻,是三头怪物出现……    这么巧?    是我兑水出了差错吗?    他们距离我越来越近。沈凯琪,她的双眼充血,眼睛四周,紫青色的血管非常清晰,她头发蓬乱,脸颊、脖子上似乎有着鳞片一样的东西!    我转身,打开门!    再次逃入别墅之中。    这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但也是唯一的选择。    他们太快了,而且越来越快,在我做决定的那一刻,双方距离我都不足十米的距离,只要向前一扑,就会将我扑倒,结果如何,可想而知。    可那扇门也挡不住他们。    轰!    轰!!    他们不断的撞击着,我不断的后退,仅仅两三秒,他们破门而入。    沈凯琪一步步走向我,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你……为……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我后退。    “他……不是他……”沈凯琪身边,另外一个男性怪物已经看穿了我。    “他在哪?”沈凯琪问我。    “他……他死了。”我解释,同时继续后退,保持着我们之间的十米距离。    当然我明白,这根本不算是距离。    死亡,离我只有一线之隔。    “死了?我……不信……”    “别别,你站住!”慌乱中我摸出手机,“我,我这里有杀了他的那个人的电话,我打给她!”通讯录中果然只有一个号码,我立刻播了过去。    三两秒后,电话接通。    “杜老板!他们活了!那些你说的怪物,蛇人!”我对着电话大喊。    “所以呢?”她的声音却非常悠闲。    悠闲的让我抓狂。    “我就要死了!你说过能救我,怎么救,你说啊!!”恐惧、愤怒让我疯狂。    她那边,安静了两秒,而这时,沈凯琪三人已经和我的距离拉近到五米。    就在我精神崩溃的边缘,杜老板终于又说话了:“去地下室,然后把电话给你面前的那个人。”    我面前的人?三人并排的,我……    “给谁啊??”    “随便。”    我把电话扔了出去,它直直的飞向沈凯琪的脸,就即将被砸中时,她突然抬手,啪!手机被她稳稳抓住,那手速极快,快到吓人……    而我,调头跑向地下室。    可我后悔了。    电话是不是扔早了?    去地下室……    去地下室做什么,杜老板好像还没有告诉我!    那我……去干嘛?    和一具已经挣脱束缚的疯狂的干尸聊天吗?还是祈求它救我?    站在地下室的入口,我要不要进去?回头看一眼沈凯琪,她拿着电话,似乎是在听着什么,然后一边听,一边走向我,越走越快,表情越发扭曲、狰狞……    砰!!    她似乎突然被激怒了!一把摔烂了杜老板的手机,冲向我!    完全没有了思考的时间,我打开地下室的门冲了下去。    这是一条死路。    除了三扇门,再没有任何东西,而那三扇门中又没有一个是出口。    死亡,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而杜老板,到底要我到地下室做什么呢?    做……    “难道是……”我停在第三扇门的门口,那里面,还传来尸体的嘶吼,可我却想到了第一次与杜老板见面,她开车离开前对我说的话:仔细检查一下地下室,这里藏着一双眼睛,也许可以救我一命。    我问她,那是谁的眼睛。    她反问我,谁缺眼睛。    墙壁上的尸体缺眼睛……    是这个意思吗?    砰!!    地下室的门被沈凯琪撞破,黑暗中,她一步步走向我,我已经没有其它的任何选择,我打开了第三扇门,尸体还被锁链缠绕着,吊在墙壁上,还向我的方向不断的抓着,我强忍着恐惧,用手机照明,寻找之前滚落在地上的眼球。    我找到了。    接下来该怎么做?装上去吗?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也是我这辈子,目前为止,做过的最惊心动魄的一件事,我抓着两颗眼球,一步步走向那具张牙舞爪的干尸面前,然后,被它突然一把抱住!    巨大的力量,让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散架!    而且我根本无法抬起手臂,更不要说,把眼睛塞进这东西的眼眶中。    该怎么办?我看着它,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我注视着它那双空洞的眼眶,鼓起最后的勇气,对那具尸体说:“我……我不是杀你的人……和你也无冤无仇……我现在是准备把你的眼睛还给你……只,只希望你能帮我一次!”我试着和它沟通,因为疼痛、恐惧我的声音不断的发颤。    “呜嗷!!”    尸体的嘶吼声变得前所未有的巨大。    可它捆住我的力量,却渐渐变小。   它,听懂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