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四十九章 龙脉纳气

第四十九章 龙脉纳气

3273 2018-08-08 14:15:25
    “蛇人的眼睛……有用那种力量吗?”对于苏雅所讲的内容,我没办法第一时间接受,她所说的“慧眼”似乎是洞察人心的能力。读心术我信,通过人的言行举止,一些细微的表情,洞察人心的方向。    但苏雅所说的洞察人心,则是靠一只眼睛,将一个人的想法完全看透,将一段信息完整的读取。    为何蛇人会有这那样的能力?    “很怀疑吗?一百年前的人,对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也未必想得到。常理可以用来判断很多事情,但常理未必全对。你见不到的东西,也未必不存在。”苏雅转身,回到椅子那边,但却没有坐下,“总之,事情就是这样……接下来的事,你看着办吧。”    说完,她便要离开。    “哎,你等等。”    “怎么?”    “真的不能带她走?”我指了下唐婉。    苏雅摇头:“暂时不能,不过左司留着她也没什么用,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我们出发,她应该就会被放走。”    我点点头。    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相信苏雅所说的话。    可苏雅毕竟不是左司,也可以说是,左司这个人其实很谨慎,他没有放走唐婉,理由是钱军口中的于越,不是个平凡之辈,尤其是在某些情况下,到了他的领域,也就是墓葬、地宫之中。现在是我需要左司,左司也需要我,左司暂时不想让这种情况变成只有他需要我。    说白了,还是要拿唐婉威胁我。    “左司,这件事你是真的赌错了,我和她是认识,但我们的关系可能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好……也许真的出了什么事,我会果断的放弃她。”    次日,烂尾楼附近,左司准备押我上车。    他为我打开车门,嘴角挑了一下:“呵,于哥,这找死人的本事我或许不如你,但察言观色,你不如我。她能不能拿住你,你说了可不算。”    我想笑,他哪来的自信?    可有些事说起来也奇怪,昨天,我明明可以挂断电话不管唐婉,但最后,迟疑了五分钟,我还是做了一个愚蠢的决定。    所以我的笑,凝固在脸上半秒,就是这半秒,再一次没有逃过左司的眼睛。    他没说话,只是笑得更加阴险。    被左司控制着离开昆明,大概行车四天,我们来到了一处偏僻山区,下车的时候,已经有另一伙人在山路的尽头等候。那伙人中有一个熟脸,我见过,正是之前钱军给我的照片中的庄四海!    左司不高,接近一米七,这庄四海长得要比左司还稍微矮了一点,穿着一身灰色的袍子。这扮相,有点民国剧跑窜场的感觉。    他抚着下巴上的山羊胡,笑呵呵的来到我们面前,就像个普通的小老头,看上去人畜无害。庄四海那边大概十二三个人,但紧紧跟在他身边的只有一个,那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小伙,长发遮着左边半张脸,另一半脸很僵,没什么表情,直勾勾的看着庄四海所看的方向。    他穿着一件砍袖牛仔马甲,里面是黑色的紧身背心,上臂的肌肉轮廓非常明显,皮肤也是报警风吹日晒的棕色。    我想这个人,应该扮演着庄四海贴身保镖的角色。    “司爷,来了。”庄四海笑呵呵的打了个招呼,目光落到我身上:“这位,应该就是司爷之前提到的于越,于爷了吧?”    当庄四海的目光落到我身上的时候,那个紧随着他的面瘫也看向我,目光冷硬,似乎还带着点杀气。    左司也来打了个招呼,两边人虚情假意的一阵寒暄过后,便说起了寻找段氏龙脉的事情。我们顺着山路一路向上,来到这片山丘的一处高点,在这个位置向前看去,能看到远处一片辽阔的起伏。    “前面那段儿,刚才航拍的镜像我都看过了,正应了那句话‘横龙原是从侧落,逆转须磅礴’……司爷你看,前面这段山,原本横向龙脉气势不正,正是这段山的扭转之势,将横向龙脉回旋逆转,纳住了生气。这是一片大好的龙脉,按照之前资料的范围,这附近,再无比此地更为纳气之处。”    虽然我不是真正的盗墓贼,但多少读过些书,盗墓其实就是按照风水学,寻找阴宅的风水宝地。毕竟埋人吗,谁不希望自己的先祖躺在一块宝地,以助后辈振兴家业。    他们所说的段氏龙脉,虽然不是什么埋人的地方,但段家毕竟做过三百多年皇帝,段家龙脉自然是一块汇聚灵气的宝地。    只是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为何段正严最后要将那颗眼睛埋于段氏龙脉之中?    因为按照苏雅对我讲的资料中的内容,段正严的眼睛,先天瞎了一只,后将“慧眼”放入眼眶,拥有了洞察人心的能力。虽然我不知道那只眼睛究竟能不能看见东西,但既然段正严都用了一辈子,而且本身高寿九十四岁才死,说明那只眼睛是没有任何副作用的,那么一只可以成就贤明君主的眼睛,为何他不将其挖出留给自己的子嗣,让他们一代代传下去呢?    为何要封起来?    我是个平凡之人,没有什么帝王思维,所以在我看来,需要我封起来的东西,必然是……    “于哥,怎么一直不说话?来看看这段航拍,找龙脉的事情,还要靠你呢。”左司突然喊了我一声。    我走上前。    装模作样的看了看前面的一片山势,又看了看航拍景象。    听他们刚刚说话的意思,其实所谓的龙脉应该已经找到了,我也听说过,龙脉应该就是山脊之类的东西。只不过,他们现在找的是可能存在于段氏龙脉之中的藏宝地宫。    “于爷有什么见解?早就听说过,钱军手下有位神秘高手……老夫我也想见识一下,于爷这定穴的本事。”庄四海也注意起我。    至于我……    我依旧看着那片山。    风景不错。    但是定穴,我定屁啊我……    我手心有点出汗,在口袋里轻轻搓了搓,左右手同时搓,忘记了左手的皮手套,不小心发出了点声音。    左司命案,低头看了我的手一眼:“于哥,做什么呢?”    “没什么。”    “我还一直挺纳闷呢,于哥为什么始终带着一只黑色的皮手套呢?这只手是……?”    “现在该关心的不是我的手吧?你们安静一会儿,我再看看。”    左司、庄四海对视一眼,都没说什么,还真的给我安静了。    我松了口气,可这不是长久之计,我既然是于越,那么这种情况我总不能一直什么都不说吧?可他们所聊的内容,我根本半点都不懂,我该如何是好?如果穿帮,左司会对我做什么?    必须尽快想出点办法才行。    “司爷,下山看看吧,龙脉回旋,地儿就这么大一块,跑是跑不了的,我先选几个点,炸开试试。”庄四海好像决定要挖坑了。    下山后,他们在这片山林之中,用一些特殊的工具测量距离,对应山势,然后埋入炸药。    叮叮咣咣的炸了一个下午,快天黑了,始终没有什么发现。    我则一直在爆炸声中发呆,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我已经发觉左司开始烦躁,他和庄四海也来问过我几次想法,我也说不上来,只能以“还在看”这种话搪塞过去。    但这不是办法……    而且不知怎的,我这手很痒,我的左手。  从下山开始,它便莫名其妙的发痒,在手套里面,满是虫子,我又没办法摘下来抓,而且我好奇一件事,这些虫子虽然也能够给我一些触觉,但不是很明显,平常它们痛痒我是不知道的,为何今天感觉如此的奇怪呢?而且说起来这种感觉,似曾相识……我努力回忆了一下,究竟何时,我的手也有过这样痒的感觉。后来我记起,是之前在山中研究所的地下室!    那边庄四海他们又埋下炸药,准备炸一个新坑。    我远远躲开。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了唐婉的声音:“哎,怎么办呀,他们是不是找不到?我看他们都问你好几次了,你……你什么时候穿帮呀?”    我马上回头,这附近有左司的人,但我们俩身边没有。    我松了口气,瞪着唐婉:“你怎么过来了?”    “哦,他们的意思大概是,他们人多,又有枪,反正我也逃不掉,就给我自由了呗。”    我点点头。    “说呀,怎么办呢?”她又开始问。    “我怎么知道,我也着急,你看着吧,这坑还是白炸。”    “你怎么知道?”唐婉疑惑。    我悄悄给她指了一下庄四海:“你看那老东西,不知道心里琢磨什么呢,我虽然没真的盗过墓,但是我玩过寻宝游戏,快找到宝贝之前,我多少心里都会有些期待,不管我确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找对。可是你看他,除了头两次,眼睛里有点期待外,接下来都是平静如水,好像故意浪费炸药一样。”    “那我们岂不是距离玩完更近了?”    我抬起左手,揉了揉太阳穴:“是啊,我们……”    唐婉却突然抓住我的左手:“哎对,你还没告诉我呢,你这只手是怎么回事?”    “三言两语说不清,不是,你们都挺好奇我这只手的是吧?”    “废话,大热天的,就你带个皮手套。”    轰隆!!    这时,庄四海的炸药引爆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一次依旧没有结果,但同样的,我另外一个预感也应验了,这一次,庄四海和左司同时来找我,庄四海还好,左司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   “于越,你是故意的对吧?炸了一天了,一点成果看不见,你呢?一天一句话不说,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觉得,我带这小丫头来,是旅游的?”他突然一把扯过唐婉,在我面前,掐住了唐婉的脖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