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二十三章 气味

第二十三章 气味

3133 2018-07-16 15:34:01
    梁宽气喘吁吁的从我们身边路过,还听到了我们的对话。    不过他的对白却让我有点意外……    我突然意识到了我之前一直觉得不对的地方在哪,在钱上,之前在米一恺的叙述中,梁宽应该是个不太在意钱的人,做这种猎奇视频他赚了很多,可现在来看,他似乎不愿意多花一分钱。    我想到那天在洗浴中心梁宽的表情。    他所说的小雅介绍给他的人时,那种表情分明就是在对比两家店谁的更便宜,而他选择了更便宜的那一家。    也就是说,当时米一恺在梁宽耳边说的话,应该是……    “兄弟,你等一下。”我拍了一把正准备去扶梁宽的米一恺,一只手搭在他肩上:“我突然想起个事儿,昨天你跟我说,老板准备这次事情之后,给我多少钱来着?我忘了。”    这时候梁宽还没走远,自然是听到了我们的对白。    果然,米一恺脸色有点变了。    他昨天跟我说,底价三万,看直播效果,赚的多,还有提成。    可现在,他却好像失忆了一样,吱吱唔唔半天没说话。    我想我猜对了。    他是低价把我卖给了梁宽,如果不是这次我需要人给我做垫背的,我真的应该再打这王八蛋一顿。    “啊,我又想起来了,行了。”我拍拍他,继续上山。    我只是确定一下,总之,我也没想赚这份钱,杜老板说,这次事情结束,除了原本给我的抑制诅咒的针剂外,还有另外的报酬。    我当时提了钱,她承诺不会少于五十万。    而且是不管我有没有找到线索,只要探索了,她就会给我钱。有时候想想,也许还真不如偷懒呢,总之杜老板又不在我身边,总之事成之后,她会为我压抑诅咒,如果说她的压抑诅咒针剂定时注射可以管一辈子,那我和正常人又有什么区别。    糟糕。    老毛病犯了。    我这人就是这样,总是心生邪念。    这些想法暂时保留,因为我也不知道,杜老板到底还有多少套路,起码这一个月之后,我能否成功注射针剂,还是个未知数。    ……    走了一个多小时,我们终于到了半山腰的那一片空地,远远的我就看到了那栋老楼,在空地中央,正面一条窄路,四周被林木包围。    空地前搭了个简易的棚子,里面有些拍视频的设备,一男一女坐在棚子前的靠背椅上,指挥着三个人进出那栋老楼,偶尔搬些东西出入。    那一男一女就是吴哲东和苏雅。    指挥的基本都是吴哲东在做,至于苏雅,她坐在那翻书,因为距离远,我也没看清她究竟是在看什么书,不过她人看起来倒是比视频中更漂亮一些,这让我没想到,她居然是那种不是很上相的人。    她穿着一条超短的牛仔短裤,一双白皙的长腿强行牵引着我的目光。    好半天,我才终于挪开了自己的眼睛。    “哎,看什么呢,哥?”米一恺这时路过我身边,拍了我一把:“他俩都闲着呢,一会儿去对对词,虽然多数都是即兴发挥,但是关键时候说的话,你可别忘了,就像发现什么的时候你怎么解释这现象,别背差了,这是直播。”    原本决定录播的,可后来发现山上有座信号塔,调试了一下设备,可以接收到网络,于是临时该为直播。    据说效果不错,还未开播,关注已经涨了十倍。    “哎!你们俩,过来!”这时,梁宽招呼我和米一恺。    我们过去,到棚子那边,梁宽拽着米一恺的肩膀:“交给你了啊,你给东子和小雅介绍一下这是谁,我那边还有点事,你们对对词,关键的地方,别背错了!”说完,他便离开。    他进入了那栋老楼。    话说,这里还真的是一点都不阴森……    “你演道士?”    有人说话,我回过头,是吴哲东,他上下打量我两遍,点头一笑:“还行,挺像样的,阿恺你去把衣服找来给他换上……关键词都记住了吧?解释鬼火什么的?”    后半句是问我的。    我点头:“嗯,差不多。”    吴哲东挥手,笑着说道:“别差不多,这次直播不能改的,万一出了岔子,老板那臭脾气,能吃人。”    果然是设计的人设,视频中浮夸的吴哲东,现实中反倒非常随和。    我这时目光转向苏雅,这也我毛病之一,怕是改不了了。    “苏雅?比视频中更漂亮。”    苏雅双手交叉在胸前,那本书,被她抱在胸口,看封皮的样子似乎有些年头了,本以为是本古书,谁承想书名却是《怪谈餐厅》,奇怪的名字。    “谢谢。”苏雅对我点头,脸上带着微笑,浅浅的,同时又冷冷的。    看得出来,那不是真实的笑。    苏雅的人设,倒是和视频中非常符合。    “你小子胆不小啊,一般人看雅姐都不敢说话,你还主动搭讪?雅姐这人腼腆,不是冷啊,相处久了你就知道了,人不错。”吴哲东接过米一恺拿来的衣服,那是一套青灰色的袍子,递给我:“穿上试试,大小应该合适。”    那是一身道士袍子,并不夸张,上面也没什么八卦太极的图案。    因为人设的关系,只是我和吴哲东对了一下午的词,苏雅始终在那里看书。    “行,记忆力不错,差不多都记住了,说词的时候也自然,满分!”吴哲东将头发扎起,梳成道士头,看了看我的脑袋:“可惜你头发短啊,要不就跟更像道士了!行了,休息会儿吧,吃点东西。”    趁着休息的时间,我走进了那栋老楼。    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但感觉差不多,我实在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传这个地方闹鬼,而且现在看来,我怀疑那些发现尸体的新闻也是假的。    大白天的,阳光通透,这里看不出半点阴森。    只是当我走到楼后的时候,突然发现,这里三分之一的楼已经成了废墟。    “怎么会这样……”我嘴里嘀咕着,身后走来一个人。    没等我回头,一个女人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拆了,之前施工队拆的。”    是苏雅。    我回头看着她,有点意外。    她对我露出冷冷的浅笑,或者应该说的假笑。很奇怪,开始我觉得她是那种喜欢端着的人,故意弄出一副冷淡的姿态,可后来我发现,她这种冷淡,冷的很自然,假笑,假的也很自然。    或许我的形容有些模糊。    简单来讲,就是我觉得她在装作另外一个人,假就是她应该有的姿态。    “苏小姐,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像……”    “像什么?”她转头看我。    “木偶。”    “呵呵,木偶?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觉得,你不管是笑,还是搭话的方式,都很假。”    “你说我虚伪?”苏雅疑惑。    我摇头:“不,我的意思是,你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设定的程序,有人提着线,教你这么做。”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苏雅说出这些话。    我完全是顺应了自己的直觉,将脑子中一瞬间反应的内容说出来。    苏雅看着我,噗哧一笑:“你傻了吧?你才被提线呢。”    这一次,她笑的自然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相比之前的假笑,我反而觉得,这次自然的笑是假的。    “你搭讪的方式蠢,聊天的方式更蠢。”苏雅不笑了,看着面前塌了三分之一的老楼:“我们还是说这楼吧,你也觉得很奇怪吧?”    “嗯。”我点头,确实很奇怪,虽然我不懂拆楼的具体过程,但像这种只有架子的废墟一样的楼,不应该是直接炸掉的吗?为什么会只有三分之一成为废墟。    那些人是怎么拆的?    “据说,是开发商的意思,要求施工队一点点的拆掉这栋楼。”    “为什么?”我问。    苏雅摇头:“我也不懂,不过我有猜测,直接炸掉的话会有很严重的震动,所以我想,难道是开发商不想这震动惊扰了什么?”    担心惊扰什么?什么呢?    “哎!你小子行啊!”这时,吴哲东的声音传来。    回过头,他从这片完整的楼层另一头走来:“遥想当年,我可是跟雅姐搭了一个星期的话,雅姐才能够和我正常交流,你这几分钟不见,就和雅姐背着人聊天了?你们聊什么呢?”    “遥想当年?用错词了,我们认识三个月而已。”苏雅是最近三个月新加入这个队伍的,过去都是二人组,后来梁宽发现,美女是很能勾人眼球的,于是就选了苏雅这个角色。    “那个什么,你们俩啊,别在这地方呆着,那半楼都拆成这样了,这边很不结实,塌了或者陷下去容易伤到人,走吧,吃点东西去,基本完活了,就等着天黑开拍。”吴哲东是张乌鸦嘴,他刚说完,突然上面落下一块水泥块,人头那么大,就落在我脚边,再偏一点,估计就要给我爆头了,我决定赶紧离开这里,可就在这时,一阵风突然从废墟的方向吹来。    这原本是普通的风而已,只是有点大,掀起了一阵尘土,扑打在我的脸上。    那瞬间,我的左手一阵酥麻,一股熟悉的刺激性的味道,钻进了我的鼻子。    其实那气味很微弱,只是那味道伴随着一段我终生难忘的恐怖记忆,才让这微弱的味道,在我的大脑中无限放大。    那是……   当初打开盒子,半颗蛇人眼的味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