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三十二章 资料

第三十二章 资料

3072 2018-07-25 19:47:03
    我和苏雅立刻停下手上的动作。    米一恺说的没错,我也突然发现,刚刚猛烈的撞门声,鼠叫声,现在居然全部消失了。    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我看着苏雅,一脸疑惑。    但她显然也不能够给我答案,我们悄悄的走到门口的位置,同时将耳朵贴在门板上,然后面对面,紧张的看着对方。    嘎吱……    一声幽长的脚步,从门外传来。    也许因为此刻门外太安静了,即便隔着厚厚的铁门,这声音依旧非常清晰。    嘎吱!    它继续踩着地板,声音好像近了一点。    “什么东西?”苏雅看着我。    我挥挥手,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继续听,那声音越来越近,直到它停在我们的门口。    我,苏雅,屏住呼吸。    咚。    咚。    咚!    三声,敲门的声音!    我们俩同时倒吸一口凉气,迅速远离那扇门,米一恺也听到了,他用颤抖的声音问我:“哥,是敲门吗?”    我点头。    “那,是人?”    “怎么可能是人,刚刚满走廊的怪物,人的话早就死了!”苏雅拔出匕首。    这敲门声,让我和苏雅比先前那群怪物撞门,更加紧张。    就像苏雅说的,那么多怪物在门口,人的话不可能过来敲门,那么是什么东西过来呢?它一出现,所有的怪物都变得悄无声息,就像躲起来一样。    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敲门的家伙,是个远比之前一切怪物都可怕的东西!    “怎么办?哥……哥那东西敲门,是……是在引诱我们开门吗?”米一恺问我。    我摇头。    应该不是吧?怎么会那么蠢,会敲门的话,智商应该没问题。    那它敲门做什么?我看着苏雅。    苏雅的嘴里淡淡吐出五个字:“它在……吓我们。”    砰!!    果然,下一刻,门被狠狠的撞了一下!    但那声音并不沉闷,不是怪物用身体撞的,如果我猜得没错,应该是拳头。    “于越,快,赶快打开玻璃缸,我们必须钻进去,被门外那家伙抓到,就死定了,你看那扇门,已经微微凸起一块,那家伙的力量,不比你的左手小。”    的确,那扇门凹陷了。    但不得不佩服那门锁,这样的冲击力,居然不是第一个坏掉的。    可我心里刚刚这样吐槽,下一刻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我听到了一串金属挂件互相碰撞的声音。    我愣住。    苏雅的脸色也在一瞬间改变。    下一刻,是钥匙,插入门洞的声音!    “卧槽!他有钥匙?!”我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根本顾不上什么一块块掰碎玻璃缸,直接一拳将玻璃打爆,抱起米一恺推了今去,确如苏雅所说,那里面有一条隧道,接着我拉苏雅也进去:“快点往下爬!”    可是该往哪里爬呢?    我不知道……    苏雅进去之后,我也钻了进去,这时,我听到了门开的声音。    我很紧张,恐惧,但同时我又非常好奇。    那个让所有怪物都害怕的东西,究竟是个什么呢?    于是我回过头,用手电光照了一下。    一个细长的高大人影出现在我的视线之内,它浑身干枯,赤红色的,就像被拨了一层皮,仔细一开,皮肤上还有些血管脉络,它非常瘦,整个人就像被拉伸过一样……它的左眼,是黑漆漆的空洞,右眼有一颗中心是黄色眼仁的眼珠!    干尸!    和之前别墅地下室的干尸太像了!    是同一种东西吗?    蛇人?    我再也不敢多看,赶紧向前爬,可这时,我却听到了身后传来了声音,嘶哑的从嗓子眼儿里发出的古怪声音:“是你?”    什么意思?    它那句话是对我说的吗,它似乎认出了我。    不,不是认出了我,是认出了我这张脸。    可想这些问题的时候,我的身子突然向前扑了个空!    “糟糕!”这条管道向前并非是一条直路,而是向下……不,也许不是向下,因为在坠落的过程中,某一瞬间,我是觉得自己向上的,向上掉?很古怪的说法,可感觉就是那样,忽上忽下,直到我狠狠的坠落在地。    但我没有摔死,这条管道是环状的,泄了很大一部分力量。    当我落地时,听到了米一恺痛苦的低吟声,他就在我身边的位置,我抬起没有被摔坏的手电,找了一眼他的脸,血肉模糊。    “我的天,你是脸朝下掉下来的?”    “哥……你,你就是那么把我塞下来的……你说,我怎么掉的?”    “走运,这都没摔死。”我爬起来,环视四周,这时身后有人拍了我一把,是苏雅:“找我呢?”    我转过身,这姑娘完好无损,半点坠落之后的狼狈都看不出。    “你身手真的不错,你到底做什么的?”    “打杂的。”    “打杂?你这个谎,我实在没办法打分。”    “那就不打了。猜一猜,这是什么地方?”苏雅的手电筒照向四周,这一片非常宽阔的地方,四面八方什么东西都没有,我向前走了一步,突然发现脚下粘乎乎的,尽是粘液。    “应该是那些老鼠、怪物的排泄物。”苏雅说着,拿出刚刚的纸,嘴里咬着手电,看了一会儿,将纸塞给我:“曾经有人在这里,对某种未知生物做试验,那种未知生物拥有难以理解的能力,那些人的目的,是利用未知生物改造已知生物,那些老鼠,还有人型的怪物,都是当初的试验品……这资料显示,尸鼠的唾液中带着某种毒素,能够制造幻觉,但这种幻觉很奇怪,会让人颠倒上下和左右的意识,大概意思就是,我们现在如果决定向左走,事实上,就是在向右,决定向上,其实就是向下。”    “我明白,刚刚就猜到了,但我好奇是怎么做到的?如果一切都颠倒,那为什么我们不是觉得自己现在站在天花板上?”    苏雅看着我,指指上面:“那你去问老鼠呗。”    “跟你聊天真没意思……”我也顾不上地上恶心的粘液,直接坐了下去,我现在非常疲惫,只想休息,苏雅立刻拉我起来:“站起来!不能休息,尸鼠的毒素,会让人越是休息,越觉得疲惫。”    “该死……”我又爬了起来,看着四周:“这是什么地方?”    苏雅翻了几张图,指着其中一张解释:“虽然我们对于上下左右的判断会出错,但那是我们自己的问题,现实中的物理规律不会改变,我们刚刚是落下来的,所以,这大概就是地下室的倒数第二层。”    居然到了这么深的位置。    我深吸一口气,这里虽然很空旷,但似乎看不出危险,我拿着手电,走向墙壁:“找找出口吧,这里应该有出口的。”    苏雅这时跟了过来,在我身后,一边走,一边翻着手上的几张纸。    “这下是不是心满意足了?”然后她突然问了我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什么心满意足?”    “你刚才对我说,来这里是另有目的。我总觉得,你的目的应该不是头几层的怪物、老鼠……你是想到最后一层吧?”    “你觉得我是来找东西?”我感觉苏雅应该猜到了什么。    “差不多吧,不过告诉你一个秘密呀?”    我停住脚步,突然觉得后背有些发凉,我左手握拳,然后慢慢转过身:“什么?”    “你那么紧张干嘛?”苏雅却对我温柔一笑,凑近我,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其实我来这里,也是有点目的的……我也想到最后一层。”    “最后一层有什么?”我问。    “你不是有目的吗,你自己的目的是什么,你还要问我?”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搓着左手,脑子里回忆起一个片段,那是苏雅在安抚即将死去的梁宽的时候,她好像说了一句“主人说过”,于是我问道:“‘主人’是什么意思?”    “你还挺细心的。”    “快说。”    苏雅自然的看着我:“就是字面意思呗。”    “你是帮什么人,过来拿东西的吧?你……是人,还是蛇?”我终于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问题。    其实最初说她像木偶,也许就和这有关系。    我在这个女人的身上,闻到了蛇的味道。    从第一次见面,就闻到了。    她,是否与我帮杜老板杀死的那些蛇人有关系呢?    苏雅看着我,脸上始终挂着假笑,可又没有回应我的问题,许久,她才淡淡开口:“放心咱俩没仇。”她好像又看穿了我的内心。    “你还没说你是什么。”    “我是人。”她回答。    可这三个字,说的无比僵硬。    这让我更加不信任她,起码,有点不敢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她。可如果她想害我,之前应该有许多机会吧?一瞬间,我也变得迷茫。    苏雅饶过我,将她的背后留给我,一边向前找门,一边淡淡的说着:“我知道,自己说谎不是很厉害……不过你放心,我虽然来这里有我的目的,但我也怕死的,因为不想死,所以我必须会和你好好合作,再者,主人也教过我要做个好人。”    做个……好人?    “我可不可以问一下,你的主人,是男主人还是女主人?”    苏雅停住脚,但没有回头:“一个主人是男人,一个是女人。”   我们的对白告一段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