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四十六章 念旧

第四十六章 念旧

3206 2018-08-07 11:01:13
    唐婉在女卫生间门口看了一眼,头缩回来,对我说道:“我们茶庄要送货的,你躲在货箱里一会儿我把你送上货车。”    “不会连累你吧?”    “那些人再凶,也不会把这一茶庄的人都杀掉吧?装装傻就混过去了。”    “刚刚我们在门口的对话,他们应该没人看到,待会如果他们问你,一定要说不认识我,免得惹麻烦。”    “别虚情假意了,快点走。”说完,她拉我离开卫生间。    被唐婉带到仓库,这里没人,唐婉让我躲到一个货箱里,这时仓库外有人进来,脚步声很急,我以为是左司的人,唐婉也很紧张,结果进来的却是之前那位司机小哥。    “表姐,你躲哪去了?我妈找你呢,说昨天的货单……单……”司机小哥愣在那,看着正在往货箱里塞我的唐婉。    唐婉过去,狠狠敲了一下司机小哥的脑袋:“你小点声!帮我和姑姑请两小时假……哦对,别提起他,有人问就说不认识,没注意。”唐婉指了指箱子里的我。    “哦,那你早点回来啊,我妈好像挺着急的。”    “知道啦……哦对,你等下,叫两个人,帮我把这箱子抬到货车上。”    “哦……”    司机小哥去叫人,我坐在箱子里,瞄着唐婉:“怎么着,近亲结婚?表姐,表弟,亲上加亲呗?”    “你出来!你给我出来,我不送你了!”    “别,别别,姑奶奶!我闹着玩的,你别激动……”    ……    我被抬上货车,唐婉开车,送我离开了茶庄。    到市里的时候,她到打开集装箱放我出来。    “那些是什么人?”唐婉问我。    “不知道,不是好人吧。”    “不知道他们约你喝茶?张……于越,你现在又在做什么?之前的钱呢,高利贷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找到米一恺了吗?”    唐婉的小嘴,问题一个接一个。    “之前那钱还了,米一恺也找到了,不过……他死了。”    “啊?”唐婉瞪大眼睛,拽住我的袖子:“你……你,你真的把他杀了?”    “杀人那是气话,我杀他做什么,他是因为别的事情死的。”    “哦……哎不行,我要搜一下,看你到底是不是通缉犯。”唐婉拿出手机。    “那行,大姐你慢慢搜,我这还有事,回头再联系。”    “联系个屁呀!你之前的号码早废了吧?”她放下手机,瞪着我。    从这个眼神里,我看得出来,她应该给我之前的号码打过许多电话,但我也已经不是换一两次卡了,毕竟之前被高利贷追杀,总是接到他们的威胁电话和信息。    “你现在的手机呢?号码多少,告诉我。”唐婉晃了一下我的袖子,然后低头翻手机,要记录我的号码。    我看着她……    她翻了一会儿,抬起头:“你看我做什么,说呀,号码?”    “嘶,不是,你问我手机做什么?你该不是有点想破镜重圆的意思吧?”    “我脑子有病么?”    “那你……?”    “谁知道刚才追杀你的是什么人,万一你真的是通缉犯呢,万一……万一那些人真的在茶庄做什么事,我总得再联系到你吧!”    满分。    “行,行行,给你反正用两天就换了。”    记录号码后,唐婉问我:“那你一会儿去哪?”    “不知道,我先打个电话。”    “你还有同伙?”    “嘶……说话好听点。”    “同党?”    我挥手转身:“没空跟你磨牙,再见……啊对,今天谢谢你。回头有机会的话,再还你人情。”    好不容易甩开这胶水,我给老杜打了个电话。    “杜姐,左司要杀我。”    “是吗,那你跑了?”老杜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悠闲,而且听那意思,她好像早就知道。回想一下昨天她不让我立刻去见左司,也许就和这件事有关系。    “不跑我怎么给你打电话……我说大姐,你提醒我点啊,多亏有个熟人,差点就跑不了了。”    “什么熟人?”老杜问。    “前女友。”    老杜那边好像突然来了精神似的,好奇的问:“这么巧?说说,你怎么逃的?”    我发现老杜这人,有时候挺八卦的。    “姐,这事不是重点吧?重点是,我现在该干嘛,是回你那?还是继续在云南,反正给我打了一个月的针,我这还有二十九天呢。”    “当然不能回来,说说,左司和你见面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    “编了一瞎话,而且我听到他手下打电话了,他和那个庄四海好像是一路的,我没联系钱军,现在还不知道他那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把左司对我编的故事给杜老板讲了一遍。    杜老板让我先等一下,稍后她会打电话告诉我接下来怎么做。    于是我将电话挂断,找了一间咖啡厅等老杜的指示,可我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老杜的电话没等到,反而等来了唐婉的电话。    我没填备注,但她刚刚记录我号码的时候,担心我骗她,所以打回来一次。    “怎么这么快就打电话?够磨人的……”电话响了一阵,我才不不情不愿的将电话接通。    但我听到的,却不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是男人。    中年男人。    “于哥,怎么……这茶喝了一半,您不辞而别是什么意思?”    这声音是左司的!    他怎么弄到了唐婉的手机?难道说,唐婉出了事情?    我眼睛跳了一下,嘴上平静的回应道:“我这临时有点事,所以先走开了,你什么意思?怎么用一小姑娘电话给我打?”    “是啊,兄弟我也很好奇,这小姑娘的手机里,怎么会有于哥你的号码呢?”    “刚才要的,撩妹嘛。”    “于越,别装了,我知道你是躲她货车上逃的,你认识这女人?”    我叹口气:“我和她刚认识,别难为他们,我们约个时间再见面……”    “你当我三岁孩子?我告诉你,只要你不离开云南,算躲到天上,我也能找到你!这只是个时间问题。现在我给你个选择,自己乖乖回茶庄,我保准这里的人,一个都没事,但你如果不听话,那我保不准会做些什么。”    我笑笑:“你也别吓唬我,那茶庄的人我都不熟,你想做什么随便,没什么事我挂电话了。”    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没挂电话。    我心跳很快,不管怎么说我不能再坑唐婉。    可眼下的状况,我似乎已经把她连累了。    “哎呦,是吗?于哥绝情啊……我也明白,于哥什么人?这女的是拉不回你的,不过啊,虽然是拉不回来,但是她耍我,我留你喝茶,她把你送走,跟我作对啊?这事我不能留她。”    “等一下。”    “怎么了,于哥?”    “你等会儿,我回去,你别难为人家正常做生意的。等我到了,咱们有事再商量。”    “行,就等于哥这句话……我给你一个半小时,一个半小时之内你要是回不来,咱就真的得换地方聊了,到时候,可就见不着这的人了。”说完,他挂断电话。    刚刚开车离开,大概话费了一个小时多二十分钟的时间。    现在左司只给了我多余的十分钟,他是不想让我有任何多余的动作,而我自己也明白,我如果不去,超过这个时间唐婉可能真的要出事。    “真是……喝口凉水都塞牙,为什么在这种地方,能遇见唐婉呢!”我把手机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我在座位上又停了五分钟。    这五分钟是在最后的犹豫。    然后,我还是出去打车,去了茶庄。    真不该留下那个电话!不该!    也许不知道,我就不会去了……    一路上,我都在后悔,不知道去了会有怎样的结果,但之前他们已经决定要杀掉我,现在和几小时前,应该没区别。    我该如何保命?我打电话给老杜,可这女人又拒绝接电话了。    每次都是这样,关键时刻联系不上。    我想到了她给我的盒子,说那里面的东西能够保命,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之前老杜说地下室的眼球能够救我一命,我就确实得救了。那么今天,我应该再相信她一次吧?    好像我也没有更多的选择。    我掐着那个盒子,准备一旦出事,就把它打开。    来到茶庄,左司已经在茶庄入口等着我,还有四五个他的手下,左司的身边站着身材娇小的唐婉,左司一只手搭在唐婉的肩膀上,唐婉哆嗦了一下,身子缩得更小。    她应该很害怕。    她向来只会窝里横。    “我回来了,让她进去吧。”下车,我走到左司面前。    唐婉看着我,表情复杂,下意识的向我走了一步,却被左司搬着肩膀拉了回来:“别急啊,于哥,你是回来了,但是我担心你再跑。咱们之前的事情,还没聊完,这位小姐说今天送了货之后,就没别的事情了,那正好,咱们一起聊聊,如何?”    “我都回来了,你还带着她?你什么意思。”我上前一步。    可连左司的身都近不了,就被他其中一位手下上前用枪指了头。    “哎!干嘛呢?跟于哥得客气点。”左司走了过来,一直搂着唐婉,瞄了一眼他们的车:“上去坐吧,于哥,我带你去个地方。”    “让她回去。”    “别讨价还价,不用抢指着你,给你面子,但不代表我不会用抢指着她。”    左司眼神阴冷的盯着我。    他吃定了,我是因为很在意唐婉才回来的,所以他打算用唐婉要挟我。也许我不回来,他也根本懒得动唐婉这茶庄里的人……    但现在想这些也没用,那种情况下我不能去赌唐婉的死活。   而现在,只能上车。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