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三十三章 诡手

第三十三章 诡手

3173 2018-07-27 14:14:33
    苏雅是个有秘密的人。    她的主人们是谁?    蛇人?    她来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    我不知道这个人对我是否有危险,但她对我承诺,可以互相信任。我本不想如此,可眼下似乎又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于是我们只能继续找门。但马上我们又发现了更恐怖的事情。    这足球场大小的倒数第二层,居然,不存在出口。    四面的墙壁都是厚厚的钢板,而且非常光滑。    “怎么可能,如果是这样,那这里的人如何到最后一层?”我疑惑的看着苏雅。    “没错,一定有哪里我们没看仔细,我们……”苏雅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手电筒向上照去。    这时我们俩才恍然大悟,原来在我们所在的层面之上,有着环绕的高台,我们是在一片池子中,具体做什么的不知道,但从上面的管道看,那些老鼠应该都会掉到这个东西里面。    “所以门在高台上,不在这池子里。”我郁闷的看着高台,太高了,最少也有五米的距离,就算我和苏雅叠在一起,也够不到,爬更是不可能的,太光滑了,没有任何的借力点。    “哥……哥……”米一恺难得发出个声音。    他因为无法行动,只能一直躺着,这样的他,越休息,越是疲惫。    “怎么了?”我转头看向他。    米一恺的手上掐着一只手电筒,光线照着一个方向,他指着那个方向对我说道:“哥,我们落下来的地方,是老鼠落下的地方……但它们,还能怕的上去,它们不会飞……所以这下面肯定有管道。”    对!    米一恺说的没错,这里一只老鼠的尸体都没有,而那些老鼠,一同挤在那管道中,不可能一只都掉不下来,说明这里还有能让老鼠回去的地方。    不在上面,不在中间,那就一定在下面!    我和苏雅赶紧开始分头找。    很快,我真的找到了。    可是,结果却让我更加郁闷。    确实有关到,一共找到了十三个管道口,但每一个,最多只能够容纳两个人类的拳头,老鼠能进去,但我们不行。    “看来只有爬上去这一条路了。”我放下手电动,再次来到墙壁的边缘。    这么滑,要怎么上去?    我摸着墙壁,必须先有一个借力点才行,可这墙上什么都没有,没有凹陷,也没有凸出……    那就只能创造借力点了!    我捏紧左拳,猛的打在墙壁上!    轰隆!    一声巨响之后,是持续不断的金属的嗡鸣声!    “你做什么?”苏雅来到我身边。    “只能爬上去,但没有借力点,我要打下几个凹槽,踩着爬上去。”    苏雅惊讶中带着点无奈:“你这真是个……科幻的想法呢。”    “可是我成功了。”我指着墙壁上的凹陷。    厚厚的铁壁已经被我打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凹陷,说真的难以置信,我的左手居然有着如此强大的力量。    “好的,你成功了,但是于越你……不觉得这是自残吗?”    “没事,感觉不到痛。”    苏雅呲牙,咧着嘴指了指我的拳头:“可是我看着痛。”    看着痛?    什么意思?    我下意识的抬起左手,当左手到我眼前时,我额头瞬间留下冷汗!    我,我的手呢?!    不对,它在,在左手的手腕上,不过此刻已经血肉模糊,完全看不出手的形状……    皮手套也被打裂了,裂开的皮带混合在血肉之中。    “Man!”苏雅对我竖起拇指,然后干笑着掏出匕首:“简易的截肢手术,需要吗?反正你说了,你的左手不怕痛……当然,看也看得出来。”    我……我的天!    虽然不痛,但我还是马上蹲下了,抱住我的左手:“搞什么?这么不解释?!我……”    苏雅低头看着我:“那个,其实你的手已经很结实了,可能是这面墙……更结实!”    我一点点撕扯下皮手套,也许是冲劲儿太大,原本一条条肉虫的构造,现在也已经完全看不出来,只有一堆烂肉。我不知道那些肉虫,是不是杜老板为了控制我这只手弄出来的必要存在的东西,我在担心,那些肉虫都被我震碎,稍后我的诅咒会不会爆发?    真是祸不单行。    可下一刻,让我意外的一幕发生。    就在我左手那堆烂肉之中,一条扭曲的条状物,一点点钻了出来,接着一条跟着一条,迅速挤散了我的烂肉,烂肉落地,肉虫一条条的从我手腕的根部重生,速度极快,从我看到第一条肉虫出现,到无数肉虫重生,并且互相缠绕成一只手的状态,不过三五秒钟!    我的手,又回来了。    不过皮手套没了,这肉虫互相扭曲,固定成一只手的模样,呈现在苏雅眼前。    我抬起头。    她眨着眼:“你这是……假肢?”    “啊。”    “你骗鬼呢?”    “你自己说的,我就承认一下而已啊,再说我也不知道这什么东西?”我的确是懵逼的,这东西的再生速度,实在太快了,究竟是它更可怕,还是我的诅咒更可怕?    “那继续砸吧,我看好你。”苏雅轻轻拍手。    还要砸吗?    砸吧,总之,这只手又不会坏掉!    于是我又咋了一拳,等待几秒,左手恢复,踩着之前砸出的凹陷位置,向上继续砸,反复进行几次,我大概已经可以爬到上面边缘的位置,这样已经足够我们爬上去。    “成了!”我暂时松了口气。    可这时,管道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密密麻麻的滑动的声音,还有“吱吱”的鼠叫,这声音让本来心态轻松了一瞬间的我,再次绷紧了神经!    我盯着管道,一尸鼠落了下来!    “糟了,那些老鼠怎么又进入管道了?”我赶紧过去,扶起米一恺,来到我刚刚打好的“梯子”前。    “应该是你连续击打钢板,发出的声音太响,吸引了那些小东西的注意力。”苏雅一边解释,一边爬了上去。    或许吧,但现在原因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赶紧离开。    我推着米一恺,然后抬头对上面的苏雅喊道:“帮忙接应一下!”    苏雅点头。    我用力向上推,可米一恺软绵绵的手,根本抓不住凹槽,试了几次,苏雅的手完全够不到米一恺,这样拉他上去,根本不可行。    怎么办?    眼看掉下来的老鼠越来越多,其中几只已经锁定了米一恺,并且爬了过来。    我脱下衣服,扯烂,用布条将米一恺捆在我的腰上,然后向上爬,可这里本就非常光滑,加上背上多一个人,重心不稳,我的左手是可以抓住凹槽,但右手不行,试了几次,我无一例外的从铁板上掉下来。    “哥……哥我是不是要死了……我怎么上去,你带着我……上不去的吧?”    我没回应,又试了一次,这时已经有大批老鼠围了过来,其中几只已经爬上我的大腿,米一恺也发出了痛苦的低吟,应该也有老鼠上了他的身体。    可我还是失败了。    再一次落下,大批老鼠爬上了我们的身体,它们的爪子狠狠钻进我的肉里,牙齿不断的啃噬着我的皮肤、肌肉,钻心的疼痛,恶心的画面,没有一个不是让人疯狂的东西!    啪!    我拍死一只尸鼠,翻滚着站起来,踩爆几只鼠头。    我还得再试一次!    我用力抓住自己打开的凹槽,这时,我背上的米一恺有气无力的说着:“哥……你放我下去吧,带着我你爬不上去的……对不起哥,我坑了你两次……其实,你,还有梁老板,都是被我坑下来的……我早就知道这下面有东西,会出人命……你现在放下我吧,你还能活……”    “我知道是你坑我下来的。”我抬起另外一只手,抓住另一个凹槽,用力向上拉自己的身体:“不过就算你不吭,我自己也会下来……”    “哥,你……”    “先闭嘴吧,上去再说!”我继续爬。    我的左手抓的很稳!    左手抓着凹槽的时候,我不可能掉下去,但该死的是我需要换手!现在,又到了换手的时候,在掉下去一次,会是怎样的结果呢?    我深吸口起,我的鞋子已经被老鼠咬烂,大批量的老鼠爬上我的腿,我低头看去,身下已经是尸鼠的海洋,掉下去我会被瞬间吞没吧?    我……    “于越!抓住绳子!!”这时,头上突然传来了苏雅的声音,一节绳子甩了下来。    我抬头,望着她,二话不说用右手抓住了绳子。    苏雅帮忙拉着我们,我借助她的力量,左手单手爬墙,一节一节的爬了上去,减去已经爬过的部分,剩下大概三米的距离,我感觉自己好像爬了一个世纪。上去之后,我再没力气站起来,瘫倒在地,任由老鼠啃噬着我。    苏雅赶紧掏刀,一刀刀割掉我和米一恺身上的老鼠。    我躺在地上,余光看到了里侧墙壁附近一根铁柱,苏雅将绳子的另一头固定在铁柱上,然后用绳子拉我们上来……    怪不得,我就说她的体力,不可能拽上来两个男人。    “哪里找到的绳子?”    “那根柱子上原本就固定着这根绳子,绳子看上去很新,感觉是不久前有人用过的。”苏雅伸出手,拉我起来,因为被老鼠咬了太多次,继续休息的话,我会像米一恺一样无法自由行动。    “你说有人用过?”    “对,前不久应该有人到这池子里,但显然不是这里的‘原住民’。”   我低头,看向躺在地上,感觉随时会咽气的米一恺:“你刚才说的,现在可以解释一下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