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七章 “那件事”倒计时

第七章 “那件事”倒计时

2118 2018-07-01 11:09:04
    她怎么没死?    不仅没死,甚至看不出受伤,活生生的出现在我面前。    但看我的眼神,确实不太对劲,可那并不是仇恨的眼神,而是幽怨……    她走下楼梯,看了我一眼,突然目光转向了快递员,微笑:“你来了。”    “我还以为怎么了,看他刚刚慌慌张张的,以为你被杀了呢。”快递员开玩笑一样的说着,然后转过头看我:“别傻站着,男人,绅士点,跟老婆认个错没什么,女人本来就是用来疼爱的,不是么?”    他真像个劝架的。    她也真像个夫妻吵架后,第二天的怨妇。    我……    我不知道自己像什么。    扶住额头,我用力的搓了搓自己的眼睛,视线变得模糊,然后再次清晰,还是之前的画面,一切都是真的。    可昨晚又是什么?    幻觉吗?还是我喝酒了?    “行了,送你到这,之后的事情就靠你了,我还有事,回头见。”快递员转身,从我身边走过时,拍了拍我的肩膀。    那瞬间,肩膀的伤口一阵刺痛。    不是幻觉。    昨晚确实发生了一些事情,因为我肩上的伤口还在。    “再见……”我点点头,与快递员擦肩而过。    临走时他提醒我,后天夜里,不要忘记那件事。    那件事?    后天,就到那件事发生的时间了吗?    我暂时没有选择继续离开,虽然此刻,我有些分不清,哪些是幻觉,哪些是真实,但有一件事我确定,沈凯琪与快递员是一伙的,若我现在有什么异常举动,被他们发觉我是假的,后果不堪设想。    快递员离开。    别墅内只剩下我与沈凯琪两人。    她摘下塑胶手套,解开围裙,走向餐厅,坐在用餐的圆桌前,看着我。    我,也看着她,表情尽可能平静,但事实上,我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    直到她抬起一只手指向我……空气仿佛凝结在此刻。    “你就打算一直站在那里?我们谈谈吧。”然后,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提在嗓子眼的心脏,暂时归位,努力稳定了一下心跳的频率,我走向餐厅,坐在她对面。    “你昨天是不是想杀了我?”她问我。    我听不懂。    因为如果我没记错,那应该已经不是一个想法。    可她活着,所以,结果必然是我记错。    就在我准备一点点接受,昨天发生的事情与我记忆中的一切,其实存在一些偏差时,她却突然又说道:“就差两刀了,差点,你就能杀掉我。”    这时,我的余光突然瞥见餐厅的角落里,一个巨大的垃圾袋,一条生锈的刀刃刺破袋子底部,红色的液体,渗了出来,还有沾染着液体的散落在地上的碎瓷片。    那是……    昨晚的那把刀和打碎的花瓶!    “老公,其实我知道,昨天也许是我误会了……”她突然换了种说话方式,语气,也和从前一样温柔,但我却再也没有从前那种享受的感觉。    我甚至听不清,她后面说些什么。    我的脑子里嗡嗡作响,昨天的一切不是假的,我确实任何的幻觉,我就是杀掉了这个女人!可她,没有死,为什么?    人的话,一定死掉了吧?    除非,不是人。    那她是什么?    我后背发凉,汗毛全部竖了起来,我到底选择了一个怎样的身份?我以为是天堂的地方,其实是地狱吗?    “老公!”    她突然喊了我一声。    我抬起头,一滴液体,从我的额头留下,那是我的冷汗。    她看到了,问我:“很热吗?”    “嗯……”我点头。    “你脸色那么差?不舒服?你刚刚到底有没有听我对讲话?”她走到我身边,质问我。    那一瞬间,我想了很多,恐怖的,超出常理的……最终,一切化作一个动作,我一把搂住了她的腰,将自己的脸贴在她肚子上,这是我一辈子做的最危险,最大胆,也是最正确的决定,我深吸一口:“老婆,对不起,昨天是我的错。我现在有点不舒服,因为想了你一夜,我是个混蛋,你刚刚说的我都在听,我没有想过逃避责任,我也确实有过些过分的想法,可今天睁开眼后看不到你,我才意识到原来一切与你相比,都不值一提……我爱你。”    其实这些话,毫无重点,我也根本不知道她刚刚说了什么。    重点只是最后三个字。    我心跳很快,吓的。    但贴这么近,我确信她可以感受到,她应该不觉得那是吓的。    我渐渐放开她,然后抬头,我们对视,从她看我的眼神,我确定,这一仗我赢了……    她原谅了我,就像一个妻子原谅了犯小错的丈夫,确定自己安全后,我决定要立刻离开这鬼地方,一分钟我都不想再待下去。    可我准备出门,她却跟了过来:“老公,你去哪?”    我后悔了最初对她不粘人的评价。    “我……想出去转转。”    “我陪你。”    “我去公司。”    她挽着我的手,没有放开的意思:“那份工作,可有可无,后天宴会开始,我们需要准备一下,这两天就不要去公司了。”她替我做了决定,而我似乎也没办法反驳。    不过她提到后天的宴会?    快递员走的时候,说了那件事在后天开始,那么,那件事等于宴会吗?    那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宴会,参加宴会的,又是些什么人?    “好……那我们准备。”我不知道准备什么,只是无奈的随口应下。    “那今天就准备吧,刚好,老公你想出去转转。”    我心一沉。    准备?准备什么?    “老公你等我一下,马上就好。”她应该是去化妆,让我等她,然后一起去为宴会做准备。    她化妆的时间很久,我知道。    这是我最后的逃脱时间。    等她上楼,我在沙发又坐了十几秒,确定没有任何声音后,我深吸一口气,站起,大厅的另一侧是一条走廊,绕过走廊,就是门厅。    走到那里,打开门,狂奔我就得救了。    可刚走了几步,旋梯上就传来了脚步声,她,下楼了。    只是换了身衣服!    “你怎么……这么快?”    “平常不都嫌我慢的吗?妆刚化的,所以换身衣服就好了。”她对我微笑解释。    我崩溃。   但其实问题不大,稍后出去的话,迟早会有我单独一个人的时候,最起码,她不会连我去卫生间都一直跟着。 那就是我逃跑的机会。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