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林雾晨光  >  第一章 第四个被害人

第一章 第四个被害人

2090 2018-06-11 09:46:23
  C市的夏季向来燥热。时间还不到早上8点,明晃晃地太阳就已经灼得人发晕。   可即便如此,也无法蒸发广大人民群众的八卦热情。   林珅看了眼聚集在警戒线外的吃瓜群众们,转身走向了正在进行现场勘验的法医。   然后还不等他出声询问,对方已主动开口说道:“死者财物丢失,没有找到证件,目前身份不明。初步判断死亡时间大约为昨夜11点半至今天凌晨1点半之间,死因是被钝器敲击后脑,有反复敲击痕迹。现场无明显移尸痕迹,初步判断为第一案发现场。其它的具体情况,还需要回去做进一步检查。”   林珅点点头,抬眼冲另外一个人扬扬下巴,“找到凶器了么?”   那人摇头,“现场无凶器遗留。其它痕迹要回去仔细提取。” 林珅没说什么,边抬手揉着额头,边狠狠吐出口恶气。   这已经是大半年之内的第四起了……   从去年年底开始,C市就陆续有独自外出的年轻女性在夜间受袭遇害。死者年龄在二十二到二十五岁之间不等,皆是被人用钝器敲击后脑致死。死者未受到其他侵犯,身体无其它明显外伤,现场不见死者财物遗留。看起来像是典型的谋财害命。   案件原本是西城区分局负责,因为前两起案子都发生在那里,前后间隔不足一个月。之后凶手便一直沉寂,直到今年五月突然再次作案。   第三起案件和前两起不在同一辖区,作案手法却极其相似。于是经慎重考虑,决定并案处理,并且移送市局刑侦队,交由三组负责。   其实当时手上案子不多的,还有一组和六组。但不知怎么,这差事就落在了他们头上。   林珅那会儿接了任务从领导办公室出来,就觉得太阳穴发紧。   凶手不光残忍,而且狡猾,甚至具备一些反侦查能力。这一点,从三起案件的现场无任何遗留痕迹,就能够看出。而且这种案件,最闹心的不是破案难度,而是舆论压力。更何况他刚刚从外市调任过来,对城市情况了解不深,和组员磨合的尚不到位。他也提出过这点顾虑,可领导笑呵呵地来了一句“一起破件大案就有默契了。”如今又一个月过去,默契刚磨出一点,凶手没抓到,新的受害者又出现了。   前三起案件都是发生在老旧居民区的寂静小巷。这第四起案件的案发地点,是在平安区福顺路的健身公园里。报案人是公园的清洁工。但第一个发现死者的,却是一位晨起遛狗的大爷。   据大爷所说,当时他正在路上散步,跟在身边的吉娃娃狗忽然狂吠着挣脱了链子。大爷怕它吓到其他晨练的人,急忙去追,结果追到一处僻静地花坛旁边时,就看见了俯卧在地,满头是血的被害人。眼前的景象险些把他吓出心脏病。大爷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还是他家狗冲到了路边一阵狂吠,引来了其他行人,还有晨间打扫的清洁工。当时人多杂乱,现场多少遭到了一些破坏,不过总的来说还算是保存完好。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林珅只问了两句,便再没有开过口。仔仔细细地查看过每一处后,他在花坛的一角的地方停了下来,紧促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   那边现场已经勘验完毕,两名警员将被害人尸体装进袋子,抬向警车。   “头儿!”有熟悉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喊了一嗓子。林珅回头,就看见组里的年轻小警员胡小湖正颠颠儿地朝自己跑来。   他摆摆手,示意对方不用着急。等胡小湖站在对面喘匀了气才问道:“老张他们这几天是不是一直外调没回来?”   “是。”   “先放一放,打电话叫他们先着手这件案子。”   胡小湖点头,表示明白。   林珅抬手瞅了眼腕表,又看了看已经在撤离现场的警员们,补充道:“鉴定有一段时间才能出来,这期间争取确定死者身份。排查公园附近商铺监控画面,看能不能找到可疑人员。下午一点,所有人局里到齐。”说完大步走向东边的小路,一弯腰钻出了警戒线。     这公园是全开放式的,没有绿化带的地方四处都是大门。   林珅昨晚没住警局宿舍,而是回了自己的公寓。那公寓所在的小区离这边不算远,但这个时间容易堵车。他图省事,便将车子停在了附近某家银行的停车位上。   泊车那会儿他一心惦记着赶紧去现场,并没有对周围景物加以留心。此刻四处扫了眼,竟被路对面的一间茶楼吸引了注意。   其实那茶楼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只不过这一片的建筑都是偏欧式的设计风格,唯独它一家,装修的古色古香,显得和周围极不协调,甚至有些突兀。   林珅忽然觉得,这茶楼的老板应该是个极聪明的人。想引起别人注意不一定要多么努力优秀,换个环境,把自己变成特例也是可以的。他站在原地杵了会儿,甩手将已经拉开的车门关上,然后鬼使神差地就朝那间茶楼走了过去。  …………  茗韵茶楼早上9点半开始营业。   梁晨通常都会在8点半以前到店里,提前做好准备工作。   她今天比平时早来了许多。因为昨晚回家的路上受到惊吓,整宿都处于惶恐失眠状态。翻来覆去地熬到天亮,她起床收拾了一下,连早饭都没吃便溜达着来了茶楼。室友上星期出差去了海南,她一个人呆在家里总还有些后怕,倒不如早点过来,一忙活着就什么都忘了。   换好衣服出来时,壶里的水刚好滚沸。   她不慌不忙地将控制温度的旋钮调到低档,指尖刚碰到茶罐,店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了。进来的是个年轻男人。他的脸正好藏在门口背光处,看不清楚。但整个人身材高大,体型匀称,除非上帝创造他的那张脸的时候手抖了,否则怎么都不会是个难看的人。 梁晨愣了愣,起身迎了上去。然后发现来人的确长得不赖。短发利落有型,面容刚毅俊朗。尤其是那一双眸子,格外地锐利有神。只那么无意往你身上一瞥,就让人莫名觉得心神一凛。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