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林雾晨光  >  第六章 酒吧相遇

第六章 酒吧相遇

2416 2018-06-14 14:02:48
夜色的包厢需要至少提前一天预定。  林珅和沈拓先去吃了顿晚饭,等到地方的时候,连角落的卡座都没了空位。只剩下吧台边上的高脚椅还空着几个。  这里的吧台是环形的,不靠墙,而是安置在大厅比较中央的位置。选择坐在那里的男男女女,通常都抱着几分被人猎艳的心思。  沈拓喜欢凑热闹,偶尔还是个人来疯。林珅却并不太喜欢这种过于暴露,甚至可以说被许多陌生人一目了然的地方。但这个选择时间等位,或者临时换地方去别家,都不太明智。 两人落坐的这个地方,背后正好对着墙边的小舞台。这会儿表演还没开始,等下转过身去就能饱览全貌,视野倒是不错。  吧台后面的小哥一身白衬衫,打着领结,年纪看起来不大,脸上甚至还带了几分稚气。  “勤工俭学?”林珅坐下的时候随口问了一句。  “是。”小哥立刻微笑点头,不卑不亢又恰到好处,“先生眼力很好。”说话间将酒水单递到两人面前。  “生啤。”林珅看也不看直接决定。  沈拓仔仔细细寻觅半天,最后要了杯血腥玛丽。  小哥动作麻利,倒好生啤推到林珅面前后,便开始调酒。血红色的液体色泽纯正,倒进玻璃杯时,旁边有人赞了一声。嗓音婉转动听,是个女人。  “先生,这杯可以先让给我么?”下一秒,说话的人已经坐上了林珅旁边仅剩的空位。  被问的头也没抬,只低头刷着手机。似乎聋了一般。  倒是沈拓“呵呵”低笑两声,隔着一个人冲女人颔首示意,“当然,女士优先。”说着从服务生小哥手里接过酒杯,亲自递给了她。同时在心里打了个大大的X,妆容太过浓烈,气质过于妖媚,美则美矣,但是过犹不及反而少了味道。  女人也明显意不在他,嫣然一笑到了声谢,伸手接过。晶莹剔透的酒杯被她捏在纤细指间,里面液体的颜色和她染的鲜红的指甲凑在一起,在昏暗的光线下仍旧刺目。她借着这个动作不着痕迹地倾过上身,往林珅那里靠近几分。  浓郁的香水味扑入鼻腔,后者几不可察地皱眉。林珅仍旧低着头,女人并未看见这细微的表情。可沈拓却敏锐地感知到好友的情绪变化。他饶有兴致地撇去一眼,抬手冲吧台后的小哥打了个响指,“给我也来杯生啤。”  那边女人继续缓缓贴近林珅,见他虽没有看自己却也并未闪躲,便好似收到了暗示。  还有两拳的距离,她鲜艳的红唇便贴上他的鬓角。  林珅忽然转头看向了她。  两人四目相对,男人的视线直射着她,那双眸子比她想的还要幽深漆黑。女人顿时心猿意马。正要更近一步时,忽然被白光晃了眼睛。  是林珅放在吧台上的手机忽然亮了起来。屏幕亮度不知何时被调到最大,在昏暗 的环境中格外耀眼。她下意识被吸引目光,垂眸看去,整个人立刻僵硬。  屏幕没有锁,高清照片上是某个郊外分尸现场。血腥的场面闯入视线,极富冲击力。  更富有冲击力的,是男人低沉的声音,调子轻柔温和像是情人间的呢喃,”听说布赖顿卡车女尸案么?”  林珅专注地看着她,边说着,边从女人指间拿过那杯猩红的液体。  “1934年6月17日,英国警方在布赖顿火车站旁边的一辆卡车中发现一具尸体。死者20多岁,是一名和你同样漂亮的女性,死时怀有3个月身孕。她的身上……”  他的话没有说完,女人已经苍白着滑下高脚椅,落荒而逃。  这就吓跑了?  林珅看着她踉跄钻入人群的背影咧嘴笑笑,转手将酒杯放回沈拓面前,“你的血腥玛丽,她还没沾嘴,干净的,别浪费了。”  “禽兽!”沈拓笑骂了他一声,没有再碰杯子,只朝着女人逃跑的方向努嘴,“我怎么不知道布赖顿案件的受害者长得和她一样漂亮。”  “因为你缺乏想象力。”林珅不无鄙视地昵他一眼,长腿一伸便踩上地面,起身就走。  “你去哪儿?”沈拓扯着脖子喊,却连个回眸都没换来。  …………  林珅离开吧台后直接拐去了楼梯间。  进门左转是员工电梯,正好保洁阿姨推着车在门口等待,他便跟着入内,直接蹭到了5楼办公区。  夜色的老板也姓林,叫林磊。没出五服的亲戚,算是林珅的堂哥。  林珅之前来过五楼一次。这会儿轻车熟路地找到经理办公室,象征性地轻敲两下便直接推门入内。  林磊见他进门颇有些意外:“不是说明天来?”说话间人已经起身从办公桌后面绕了出来。  林珅:“带一个朋友过来坐坐,就上来了。”  “坐。”林磊冲沙发示意,转身要去柜子里拿酒。  “不用。”林珅抬手制止。  他有些意外:“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喝一杯没事吧。”  “呵……”林珅笑了声,“酒等会儿再喝,先把正事解决了。”  “好。”林磊点头,然后示意他和一起出门。  其实正事也没多严重。  不过是前天清点库房的时候,少了两箱威士忌。那酒不算什么特别高档货。两箱加一起进价也不过3万左右。但娱乐场所利润大,3万多进价的酒,转手再卖客人,就要翻个几倍。  这损失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报了案不一定什么时候能找回来。但是事情不尽快解决,又实在闹心。林磊干脆近水楼台找林珅帮忙。  那天电话里没说具体,这会儿往保安室走的功夫,林磊便又把情况讲了一遍。  “十有八九是你们内部人干的。”林珅话音落下时,两人正好到了保安室门口。  林磊抬手推门,率先进去。  入眼一大片监控屏幕,两个保安见老板来了急忙起身。  “你们忙你们的。”林磊随意摆了摆手,转头对林珅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库房那地方很偏,又要经过员工临时休息室。外人过去,很容易引起注意。”  林珅“嗯”了声,转眸看向监控屏幕。  两分钟后,他抬手指了指角落里的一台机器:“库房门口不是有监控么。”  “坏了。”林磊接话道。  竟然这么不凑巧!  “人为破坏?”林珅问道:“是只有那一个摄像头坏了吗?”  “不是。”说话的是一名保安,他也不知道林珅究竟是什么人,干脆没有称呼,“昨天电路出了点问题,监控室主机硬盘被烧了。这一个月的监控录像都丢失了。”  “呵……”林珅闻言忍不住笑了出来。刚想说找沈拓,余光扫见某个监控屏幕上的画面,神色一顿。  那画面只占了屏幕的四分之一,一男一女在卫生间门前正拉扯着。男的踉踉跄跄,女的左右闪躲。很显然是醉酒的男客人在骚扰女客人。  林磊也注意到了那里发生什么,有些尴尬:“那个……”  “这是一楼B区的走廊?”林珅打断他,问了旁边的保安一句。  “对。”那人点头。  林珅眯眼:“看见个熟人,去去就来。”说着人已经出了门。  那个会解卦的神棍姑娘,看样子不太会应付醉鬼。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